返回1.1 实木地板  刘备的日常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炊烟四起,黄狗乱吠,顺着夕阳的余晖,将目光洒向院中那丛怒放的野花,呆坐在廊下的小胖子下意识的长出了口气。

    自家的宅子很大,分前后两院。

    前院临着村中大道,门旁建有门阙,院内广植花木,后院还辟有角门。正门中高侧低,中门高大可通车马,侧门为小门便于日常出入,前院左右两侧皆为宾客居所,以长廊相连。院中为堂,堂后又以土墙隔出内院,里面是主人家居处的重檐大屋。围着墙垣还有车房、马厩、厨房、仓库以及奴仆住所等附属房屋,规模相当大。

    只不过,这一切都只存在小胖子的脑海中。

    眼前真实的情况是:院墙四处漏风,门阙塌掉半边,廊木腐朽折断,两侧客房也多半坍塌,被胡乱搭成鸡埘。本应遍植前院的花圃,如今秃了多半,露出黄褐色的底泥。间隔着还有茂盛的野草钻出,挤占了不多的空间。

    前院半人深的黄蒿野草间,有条小路通向左边侧门,许是没了车马进出,很久没有打开过的中门已难以开启。

    用家道中落都不足以形容此时的状况,最贴切的说法应是:破落户。

    唯一让他欣慰的是,屋内、廊下全铺满了木地板,而且还是实打实的实木地板。

    “穿越就穿越,给个好点的身份会死啊……”望着两只白胖的小手,胖子又无奈的叹了口气。

    “墩儿,你看为娘手里拿的是什么?”

    闻声抬头,一个妙龄妇人正举着个油亮的糖饼,冲他直眨眼。

    胖子下意识的瞥了眼妇人头上的银簪,语气又是一黯,“阿母,记得你出门的时候,头上插的可是金簪。”

    “咦,墩儿是不是眼花?”妇人摇了摇糖饼,三步两步奔到小胖子身前,“不想吃啦?”

    小胖子吞着口水,肚子却越发饥饿起来。

    妇人将糖饼掰成两半,大的塞进小胖子手里,小的留给自己。挨着小胖子坐到廊下,小口小口的吃起来。

    低头看了眼随妇人双腿前后晃悠着的褪了色的绣花鞋,小胖子露出一丝完全不符合年龄的苦笑:“阿母,家有几亩田?”

    “三五亩总有的。”少妇哼着不知名的歌谣,漫不经心的答道。因为吃起来,总是很开心的。

    “田归何处?”

    “由你叔父代管。”

    “能要回来吗?”

    “估计很难。”

    “……”小胖子无语,瞥了眼吃起来欢乐无限的妙龄少妇,最后问道:“阿母,你今年几岁?”

    “十九。”少妇脱口而出,却忽地一愣,“墩儿,你为何问为娘岁数?”

    “随口问问。”小胖子将大半个糖饼递给少妇,撑臂跳到廊下。

    古代女子及笄(15岁)可嫁。乡下更小,十三四岁便可领回家。十九岁虽然年轻,但做母亲在这个时代已经很普遍了。

    “不吃啦?”妇人举着糖饼在背后问道。

    费劲的在黄蒿野草间穿行,小胖子第一次踏出院门。

    入目是一座古色古香的村落,正是饭时,炊烟袅袅,饭香扑鼻。用力的嗅了嗅,目光再转右,一株冠盖如云的大树生在篱前,巨大的树荫隔着村中土路远远伸来,竟笼罩了小半边前院。

    望了望村中的茅草土坯房,再回头看看自家的重檐高屋,小胖子终于寻到丝安慰。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廊下那位小妈,农活不通,家务不精,吃喝拉撒睡,样样稀松。一句话概括,小姐的身子,丫鬟的命。

    度日多靠典当,就不知破落的家境,还能撑多久……

    “阿母,我可有名字?”

    “你又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自然有名。”小妇人双眼一瞪,“你父姓刘,你自姓刘。族中又排第三……”

    小胖子抽搐着眼角,“刘……三……墩?”

    “平,刘平。”妇人一双美眸突地荡起水波,却又转瞬而逝。

    小胖子绞尽脑汁,也没想出一个历史上同名的牛逼人物。这便又不死心的问道:“今夕是何年?”

    “延熹九年。”妇人吃完半块糖饼,直起腰冲小胖子招了招手。

    小胖子咬牙切齿外带满脸羞涩,却又忍不住挪到母亲身前。

    小妇人侧身散开衣襟,吃力的将小胖墩抱在怀中。

    “慢些吃,又没人跟你抢。”

    小胖子刚想反驳,便被生生憋了回去。吃完一边,再换另一边,如此也只吃了个半饱。

    小胖子估计自己应该有4到5岁,光吃奶显然是吃不饱的。

    只不过,他倒是没想想,乡下娃四五岁还在吃奶,方圆十里也就他刘三墩独一份了吧。

    小胖子没敢问父亲的事,想来凶多吉少。问了也是徒令母亲伤心。而且他也知道,自己是阿母能留在这个破落家里的唯一原因。

    这个时代,改嫁其实很平常。

    小心的将大半块饼包裹起来,小妇人整理好衣襟,脱掉绣鞋,进了堂去。后院的住宅已多半不用,母子就住在高大气派的重檐明堂内。

    反正也不会有客来。

    擦拭地板,是母亲每日必做的功课。小胖子认为这是种修行。

    家可以破落,但人不可以跟着破落。从这点来说,母亲完全与年龄相符的天真和乐观,倒是这个家当下最美的风景。

    廊下有两双鞋。一双木屐,一双绣鞋。

    出远门母亲会穿绣鞋,在家多半穿木屐。因为方便脱穿。难怪形容一个人嚣张,会用剑履上殿。穿着鞋直接踩在一尘不染的木地板上,完全不顾及别人的劳动成果和感受,确实够嚣张的。

    明堂大而阔,等擦拭完,天已渐黑。晚饭该怎么办?少妇叉腰想了想,这便向搭建在废墟内的鸡窝走去。

    “怎么又没下蛋?”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这句话被无所事事的小胖子听见,便也围了过来。

    伸头看去,但见一鸡金毫、铁距,体型魁梧、眼大而锐,喙粗短,长颈无毛,似火高昂,颈、胸、胫几成一直线。

    小胖子双眼骤亮:“好一只雄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