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1.4 只患不均  刘备的日常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有啊。”不愧是猎户出身,刘二獾旋即点了点头,“二叔家要了三斤肥肉炼油,肉皮都刮在案上呢。”

    “妙极!”小胖子旋即笑道:“还不快去取来!”

    刘二獾刚转身奔出去几步,又泱泱的挪回,“三弟,那些肉皮……”

    倒是旁边的阿母叹了口气,取出十几文钱塞进二獾手里。

    “就来!”

    肉皮虽不值什么钱,可也不能白送。有了这十几文钱,别人给的也痛快些。果然,不仅拿回来许多肉皮,还送了巴掌大的一块五花肉。

    “有劳阿母将肉皮洗净,我有大用。”

    “好。”虽不知道儿子想做些什么,但妇人还是抱着最大的爱心,尽可能的为他提供便利。

    或许,十九岁的她也很好奇。

    待母亲将猪皮洗净,小胖子发现家中薪柴亦是不足。好在这东西也不值什么钱,小伙伴们每人抱来一捆,很快解决问题。

    将猪皮洗净切丁,放入陶罐内,先用大火烧开,在改用中火将猪皮熬化;将熬化的汤汁过滤,冷却后猪皮内富含的胶原蛋白自行凝固,便是后世经常吃的皮冻。猪皮中含有大量的胶原蛋白,可转化成天然明胶。而明胶,是小胖子制作果冻的最重要的原料。

    这个过程很漫长。天色渐黑,村中响起父母们的呼唤,约好明天再来,小伙伴们纷纷离去。

    “阿母,还要很久,去休息吧。”小胖子掀盖看了下,猪皮虽已熟,离熬到化还很远。

    “嗯,好。”

    脸盆今天用不上,被母亲取回洗漱。小胖子又吃了半饱的奶,沉沉入睡。阿母替他掖好被角,开始擦拭被他踩脏的地板。

    一大早,小胖子就被母亲轻轻唤醒。从来都是睡到自然醒,今个怎么就例外?

    “快醒醒,族长今日大考,速去宗祠。”

    “大考?族长?”小胖子一愣。话说,这个时代……宗族就已初具规模了吗?

    “族中子弟甚多,择良者进学。还不速去!”套上长衫,母亲一把将小胖子提起。

    这个时代,私学兴盛。许多经师大儒自结‘精舍’‘精庐’,开门授徒。学习经学是做官的唯一途径,经学大师的学生多至无法容纳,有的可以及门受业,而有的则只要挂个名字,便叫做著录弟子,不必亲来受业。

    当然,无论是‘及门受业’还是‘著录弟子’,这拜师费都是不菲的。

    大家族还好,小家族想让族中子弟全去就学,显然是不可能的。所以,才有了大考一说。

    小胖子也很好奇,都是半大的孩童,族长要考什么?

    母亲显然对这件事是极为上心的。小胖子才知道,一大早的将他从被窝里提起来,全是为了给自己梳洗打扮。

    胡乱吃了半块糖饼,母亲便将他推出门外。

    再回头,正对上满是希冀的目光。朝霞透过浓荫,散成道道光尘,母亲的轮廓,浸着光,温暖却又不刺眼。

    “阿母,不改嫁哦……”小胖子低声呢喃,扭头向村中走去。

    相熟的小伙伴也都人模狗样的从自家出来,三三两两的向祠堂走去。绕过一座旧迹斑斑的石碑,吃力的跨过祠堂高高的门槛,小胖子发现,沿庭院已摆满了矮桌。这个时代的祠堂,和后世有所不同。不仅供奉祖先牌位,后院还有一片偌大的宗族墓地。小胖子有些奇怪,为何楼桑村中会有一座如此广大的坟地。或者说,为何楼桑村会与墓地连在一起。只是眼前忽然紧张的气氛,让他无暇多想。

    脱鞋上了草席,依样跪坐在矮桌前。桌上别无它物,只有一碗清水。

    笔墨纸砚,一概没有。难不成题目就是这碗清水?

    正百思不解,忽听堂前一声轻咳,便有鹤发老者缓缓走出,目光炯慈,环视一圈后开口道:“村头百步外,有货郎卖梨。三文一颗,百文可买几何?”

    见许多人蘸着清水,在桌子上写写画画,小胖子才恍然大悟,原来这碗水是这么个用法。

    “弘家子,因何不动?”就在小胖子愣神的功夫,族长已发问。父亲名弘。弘家子,显然是说小胖子。

    小胖子天人交战,想着究竟该不该作答。

    “你父早亡,疏于管教……”

    小胖子腾的一下,整个人似都被点着了。猛然站起,躬身答道:“可买梨三十又三,尚余一文。”

    说完,小胖子又忍不住高声道:“父死母在,日日耳提面命,不敢有一日之疏!”

    陪坐一旁的族中长辈齐齐变色,正欲开口斥责,却被老族长挥手制止:“篮可盛八,需几篮方能盛下?”

    “四篮余一,或用五篮。”

    “如何还家?”

    “卖梨处可有他人?”

    “有孩童数人。”

    “究竟多少。”

    “约莫三五人。”

    “一人一梨,助我回家!”

    话音既落,满堂落针可闻。见族长抚须不语,便有一长辈起身斥道:“四篮梨,为何要分给五人?你若能提,三人足矣!”

    小胖子抗声辩道:“不患寡而患不均!”

    老族长抚掌大笑,“真,人主矣!”

    小胖子这才醒悟,完了,发挥的太好了。

    “且到门外候着。”老族长和颜悦色,把小胖子轰了出去。

    宗祠前已经围满了看热闹的人群,见小胖子耷拉着脑袋,第一个走出来。顿时惹来一片窃窃私语。

    “是弘家子,可惜他父年二十举孝廉,如今却生了个败家子……”

    “父亲早死,一个妇人能懂什么,不怪他!”

    “可惜了,偌大的宅院,已经败的和狗窝差不多了……”

    “噤声,他母来了……”

    小胖子闻声抬头,一眼就看见了人群后踮着脚尖的母亲。微笑着冲母亲挥了挥手,一切尽在不言中。

    “咦,看他那模样,似乎考的尚可?”

    “估计吧,不然怎还赖着不走?”

    果不久,许多垂头丧气的孩童鱼贯而出,人群中的父母这个时候知道脸红,掩面奔逃不提。

    而小胖子的母亲始终站在哪里。

    “三弟,族长唤你回去。”抬头却是大兄。

    “嗯。”两人携手而入,宗祠内除了各家长辈,只有孩童两只。

    被大兄拖着,走到堂中,乖乖的与剩下两个孩子站成一排。

    敬完香的老族长手指在四童头顶依次点过:“文——修——武——备!”

    小胖子五雷轰顶,眼冒金星,“刘——备?!”

    小爷不是叫刘平的吗!

    “尔等乃是我涿县刘氏之龙凤,老夫今日赐名,便是依照祖训。每辈甄选四人,尔等正是:文修武备。切记,切记!”

    后面说什么,小胖子已经听不清了。被人拥着走出宗祠,直到投入母亲怀中,这才哭丧着脸,仰头叫道:“阿母,我叫刘备!”

    “事戒不虞曰知备。天有不测风云,行事需谨慎,族长以‘备’字赐名,便是让你时时引以为戒。”母亲出口成章,却没发现小胖子早欲哭无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