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1.13 心有猛虎  刘备的日常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又是一年春来到。倒春寒刚过,小胖子就甩掉了厚重的冬衣。都说童子屁股上有三把火,光着也冻不坏,母亲劝了几次,见他不乐意,也就随他了。

    蜜蜂似乎也是要冬眠的。虽然下雪前就把蜂箱移到了闲置的厢房,可一个冬天也没见有蜂飞出。倒是气温刚回暖,便有两三只蜜蜂嗡嗡绕飞。

    斗鸡整日豢养,貌似肥了一圈。估计再养就废了吧。小胖子看它时,正叼着个指长的蜈蚣,斗的正欢。

    小马驹的个头都快赶上小胖子了,没有缰绳羁绊,整日里跑得那叫一个欢。索性将捉虫牧马交给刘武一人,小胖子央求母亲再陪他去一次县城。

    家中有余钱数千,还有先前几位从叔送来的杂粮,暂且无需为生计发愁。母亲见他也没做什么新奇之物,便问进城的原因。

    小胖子期期艾艾,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见他不想说,母亲便不问了。租了牛车,陪他进城。

    因异族虎视,战事频发,便催生出十分发达的冶炼业。

    所谓百辟成刀,除去好钢,冶炼也是重要的一环。锻造一途完全来自言传身教。火候一词,更是道尽其诀窍。

    涿县属北,关外常有乌桓为乱,战事频繁,固良匠颇多。

    小胖子的要求很奇怪,要锻一根百辟大针!

    反正这个时代奇人异士辈出,所需亦大有不同。锻造一根针的要求似乎也不过分。只不过为何要百辟,良匠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位公子,锻此针需用花铁(花纹钢),料虽不多,却极费工,价格也高。”

    “作价几何?”

    “需一贯。”

    “良刀一把,不过八百,这根针却要一贯?”小胖子不禁翻起白眼。

    “公子说的是,可此针需百炼,颇耗力气,铸刀亦可成,以刀价折算,再加花铁,一贯亦不多。”

    “何时能取?”

    “约莫一月。”

    “啥?”打根针竟然要一个月?

    “确是如此。”

    小胖子无语。让母亲付了订钱,这便怏怏离去。

    提心吊胆的过了半个月,该来的早晚会来。白天又被三叔贯了大半碗虎血,晚上小胖子腹中轰鸣,这便爬起来如厕。

    挑灯入厕,随即浑身一颤,愣在当场。

    但见,绿釉马桶上坐一人。束袖、绑腿,着夜行衣。一把环首长刀斜倚墙边,双膝上还捧着个并发连弩!

    银光闪闪的箭镞直指茅房入口,内急的小胖子一头撞在了枪口上!不对啊……当初设计的时候,不知分成了男厕和女厕的吗?

    黑衣人踮着脚跟,鞋尖不停扣着青石板,弓起的上身几乎贴在膝上,双拳紧握,浑身直颤,牙齿更是被咬得嘎嘣作响。

    许久,噗的一声污物落地,顿时浑身都透着轻松。

    “呼——”黑夜人缓缓抬起头,正对上小胖子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

    “你都看见了。”

    小胖子点了点头,小心问道:“你……便秘?”

    “……”蒙面人眼睛缩了又缩,“干你何事。”

    “本与我无关,不过你深夜不请自来,又不告而用,就与我有关了。”小胖子以手掩鼻,指了指踏板,“踩一下。”

    黑衣人沿麻绳看了圈,这便试着一踩。

    呼隆隆……清水涌出,将秽物冲走。蒙面人正奇间,小胖子又取来麻布,远远的递给他。

    “何不用厕筹?”蒙面人似乎不忍使用。

    “母亲手艺不精,多有倒刺,故而不用。”小胖子答道。

    蒙面人轻轻向前移了半个身位,便伸手去拭臀。

    “你是女人?”

    “何以见得。”

    小胖子笑道:“要是男子,多半会屁股朝天,胡乱揩净。”

    “有理。”黑衣人提裤站起。

    见她眉头微皱,小胖子又小心问道:“有痔?”

    “嗯,隐疾难治。”女刺客大咧咧的说道。

    “确实如此。”小胖子点了点头。

    女刺客打量着小胖子家的便器,好奇的问道:“这是你做的?”

    “对。”小胖子点了点头,“家里买不起塞鼻孔的小枣,又禁不起奇臭,所以才造了此物。”

    “都是从书上学来的?”

    “学以致用。”小胖子含糊作答。见女刺客又把闸门提起,任凭清水流出,这便说道:“一缸水仅够数天之用,被你浪费完了。”

    “小气。不就是清水么,我帮你打满便是。”女刺客将抽水马桶的细节铭记在心,这便转身冲小胖子笑道:“你可知我所为何来?”

    “取我性命。”小胖子面色如常。

    “你不怕?”刺客甚奇。

    “怕就不用死了么?”小胖子微微叹了口气。

    “倒是实话。”银芒乍现。女刺客微笑着收刀入鞘。小胖子两眼一缩。看她熟练的手法,便知是个高手!

    “姐姐确是奉命来了结你们母子的。不过嘛……”说到紧要关头,女刺客却卖起了关子。

    “不过如何?”小胖子似嗅到了一声生机。

    “不过用了你家茅厕后,姐姐改主意了。”女刺客盯着小胖子的双眼,轻声道:“天降奇才,杀之不详。”

    “果真如此?”小胖子总觉得女刺客话中有话。

    “呼——”女刺客拍了拍前额,“难道非要姐姐承认你纯真可爱,下不去手么?”

    小胖子顿时脸红,讪笑不已。

    “咦,你脸红了!”女刺客夸张的指向小胖子的前额。

    “……”

    见女子似要离去,小胖子忍不住问道:“还有别人来么?”

    “涿县只我一人。我因故离去,才会另有人来。”捏了捏小胖子粉嘟嘟的脸蛋,女子自顾而去。

    “蜂蜜能解便秘。”小胖子在她背后说到。

    “当真?”

    “当一百个真。”

    再抬头,人已去。

    冷风一吹,小胖子猛地打了个寒颤。根本不用摸,后背已尽湿。

    双股颤颤,竟不听使唤。心揪在一处,小胖子靠着墙壁,缓缓倚坐下来,不停的喘着气。实在是太凶险!

    “墩儿。”熟悉的呼唤隔着墙壁,柔柔的入耳。小胖子如遭雷击,猛然清醒。

    心有猛虎,破闸而出。

    也不知哪来的力气,胖小子竟标枪般立起。

    “阿母,先回吧。我,一会就好。”小胖子亦隔墙答道。

    “别着凉了。”

    “孩儿知道了。”小胖子紧了紧袍带,心中再无一丝恐惧。生逢乱世,拼死也要护母亲周全!

    再说,又不是没死过。再世为人,还有何所惧!

    意识中那层膜被捅破,小胖子似重新认识了自己。

    这个时代,还有谁的人生能如我般绚烂?

    怕个甚?

    肚中绞痛,起身向马桶走去。

    这一泡热翔,拉的那叫一个,通透。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