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1.150 为国秉笔 1/2  刘备的日常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蓟王威天下,不以兵革之利。

    除去蓟钞,还有檄文。

    所谓暗行苟且。阴谋诡计,如何敢明目张胆。正如先前夷王子所为。凡丑事大白于天下,众目睽睽,受千夫所指。唯有痛改前非,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甚至不惜大义灭亲。三人成市虎。“积羽沉舟,群轻折轴;众口铄金,积毁销骨。”足见时下舆论之锋利,人言之可畏。

    “文休。”月初大朝,蓟王居高下问。

    “臣在。”便有门下功曹掾许靖,自侧席起身,入正堂参拜。如前所说,门下署,除门下祭酒司马徽外,皆排列侧席。

    刘备笑问:“孤闻,文休曾与从弟(许)邵,俱以品评人物而著名,世称‘汝南月旦评’。不知然否。”

    许靖面露涩色:“年少轻狂之举,竟入我主之耳。”

    刘备又笑:“莫非有难言之隐。”

    门下祭酒司马徽,起身笑答:“回禀主公。时,朝政日非,奸佞弄权。为正国风,抑恶扬善,许氏兄弟,每月初一命题清议,评论乡党,褒贬时政。不虚美,不隐恶,不中伤,辩人之好坏,分忠奸善恶。朝野皆在品评之列。评后得证,众皆信服。凡得好评之人,无不名声大振。一时引得四方名士慕名而来,竞‘领二许一字之评’以为荣。‘月旦评’因而名噪一时。凡被许家兄弟‘所称如龙之升,所贬如坠于渊,清论风行,高唱草偃,为众所服。’号‘月旦春秋’。”

    “司马公谬赞。”许靖惭愧再拜:“主公当面,不敢隐瞒。自天下大乱,群盗蜂起。眼看汝南百姓,万民饥流,裹挟从贼,那时方知,先前所为,不过摇唇鼓舌,擅生是非,以迷天下无知之辈。今窃居千石高位,大彻大悟,清谈误国。”

    刘备宽慰道:“我曾去信本初,言及文休。本初答曰:‘先前,去濮阳令归,车徒甚盛,将入郡界,忽想月旦评语之利,遂谢遣宾客,私语左右曰:吾舆服岂可使许文休见。遂以单车归家。’本初,乃公族豪侠,尚且忌惮如此,足见文休‘月旦评’之锋利。”

    “主公谬赞。”许靖汗颜。

    “月前,孤传檄天下,夷王子即刻改弦更张。足见大义之锋利,尤胜刀兵耳。”

    门下祭酒司马徽,心领神会:“主公欲兴‘清谈’否?”

    “非也。”刘备断然摇头:“正如文休所言,清谈误国。诸位,且看此物。”

    中书令赵娥,遂命宫人,捧入大殿。

    承盘内,乃是一节节,堆叠整齐之三尺竹筒。

    群臣逐一取来,打开视之。顿时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竹筒内藏一纸卷。纸上分门别类,印满蝇头小楷。

    时政要闻,军国大事,名家名篇,街头巷议,分门别类,琳琅满目。甚至还夹杂有各式招募券书,闲文逸趣,广而告之。

    “此是何物?主公何意?”司马徽面色凝重。如此杂乱无章,非明主所为。

    “此乃,孤仿朝廷‘邸报’,命人编撰之蓟国‘日报’。”

    “一日一报乎?”司马徽又问。

    “然也。”刘备欣然点头。

    “莫非将国政民情,悉数罗列在此‘一日之报’中。”上庠令郑玄,亦难免动容。百官更无不骇然。

    “孤,正有此意。”刘备又语出惊人:“虽不能人手一报,却也要遍及大街小巷,蓟国全境。广为百姓所知。”

&nb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