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一百零九章 炼血术_踏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两千零一百零九章 炼血术


禅老不屑,“我宁愿相信陆小子比我先破祖”,话刚说完,他怪异看向陆隐,“你不会真比我们快吧”。

        陆隐翻白眼,“我没那么快,要说快也应该是青平师兄”。

        禅老感慨,“是啊,青平会很快”。

        魁罗咧嘴,“不知道哪冒出来的怪物,星使单挑半祖,等他到了半祖,估计痕心他们未必能是对手”。

        “肯定不是对手”,陆隐牟定,痕心那些十二天门门主虽然厉害,是半祖之中的绝顶高手,但他自信等自己到了半祖,不,甚至不需要到半祖就能与他们一战,青平师兄的天赋不在自己之下,同样得到木先生承认,他到了半祖究竟有多强,陆隐还是很期待的。

        可惜星源宇宙被吞噬,师兄想突破半祖,遥遥无期。

        禅老走了,临走前告诉陆隐,四个鼎被放在天上宗山门内。

        陆隐大喜,他还差四个鼎就学完九阳化鼎了,本来还想着找一下,没想到集齐了。

        “澜仙呢?来了吗?”,陆隐问魁罗,他与禅老见面前,请魁罗将澜仙带来。

        魁罗怪笑,“来了,老头子我亲自去请,九耀那老小子也不敢拒绝”,说着,他挤眉弄眼,“你还真看上那丫头了?眼光不错,虽然那丫头年级大,但修炼者嘛,不看年纪,那丫头水灵着呢”。

        “别乱想,只是有些事跟她谈谈”,陆隐赶走魁罗,远处,澜仙走来。

        看着陆隐,澜仙目光复杂,她跟陆隐见面其实不多,但每一次都震撼,这次更可怕,明明只是星使,战力不如她,却一跃凌驾在她之上,顿时,她有些心虚。

        陆隐面朝澜仙,淡淡开口,“把我的血交出来”。

        澜仙迷茫,“什么血?”。

        陆隐目光一冷,盯着她,“正殿,柱子上的血”。

        澜仙摇头,“我没拿”。

        陆隐皱眉,“霓皇那五个半祖我都抓了,无所顾忌,就算再少一个半祖又怎么样,说句妄言,这第五大陆少了你们谁都可以,我一人足以镇压,再给你一次机会,把我的血交出来”。

        澜仙盯着陆隐,她不怀疑陆隐的决心,“交不了,我用了”。

        陆隐诧异,“什么意思?”,他一直好奇澜仙为什么盯着他的血,不止他的,初元的血,河洛梅比斯的血她都要,这女人到底有什么打算?貌似连九耀都不知道。

        澜仙沉吟片刻,紧咬银牙,“我用了,一直以来我都在尝试提取强者血液,因为有太多家族传承,甚至需要血液传承的力量存在,你应该知道,有些人不会轻易生下子嗣,因为修为越高,诞生的子嗣天赋越强,甚至有可能刚出生就拥有修为,这是我一直研究的方向”。

        陆隐怔怔看着澜仙,看着她眼睛,澜仙平静与陆隐对视,目光坦然。

        “不得不说,你的说辞很有说服力,想很久了吧,从第一次索要我的血,或者被九耀知道这件事后,这就是你编造的最完美的理由”,陆隐缓缓道。

        澜仙摇头,苦涩,“我知道你不信,但这就是我的理由,如果实在不信,我可以发誓”。

        一般而言,陆隐信发誓,但他不信澜仙。

        这个女人对他血液的渴求绝不仅仅是研究,否则不可能三番四次帮他,不可能在对永恒族决战后,帮他对付绝一,不可能在正殿内,那么危险的环境下还让他记着人情,种种迹象表明,她对自己血液的渴求远远超过研究。

        陆隐回头看着远处,“知不知道,以强权压制一个刚刚可能统一的势力并不是好事,但对于我来说,一直都是这么干的”。

        “你应该了解我的发家史,杀一两个半祖,不是问题,就算血祖前辈过问,我也有足够的理由杀你,因为我的血,在你手里”,说完,他再次盯向澜仙,“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说实话,不然,死”。

        澜仙目光一闪,“我说的就是”,刚说到这,陆隐抬脚跨出,眼中迸发无限杀机,那是真的杀机,澜仙之前是帮过他,但事关他的血液,绝非儿戏,这个女人如果不能让他相信,就得死。

        澜仙话说一半顿住了,惊骇看着陆隐,他是真的会出手,不在乎任何人,而且当今时代,也没人能阻止他杀自己,他是唯一一个拥有祖境力量的存在,永恒族十二候都被他杀了两个。

        心脏跳动加速,陆隐的杀机越发鼎盛,他真的准备出手了。

        “我可以把血液还给你”,澜仙急忙道。

        陆隐昂首,“没用?”。

        “没用”,澜仙咬牙,脸色苍白,遮盖面部的薄纱都掉了,露出绝美脸庞,还有怀中那古色古香的三弦。

        “是没有用,还是没时间用?”,陆隐问道。

        当前形势,陆隐问什么,澜仙只能回答什么,“没时间用,我把血液还给你,看在之前帮过你多次的份上,我们两清”。

        陆隐摇头,“我的血液经你的手,而且自你从正殿返回已经十多年,没时间用?我不会信,对我有没有影响谁也不知道,我不冒这个险,说出原因,不然,就死”。

        澜仙怒道,“还给你也不行?我发誓,绝对没碰过”。

        “最后一次机会”,陆隐语气冰冷,杀机毕露。

        澜仙气急,她感觉到压力了,陆隐渐渐融入诸天星辰,这股祖境的压迫感让她惊惧,她毫不怀疑陆隐拥有秒杀她的实力,就像秒杀永恒族十二候一般,无奈下,她只能道,“我说了你再不信怎么办?”。

        “那是你的事,让我相信,可以活,我不信,你就只能死”,陆隐大喝,震荡澜仙脑海。

        澜仙没想到自己也会遇到这种事,她可是半祖,就算九耀逼问,她也可以用之前的理由搪塞过去,谁又能逼迫她说实话,但没想到碰到陆隐了,早知道就不招惹他,白白帮了那么多次不说,最后连秘密都保不住。

        “炼-血-术”,澜仙无力开口,说出了三个字。

        陆隐不解,“何为炼血术?”。

        澜仙无奈,重新戴上薄纱,“这是我年轻时无意中得到的一种功法,非常神奇,可以从血液中提取血液主人的某些与血液传承有关的力量”。

        陆隐皱眉,有这种功法?怎么想都太诡异了,他盯着澜仙,信?不信?

        “都到这步了,我没必要骗你”,澜仙无力道。

        陆隐眼睛眯起,“你提取血液主人有关血液传承力量,有什么用途?”。

        “战斗,关键时候可以保命”,澜仙回道。

        陆隐不信了,“我一个区区星使,就算让你借用点将台的力量又有什么用”。

        “当然没用,但你陆家有关血液传承的可不止点将台,你力量奇大无比,我如果能提出这股力量,以自身实力发挥,能战胜远超自己的对手,还有天空珈蓝血液传承的珈蓝之力,我也可以使用”,澜仙道,生怕陆隐不信,她自凝空戒内取出一滴血液,有些肉痛的咬咬牙,这是她好不容易从天空珈蓝那弄来的,九耀都不知道。

        “看清楚了”,澜仙盯着面前那滴血液,抬起双手,雪白修长的十指环绕血液,血液直接气化,并露出一丝蓝色光晕。

        陆隐瞳孔化作符文,盯着那丝蓝色光晕,没错,是珈蓝之力,这女人还真没骗他,真能从血液中提取力量,太诡异了。

        蓝色光晕只是持续几个呼吸便消失,澜仙疲惫道,“炼血术修炼不易,使用更不易,而且自血液中提取的力量也不固定,说不定什么都提取不出来,天空珈蓝来自传说中的珈蓝一族,血液传承强大,本身更是天上宗时代的嫡系,所以能提取出来,换做旁人,未必可以成功”。

        “这门功法哪来的?”,陆隐好奇。

        澜仙苦涩,“无意中得到,就在迷罗河内”。

        “无尽天河?”,陆隐诧异。

        澜仙点头,“你们第五大陆是这么叫的,在我们第六大陆,那叫迷罗河”。

        所谓的迷罗河,正是坠星海逆流而上,可以从第五大陆直通第六大陆的那个瀑布。

        而那个瀑布其实与坠星海连接,也就是说这个炼血术,也有可能自坠星海逆流而上,被澜仙得到。

        这么想不是不可能,坠星海常年有各种奇怪东西出现,有些来自第六大陆,有些来自树之星空,更有些源自古老时代,被河水冲刷而出现。

        当初不死宇山和不死紫山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去坠星海冒险,每年都有无数人前往坠星海寻宝。

        陆隐惊叹,“宇宙奇异功法太多太多,你这门炼血术很神奇”。

        澜仙看着陆隐,“你没必要学,你陆家传承就是最顶级的,别人血液传承力量对你没什么帮助”。

        “话是这么说,但将来未必用不上”,陆隐道,意思很明确,这门炼血术,他看上了。

        澜仙摇头,“你想学我可以教你,但你真用不上”。

        陆隐取消融入诸天星辰的力量,看着澜仙,“其实,我的血液对你真有那么大诱惑力?能让你三番四次帮我,不惜被九耀看出问题,刚刚的解释有些牵强”。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