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一百零六章 脚踏星辰_踏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两千零一百零六章 脚踏星辰


绝一脸色沉了下来,“你能不能创造死气,我没看到,就算可以,那也是机缘巧合,我才是死神弟子,传承死神之力的正统”。

        陆隐冷笑,“废话,死神弟子连死气都无法创造,一旦死气用完,你还是死神弟子吗?”。

        绝一目光陡睁,这也是他最担心的,天上宗时代,死神存在,他可以找到死气,但这个时代,死神生死未卜,死气数量越来越少,一旦死气用完他还没破祖,死神传承等于消失。

        “只要我破祖就可以创造死气,我承认你也拥有死神传承,但只要我破祖,我就是新的死神”,绝一道。

        陆隐冷笑,“破祖如果那么容易,我第五大陆至今也不会从未有人成功,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就算你破祖,也不可能创造死气,死气,只有我能创造,我才是死神的传人”。

        “陆隐,为什么抓痕三”,痕心上前,他反应过来了。

        陆不争连忙挡在前面,看了看陆隐,这小子是不是赢了初元他们就飘了?真以为得到命女支持能代天行走?真以为跟半祖平起平坐?

        陆隐看向痕心,“想抓,就抓了”。

        陆不争脸色一变,这句话,太挑衅了,完全没把痕心放在眼里。

        禅老不可置信望着陆隐,这小子疯了吧。

        九耀怪异,这可不是他认知中的陆隐。

        命女好奇看着,陆隐这么反常肯定有问题。

        痕心怒急出手。

        陆隐忽然取出始祖之剑,“有了它,才有天上宗,诸位可认得?”。

        众人齐齐盯着始祖之剑,明明是很普通的一柄剑,看起来也没什么特殊的。

        “始祖之剑?”,九耀大惊,他在正殿亲眼看着陆隐被一剑穿心,道子之争的时候他就在想始祖之剑哪去了,猜测很有可能在陆隐手中,而今亲眼见到陆隐拿出来,哪怕有过猜测,那种震撼也不是可以抹消的。

        “这是始祖之剑?”,绝一震动。

        痕心望向始祖之剑,目光炙热,陆隐刚刚那句话没错,有了始祖之剑才有天上宗,这才代表正统。

        他致力于重建天上宗不仅仅是为名,他们那个时代有传说,只有成为道主才能知道宇宙最大的秘密,他就想破祖,然后成为道主,但成为道主除了实力还有什么?

        自从初元他们返回这个时代,他才知晓,还有始祖之剑,或许成为道主后,才能通过始祖之剑知晓某些秘密。

        陆隐的出现,尽管众人没说,但所有人都想着始祖之剑。

        而今,他们见到了,那么突兀,他们本以为陆隐会藏起来,身怀重宝,哪怕他有陆不争这些人保护,也未必能保得住,那可是始祖之剑,能穿梭时空的至宝,可以算是宇宙第一至宝。

        陆隐手持始祖之剑,目光扫过痕心,绝一,命女等人,“不错,这就是始祖之剑,想要吗?”。

        泰山之上寂静无声,即便身为天门门主,此刻都不知道要说什么,要?当然要,但怎么要?

        噌

        始祖之剑被陆隐插入地面,剑柄晃动,“谁想要,自己来拿”。

        所有人盯着地上的始祖之剑,无声看着。

        九耀一步走出,伸手就要拿,但突然地,他似乎想到什么,脸色煞白的收回手,看向陆隐,“如果碰了,会不会跟她一个下场?”。

        陆隐知道他说的是忘墟神,“会”。

        九耀盯着陆隐双目,想确定他说的是真是假,然而他看不出来,也不敢冒险,怔怔看着距离自己那么近的始祖之剑,愣是不敢出手。

        痕心好不容易将目光从剑上移开,看向陆隐,“你以为持有这柄剑,就是天上宗正统,可以为所欲为了?”。

        陆隐抬手,按在剑柄之上,“道子之争的时候我就说过,天上宗,只能由我带领,我才是这个时代的领航人”,说完,右脚跨出,星辰运转,与诸天星辰呼应,脚底图案闪烁,一刹那,陆隐看到了无数星辰转动,那是第五大陆,也是他自己运转而出的星辰。

        他就像上苍主宰,取代了这宇宙,取代了这天穹,脚踏星空。

        这次与第一次不同,陆隐呼应诸天星辰,毫无掩饰,这股无法想象的恐怖伟力转瞬让所有人骇然,这是,祖的力量,是辰祖的力量。

        别说当今这个祖境不出的时代,即便放眼道源宗时代,放眼天上宗时代,辰祖的力量都是盖世无敌的,独占两山一海,谁也不知道他有多强。

        当陆隐与辰祖的诸天星辰融合,痕心等人直接被压迫的不断倒退,谁也无法近身。

        陆隐享受这掌控一切的感觉,思维自一颗星辰出现在另一颗星辰,来到了内宇宙西方,也是人类与永恒族决战的前线,看到了冷青半祖,看到了王祀,看到了一个女子,同样是半祖,看到了各种微阵爆发,也看到了永恒族那些怪物,以及无易候。

        前线战场,当陆隐思绪扫过,数颗星辰停止转动。

        冷青等人陡然抬头,“祖境的力量?”。

        在此之前,第五大陆爆发过得祖境力量只有第六大陆三祖,但那三祖与这股力量完全不同,这取代宇宙的无边伟力可怕的超乎想象。

        永恒族那边,无易候神色大变,自从青竹候死亡,他就惴惴不安,搞不懂青竹候怎么死的,而今,他知道了,第五大陆竟然出现了如此恐怖的祖境伟力,这根本不是寻常祖境,即便二十年前覆盖第五大陆的思维网也远远比不上。

        这股力量充满了霸道与杀伐,还有取代一切的意志。

        无易候一跃而出妄图逃离,他必须逃,这股力量的出现覆盖永恒族,明显要摧毁他们。

        陆隐如今的感觉很奇妙,可以看到无易候逃亡,也仿佛无易候就在自己的天星功内,如蝼蚁一般逃亡。

        他直接踩碎星辰,与当初青竹候一样,将无易候吞噬,什么都没剩下。

        堂堂十二候之一,永恒族的强大半祖,就这么死了,与青竹候一模一样。

        冷青看到了,王祀看到了,包括那个陌生的半祖女子也看到了,与他们争斗的无易候就这么死亡,死的什么都没留下。

        “还请前辈赐见”,冷青对着虚空恭敬行礼,这个人他不知道是谁,也不知道来自哪个年代,但有如此恐怖的力量,无论是天上宗时代还是这个时代,都值得他尊称前辈。

        “还请前辈赐见”,那个半祖女子恭敬行礼。

        王祀同样恭敬行礼,“还请前辈赐见”。

        陆隐冷冷看了眼王祀,她的账,很快会算,想着,目光看向那无数的永恒族怪物,抬起脚,再次踏碎星辰,就让这第五大陆,再无新人类联盟,再无永恒族。

        璀璨的光芒带来的是无数生命的消失。

        在冷青等人震撼的目光下,与他们僵持二十年的永恒族怪物,消失了,彻底消失在内宇宙西方。

        而对于这第五大陆来说,纵横无数年的新人类联盟,消失了。

        远在外宇宙的陆不争等人并不知道内宇宙发生的事,他们只是不可置信望着陆隐,感受着这股祖境的无边伟力。

        越强的人越能感受到这股伟力的可怕,痕心等人与血祖接触过,很容易判断出,以血祖之能,远远比不上陆隐如今展露的伟力,这根本不是寻常祖境可以拥有的。

        解决了人类前线战场外的永恒族,陆隐目光又看向坠星海入口,应该让血祖解脱了。

        二十年前,尸神以一条手臂为代价,妄图抓走正殿,然而正殿穿梭时空消失,让他抓空,不过尸神并不甘心,一条手臂,足以摧毁第五大陆上所有半祖强者,哪怕在思维网拉扯下,依然可以做到。

        思维网是慧祖的力量,慧祖,如何挡得住尸神。

        尸神要摧毁第五大陆上的有生力量,让第五大陆内的永恒族能轻易占据,也就是这个时候,血祖站了出来,拼着内世界碎裂,硬生生在尸神手臂下撑住,并借助思维网斩断尸神手臂,以身堵住坠星海缺口。

        那是一个祖境的悲壮,尽管血祖在祖境强者中并不厉害,但那一刻,却让整个第五大陆和第六大陆记住了他,如果有历史,他不再是一笔而过的血祖,而是为人类拼死而战的伟大强者。

        尽管他属于第六大陆。

        而今,血祖以肉体堵住坠星海缺口,承受外界永恒族磨难,替人类争取了二十年,让永恒族无法派来新的力量,即便树之星空背面战场消停,永恒族可以抽调力量前来,也无法越过血祖残躯。

        尸神等七神天拥有远超血祖的力量,可以轻易破开血祖残躯,然而一旦破开,擎天之柱便暴涨,直接堵住缺口,他们投鼠忌器,不能出手。

        血祖本身也无法回头,他不能退,一退,尸神就可以再度以手掌撑住缺口,他之前的努力就白费了。

        无易候等永恒族强者一直在想办法从第五大陆将血祖残躯接引过来,冷青等人就守在这,阻止他们,这也是这里能成为战争前线的原因。

        第五大陆和第六大陆修炼者想要带回血祖,却不能做,永恒族也想带回血祖,却被阻止,血祖本人以身堵住缺口,无比悲壮。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