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一百零三章 生命之轮_踏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两千零一百零三章 生命之轮


不过当陆隐背着雕像走到一半的路程,前方,依然有人挡路,河洛梅比斯。

        “天空珈蓝重伤,初元重伤,能阻止你的只有我了”,河洛梅比斯看着陆隐,神色肃穆,带着决然,身后,神树观想不断暴涨,她要拼命了。

        陆隐奇怪,“你能赢我?”。

        “赢不了”,河洛梅比斯直接回道。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挡路?”。

        “我也是道子,不能站着看你凌驾我们之上”。

        “所以,躺下就舒服了?会死的”,陆隐冷声道。

        广场外,祖龟背上,云影梅比斯等人复杂看着,自从河洛梅比斯出现,她们知道梅比斯一族复兴的希望来了,尤其当河洛梅比斯可以代表陆天门争夺道子之位,一旦成功,陆天门将不再是陆家独占,梅比斯一族也拥有绝对的主导权。

        然而道子之争到现在,随着陆隐一步步走到无敌,她们已经不抱希望,本以为一切结束了,只等陆隐成为道子,给这个时代再次带来变化,她们很确信陆隐绝对会带来变化,他不是甘于平静的人,尤其这二十年间发生了一些事,他不会容忍。

        谁曾想河洛梅比斯居然最后站出来,她自己都说赢不了陆隐,站出来有什么意义。

        “你不是一个太固执的人,否则当初也不会打算联手我对付初元,其实你们都不纯粹”,陆隐道,他见过纯粹的人,章顶天,刘少秋,都算是很纯粹的人,哪怕强敌远胜自己,为了心中那点执念都敢往死里冲。

        河洛梅比斯却不是这种人,他们给陆隐的感觉很奇怪,明明出生在最纯粹,武道至上的天上宗时代,却又能轻易认清敌我差距,说联手就联手,这是出乎陆隐预料的。

        河洛梅比斯道,“这不是固执,也不是纯粹,只是每个人想法不同,你以为我们出生在天上宗时代,就应该是那种追求公平的战斗疯子?错了,始祖从不提倡这样”。

        “始祖提倡创造,提倡善用智慧,所以我们那个时代的人可以很固执,也可以很聪明”。

        陆隐好笑,“可你现在,很蠢”。

        河洛梅比斯叹息,“那几个都败了,我只能自己上,但凡有一丝可能,我也想找几个人联手,不管怎么样,不能这么平静的看着你凌驾我们之上”,说到最后,她苦笑,“我们也要脸”。

        陆隐懂了,这些人自来到这个时代后,对这个时代的轻视发自骨子里,他们可以接受失败,却不能接受侮辱,就这么看着陆隐成为道子而不出手,她内心那关过不去,就像夏戟,不杀了陆隐,他内心那关也过不去。

        “好,我成全你,尽你可能出手,我尽量,不杀你”,陆隐淡淡道,背负着始祖雕像,一步步走向山门。

        “那也要你杀的了我”,河洛梅比斯冷声,她知道赢不了陆隐,但梅比斯一族最善于保命,就算差距再大,她也自信陆隐杀不了她。

        就这么挡在前方,陆隐背着雕像一步步走过去,河洛梅比斯周身出现绿色光华,原本眼中的绿色忽然变得生动,如同有精灵起舞。

        祖龟背上,云影梅比斯激动,“这,这是生命之轮”。

        “什么生命之轮?”,一旁,娅梅比斯不解。

        云影梅比斯呼吸急促,“众所周知,我梅比斯一族传承天赋为生命的律动,传承战技为无限大力量,但实际上还有一种力量失去了传承,就是生命之轮,自第二大陆破碎,这门战技就失去了,没想到现在能重新看到”。

        之前道子之争,河洛梅比斯的存在感其实没有初元与天空珈蓝那么强,尤其战斗方式,梅比斯一族千篇一律,陆隐看的都没有新意,而这一刻,河洛梅比斯施展的力量让他惊奇。

        河洛梅比斯符文道数并没有上涨,但不知道为什么,陆隐看到她总有奇怪的感觉,好像她的生命力一下子变得不可测。

        此刻,河洛梅比斯看外界已完全不同,生命之轮,如同符文道数一样,可以看到另类的东西。

        修炼宙衍真经的人才可以看到符文道数,而唯有修炼生命之轮的人,才可以看到实质化的生命力,她看到了陆隐的生命力,那么澎湃,如烈阳一般,根本无法抹消,而她自己则将生命力散开,连接一个个人,一株株植物。

        任何执掌大陆的强族都有近乎无解的力量。

        珈蓝之力施展的八星,理论上可以对付任何人,初元掌握的时间伟力,施展的时之界,理论上可以叠加无数刀,威力无极限,而生命之轮,理论上永远不会死亡,尤其战斗中,只要她的生命之轮不熄,就可以反哺自身,令受到的所有创伤恢复。

        这才是梅比斯一族最变态的传承战技。

        砰的一声,河洛梅比斯冲向陆隐,一拳轰出,身后,神树观想令她不断暴涨力量,战国灼烧虚空,从此刻起,她的每一招都是极限攻击。

        陆隐脚步一顿,周身虚无的黑白色光芒闪烁,直接化为死神变,锁链狠狠抽出,与河洛梅比斯一拳对撞。

        河洛梅比斯被打退一步,却仅仅是一步,身体扭曲,再次一拳轰出。

        她拳头的威力不比珈蓝之力施展的刀法差,天空珈蓝可以三刀斩断锁链,她也可以三拳破开锁链,甚至不需要三拳。

        然而她忘了,天空珈蓝三刀之所以能破开锁链,靠的是空间记忆模仿初元,抹消时间,三刀砍在同一个方位,陆隐无法阻止,面对河洛梅比斯就不同了,锁链游走虚无,她不可能三拳轰在同一个位置,除非一拳破掉锁链,否则根本无法接近陆隐,更不用说打败陆隐了。

        河洛梅比斯喘着粗气,望着锁链覆盖陆隐周身,她苦涩,没办法接近,生命力再顽强有什么用,依然赢不了,这个怪物。

        不管怎么样,该打还是要打,河洛梅比斯目光凛然,再次出手,一拳拳轰出。

        远处,将天空珈蓝刺入墙壁的长枪消散,他掉落在地,紧咬牙关,看着陆隐背着雕像一步步走向山门,他不甘心,珈蓝一族执掌第六大陆,是无敌之族,这个人连点将台都没用,凭什么这么强?他不甘心,死也不甘心。

        倒在地上的初元同样不甘心,两人对视,“我还可以施展时间的力量”。

        天空珈蓝望着远处河洛梅比斯疯狂攻击陆隐,“我可以借给她珈蓝之力”。

        这时,一道人影出现在两人眼中,是银,笑的那么灿烂,转动蝴蝶  刀,悠闲的望着两人,“两位在商量什么?想联手对付队长?”。

        天空珈蓝盯着银,“滚”。

        银嘴角弯起,眼睛忽然睁开,“对不住了,这可是表忠心的机会,虽然就算加上你们也不可能对队长造成丝毫威胁”,说完,手中蝴蝶  刀白光一闪,掠过天空珈蓝与初元。

        两人神色一变,由于受伤太重根本无法避开,齐齐吐血,蝴蝶  刀洞穿他们身体,让他们伤势加重,更被死气压制,无法动弹。

        场外,九耀厉喝,“住手”。

        银对着九耀一笑,笑的让人心寒。

        远方,陆隐回头,看向银,眼中带着冷意,“谁让你对他们出手的?”。

        银笑道,“只是不希望小虫子打扰到队长”。

        陆隐右手震动,空明掌跨越虚空,狠狠拍击在银身上,将银打飞了出去。

        这一掌速度不算太快,陆隐给银时间躲避,他没有躲避,任由自己被空明掌打中,他之前与河洛梅比斯硬拼,受的伤不轻,这一掌令他也失去战斗力。

        不过银依然笑眯眯的,看陆隐目光真的没有半分怨恨与想要反抗的意思。

        陆隐想起刘少歌,这两人从本质上很像,一个温和,城府极深,一个诡异,没人知道在想什么,更相像的是两人都跟上了他的脚步,刘少歌是地位跟上了,对他有利用价值,银,则是实力跟上。

        有这两人的存在,人生真是不寂寞。

        河洛梅比斯不断轰击锁链,奈何她的破坏力就是无法打破,越打越憋屈。

        陆隐摇头,抬起右手,在无数人注视下,手中出现黑色勾廉,横斩而出,河洛梅比斯连忙要避开,但周身出现锁链,避无可避,她也破不开锁链,被锁链拖拽,硬生生承受勾廉横斩。

        血渍洒遍大地,河洛梅比斯身体甩向远处,重重砸在地上,生死不知。

        祖龟背上,云影梅比斯惊骇,“陆盟主,手下留情”。

        仅仅一击,重创河洛梅比斯,这就是死神变状态,陆隐的实力,若非天空珈蓝与初元有近乎无解的力量,他们同样敌不过死神变。

        陆隐看了眼躺在地上生死不知的河洛梅比斯,抬起脚步继续往前走,这一击很重,他不保证河洛梅比斯的命,但以她道子的实力,应该不会死。

        当陆隐走出百步后,河洛梅比斯手指动了一下。

        太阳系外,无数人早已看呆,他们看到初元,天空珈蓝展露无敌之力,又看到陆隐一一破了他们的无敌之力,这一刻的陆隐与当初至尊赛后一样,同辈称尊。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