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一百零二章 一根手指_踏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两千零一百零二章 一根手指


广场上,陆隐平静看着初元,“其实你真的很强了,凭这一招能秒了天空珈蓝,河洛梅比斯他们,但可惜,碰到了现在的我”。

        初元目光一闪,“这二十年,你经历了什么?”。

        陆隐嘴角弯起,“经历的不多,但足够击败你“。

        初元深呼吸口气,缓缓抬起长刀,直面陆隐,这,是最后一刀,他砍了三十九刀,最多只能出四十刀,等于四十次全力一刀重合,这股破坏力可以轻易撕碎死神变。

        原本他的目标不仅是陆隐,还有天空珈蓝,河洛梅比斯,但陆隐的反应让他不得不全力以赴,其他人,没时间想了,这一刀不战胜陆隐,谁也没希望,没想到在这修炼衰弱的时代,能碰到这么一个怪物,这种怪物如果出现在天上宗时代,始祖要见的未必是自己了,哪怕自己有时间伟力。

        另一边,河洛梅比斯与银的厮杀越来越夸张,河洛梅比斯全身染血,蝴蝶  刀刀锋都弯曲,银也不好受,身上被打了不知道多少拳,在河洛梅比斯看来,银的身体早就被打烂了才对,他居然还没事,不应该的。

        这时,两人同时停下,看向初元,空间在颤栗,所有人都感觉到了,无与伦比的锋利之气遍布虚空,初元缓缓抬起长刀,“死了,别怪我”。

        陆隐呼出口气,凭死神变是接不下这一招的,但,死神变不过是自己如今状态的第一重力量展现,他原以为对付初元他们不需要动用真正的力量,没想到还是用了。

        “从这一天起,时代将改变,我陆隐,会带领天上宗,重现人类辉煌”,陆隐开口,声音传遍太阳系,传遍沧澜疆域,仿佛要传遍整个第五大陆。

        没人想到陆隐突然说这种话。

        痕心目光闪烁,这是他的愿望,此子不过星使,面临初元这一招能不能接下还两说,竟说出这种狂言,要么疯了,要么,就是有必胜的把握。

        陆不争紧张,想劝陆隐放弃,但陆隐突然说出这种话,代表有必胜的把握?他都想不通陆隐怎么做,点将台?封神图录?死神传承?这些都做不到。

        这一刻,所有人目光都看向陆隐与初元。

        整个人类星域都安静了下来,盯着初元这一刀。

        初元的一刀,终于落下,明明是一刀,爆发的,却是四十刀之威,定格的时间被释放,四十刀同时斩落,自陆隐头顶降落。

        陆隐目光陡睁,明亮的双目如星辰璀璨,一脚跨出,心脏处,如宇宙一般的力量形态瞬间蔓延,像半祖的内世界一般刹那笼罩整个广场,将初元,河洛梅比斯他们全部囊括在内。

        从远处看,这就是两个逗号形状的东西围绕戏命流沙缓缓转动,形成一个规则的圆形,而这个圆形中间,有星星点点,外面有雾气,这就是陆隐心脏处,力量的形态,无论怎么看都像一个宇宙。

        以剑为引,黑白雾气为形,戏命流沙为心,星源为壳,形成了如今的样子。

        在此之前,心脏处黑白雾气就是黑白雾气,戏命流沙也是戏命流沙,星源就是星源,而今,这些全部以类似宇宙的形态整合到一起,流转之下,形成了之前压制珈蓝之力的霸道力量。

        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力量,霸道超越了珈蓝之力,诡异超越了死气,而这,并非陆隐掌握的全部,他到现在也没完全明白这个形态诞生的力量本质,但他知道,也确信,这股力量可以接的下初元的一刀。

        如果实在接不下,也有辰祖的诸天星辰,当第五重天星功圆满,他早已立于不败之地。

        一刀当头斩落,却在陆隐力量显化后,于这方宇宙内层层削弱,明明很短的距离,却无比遥远。

        当刀锋落在陆隐面前,四十刀之威,剩下的,只是陆隐一根手指就可以接住的力量。

        看着陆隐一根手指挡住了自己这一刀,初元再也忍不住,喷出口血,倒了下来,为了施展这一刀,他超越了极限,对方,竟只用了一根手指就接下了,这,不可能。

        河洛梅比斯,天空珈蓝等人都呆滞望着,脑中只有三个字,不可能。

        不止他们,就连痕心,绝一等人都震撼望着,比初元施展时间伟力时更震撼,不可能,这不可能,怎么会有这种事?那可是足以让他们这些半祖都侧目的力量,一根手指接下。

        不仅如此,覆盖广场的力量是什么?这不会是半祖的内世界吧,不对,他明明还是三次源劫,为什么会有这种力量?

        哪怕陆不争这个希望陆隐能接下初元攻击的人都难以置信,他想过陆隐或许有可能接下,但没想到这么轻松,而且,他看着覆盖广场的力量,这分明就是内世界,但又不同,三次源劫不可能施展内世界,这是怎么回事?

        没人看得懂,所有人都呆滞望着陆隐。

        这种感觉,陆隐体会过,当初至尊赛最后一战,他施展死神变,以绝强姿态君临同辈,所有人就是这样看他的,而今,不止这个时代,哪怕天上宗时代那些精英人杰,也要这样看他。

        他们在看传说,在看神话。

        “我说过,这个时代,我为先”,陆隐放下手,刀锋粉碎,覆盖广场的力量也刹那收回,陆隐抬头,扫视所有人,尤其看台上那些半祖,“天上宗时代,道源宗时代,我们的时代,都属于人类,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这个时代,我来领航,真正的代天行走,可有人有意见?”。

        所有人都被刚刚的一幕震惊,都没反应过来,寂静无声。

        陆隐转头,看向河洛梅比斯,“我知道你还有隐藏,施展出来吧,否则我出手,你就没机会了”。

        河洛梅比斯咽了咽口水,“怪物”。

        陆隐又看向银,“你到底怎么回事?我们应该聊聊”。

        银虽然笑,但笑的没那么自在了,陆隐的力量同样震撼了他,正如河洛梅比斯说的,怪物。

        “队长,我可是帮了你”,银道。

        “所以才是聊聊,否则就凭你们背叛我,投靠绝一,我也会先宰了你”,陆隐冷声道。

        银笑了,“我可没有背叛队长,只要队长说一声,我立刻过来”。

        看台上,绝一震怒,抬手抓向银,“放肆”。

        对面,陆不争出手挡住绝一,“现在是道子之争,你要做什么?”。

        绝一看向陆不争,“对付叛徒而已,道子,没什么可争的了”。

        陆隐看向绝一,“你口中的叛徒,是他,还是我?”。

        绝一盯着陆隐,“你是否可以创造死气?”。

        陆隐嘴角弯起,“不错”。

        绝一神色变换,不知道如何说。

        陆隐大声道,“我可以创造死气,我才是死神传承者,绝一,你能不能创造死气?你做不到”。

        “他不仅做不到创造死气,更不是死神弟子”,看台上,命女开口,“死神从未有过传人,也从没承认过绝一就是他的弟子,有缘者才可成为死神弟子,现在看来,真正的死神传人已经出现,绝一,不是你”。

        绝一脸色难看。

        陆隐瞪着绝一,“还有什么可说的,我才是死神传人,你既然使用死神之力,就得听我的,这是你当初对我说的”。

        绝一盯着陆隐,一时无法反驳,他从没想过陆隐居然可以创造死神,从死神变出现的一刻他就有预感,而今得到证实,他难以接受。

        命女说的不错,他从未得到死神承认是其弟子,相比起来,能创造死气的陆隐才是死神传人。

        “怎么,你想背叛死神?”,陆隐厉喝。

        这时,痕心开口,“现在是道子之争,不是死神传人之争,陆隐,若想成为道子,必须背负始祖雕像走到天上宗山门,期间承受所有参与竞争之人的攻击,能走过这段路才是道子,你们的竞争还没有结束”。

        陆隐目光看向始祖雕像,“好,我就先成为道子,再来清理门户”。

        痕心皱眉,清理门户?好大的口气,就凭陆不争这几个半祖根本对付不了绝一,突然地,他想起命女,这个人真要帮陆隐?

        若他成为道子,以命女的承诺,很有可能是真的。

        想到这里,他看向初元,初元已经重伤,河洛梅比斯无心再战,银又那副样子,当着绝一的面要背叛,天空珈蓝也被刺在墙壁内,已经没人能阻止陆隐成为道子了。

        陆隐一步步走向始祖雕像,他退出了死神变状态,已经不需要了。

        来到始祖雕像前,陆隐望着这个人,他就是始祖,开创天上宗,带领人类走上修炼时代的祖先,那么,他现在在哪?人类面临末日,五片大陆崩溃,他,还活着吗?

        陆隐看了雕像很久,最终收回目光,来到雕像前,背起,不管始祖是否还活着,他带来了人类的鼎盛,是他们所有人的先祖,是力量的起源,陆隐愿意背起他。

        始祖雕像很重,重到足以将星使压趴下,然而这点重量对于他没什么用。

        陆隐背着始祖雕像,自广场开始,一步步走向天上宗山门,距离道子之位越来越近。

        所有人都知道,没人能阻止陆隐了,别说同辈修炼者,就算那些老一辈强者,甚至天上宗时代老一辈强者都不可能阻止,除非半祖出手。

------------

感谢  老板很牛掰  兄弟的打赏,感谢兄弟们支持,加更奉上,谢谢!!

已经连续加更五天,还在感冒期间,好累,头也晕,谢谢兄弟们支持,谢谢!!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