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一百零一章 凭什么接下?_踏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两千零一百零一章 凭什么接下?


陆隐不信初元能斩出太多刀,任何战技都有极限,但就目前刀影的符文道数,已经足以破了死神变。

        这就是初元,天上宗时代第一大陆道子,竟有正面破解死神变的实力。

        天空珈蓝是第一个斩断锁链的,若非自己恰巧掌握策字秘,领悟悔棋,以当前形态,未必能轻易胜他,而此刻初元展露的力量已经无解,这就是道子。

        他算是理解这些人当初为什么那么瞧不起这个时代,瞧不起他。

        如果是二十年前的自己,面对这一招,唯有恰巧摇到骰子四点,进入时间静止空间一秒才能存活,其它不管是死神变还是物极必反,都撑不住这一刀,策字秘,逆步肯定避不开,否则初元这一招就没有意义。

        这是秘术,应该也可以在一瞬间抹消时间。

        这一刀,超越了某个极限,不是靠战技功法可以硬撑的,除非掌握同样超越极限的力量。

        恰巧,陆隐掌握了。

        “你能出多少刀?”,远处,银开口,刚刚他毫无存在感,自从陆隐出现后,他还是第一次主动走出。

        初元根本没在意过他。

        银笑眯眯看向陆隐,“队长,这一刀很难破解,不如你就留着力气对付他,另一个,我帮你解决如何?”。

        陆隐诧异。

        河洛梅比斯看向银,脸色沉了下来,“狐狸脸,你找死”。

        银笑的灿烂,手上转动蝴蝶  刀,玩的很溜,“试试吧,击败一个天上宗时代的道子,很有成就感”。

        无论是天空珈蓝,初元还是陆隐,都表现出了近乎无敌的力量,河洛梅比斯同为道子,自然不会差,最让人忽略的就是银,此刻,他竟然要单挑河洛梅比斯。

        这是陆隐都没有想到的。

        河洛梅比斯脸色沉了下来,她感觉自己被小看了,尽管银被绝一看重,拥有绝对够资格争抢道子之位的实力,但够资格不代表就能成为道子,他们,可都是道子。

        没有废话,河洛梅比斯对着银就是一拳,身后出现摇曳的神树,直接吞掉发光的果实,令她力量暴涨,无限大力量加上战国,破坏力超越初元施展秘术之前的所有手段,与天空珈蓝以珈蓝之力施展初元那一刀近似,都拥有斩断死神变锁链的破坏力。

        她要一击击溃银。

        面对河洛梅比斯可怕的一拳,银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刻骨寒意,如刀锋自他眼中射出,令人毛骨悚然,如同厉鬼,这一刻的银是陆隐从未见过的,哪怕当初他控制尸鬼参与星辰塔争夺之战,都没有这么让人胆寒的目光。

        恐怖的拳风轰向银,覆盖一方天地,银抬头,澎湃的死气如海洋般席卷而出,取代了这天,取代了所有人肉眼可见的一切,而在死气之内,是一个人影,手持勾廉,缓缓抬起,银做着同样的动作,双瞳化作了金色。

        陆不争惊讶,“死神?这个时代的人怎么可能观想出死神?”。

        今日这场道子之争,带给了众人太多震撼,而银竟观想出死神,带给众人的震撼与天空珈蓝施展八星天赋一样。

        别说他们,就连绝一到现在都很难相信,他没想到这个时代,竟有人无师自通,从吸收死气中观想出了死神,他都是在半祖时期才可以做到。

        这也是银脱颖而出,可以代表不死天门争夺道子的原因,能观想死神,银施展死气的能力完全不同。

        陆隐皱眉,竟然是,死神,银隐藏了这个吗?

        死神观想一出,死气近乎凝实,河洛梅比斯一拳轰入死气之内不过百米便消散,她的力量被死气硬生生化解了。

        与此同时,银身后那巨大的死神虚影抬起勾廉,横斩而出,带动死气化作一条黑色光线,掠过虚空,斩断虚空,斩断众人肉眼能看到的一切,无论是空间还是河洛梅比斯观想而出的--神树。

        唯有掌舵大陆的强族才有观想之能,银能从死气中领悟观想死神,这是连陆隐都没有做到的,陆隐想不通银为什么可以做到。

        噗

        河洛梅比斯一口血吐出,深深望着银,那张狐狸笑脸没有了,而今这张脸,让她仿佛看到了死神。

        天上宗时代,死神,命运,武天都属于第一大陆,死神没有传人,绝一只是自封,也是离死神最近的人,除此之外,就没有了,并没有任何人可以代表死神参与道子之争。

        命运教导了命女,至于还有没有其他,没人知道,命运让人捉摸不透。

        武天教导的人就太多了,与初元争夺道子之位的武极就是武天赐名,算是他的弟子,最终却死在初元手下。

        他们这些道子久闻死神之名,却从未与死神嫡系传人战斗过,最多也就是跟死气有过争斗,知晓死气的可怕,陆隐施展了死神变,形象最接近死神,那也是他们第一次真正与死神的力量搏杀,而银,就是第二个,他能观想死神,与陆隐究竟谁是正统,他们分不清了。

        但银表现出的实力无愧于道子之争,他,拥有与他们竞争的实力。

        “是我小看你了”,河洛梅比斯看着银,擦了下嘴角血渍,身后,神树观想再次出现,不过这次比之前大,而且越来越大,真的如同神树。

        祖龟都被吸引了目光,望着河洛梅比斯观想而出的神树上那种发光的果实,差点流口水。

        河洛梅比斯双目闪过绿色光芒,盯着银,生命的律动。

        银目光再次睁大了一些,嘴角,鲜血流淌,他擦了下血渍,“梅比斯一族的天赋,直接削弱我的生命力,真够狠的”。

        说完,他一跃而起冲向河洛梅比斯,手中,蝴蝶  刀划出优美弧线,斩向河洛梅比斯,伴随而出的是澎湃如海的死气,蝴蝶  刀的弧线与死气黑暗结合,即便半祖都很难看清他出刀的方向。

        河洛梅比斯战国灼烧虚空,绿色眼眸寻找银的踪迹,银自她身后出现,蝴蝶  刀划过,带起一抹鲜血,河洛梅比斯转身就是一拳,拳头轰击在银蝴蝶  刀上,将他打退,同时一拳拳落下,不断追击。

        银身前死气汇聚,如同沼泽吞噬河洛梅比斯拳劲,金色双眸与河洛梅比斯绿色双眸对上,一个咳血,生命被削弱,一个毛骨悚然,如同被厉鬼盯上,出手都慢了一分。

        趁此机会,银身形扭转,蝴蝶  刀再次从河洛梅比斯身上带出鲜血。

        广场上,一黑一绿两道人影交错而过,伴随而出的是猩红血渍洒遍大地,他们出手不像初元,陆隐他们那般宏大,但却更加狠辣,如刀锋上跳舞。

        陆隐收回目光,这两人实力相近,谁也无法压制谁,不过随着时间推移,银败的可能性更大,他没有河洛梅比斯那么能撑,尤其河洛梅比斯可以借助植物身外化身,并治愈自己,拥有近乎不死的特性,这些都不是银可以比拟的。

        但银能做到如今这一步,已经相当不容易。

        陆隐目光看向初元,有些无语,这家伙居然还在出刀  ,不过出刀速度没有刚开始那么快,每一刀都要酝酿很久,现在,已经是第三十六刀,等于他同时斩出巅峰三十六刀,说实话,同级无人能硬接,就算物极必反都不可能接的下。

        河洛梅比斯与银的战斗是很精彩,但大部分人目光依然聚焦在初元身上,这家伙居然还在出刀,他是要一刀砍死陆隐呐。

        陆不争忍不住了,“没人能在这一刀下存活,即便半祖都侧目,陆隐,放弃吧”。

        痕心看着初元,不愧是第一大陆道子,如果实力再提升一些,境界达到五次源劫,这一招足以对半祖造成威胁。

        半祖拥有内世界,与星使是完全不同的层次,但不代表这个层次绝对无法跨越,只是差距太大,大到古往今来不太有人能跨越而已。

        初元这一秘术未必不可以跨越这段距离。

        一旦他达到六次源劫,甚至七次源劫,半祖都不可能是对手,这就是时间的力量。

        “你还想出多少刀?”,陆隐看着初元问道。

        初元抬眼,看向陆隐,“出到你放弃”。

        陆隐诧异,“你在等我的反应?”。

        初元皱紧眉头,“虽然不愿意承认,但你现在的反应,代表有自信接的下我这一招,我不知道你想怎么接,但,你没有怕”。

        看台上,夏德凝重,“陆隐能接下这招?不可能”。

        霓皇也道,“正常情况下确实不可能,别说现在,就算天上宗,那个人类鼎盛时代,都不应该出现让三次源劫施展足以让半祖侧目的攻击,这种事发生已经不可思议,如果还有人接下,概率太低太低,低到比成祖还难”。

        痕心深深望着陆隐,当局者清,他们刚刚惊叹初元这一招,却忽略了陆隐的反应,唯有初元看的清,陆隐,确实没怕,眼神都没有波动,他真有自信接下?

        有时候当破坏力达到一定程度,不是靠战技,秘术可以挡住的,转移都不可能,因为那股力量足以粉碎一切,陆隐要想接住,唯有施展更强的破坏力,他凭什么?

        死神的力量也不可能让他在三次源劫硬抗这一招,初元能施展这一招,凭的可是时间伟力,陆隐凭什么接?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