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他绿了我_全职艺术家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十章 他绿了我


  每个人都有四个不同模样:

  朋友面前疯癫的样子,恋人眼中完美的样子,只身一人时脆弱的样子,还有一个,是在陌生的人群中安安静静的样子。

  话矫情了些。

  但林渊和老妈打电话的状态,确实与他平日里的沉默寡言不同,他以为是他有意在模仿原主,但细想又不全是,因为那些感情是出自内心。

  犹豫了一下。

  林渊决定下个月再联系姐姐,他这个月已经没钱给姐姐换手机了,而且和家人交流也需要勇气,林渊是做了一番心理建设才敢跟老妈打电话的,毕竟他不是真正的原主。

  接下来干什么?

  林渊选择请客吃饭。

  夏繁和简易两人作为死党,一直对林渊照顾有加,林渊赚了钱,自然想好好请二人吃一顿,为此林渊特意定了一家学校附近比较高档的饭店,人均消费近两百元的那种。

  中午,三人抵达饭店。

  进门前简易和夏繁死命拉住林渊,嫌这里太贵,不让他破费,可惜还是没能成功,林渊的理由是他在公司已经有了正经职位,每个月工资一万块。

  “啊。”

  简易这才恍然大悟,紧接着揶揄道:“难怪你上个月一到双休日就玩失踪,原来去星芒上班了,该不会是被公司哪个高层包养了吧,竟然给你一个学生开这么高的价?”

  “林渊很厉害的。”

  夏繁反驳简易,就算没办法唱歌,林渊在声音上也是很有见地,不过她并没有刨根问底,只是猜测林渊在录音棚之类比较适合林渊能力的部门工作。

  林渊笑了笑没说话。

  就在这时简易忽然捅了捅林渊的胳膊,看向一名刚刚落座的女孩:“诶,那不是咱们学校的钢琴女神顾夕嘛?”

  林渊顺着简易的目光看去,发现简易所指的女孩,赫然是上次评价自己“琴技蹩脚”的女孩。

  “感兴趣?”

  夏繁笑道:“人家可是登上金色大厅演奏钢琴的最年轻钢琴家,被业内评价为以后必成钢琴大师的超级天才哦,追他的男生可以从校门口排到这家饭店,你还不够格。”

  简易好整以暇道:“学校门口到这家店的距离是3.45公里。”

  夏繁翻了个白眼:“杠精。”

  简易道:“不是你先贬低我的?”

  “我去挖点冰淇淋。”

  林渊起身,暂时脱离战场。

  虽然这家店比较贵,不过冰淇淋是自助供应的,味道还不错,他之前吃了一点,很喜欢的口味。

  来到冰淇淋柜前。

  林渊发现冰柜里的冰淇淋已经快没了。

  他拿起勺子正要挖,结果对面也伸来一个勺子,刚好和林渊的勺子碰到了一起。

  两人同时抬起头。

  林渊看到了对方的脸,想起刚刚简易提过对方的名字:“顾夕?”

  “是你?”

  顾夕也认出了林渊就是上次擅自用自己钢琴的家伙,挑了挑眉,讽刺道:“不装了?上次不是说不认识我么?”

  林渊没理她,准备挖冰淇淋。

  顾夕挡住他的勺子:“我先来的。”

  林渊道:“可是你没挖。”

  顾夕生气了:“我已经准备挖了。”

  林渊想了想:“那一人一半。”

  顾夕盯着林渊看了好几秒,忽然微微一笑:“让给你了。”

  “谢谢。”

  林渊也没客气,把冰淇淋全部挖走。

  眼睁睁的看着林渊把冰淇淋全部挖走,顾夕一脸懵逼。

  自己说“让给你了”,只是一种以退为进的策略。

  见女士先行让步,正常人的回答应该是:“不用,你先吧。”

  但林渊根本不按常理出牌!

  回到座位上,简易跟夏繁已经不杠了,二人正惊奇的看着林渊。

  林渊道:“怎么了?”

  简易竖起大拇指:“深藏不露!”

  夏繁也跟着点头:“男人,你成功吸引了她的注意。”

  “是的。”

  简易鬼鬼祟祟:“从冰淇淋那回来,她已经看你好几眼了。”

  林渊没理这俩货。

  ……

  顾夕满脸郁闷的回到座位上。

  同伴问:“冰淇淋呢?”

  顾夕看向林渊,道:“被一个没有风度的男人抢了。”

  同伴看向林渊的位置:“那个穿白衣服的?还挺帅,你认识?”

  顾夕眯起眼睛,眼底有一丝杀气:“他绿了我。”

  同伴吓得差点把饮料喷出来。

  顾夕知道同伴误会了,补充一句:“他用过小黎。”

  小黎,是顾夕给自己钢琴起的名字。

  那是专属于顾夕的钢琴,却被林渊用了,确实让顾夕有种被绿了的愤怒。

  同伴哑然失笑:“你这都是些什么虎狼之词?”

  “算了算了,赶紧吃吧,下午还有采访呢。”

  顾夕撇嘴道。

  ……

  下午时分。

  一群记者进入了校园,他们今天要采访的,是一名在校的大二学生——

  顾夕。

  秦州音乐氛围浓厚。

  历年来,涌现过不少音乐天才,其中这个叫顾夕的女孩,就是其中最为耀眼的人物之一!

  而她最传奇的经历,要数十五岁那年,进入了金色大厅弹奏了一首钢琴曲《心愿》,一举震惊了整个音乐圈!

  就连创作了《心愿》的作曲家阿比盖尔,都对顾夕的水平交口称赞。

  秦州一位顶级钢琴大师更是公开表示:

  顾夕的钢琴演奏水平,距离大师,仅仅一线之隔。

  在秦州。

  最高的音乐舞台不止一个。

  而那座金色大厅,便是无数音乐人心中的殿堂级舞台之一。

  十五岁登上这种级别的舞台,已经堪称传奇,还能得到那么多行业大佬的认可,更是不可多得!

  所以“钢琴女神”这样的称号放在顾夕头上,并不为过。

  只是顾夕一般不接受采访,今天是学校为了提高秦州艺术学院的影响力,才说服顾夕接受这一次记者采访的。

  采访地是离琴室不远。

  因为这里方便回头拍摄顾夕跟自己那台钢琴的合照。

  “听说您明年将会第二次获得金色大厅的邀请,对此您有什么想说的吗?”

  记者盯着这位很难采访到的钢琴天才。

  “很感谢金色大厅的认可。”

  顾夕是照着采访稿回答的。

  记者又问:“去年您演奏了《心愿》,那您今年准备演奏什么曲目呢?”

  “今年还没想好。”

  这句话是真的,顾夕确实没有想好。

  记者笑道:“业内有很多作曲家公开表示过对您的赞赏,您有考虑过跟哪位作曲家邀曲吗?”

  “有很多,但不方便透露。”

  曲爹们眼高于顶,一个比一个难伺候,夸赞自己一句,已经是极限了。

  自己成为钢琴大师之前,基本没有谁会真正搭理自己,哪怕自己是所谓的“钢琴女神”。

  这就是现实。

  顶级的曲爹们,甚至连大师们都要争取!

  因为擅长演奏的大师,数量要比顶级曲爹们多得多。

  这是由业内生态决定的。

  曲爹们的创作才华,努力只占百分之五十,剩下的百分之五十,全部是让人流口水的天赋!

  钢琴大师不同。

  天赋对钢琴大师们来说固然重要,但夜以继日的努力练习,才能让钢琴大师保持手感。

  在行业内。

  如果上金色大厅这种级别的舞台前,没有好好练习保持手感,就算演奏水平登峰造极的钢琴大师也不是没有翻车的先例。

  毕竟。

  能进入金色大厅参加音乐会的人,耳朵都是非常刁钻的,稍微一个音没弹好,都会被察觉。

  不过凡事无绝对。

  也有那种随时拿起钢琴就能技惊四座的大佬,不过顾夕距离这种境界还很遥远就是了。

  “那能说说您最近听哪位大师的作品比较多吗?”

  记者追问。

  顾夕正要照本宣科的回答,忽然听到耳边传来一道略带几分熟悉的曲子——

  是上次听到的那首!

  那个人又出现在琴室了!

  这下顾夕也不管什么记者采访了,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之下,拔腿就朝着琴室跑,满脸的兴奋与激动:

  “终于让我等到了!”

  上个月第一次听到这首陌生的曲子,顾夕的耳朵就被征服了。

  她不知道那首曲子的弹奏者是否是原创,所以那天回到家之后,顾夕满世界的搜索蓝星各大曲爹们的新作,结果果然没有找到类似的——

  对于这个结果,顾夕并不意外。

  蓝星的曲爹们出了什么新作,顾夕都会第一时间去听,去学。

  从来没有曲爹们出新作,顾夕却没听过的情况发生。

  所以,确定自己听到那首曲子是还未面世的原创之后,顾夕就开始了自己的日常蹲守。

  因为她很确定当时弹曲子的,必然是一个曲爹级存在——

  是的。

  那天之后,顾夕每天都会来琴室蹲点,就是希望再碰到一次那首曲子的弹奏者。

  但可惜一连蹲了好多天,顾夕都没蹲到人。

  谁知道今天,那位神秘的曲爹又出现了!

  这时候,她哪还有功夫跟记者墨迹。

  “弹完了?怎么这么快?”

  还没到琴室楼下,那首陌生的曲子便弹完了,顾夕不禁急了,玩命狂奔,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

  “碰。”

  她撞到了一个人。

  林渊揉着被撞疼的胸口,看着顾夕,有点无奈,不就是一点冰淇淋吗,至于这么报复?

  “抱歉,抱歉……”

  顾夕连忙道歉,但看到林渊的脸,却愣了一下,以至于脚步都略微停滞了。

  又是这个家伙?

  狠狠瞪了林渊一眼,顾夕也不吱声了,朝着琴室奔去,比起这个家伙,那位曲爹才是重中之重!

  林渊皱眉。

  畏罪潜逃吗?

  中午遇到顾夕,他联想到钢琴,所以心血来潮,今天下午特意来琴室弹了会儿,结果没想到还遭遇了顾夕的报复。

  不过看在冰淇淋的份上,他没有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顾夕则是飞一般冲到了琴室。

  唰唰唰!

  一个个琴房的门被她打开。

  但,琴室里的人太多了,她根本找不到自己要找的那位曲爹,哪怕一个个询问,也没得到有用的信息,这群人根本没有意识到身边出现过一位曲爹。

  “啊!”

  她使劲揉了揉脑袋,头发都乱成了一团,一时间失魂落魄:“都怪那家伙挡路!”

  这曲爹来琴室的频率太低了!

  自己想要蹲守到,不知道还要用多久!

  如果不是那家伙阻拦,说不定自己就见到曲爹了!

  这时候,学校的老师,还有记者们也气喘吁吁的赶了上来:“怎么了,顾夕同学,怎么跑这么快?”

  曲爹的存在,也是你们这些凡人能知道的吗?

  近水楼台先得月的道理听过吗?

  这事情传出去,还得了?

  那是我的曲爹,我的!

  谁也别想跟我抢!

  顾夕压下心中的烦闷,耐着性子道:“不好意思,刚刚想起东西落琴室了,来取一下。”

  “哦。”

  记者拍了拍胸口:“那我们能看看你的钢琴吗?据说您常年只用一台钢琴,包括在金色大厅……”

  “拍照可以,但大家不要碰哦。”

  顾夕特意的叮嘱了一句。

  诶,如果曲爹能等等我就好了,就算把小黎给曲爹弹也是没关系的啊。

  绿?

  不不不。

  这不叫绿。

  嗯,这叫共享。

  相信小黎也很渴望曲爹的宠幸吧……曲爹……求求你……你康康我……

  ——————

  ps:明天又周一了,求票!

  新书榜卡在了十二名。不过没关系,大家多支持支持,争取下周能进前十。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