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楔子(2)地狱来客  十恶临城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我正忙着给影印公司的人打电话,忽然同事老郑走过来,使劲拍我一把肩膀。

    “桩子,楼下有人找你,好像是带善本的。”

    我捂住话筒:“请他去小会议室等我吧。”

    “他死活不去,那样子古古怪怪的——你赶紧去看看吧。”

    我匆忙跟影印公司核对完手头的事儿,咕咚咕咚喝口水,急忙赶下楼去。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言桩,二十七岁,在魏阳市的一家文化公司上班。

    而我在公司所做的工作,大概用两个词可以概括——那就是“补锅”和“背锅”。

    “补锅”,就是我似乎有岗无职,反正只要哪里缺人,哪里有别人不想干的工作,主编就会把我扒拉过去替活;至于“背锅”,当然就是哪里出了问题,也会把我扒拉过去顶罪。

    比如我现在负责的,就是一个毫无利润、也没分成的项目——民间善本辑录出版。

    主编说了,这项目是文化局分派的任务,特别有意义,所以必须要有意思的人来做——舍言桩其谁哉?

    我心里默默地想,早先部门聚餐时,你他娘的还说我是全公司最没意思的人。

    不过善本辑录确实是件有意思的事,因为有政府支持,我们通过各个媒介发布广告,征集那些民间收藏的善本,挑选有价值的内容影印、留存、出版。

    自从登了广告,经常会有善本收藏者来访。当然,之前我也遇到过藏着掖着的人,搞收藏的都知道,其实有些人手里的东西,来历并非那么光彩。他们大多数来,只是想探探虚实,摸摸手里东西的价值。

    但今天见的这个人,仿佛过于谨慎了一些。

    他穿着黑大衣,戴一顶脏兮兮的鸭舌帽,脸上蒙着厚厚的口罩,上面还有一副比黑洞还黑的墨镜。

    他佝偻着腰,站在公司门口的角落里,面朝着墙壁,深深低着头,右胳膊僵直地揣进大衣口袋里。

    我望了一眼天,今天确实天气不好,正是春阴加雾霾的天气。不过,他这身打扮,也过于夸张了。

    “我善本辑录的编辑,刚才是您找我?”

    “哦……”他直愣愣转过身来,动作像机器人一样。他看着我,但墨镜遮住了他的眼睛,我无法分辨出他的表情。

    “咱去楼上说吧!”我对他说。

    “不,”他简单直接地拒绝,然后伸出左手,指指对面的街心公园,用嘶哑黯淡的嗓音说,“去那里吧——我……不太方便见人。”

    “理解。”我点点头。

    他走在前面,我俩一前一后穿过马路。他走路一拐一晃,左裤管空荡荡的。

    我心里咯噔一下——他的左小腿可能装的是假肢。

    我俩来到街心公园,他轻车熟路地穿过花丛和长廊,找到一处竹林环绕的小亭子。

    看样子这条路、这个地方,他已经摸索过很多次了。

    他走进亭子,直接一屁股坐在石凳上。天还有点儿冷,但他全然不在乎石凳的温度。

    我只好坐在他对面,石头冰凉无比,我不禁打了个哆嗦。

    他揉揉左腿的膝盖,然后从大衣口袋里慢慢掏出一个塑料口袋,他展开口袋,然后从里面拿出一本小册子递给我。

    我已经形成了职业习惯,赶紧从口袋里掏出白手套,小心翼翼戴上,拿起这本神秘的小册子。

    但刚翻开册子,我就失望了。因为严格来说,这并不算善本书籍。

    一般来说,善本多指乾隆之前出版或者抄录的古书,或者辛亥革命前印刷数量少、有学术价值、或者有名人题跋、批校甚至手抄的书籍。

    可这几样东西,这本小册子一项也沾不上边儿。

    从质量来讲,小册子是线装的,属于油纸刻印。册子既没有扉页,也没有目录,还没有印刷机构的名字。它的印工和材料极为粗糙。而且封面纸已经发黄、残损,脆弱得如同初冬河流上的冰片。

    从年代上来讲,册子开头的地方其实有几句短短的序言,大意是说,在民国二十九年时,有人在库车县昭怙厘大寺发现了一些古籍,迪化考古队前去查勘,发现它们是唐朝安西都护府文书残卷。这本册子便是残卷内容的誊录版。

    民国二十九年正是一九四一年,所以从时间上讲,它也够不上善本的资格。

    我把册子合上,看着封面上那一竖行油墨字——《唐安西都护府古文书钩沉》。

    就在这时候,我发现册子中间有页纸,纸上粘着一条橘红色隔页。

    照理说,册子的材质这么脆弱,如果再贸然粘贴东西的话,很容易将纸张破坏的,所以贴上隔页纸的地方,必定是收藏者心心念念,反复阅读的重要部分。

    我看一眼神秘人,他像个木雕似的坐在那里,并没有反对我翻看。

    我于是轻轻从中间翻开那页纸。

    由于年代和印刷手法原因,那些油墨字已经浸润了纸张,看上去有些漫漶。字是竖行排列,我低头读去,只见其中的一段话下面加上了着重号。它断断续续,似乎是从缺字少页的古籍上扒下来的——

    “永徽……年,都护柴……伐西夜……邪魔国也……围呼犍谷城,城中万人,一夜无踪……”

    永徽是唐高宗的第一个年号,只有短短六年。这二十六个残字,读起来如同蜻蜓点水,但读后便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它牵涉着一千三百多年前的某段神秘历史。

    什么是邪魔国?什么叫城中万人,一夜无踪?

    我皱着眉头,又翻了几页,谁知道那个神秘人却咳嗽一声,他直接伸出手,将册子收了过去。

    “挺有意思的一本书,”我说,“但这还够不上善本的条件,实在抱歉。”

    他不说话,只是抬头看我。他的墨镜里映出我变形的脸,看上去令人感到一阵不快。

    “年轻人,要论起价值来,它可不输给任何一本古书。”他再次开口说话,嗓音依然嘶哑,但用词却十分讲究,听起来像是有文化的人。

    他把小册子装进塑料口袋里,然后又把它递给我。

    “先放在你这里吧,他们要害我。等我安全的时候,再联系你来取。”

    “啊?害您?”我愣住了——莫非自己遇到一个被害妄想症不成。

    他又转向我,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他忽然同时抬起两只手,一只手卸下眼镜,另一只手摘下口罩。

    寒颤顿时像电流似的,从我的脚尖直接贯穿到发梢,我惊讶地差点站了起来。

    因为那是一张没有皮肤的脸!他的整张脸红彤彤的,有的地方还能窥见肌肉的纹理,他没有眼睑,没有睫毛,耳朵只有红红的一团,甚至连上下眼皮都紧紧缩在一起!

    他的眼珠通红,仿佛发狂的动物一样,眼眶里还不停泛着水光。

    他抬起手,擦了一下眼泪,然后又低下头,把墨镜和口罩重新戴上。

    “看见了吧?我这张脸,是经过地狱之火的——我可是从地狱里九死一生爬出来的人。”他接着使劲吸溜了几下鼻子,然后又朝我说道,“确实没错,你的身上,也有那股子气味。”

    “气味?”我诧异地问。

    他嘻嘻笑了一下,然后忽然神神秘秘地凑近我,压低声音说:“你小子,应该也遇到过黑船吧……”

    “啊?!”我顿时吃了一惊。这件事我只对一个女人说过,他又是怎么知道的?!

    我还在兀自惊呆,他却又把那本小册子往我这边一推,然后霍地站起身来,一瘸一拐地朝街心公园外快步走去。

    “哎!”我楞了一会儿才晃过神来,“等下!等等!”

    这个人形貌可怖、来历不明、语焉未详,我怎么能神烦意乱,贸贸然就接下他委托的东西呢?

    街心公园里岔路很多,而且隔着许多树木和绿植,等我拿起册子,冲出亭子,绕过竹林的时候,发现早已不见那个人的踪影。

    我叹口气,瞅瞅在手里的油印册子,心想,看来自己只能暂时保管这本书了。

    我走出街心公园,想回到公司去上班,就在穿过人行横道的时候,忽然就看到一辆白色皮卡车像疯了似的按着喇叭朝我冲过来。

    我吓得赶紧往后跳了一步,那辆车风驰电掣地跟我擦身而过。车轮滚滚,扬起一片灰尘,呛得我一阵咳嗽。

    惊魂甫定的我快步穿过马路,远远便望见车来的方向有几个人围在那里,好像在纷纷议论着什么。

    不管这些了,今天好像出门没看黄历一样,处处都似险遇,我还是早点回到办公室为好。

    想到这里,我攥紧小册子,加快脚步朝公司大楼走去。

    我上了楼,跟老郑走进工位前,桌上电话又急促地响了起来,我接起电话,顺便将小册子放进抽屉里面。

    电话又是影印公司老板打来的,他啰里啰嗦讲着。但也许是刚才发生的事情过于诡异,我有些心烦意乱,他讲了许久,但我一句也能没听进去。

    打完电话,我正想喝口水,就看同事们围在一团,叽叽喳喳讨论着什么。两个女同事还不时发出惊讶的叫声。

    我看到老郑也站在那边,于是站起身来走过去,拍拍他后背问:“怎么了?”

    “你不知道啊,都上热搜了,就在咱公司不远的马路上。”

    “什么啊?”

    “车祸,逃逸,就刚刚发生不久。”老郑晃着脑袋说,“不过这还不是最诡异的——小若,给桄子重放一下。”

    辛小若刚毕业,是公司里的新人美少女。不知道为什么,我从来没有惹到过她,甚至连说话的机会都很少,然而她每次看我都一脸没好气的样子。

    她果然冷冷地哼了一声,但还是点开网页上的一个视频。

    看视频的角度应该是公司北边路口的便利店。我还记得那便利店门前装着一个摄像头。

    一开始,视频中出现的只是安静的马路。两个客人刚从便利店走出来,手里还拎着东西。而在马路的斑马线上,有个行人迈着奇怪的步伐,正在横穿马路。

    当我看清那个行人的装束时,不禁倒吸一口凉气,顿时屏住了呼吸。

    因为他就是刚才那个自称从地狱里爬出来的神秘人!

    我看一眼视频的时间,十点十三分,应该就是我从街心公园返回公司的时间。

    我寻找神秘人无果,决定回到公司,最多不超过两三分钟吧?可就在这短短时间之内,他一个有假肢的人怎么会穿过街心公园,又出现更远的马路路口呢?

    就在电石火光之间,一辆熟悉白色皮卡车忽然从视频画面左边冲过来,它速度极快,而是丝毫没有减速的样子!

    它直愣愣朝神秘人撞去,视频并没有声音,但还是能感觉到车撞到人的那种冲击力。神秘人被撞得翻着筋斗飞了起来,最后狠狠地摔在马路牙子上面。

    白皮卡没有刹车,更没有迟疑,它轰着油门,以更快的速度在画面中一闪即逝。在随后的几秒钟,它应该从正准备过马路的身边时飞驰而过。

    “快看!快看!”老郑指着视频提醒我说。

    其实不用他提醒,我也正盯着视频一直没移开目光。

    令人震惊的一幕发生了,那个被皮卡车撞飞的神秘人忽然爬了起来,他似乎痛苦地佝偻着腰,然后拍拍身上的土,最后在周围路人的注视下,一瘸一拐朝画面外走去。

    “牛叉,这样都没撞死,还不想追究肇事者,真是金刚不坏之身啊。”辛小若说起话来一点儿也不弱,她啧啧地评论道。

    “不过,车都撞不死的人,怎么之前走起路来,腿部像有残疾呢?”老郑也若有所思。

    “可能……他的腿也是在地狱里弄坏的吧。”我不禁喃喃自语。

    “言老师,您在说什么呢?脑洞过大了吧?”辛小若关掉视频,朝我冷嘲热讽地说。

    我没有接茬,因为自己脑子已经完全乱掉了。我默默走回自己的工位,拉开抽屉,打开塑料袋,拿出那本纸张脆弱、但仍散发着淡淡油墨味儿的东西。

    手里的小册子包裹在塑料袋里,可能是心理作用吧,摸起来总觉得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册子很薄,很轻,虽然它年代不久,但毕竟记载的却是一千三百年前的历史。

    何况,册子里那短短几句残损的话语,似乎还埋藏着一千三百年前的一段秘密。

    后来,当我每每回想这一幕时,都觉得不胜唏嘘。

    因为我没有想到,小册子上记载的那段一千三百多年前的执念,之后竟导致了一千三百多年后整个城市的生死危局。

    所以,每当我看到这本册子,都屡次想敲下字来,记述这段波谲云诡的神奇经历。

    这段经历牵涉的不止是几个人,几件事,而是牵涉到整座城市和五百万人口,他们都是你我生命中遇到的那些有温度、活生生的人。

    而且,他们某些人是我的亲朋挚友。有些人已经在一系列诡异事件后永远闭上双眼,失去呼吸。

    他们或主动、或被动地卷入其中,然后或为邪恶,或为正义,最后或入天堂,或入魔狱。

    所以我想,自己还是要把整件事记述下来,就算给一千三百年前的那段历史画上一个不太圆满的句号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