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章 黑船  十恶临城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当时远不像现在这么干燥,记得每到夏天总有几天会连续大雨,村子周围的河汊池塘也都会满当当蓄上水。那时候几乎没什么工业污染,更没什么游戏机、电玩之类,于是这些河沟水塘就成了小孩们整个暑假的游乐场。

    其实不光是游乐场,孩子们也能在水里赚点儿零花钱。

    比如捉鱼去卖。

    捉鱼的方式多种多样,有网鱼的,有钓鱼的,有淘鱼的——也就是把某处河汊堆起泥坝来拦上,然后把水淘干,水空的时候就可以在地面捡鱼了。

    因为离着村子近的地方都是一些沟沟坎坎,所以虽然水域的面积不小,但都被分割得七零八落,加上过了夏天这些沟坎河汊就慢慢干涸,所以村里从来就没有人家买船。

    可是十一岁那年,我却看见了一条奇怪的黑船。

    补充一下,当时我在的那个村子叫宝塔村,但村里当时并没有宝塔,至于之前有没有宝塔,为什么把它叫做宝塔村,不仅我不知道,就连村里的老人们也说不清楚。

    宝塔村往西七八里有条土堤,土堤左边是片杂木林,右边是一条河。河的名字叫潴龙河,因为气候的原因,潴龙河成了季节性河流,每年夏天雨水壮的时候河水暴涨,有时候还会发洪水,而到冬天枯水的季节,河流就缩成窄窄一条,甚至结冰都能冻到河底。

    潴龙河离着周围的几个村子都有一段距离,加上隔着土堤还有一道树林,所以很少有人到河边来。而且夏天河水湍急,大人们也不让小孩们往那里去。但饶是这样,小孩们的好奇心是压不住的,每年都会有不少孩子跑潴龙河那边儿玩,每年也都有孩子溺死在河里的事件发生。

    当时宝塔村有个孩子头儿,我们都跟他叫大冉哥。大冉哥长到二十五六岁还没结婚,还总跟村里的大小孩子们混在一起,村里都叫他“打光棍的”。

    那个年代村里人都早婚,都是恨不能天天检查自己户口本,等法定年龄生日一过就赶紧领证的那种,甚至还有花钱托人修改生日早点结婚生子的。

    所以大冉哥二十五岁就成了村里的异类,顶上了“光棍哥”的名号。今天我敲下这些字的时候,想想自己都三十多了还是独身一人,要搁那时候估计得能加冕“光棍王”的头衔了。

    记忆里那天阴沉沉的,是那种憋着一直下不起雨来的天气。整个天似乎都湿漉漉的,感觉吸进肺里的都是水汽。每当这种时候就会出奇地闷热,差不多全村男女老少都会跑河塘里泡着避暑降温。但水里头大人一多,小孩们就很难玩得尽兴。这时候大冉哥站了出来,私底下叫来几个孩子。

    “走,咱们去潴龙河玩啊。”

    “有点远吧。”也有孩子提出质疑。

    “骑自行车去!那边人少,地儿旷,凉快!”更有小孩提出了解决办法。

    于是五六个孩子就想跟着大冉哥去潴龙河那边玩。我本来不想去,因为听大人说,那边容易淹死人,还有拐卖小孩的人贩子出没。但有个叫言桄的堂哥一句话激怒了我。

    “木头桩子(我的绰号)胆儿小,就别强拉他了。”

    大大小小的几个孩子顿时一阵哄笑。

    男孩儿小时候最怕被嘲笑胆儿小,我一怒之下说:“去就去!”

    然后我们几个孩子背着大人找了三辆自行车,沿着坑坑洼洼的田间土路,穿过杂木林里的羊肠小道,越过那条不高不矮的土堤,来到河宽水缓的潴龙河边。

    河边长着不少蒲草,蒲草丛一般就是鱼窝。我们里头有个叫铜柱的家伙,鱼瘾特别大,他一到河边就直接脱个光溜溜,蹑手蹑脚踩进水里朝蒲草丛摸过去。谁知道饶是这样还惊动了鱼,一条黑脊背的大草鱼突然就从水里跳起来,一尾巴打在他下巴上然后借着弹回去的力道逃走了。

    我们在岸上哈哈大笑。铜柱抹一把脸,站在水里朝我们做个“嘘”的手势。

    “别吵吵!鱼都跑了!”

    也就是这时,我们看见水里忽然一阵翻腾,蒲草丛里浪花飞溅,就像水下面有什么巨大的东西搅腾似的。

    “快上来快上来!”我们都惊恐起来,朝铜柱喊着。

    但是铜柱没有动,我们看见他浑身打了个激灵,一个倒栽葱倒在水里。水面被他又胖又壮的身躯砸得浪花纷飞。

    我们正打算下水,然后就看见河里忽然有十几条鱼翻着白肚子漂了上来。按理说潴龙河是活水,活水里很少大面积死鱼,除非水里面有毒。所以这种情况把几个打算救人的孩子一下子吓住了。

    几个孩子正在惊异的时候,就听见拐弯的河汊那边传来轰轰的马达声。

    一艘巨大的黑船从上游开了过来。

    “哎,救人啦!救人!”大冉哥看见船就像看见了救星,他不停朝黑船招着手喊着。

    黑船越来越近,但上头显然没有回应。不光没有回应,那船看起来也是煞为诡异,它不同于我们当地的又窄又矮的铁皮船,而是那种连环画上才能看到的、上头有亭阁的楼船。

    而且这艘船通体漆黑,就连窗户都是黑色的。我怀疑船上的人根本看不到外面的景象,或者毋宁说根本不想看到外头的世界。

    黑船散发出神秘莫测的宁静气息,吓得我们几个孩子既不敢大喊,也不敢逃离,更不敢靠近。就在这时,我看见黑船里走出来一个红衣女人,她就像画上的西域美女一样,连脸上都蒙着红纱。

    红衣女子走过船尾查看着什么,也就在那时候,我注意到黑船船尾有一根粗大的钓竿,钓竿上一根结实的钓线被绷得紧紧的,而钓线的另一头显然已经勾住了什么东西。

    由于距离远,加上又是在水下,我无法看清水底下那东西的真实面目,但还是能辨认出来那是一条活物。那东西长着白色的脊背,看上去有两三丈长,它显然已经被黑船上的鱼竿钓住,所以正在水底下疯狂翻滚着身体,想要摆脱鱼线的纠缠。

    红衣女走到钓竿前,俯身看看水里的动静,然后再用力绕了下钓竿底下的一个轮盘,钓绳瞬间便绷得更紧了,水下那东西的头好像也被猛地提了起来,水面上赫然露出一个带着鳞片的尖嘴,嘴里呲着的獠牙闪着寒光。

    这一绕线大概把它折腾得够呛,那东西使劲摇摆了几下尾巴,看样子也精疲力竭,它不再用力挣扎,似乎摆出一副听天由命的样子。

    “哎!”一个清脆声音忽然传过来。

    我吓了一跳,转身看看身旁的伙伴,声音似乎不是他们发出来的,因为他们每个人仿佛也都吓了一跳。

    红衣女朝我们这边招招手,我才明白是她在朝我们打招呼,然后我们就看见她从船上捡起什么东西,啪地扔进河里。我们还没弄清她的意思,黑船就扯着后面的活物,突突突朝下游开远了,然后拐过前面的一片芦苇荡不见了踪影。

    “铜柱!”有个孩子忽然大喊一声。

    我这才想起来铜柱还在河里面,于是赶紧抬头朝河里面看过去。只见那家伙不知怎么居然站在了河面上,浑身跟筛糠似的打着哆嗦,再细一看他,原来不是轻功水上漂,而是他站在一块小小的木排上头。

    我这才明白,原来那个红衣女抛进水里的东西是一块木排,她肯定看见了还在河里挣扎的铜柱,然后扔下木排让他抓住,再喊我们一声,叫我们去救他。

    大冉哥带着两个水性好的孩子急忙跳进河里,三下五除二游到木排旁边,他们踩着水,推着木排上的铜柱朝岸边靠过去。

    “别……别忙……”铜柱忽然说起话来。

    “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坦?”大冉哥问。

    “不、不是。捡鱼、捡鱼……”铜柱指着河面上,依旧哆哆嗦嗦地说。

    “啊!”

    我们这才注意到,原来水面上已经漂满了大大小小的、各种各类的鱼。有的鱼似乎已经刚缓过神来,它们在水面上轻轻摆着尾巴,有的已经开始晃动着身体朝水下面钻了。原来刚才我们只顾看船救人,脑子那根弦根本就崩掉,连这等好事都没看见。

    那天我们几个去潴龙河边上的小孩都发了财。在河面上捡鱼捡到手软,我们手忙脚乱地在岸边用泥围了个小池子,然后把鱼一条条都扔到池子里。大冉哥跟另外两个孩子蹬着自行车又带来几个竹筐,我们每个人都分了一大筐鲜鱼。

    黄昏临到村口的时候,大冉哥把满心欢喜抱着鱼的我们几个叫在一块儿,面色严肃地叮嘱着。

    “今天遇到的事儿,谁也不许说出去!要不以后咱们都去不成河边了!”

    “行!”我们说。

    “有、有鱼就得了,谁说那个啊!”铜柱抱着筐,浑身打着哆嗦,傻乎乎笑着应承道。

    这件事在我心里埋了整整十几年,我只在大学毕业的时候跟一个人讲过。

    可那个神秘的“地狱来客”又是怎么知道的呢?难道真的是通过气味闻出来的?

    但这又怎么可能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