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八章 大铁锅  十恶临城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难得有机会跟沈喻单独吃饭,我努力地想制造话题:“这道菜还合你胃口吧?”

    “当然。你对我的口味足够了解。”她不动声色地说着,也听不出是夸奖还是揶揄。她眼睛却透过窗户玻璃,盯着外面的巷子。

    巷子里路灯昏黄,偶尔有路人经过。

    我看见她慢慢皱起眉头。

    “怎么了?不好吃?”我问。

    “不是,我觉得刚才走过去的那个人很奇怪,他应该是偷了什么东西。”

    我赶紧循声往外看去,巷子很长,前面不远处依稀看到一个人鬼鬼祟祟的,走几步就警惕地四处打望着。

    “我出去看看。”我自告奋勇地站起来往外走去。

    “哎,那个人很危险!”我听见沈喻在身后喊。

    我走过柜台,老板正坐在柜台前,他看我一眼。

    “一会儿回来结账。”我解释道。

    老板没说话,只是微笑了一下。

    我快步走出“人吉屋”门口,朝前面赶过去。

    前面那个人背部高高隆起,不知道是驼背还是背着什么东西。我踮着脚尖,贴着墙根小步快行,尽量不打草惊蛇地紧紧跟着他。

    那个人走了几步,突然站住,又习惯性地回头张望。

    我毫无跟踪经验,惊慌之间只好朝一爿店铺门口的绿植后面躲去,谁知道顾下没顾上,一头撞在店铺侧方伸出来的招牌上,撞得招牌“咚”的一声,忽忽悠悠直晃。

    谁知道那家伙一听到这点动静,就如惊弓之鸟似的突然狂奔起来。

    我此时已经暴露,没有别的办法,那家伙既然做贼心虚,说明他肯定背着事儿,我只好也大步流星地急追过去。

    我们两人本来相距二三百米,但那个人却吭哧吭哧跑得十分费劲。

    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冒出一种奇怪的感觉,那就是这个人的步伐,看起来跟之前去公司拜访我的地狱来客十分相似。

    但我又很快否决了这个念头,地狱来客是个装着假肢的瘸子,而这个人的腿脚正常,所以他们绝不是一个人。

    地狱来客究竟去哪里了呢?——我摇摇头,使劲打消多余的想法,当务之急是赶紧追上这家伙才好。

    我本来没什么运动细胞,但对他却是越追越有自信,但眼看就要追上的时候,那人忽然停住脚步,猛地转身对着我。

    我看见他手里拿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

    “别过来!”他用一种特别嘶哑尖利的声音对我喊道,然后举着刀子朝我这边比划着。

    他脸上戴着一个硕大的口罩,我无法看清他的长相,但从他的头型和脸型来看,这家伙肯定不是那个地狱来客。

    不管怎么说,沈喻又一次判断对了,这家伙如此慌乱,还手持凶器,看样子肯定非奸即盗。

    “你放下家伙!”我对他喊着。

    他毫不理会。仍旧拿着匕首慢慢移动着,看他的样子似乎是瞄着我的咽喉。

    也就是说,这个人做好了杀人的准备。

    我想起沈喻在我跑出去时喊的那句话——“他很危险!”

    我不知道沈喻是怎么判断出来的,但这个人的确危险。

    我现在手无寸铁,要跟他正面硬刚肯定吃亏,再说我又不是练家子,从小打架就没占过便宜。

    我不想轻易出招,以免自己黔驴技穷,只好先用眼睛的余光瞥向周围。

    这时我发现身边还有摞起来的一堆花盆,于是想了想有了主意。

    我马上故意把右手放下来,朝裤筒那边摸去。

    “放下刀子,我是警察!”我突然朝他大喊一声。

    那家伙以为我要掏枪,他急忙一耸肩,只听咣当一声,背后一个巨大的东西就落在了地上。

    我愣怔了一下,就在电石火光之间,那人就张牙舞爪地举刀扑了上来。

    幸好我提前早有准备,于是往左边一侧身,随手抓起一个花盆就朝他扔了过去。

    那个人估计全神贯注盯着我的右手,没提防左边砸过来的花盆,被结结实实砸在身上,哎哟一声退后两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我趁机连忙再捡起一个花盆砸过去,这时候他有了防备,就地一滚就躲开了。

    此时我形势已经被动,他一个鱼跃起身,又拿着匕首,嗷嗷叫着朝我刺过来。

    “不许动!警察!”巷子另一个方向忽然传来两声高喊。

    那家伙被吓了一跳,我抬头看到,不知什么时候沈喻和人吉屋老板也追了过来。

    看来英雄所见略同,他们也想装警察吓他一吓。那个人估计看双拳难敌四手,他立刻转身,飞也似的朝另一端的巷子口逃走。

    沈喻和老板没有追赶,她冲到我面前问:“怎么样?没事吧?我不是说那家伙很危险吗?”

    “没事没事,”我装作大大咧咧的样子,心里面却是惊魂未定,“你怎么知道他危险的?”

    “他边走边四处探望,一副严加戒备的样子,而且右手一直揣在衣服口袋里哆嗦着,肯定口袋里攥着凶器呢。”

    我看看人吉屋老板,他走过来拍拍我肩膀。

    “我之前就认识沈老师,她曾经帮过店里一个大忙,我欠她人情。”老板说。

    我恍然大悟:“所以我带她来吃过一顿饭,后来每次订位都能订到,难道是这个原因?”

    老板笑了下:“那是给你和沈老师特意加的座位。”

    沈喻走到那家伙丢在巷子里的东西旁边,我也走了过去,那东西装在一个蛇皮口袋里,很大很圆,看样子就是那人背在背后的东西。

    我蹲下去把蛇皮口袋拉开,我们三个人都惊呆了。

    躺在蛇皮口袋里的东西,竟然是一口黑乎乎、脏兮兮、油腻腻的大铁锅!

    我把锅拎出来,那锅一看就是日常用的,蹭得我满手都是油污黑炭。我想从蛇皮口袋里再寻出点其他线索来,但那里面除了大锅便空空如也,什么东西也没有。

    沈喻眉头紧皱,她看看老板,说:“能不能把这口锅放在你这里暂存一下,我觉得之后可能还有用。”

    老板看着锅笑了:“这么大的锅,看样子是什么食堂里用的。放我厨房里有点儿大,但后院应该能放得下。”

    “别又让那家伙再偷了去。”我说。

    “不会的,他既然肯扔下,就不会再偷回去了。”沈喻淡淡地说,但我还是能从她眉宇里读出什么东西,那是我极少见的疑惑不解的神情。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我赶紧忙着浑身找手机,却怎么也找不见,再抬头却发现手机在沈喻手里。

    她把手机递给我:“刚才追那个人的时候,你手机掉巷子里了,我帮你捡了。”

    我接过手机,发现是林瑛打来的电话。

    “喂,”她着急火燎地喊着,“沈喻跟你在一起吗?又出大案子了!你能劝她赶紧来刑侦队一趟吗?”

    既然又是大案子,我们自然不敢耽误。

    好在人吉屋老板十分大度,说这次的饭也没怎么吃,让我们给他个机会请客,把我们的单免了。

    我于是没回餐馆,直接去巷子口,开车带着沈喻急急忙忙赶往刑侦队,可刚进警局院门,我们就看见施鲢站在院里的槐树底下抽烟。

    “又是杀人案?”沈喻问。

    “比杀人严重多了,我这不都躲出来避难了嘛。”施鲢故弄玄虚地说,“报案人说了,知道警局有个大名鼎鼎、断案如神的沈警官,所以非得要你来负责不可。”

    听了这话,我们俩赶紧噔噔上楼,刚到三楼楼梯口就听见有人撕心裂肺地大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