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一壶温酒_世子很凶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三十六章 一壶温酒


  大雪潇潇,东方发白,天快要亮了。

  大业坊的青石小巷中,身着血衣的许不令,托着四尺长刀踉踉跄跄行走,刀锋摩擦青石地面发出‘嚓嚓—’的声响,凌晨时分巷中无人,倒也没有引起旁人的注意。

  昨夜在白马庄的地宫之中,斩虎杀人消耗极大,最后硬碰硬接了朱满龙一记老拳,身体硬朗没有受伤,但体内寒毒压不住了。

  ‘锁龙蛊’是苗疆毒蛊,蛊虫遇烈酒会被压制,不然时时刻刻都在产生寒毒侵蚀四肢百骸,不管不顾全力以赴的话,便是血管爆裂七窍流血而亡的下场。

  葫芦中的断玉烧已经喝完了,难以言喻的刺痛虽然缓解了不少,但还是让人难以忍受。

  许不令脚步不稳,在冬日严寒之中呼出阵阵雾气,缓步走向了孙家铺子……

  -----

  寒风猎猎,卷起巷子里的枯草雪沫。

  孙家铺子亮着昏黄的灯火,老掌柜正从桌上把板凳放下来,整整齐齐的摆好。

  嚓嚓——

  拖刀的声音由远及近。

  孙掌柜皱了皱眉,用毛巾擦着手,走到酒肆的幡子下蹙眉查看,却见一个身着黑衣的俊美男子,托着把四尺长刀走了过来。面如冠玉,却挂着血水。

  孙掌柜在巷子里开了一辈子酒铺,酒好的缘故,来京城的豪侠都喜欢在这里喝上一碗,什么人什么事都见过。像这样晚上杀的浑身是血,凌晨踉踉跄跄走过来喝一碗酒,然后安然合眼的江湖客都出现过几次。

  孙掌柜正准备回身温酒,抬眼仔细一瞧,却发现这满身血迹的男子,竟是许不令。

  “哎哟!公子,你怎么弄成这副模样……”

  孙掌柜一急,连忙小跑上前,准备扶住许不令。

  许不令勾了勾嘴角,抬手拒绝了搀扶,托着滴血的长刀走进酒铺,在靠巷子的酒桌旁坐下,长长松了口气:

  “掌柜的,来壶酒。”

  酒铺中挂着灯笼,孙掌柜借着火光打量几眼,见许不令身上没有外伤,才稍稍松了口气。回身在火炉旁取来温好的酒壶走到跟前:

  “公子,昨晚上干什么去了?您千金之躯,怎么会亲自动手杀人……”

  许不令抬手接过酒壶,仰头便猛灌,烈酒自嘴角溢出,冲掉了下巴上的血迹,也打湿了衣襟。

  咕噜咕噜……

  二两小壶,不过转瞬便见了底。

  许不令长长吐了口浊气,总算是缓了过来,用袖子擦了擦嘴,把拴在腰间的小包裹解下来,扔到了桌子上,发出‘咚’一身闷响,还有银子碰撞的‘哗啦’声。

  “三才偷了掌柜的银子,我昨晚办事,顺手给你拿回来了。”

  “……这……”

  孙掌柜愣在当场,偏头看了看桌上带血的包裹,又看了看浑身杀伐之气的许不令,昏黄双眼渐渐焦急,猛地一拍膝盖:

  “哎哟!许公子,你这是做什么?小老儿我上次就是顺嘴一提,何须您费这么大力气把银子找回来?这人情小老儿可怎么还,这酒喝着也变味了……”

  说着便小跑到火炉旁,又是倒热水又是找毛巾。

  许不令坐在凳子上稍微缓了缓,心腹间的阴寒刺痛随着烈酒下肚逐渐消散,脸色也好转起来,把长刀靠在酒桌上,轻笑了下:

  “我办私事,顺手罢了。孙掌柜不用这般客套,真要还人情,一壶酒足够了。”

  孙掌柜端着热水盆过来,放在了酒桌上:

  “话是这么说,可情还是得记。江湖人讲究个快意恩仇,可小老儿我又不是江湖人,唉~小老儿也没别的,以后公子过来,酒管够……”

  许不令颔首致谢,用热水洗了洗冻僵的脸颊,轻笑道:“喝酒若是不收银子,以后便不好意思来了。”

  孙掌柜张了张嘴,和人打了一辈子交道,知道和这种身怀侠骨的年轻人说再多也没用,当下只得苦笑点头,想了想,又说了一句:

  “小老儿开酒铺这么多年,公子这样的人还是第一次遇见,比那些个满嘴‘仁义’的江湖豪侠爽快的多。”

  许不令勾了勾嘴角:“那是因为我杀人不犯法,寻常人爽不起来。”

  孙掌柜摇了摇头,倒也无话可接。

  在酒铺中歇息了片刻,许不令便用布抱住了染血长刀,起身往魁寿街走去。

  孙掌柜走到酒铺外,目送至背影消失,才摇头笑了下,把桌上的包裹收了起来,如同往日一样,继续在不大的酒铺中兜兜转转……

  ——

  青石巷远处的拐角,披着狐裘的宁清夜,素手扶着青墙石砖,目不转睛的看着酒肆中发生的一幕幕。

  昨天从酒肆离开后,她还是想等着那个文弱的傻世子过来,但孙掌柜不收她的银子,还说她不如那个抛妻弃女的男人,心里有几分火气,不愿在去酒铺了。

  今天铺子刚开门,宁清夜就过来了在这巷子拐角等着。如她所料,那个傻世子果然每天都会过来打一壶酒,可她没想到的是,许不令竟然浑身浴血,托着长刀踉踉跄跄走了过来。

  她知道许不令中了锁龙蛊,若是动气会受到多大的痛苦,还以为许不令昨晚遇到了什么事。

  直到听见许不令和孙掌柜的对话,她才明白缘由。

  许不令也听说了酒铺伙计气死爹娘、偷恩人钱财的事儿,跑去把丢的银子拿了回来。

  二百两银子对藩王世子来说,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费这么大力气,看起来有点莫名其妙。

  可宁清夜看到这一幕,却明白孙掌柜为何说她不如她那早已不知所踪的父亲了。

  江湖人讲究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瞧见穷苦人家受难,拔刀相助夺回银钱分文不取,这叫侠气。

  瞧见穷客人家受难,自掏腰包补上亏空,这叫施舍。

  都是善意,受人敬仰,但不是每个人都愿意接受施舍。

  便如同孙掌柜,有手艺饿不死,也不受嗟来之食,所以不会收她的银子。

  但本就是孙掌柜的银子,许不令拿回来,要了一壶酒做报偿。孙掌柜收的合情合理,心里也舒坦。

  说白了,就是她不通人情世故,武艺再高也是个有点善心的姑娘罢了,和真正的江湖客没法比。

  宁清夜眨了眨眼睛,清冷双眸若有所悟,目送许不令离开后,便裹紧了身上的狐裘,缓步回了无人的院子……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