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恶护卫和乖丫鬟_世子很凶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三十一章 恶护卫和乖丫鬟


  黄昏时分,许不令架着马车抵达雪原间的白马庄外,遥遥即可瞧见接连成片的建筑群,大牌坊下四个灯笼在寒风中摇摆,飞檐青瓦间灯火如昼,不时有身着贵气的人乘车驾马进入其中。

  祝满枝坐在旁边,抬目眺望远方:“许公子,周围有御林军,会不会是白马庄已经有所警觉?”

  许不令拉了拉斗笠,声音平淡:“都一样。”

  祝满枝似懂非懂,轻轻点头,又转眼看向车帘,手在车厢上敲了敲:

  “萧公子,到地方了。”

  “……嗯……是嘛……哎哟~”

  迷迷糊糊的声音响起,车厢里发出‘扑通’声响,听起来是从软榻上掉下来了。

  祝满枝‘嗤—’的一笑,又连忙捂住嘴。

  少许,睡眼惺忪的萧庭从车厢里露出脑袋,抬眼瞧向远处的庄子,便是眼前一亮:

  “哟呵~这地方整的还挺漂亮,怪不得那些纨绔子弟经常聊这儿。不令,你怎么找到这地方的?要是好玩,今晚本公子请客……”

  许不令偏头撇了一眼:“今天我有私事,进去后你玩你的,无论发生什么事都别透漏我身份。”

  “行行行,你可别乱闯祸把我连累了。”

  萧庭悻悻然坐了回去,开始苦口婆心的劝导:

  “不令,你不要老和伪君子一样假正经,知道你从小脑子不好使,和才子佳人呆一块儿觉得自卑。你要看开点,肃王世子的身份摆在这里,大大方方过去吃喝玩乐,放个屁他们都觉得香,还敢有人说你的不是不成……”

  祝满枝听到这番话,表情十分别扭,想笑不敢笑。

  许不令蹙着眉头,按着他的脾气非得把萧庭揍个半死,可今天留着萧庭有用,也只能当做没听见这份‘劝导’。

  马车行至白马庄口,在牌坊下等待的管事迎了上来,看了看马车上挂着的‘萧’字木牌后,脸色骤然一变,恭恭敬敬的站在马车下面安静等待。

  许不令跳下马车,斗笠把脸遮的严严实实,抬手掀开了车帘子。

  马车内,气质浑然一变的萧庭,手持折扇慢条斯理的弯身走了出来。

  萧庭出生世家门阀,长相自然不差,仪态举止也从小受到培养,严肃起来也算仪表堂堂。

  管事打量一眼,顿时诚惶诚恐:“哎哟~原来是萧公子,小的有失远迎……”说着回头招手:“快,叫表少爷出来迎客,萧相的公子过来了。”

  萧庭对此见怪不怪,站在马车上酝酿了片刻,看模样是想做首诗摆谱,可惜憋了半天没吐出一个字,又轻咳一声下了马车。

  不出片刻,庄子里出来了一个年轻男子,身着华服笑容和煦,乃是李天戮的表弟李天玉,平时便负责白马庄的产业。

  萧庭作为淮南萧氏的嫡子,李天戮在这都得躬身相迎,更不用说李天玉这种旁系子弟。此时李天玉满脸笑容,上前便是抬手一礼:

  “天玉见过萧公子,家兄邀请公子多次,今天萧公子肯赏脸,实在让寒舍蓬荜生辉……”

  萧庭背着手折扇放在身后,一副领导视察的做派,自觉的就走在了最前面:

  “家父一直体恤民情,恰巧今天没事,我过来看看庄稼的收成……”

  “……”

  和许不令并肩行走跟着进去的祝满枝,闻言瞪大眼睛,看了看天空的鹅毛大雪。

  大冬天来看收成?

  这要是能看出来就见鬼了。

  许不令倒是见怪不怪,毕竟以萧庭这‘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社会地位,秋天来照样看不出什么。

  李天玉和管事听见这话,脸上没露出丝毫尴尬,顺其自然便接话道:

  “萧公子实在有心了,年纪轻轻便爱民如子,未来入朝拜相,我大玥子民便有福啦……”

  “过奖……嗯,这庄子修的不错,都说李将军是儒将,如今看来所言不虚……。”

  “哪里哪里……”

  ……

  花花轿子人抬人,互相吹捧之间,李天玉领着萧庭前往了庄子内部。

  许不令牵着马车,祝满枝一副小土妞打扮,自然是被当成了车夫和丫鬟,走到一半,后面的管事便客气的指了庄子里停放马车的地方,示意下人去那边等待。

  许不令自然就顺势带着祝满枝,脱离了队伍。

  祝满枝随着许不令走向马舍,偏头看着渐行渐远的萧庭:“许公子,方才我见那个姓李的给管事使眼色,好像不太对劲,萧公子会不会有危险?”

  许不令把马拴在了马桩上,摇头笑了下:“李家要是敢弄死淮南萧氏的嫡子,全家都得跟着陪葬,安全的很。”

  祝满枝点了点头,市井出生,对门阀世家的事情自然不了解,有些好奇的询问:

  “常听人说‘萧陆崔王李’,萧家有多厉害?”

  许不令想了想:“大齐占据中原三百年,宰相两百余人,三十多个姓萧,剩下半数被其他四家分了,到了我朝也是差不多的情况,你说有多厉害?”

  “萧家这么厉害,为什么会生出这么傻个儿子?”

  “……嗯……傻人有傻福……”

  许不令没有在工具人身上多费口舌,背着长刀左右看了几眼——马舍附近停着不少骏马和车架,车夫、护卫都围坐火盆周围唠嗑,看情况经常遇见已经很熟了。李家的护卫按着刀在四周巡视,时不时往这边撇一眼。

  许不令自然没有真的当车夫的意思,稍微琢磨了下,便拉着祝满枝的手腕,走向了马舍后方的拐角。

  祝满枝正左右打量不对劲的地方,忽然手腕被拉住,脸儿猛的一红,表情扭捏了几分:

  “许…许公子……你做什么?”

  “别说话。”

  许不令微笑回应了一句,拉着祝满枝来到围墙与马舍之间的夹道中,确定外人看不到这里后,挑了挑下巴:

  “转过去,趴在墙上。”

  祝满枝一愣,满眼不解的转过身,乖乖的趴在了围墙上。

  然后祝满枝就听到窸窸窣窣的声响,疑惑回头,却见许大世子竟然在解腰带。

  “呀——”

  祝满枝总算明白过来,心里又气又羞,刚想说话,便被按在了院墙上。

  便在此时,一个带刀护卫走到了夹道外面,蹙眉打量。

  许不令把祝满枝按在墙上,一只手正在解开裤腰带,瞧见有人过来,便停下动作,怒声道:“看什么看?”

  一副恶护卫和乖丫鬟偷情的模样。

  祝满枝也反应过来,急忙捂住脸,做出羞答答的样子。

  带刀护卫略显尴尬,摸了摸鼻子,当做什么都没看见又离开了。

  许不令这才松开手,取下斗笠用黑巾蒙住脸:

  “走吧,进去看看。”

  祝满枝脸依旧是红的,跟着许不令走向庄子伸出,小声嘀咕了一句:

  “许公子,你……坏主意挺多的,这法子都能想出来……”

  “得罪了。”

  “不得罪……许世子抓姑娘的手法挺熟练的……”

  “……”

  --------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