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清灯夜语_世子很凶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九章 清灯夜语


  夜色清幽,小屋寂静。

  宁清夜眼中带着几分戒备,但更多的是疑惑,抿了抿嘴缓解喉咙的不适,才虚弱开口:

  “你怎么没走?”

  许不令修补着窗户,随意道:“方才走出不远,便瞧见你倒在地上。天气这么冷,挨到明天早上肯定得冻伤,便把你抱过来了……这间院子应该没人住,生火怕房东跑过来,也没柴火……”

  声音平缓,富有磁性,便如同和多年未见的老友交谈一般,不带半点寻常富家子的倨傲。

  宁清夜闭目凝神片刻,脸色逐渐恢复,气顺了少许,头脑才逐渐清明。偏头看着自言自语的许不令,沉默半晌:

  “为什么要救我?”

  许不令眨了眨眼睛,略显好笑:“遇见人快要死了,总不能放着不管,嗯……方才你说我是个好人不杀人,我觉得你应该是个女侠,讲道义哪种……”

  宁清夜艰难坐起身,握着身上毛茸茸的狐裘,还是有几分戒备:

  “你报官抓我可是大功一件……救我的话,缉侦司的索命无常,定然会找你的麻烦……”

  许不令听见这话,摇头笑了下:

  “我是肃王许悠的嫡长子,你胆大包天把我掳走,我回头不找缉侦司麻烦就是好的,能有什么麻烦?”

  宁清夜一愣,才想起许不令的身份有多超然,一个缉侦司哪里敢找异姓王许家的麻烦。她想了想:

  “许老将军的威名我早有听闻,今日是迫不得已,得罪公子了……我叫宁清夜,欠你一份人情,日后必会报答……”

  许不令摇了摇头,从腰上取下酒葫芦,递给宁清夜:

  “杀官等同造反,我救你是不想看着人活活冻死,你要是反贼的话,就和我撇清关系,当今晚上的事儿没发生过。”

  宁清夜接过酒葫芦,微微颔首:“我刺杀张翔只是为了报私仇,十年前张翔害死了我娘,江湖人有仇报仇,有恩报恩,不是造反……”说着拿起酒壶,凑到微微发白的纤薄嘴唇边上抿了一口,断玉烧很烈,身体虚弱的情况下喝难免有些受不了,憋了半天才缓过气。

  许不令勾了勾嘴角:“姑娘长的真漂亮。”

  “……”

  或许是没见过这么直男的撩妹手段,宁清夜眉梢轻挑带着几分莫名。换做往日,定然还以颜色,不过对方有恩与她,此时也只是抿嘴一笑,岔开了话题:

  “你叫许不令?”

  “是啊,姑娘听说过我的名字?”

  宁清夜回想了下,轻轻点头:“以前倒是听江湖上的高人,说西凉那边出了个天才,好像是什么‘龙筋虎骨麒麟劲’,百年难遇的习武奇才……武当山一位老道长还跑过去想收徒,只可惜那人地位太高,瞧不上混江湖的,把老道长撵了出去……说的就是你吧?”

  许不令点了点头,以前的他目中无人,确实把不少江湖大佬撵出了门。

  “那时候年纪小不懂事,若是现在那些江湖前辈再登门……”

  “你会拜师?”

  “会给点路费,让他们走的不是那么尴尬。”

  “……”

  宁清夜眨了眨眼睛,欲言又止,最终只是摇头一笑。气质天生清冷,这一笑,到真有几分雪莲初放的冷艳之感。

  宁清夜稍微缓了片刻,力气恢复了大半,将狐裘掀开在木板床边坐下,捡起了地上的长剑,看向站在旁边的许不令:

  “你中毒了?”

  许不令点了点头,有些无奈:“姑娘好眼力。”

  宁清夜琢磨了下,忽然伸出手,抓住了许不令的手腕,稍微感受了下。

  许不令倒也没反抗,只是面带轻笑。

  宁清夜号脉感觉了片刻,眉宇之间便露出几分慎重,仔细重新打量几眼:

  “上次在孙家铺子,我见你气色虚浮,又长年喝烈酒,便有所猜测,没想到真中的是‘锁龙盅’……”

  许不令收回手:“姑娘有解毒的法子?”

  宁清夜摇了摇头:“锁龙蛊这种奇毒,中者武艺十不存一,一旦强行动气非死即残,老实躺着也大多活不过三年,没听说过化解的法子……你能行动自如,以前的武艺恐怕很高。”

  许不令笑容亲和:“以前也就比姑娘差一点,也算是大侠,现在和废人区别不大了。”

  武人没了一身本事,等同于豪绅倾家荡产,这种打击没几个江湖人受得了。

  宁清夜眼中显出几分唏嘘,往旁边移了少许,拍了拍床板示意许不令坐下:

  “平时很难受吧?听说中了锁龙蛊会日夜受万蚁噬心之苦,生不如死。”

  许不令在床边和宁清夜并排而坐:“喝烈酒能暂时压下蛊毒,其实也没啥。”

  “是谁害的你?”

  “嗯……”

  许不令蹙眉想了想,轻轻摇头:

  “不知道,正在暗中追查。若是江湖人报仇还好说,若是……”

  许不令说道这里便停下了话语,看了看皇宫的方向,幽幽叹了口气。

  若是如他所想,是皇帝为了让肃王一脉绝后或者削藩在背后动的手脚,他可能没命活着走出长安城了。

  宁清夜感觉到了许不令情绪中的那抹担忧,犹豫稍许:

  “你家室这么好,解毒应当不成问题,病由心生,放宽心说不定能多活两天。”

  显然,宁清夜平时不怎么会安慰人。

  许不令点头轻笑,目光转向二人之间的青锋长剑。

  剑长三尺二,剑柄缠绕青绳,剑鞘当是新配得,有点不合适。

  许不令以前好武成痴,对兵器的了解远比诗书多,打量几眼后拿起长剑,手指轻弹剑出三寸,在火折子的微光下显出一道寒芒。

  许不令手指在剑锋之上摩挲而过:

  “好剑……这是伤春?”

  宁清夜瞧着细长剑刃,双眸中露出几分伤感:

  “我娘的剑,十年前死在张翔手上,剑被朝廷拿走了,今天才抢回来。”

  许不令把剑收回剑鞘,想了想,却也无话可说。

  宁清夜明显话少,而许不令同样话不多,屋子里就这样安静下来。

  宁清夜抬起手,勾了勾耳畔的发丝,又拿着酒葫芦小口抿着驱寒解渴,或许是觉得现在的气氛有点古怪,却又不知和这位位高权重的亲王之子交流。

  折腾半晚,时间已经到了凌晨。

  许不令没有久留,拿起酒葫芦站起了身:“先告辞了,御林军为了找我,很快就会搜城。我给御林军打个招呼,就说你已经潜逃出城,这几天就在这里休息吧。”

  方才昏迷的时候没祸害宁清夜,宁清夜自然是信这话的,犹豫少许,轻声询问:

  “为什么帮我?”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男人嘛,都这德行。”

  许不令随口说了一句,便出去关上了房门。

  宁清夜愣了下,少许才反应过来,清冷面容显出几分恼火,若有若无训了声“登徒子”后,便躺下了。

  只是很快,她便发现身旁还放着毛茸茸的狐裘,想起许不令中毒身体虚寒的事情,她又连忙坐起来,身受重伤脚步不稳,踉跄走到门口:“诶~等等……”

  打开房门,外面风雪潇潇,落叶之上的雪面,只剩下一串脚印,哪里还有半个人影。

  宁清夜眨了眨眼睛,抱着华美的狐裘站了一会儿,最终也只是摇头笑了下,或许是觉得这小王爷涉世不深,有点太傻了……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