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软柿子殿下_世子很凶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七章 软柿子殿下


  第十六章

  龙吟阁背靠两坊之间的小街,雪花飘摇没有月光,街面上昏暗无光。

  许不令飞身越过坊墙,落在街面之上,抬眼便瞧见远处刀光剑影。

  一个身着黑衣头戴斗笠的人,手持暗蓝长剑,与六名天子营狼卫缠斗在一起,围墙、屋顶时而垮塌,引起不少居民的惊声尖叫。

  老萧杵着拐杖,在坊墙上几个起落,便稳稳落在了许不令跟前,眉头紧蹙:

  “此人武艺很高,看剑法像是唐家剑,却有其形而无其意,似是偷学而来,恐怕是过来报仇的江湖人。”

  许不令轻轻点头,对京城出现刺客倒不是很意外。

  十年前先帝病故,皇子宋暨继承大统。

  因大玥以武兴国,两百年下来,催生了无数江湖世家和门派,就连帝都长安城也是武馆扎堆。香火传承、恩怨义气,将各个势力连成了一张大网,其影响不亚于曾经掌控朝政的士族门阀。

  习武之人太多,必然出现铤而走险之辈,烧杀劫掠、以武犯禁之事层出不穷,偏远州县,甚至成了某些世家门派的私有领地,一副国中之国的做派。

  宋暨继位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肃清江湖势力,强令江湖上的几个大世家听命与缉侦司,各自派遣门中高手清扫不服管束之辈,史称‘铁鹰猎鹿’。

  ‘铁鹰猎鹿’的初衷明显是好的,扶持成体系的世家大族,打压江湖上各为其主的小势力,引导武人朝利于朝廷的方向发展,约莫就是‘习得文武艺,报与帝王家’的意思。

  可朝廷明显算错了江湖人的反应。

  武人和文人最大的区别,就是‘心中有刀’。

  匹夫一怒,无非血溅五步,遭遇朝廷打压,反抗者甚多。

  而各个大小势力几百年下来,必然牵扯着理不清的恩恩怨怨,服从朝廷的世家大族讨伐江湖势力,有的不好下手,有的公报私仇。

  短短一年时间,事情便演变到了难以收场的地步,甚至出现了起义造反的苗头。

  天子一怒的下场,可想而知。

  七王很快接到了御令,调遣兵马八十余万横扫大玥朝,几乎打断了武人的脊梁骨。

  肃王妃出生于东海陆氏,和金陵陆氏千年前同出一脉,一文一武皆是中原王朝传承久远的大门阀。

  东海陆氏当时出了分歧,觉得朝廷举止过激不听调令,结果引来了西凉铁骑的围剿。

  一场大战过后,当时的陆家家主死了。肃王妃郁郁而终,肃王至今不续弦,都与这件事有关。

  连坐拥十二州之地的异姓王都被殃及至此,当时的江湖有多惨烈,可想而知。

  十年时间过去,进京复仇的人络绎不绝,几乎每年都有百余人无声无息死在狼卫的刀下。

  许不令打量片刻,分不出这黑衣女子走的那一派,只知道身手不凡,轻声询问:

  “张翔死了?”

  老萧摇了摇头:“张翔执掌缉侦司,没这么容易死,方才企图暗杀被张翔察觉,中了一掌,恐怕逃不掉了。”

  许不令点了点头,他要进案牍库打探消息,而案牍库是张翔亲自坐镇,他正在思索这名刺客能不能派上用场,远处忽然传来呼喊:

  “快闪开!”

  “世子殿下当心!”

  许不令一愣,抬眼瞧去,发现那名黑衣刺客,竟然提着剑朝他冲了过来。

  老萧微微眯眼,啧啧有声的来了句:

  “这娃儿好没眼力,把世子殿下当软柿子殿下了……”

  老萧说着便准备上前,许不令却是轻轻抬手制止,然后做出满眼惊恐的神色:

  “护驾!”

  ------

  寒风呼啸。

  黑衣刺客手持长剑,在钩镰枪与雁翎刀的夹击之下节节败退,方才暗杀不成,后背中了张翔一掌,纤薄嘴唇呈现乌青之色,步伐逐渐不稳。

  眼看围过来的狼卫越来越多,再拖下去便成了必死之局,黑衣刺客双眸中显出几分决然,正想拼死冲回龙吟阁,却不曾龙吟阁外的墙角下,一个身着狐裘的绝美公子和老家丁,正凑在一起观望。

  她曾在孙家铺子见过这位贵公子一次,气色虚浮中了毒,所以印象比较深。方才从路人口中听说是王爷的儿子,地位超然。

  换在平时,她肯定不会理会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王公贵子,可此时身陷绝境,看到这么大个人质摆在眼前,她还能怎么选?

  黑衣刺客没有半点犹豫,绣鞋猛踏长街路面,几乎震碎青石地砖,身形在风雪中拔地而起,眨眼之间冲出十余丈的距离,来到了俊美公子眼前。

  “护驾!”

  年轻公子满眼惊恐,慌不择路的想要逃跑。

  年迈的老家丁大惊失色,丢下拐杖掉头就跑,完全不搭理身旁的主子。

  黑衣刺客抓住千钧一发的机会,一把抓住年轻公子的肩膀把他拉进怀里,手中长剑架在脖子上,面向追过来的狼卫。

  “住手!”

  狼卫的百户骇的是魂飞魄散,急急制止还在往前冲的属下。他们知道许不令武艺不错,但中了锁龙盅,不可能是这名刺客的对手。若是肃王世子死在刺客手上,恐怕从指挥使张翔到在场的狼卫都得给这位小王爷陪葬。

  百户此时只能持刀在三丈外停步,急声道:

  “大胆贼子,放开世子殿下!”

  黑衣刺客个字比许不令矮一点儿,一手抓住许不令的肩膀,一手把剑夹在脖子上,姿势有点困难。她呼吸起伏不定,扫视围过来的狼卫:

  “都给我让开。”

  声音带着几分轻灵空旷,只闻起声便能感觉出那份清冷气质。

  呼吸吹拂耳畔,带着幽兰暗香。

  许不令表情紧张,举着双手,示意狼卫别冲动:

  “都让开,别冲动……”

  “别说话!”

  黑衣刺客冷冷说了一句,便抱着许不令的腰,强行跃上了围墙,朝着大业坊外疾驰:

  “敢追上来,我现在就杀了他!”

  诸多狼卫脸色煞白,想追又不敢追,愣在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

  刺客挟持着肃王世子,哪里敢光明正大的追,若是把刺客逼急了鱼死网破,在场的狼卫都得死,当下只能硬着头皮跑去封锁道路,避免贼人逃出长安城……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