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你有完没完!_世子很凶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五章 你有完没完!


  “哗——”

  许不令话音一出,满场都是错愕之声。

  抄诗死不改口,众人其实也没办法,当场承认可就坐实了‘窃诗’的骂名。

  不过众人虽然不耻,但许不令敢作敢当,大大方方承认,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

  人家肃王嫡长子,买首诗过来玩玩,被揭穿当场承认,也算拿得起放得下,人家又不靠这个吃饭,没必要揪着不放。

  松柏靑、齐星涵等大儒,见许不令干净利落的承认错误,都是松了口气轻轻点头。

  齐星涵正准备来句“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却不曾想旁边的松姑娘又开口了。

  松玉芙满脸的气愤与不解,一双杏眼瞪的圆圆的:

  “许世子!这词本就是你写的,为何不承认,还要背上‘窃诗’的骂名?”

  因为我不想英年早逝啊!

  许不令心里咬牙切齿,脸色还得做出惭愧模样,摇头轻笑:

  “这首词有目共睹,我写不出来,确实是抄的。”

  松玉芙双眸一瞪:

  “你抄谁的?”

  “我……”

  许不令心里‘咯噔’一下,僵在当场。

  完了!

  我抄谁的?

  我抄李清照的。

  这地方没有李清照啊!

  许不令脸色微沉,心中急转:“嗯……让下人出去买的。”

  只是这句话,已经没人听了。

  松玉芙一句“你抄谁的”的冒出来,已经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

  对啊!

  许不令的文采可以是假的,词可是真的。

  这首必然能成为千古绝唱的好词,就算是许不令买的,也得有真本事的人写吧?

  买卖,有卖才有买。

  方才光谴责许不令‘窃诗’,倒是忘记了这茬!

  向来较真的齐星涵,此时眉头紧蹙,摸着下巴道:

  “许世子,你既然说这首词是买的,那请问是问谁买的?”

  许不令吸了口气:“让下人出去买的,不知道是谁。”

  “什么时候买的?”

  “前几天。”

  “好!”

  齐星涵点了点头,高台上的诸位大儒,可不是腐儒,谁不是在官场上摸爬滚打半辈子?

  听到这几句话,所有人都露出古怪的表情。

  齐星涵面带笑容,走下高台来到大厅,背着手如同夫子般,围着许不令转了两圈:

  “前几天……也就是说这首词,是在长安城附近买的,对否。”

  许不令眉头紧蹙:“算是吧。”

  “呵呵……”

  齐星涵打量许不令几眼:“长安城百万人口,念过私塾的占一半,其中通文墨的只剩下三成,懂诗词的恐怕不到一成,对否?”

  在场诸多才子皆是点头,长安城是国都,进京赶考的举着如过江之鲫,能吟诗作对的很多,但放在央央长安,也只是个小圈子。

  齐星涵轻笑了下:“这部分人,八成是举子、士人,剩下的则是浪荡才子、江湖游侠,其中女子有多少,各位应当清楚。”

  众人连连点头,女子不能入仕为官,通文墨诗词的很多,但造诣高的没几个。整个长安能当得起‘才女’二字的也不过一手之数。

  齐星涵围着许不令转了一圈:

  “方才这首词,按照意境来看。是个年级稍长的女子,经过过一番挫折……物是人非事事休……嗯,可能是寡居在家……而这首词的造诣有目共睹,有这般才气,不可能默默无闻。老夫想了一遍,整个长安城,有这番遭遇还有这般才气的女子,根本没有!”

  “是啊!”

  “长安城确实没有这样的女人,有的话早就出名啦……”

  满场窃窃私语,也是疑惑起来。

  许不令环视一圈儿,摊开手无奈道:

  “我是个男人,年仅十八,位高权重,更不可能写出这首词。”

  齐星涵勾了勾嘴角,露出几分欣慰:

  “年纪轻轻,却自谦不图虚名,这份心气实属不易。方才是老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啦。”

  许不令莫名其妙:“找不到其他人,你就认为是我写的?凭什么?”

  齐星涵呵呵一笑:“许世子没有这番遭遇,但陆夫人寡居在家,一直看护着世子殿下。世子殿下有感而发,写出这首词,不足为奇。”

  “哗——”

  满场哗然,在场王公贵子很多,知道这件事的不在少数,仔细一想,还真有可能。

  许不令满眼错愕,没想到这老匹夫想象力这么丰富。他抬手道:

  “这首词写的不是陆夫人,是我买的,先生莫要乱猜。”

  齐星涵背着手,带着几分欣慰:“年轻人不争是好事,但许世子不该藏的这么深。你既然说是买的,那你说说这首词是问谁买的?”

  许不令张了张嘴:“都说了是下人去买的,匿名购得,不知道卖家是谁。”

  齐星涵叹了口气:“许世子不承认也罢,公道自在人心,在场都是读书人,是什么情况都清楚……”

  “对啊对啊……”

  “齐先生所言有理……”

  完了,越抹越白。

  许不令百口莫辩,只得摊开手:“你们爱信不信。”说着转身准备溜之大吉。

  高台上,松玉芙见许不令要走,急匆匆的往前跑出几步:

  “等等!我还没证明完,我这里还有许世子写的其他诗词,醉里挑灯看剑……”

  “你有完没完!”

  许不令勃然大怒,身形拔地而起如同猎鹰,狐裘绒毛猎猎,直接落到了高台上,抬手捂住了松玉芙的嘴,提溜着急不可耐的松姑娘,三个大步冲出了窗口,消失在了大厅中。

  全场骇然。

  不少官家小姐瞧见这神乎其神的身手,眼睛里都快冒星星了。

  “许世子文武双全,还长这么俊朗,实在不给其他男人活路……”

  “是啊,这么懂女人的男子,真是少见……”

  “我要是陆夫人,恐怕心都化了……”

  与诸多花痴的含情脉脉想必,高台上几位大儒则皆是左右四顾,眼神中带着几分错愕。

  完全没料到以‘暴虐冲动’出名的肃王世子,竟然还有这么好的文采。

  燕王宋玉手指轻敲桌案,思索少许,轻笑了下:

  “醉里挑灯看剑……不令这娃儿,藏的有点深……”

  松柏青眉头紧蹙,思索片刻,摇头道:

  “老齐说到倒是有理有据,但许不令年仅十八,文采再好,也难以写下这首词,而且没必要不承认,可能另有隐情。未做定论之前,还是不要瞎传的好。”

  这算是以‘存疑’的方式收尾。

  可在场这么多人都长了脑袋耳朵,几人相信几人不信,谁也不知道……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