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我的天呐~_世子很凶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一章 我的天呐~


  翌日清晨,小雪洒在千街百坊之间,巍峨长安如雌伏在雪域之上的巨兽,通往五湖四海的道路便是巨兽身上的毛发,连接着万里疆域的角角落落。

  离年关还有个把月,松玉芙走出文曲苑,手中抱着一摞书籍,抬头看了看天空落下的雪花。

  马上就要年关了,过几天的龙吟诗会,她爹松柏青免不得走过场。只是她爹觉得‘文人诗词如武夫花拳绣腿,观之可养性,却难以安邦’,向来看不上诗会上争破头的才子,这些琐事小事都交给她打理。

  松玉芙一届女流,日后又无法做官,自然不在乎什么‘诗词小才、治世大才’的说法,能瞧见几首赏心悦目的诗词便知足了。

  只是这几天,她却提不起兴致,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许世子的原因。

  许世子来长安城一年了,在国子监呆的时间很少,来了也独自呆在钟鼓楼,往日她最多擦肩而过,并没有多少交涉。

  可前几天,许世子给狼卫出头、教训目光无礼的萧庭,让她对这个高高在上的番外世子有点好奇。

  明明是个很沉稳明事理的君子,为什么总是以飞扬跋扈的面貌示人……逼着她抄书,把她扔来扔去吓唬她,可能是自己话太多把许世子烦到了,接触几天,许世子其实也不是很凶……

  松玉芙胡思乱想着,伸出小手接住了几片雪花,袄裙领子的容貌扫过脖颈,似乎心也跟着痒痒。

  松玉芙转眼看向立在国子监正中的钟鼓楼,犹豫片刻,便步履盈盈的走了过去,虽然明知道过去了许世子肯定让她抄书,可她还是好奇许世子是个什么样的人,抄书就抄书吧……

  钟鼓楼是很庄严肃穆的地方,上面的‘不忘钟’代表着大玥在弹丸之地忍辱百年的艰辛,平时没有人过来,很安静。

  松玉芙有些犹豫,所以脚步很轻,走到钟鼓楼下的房间附近,正迟疑要不要打招呼,该怎么打招呼,便听见一阵交谈声传来:

  “……你这买的是什么烂诗?过几天龙吟诗会……”

  “……小王爷,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

  ……

  松玉芙一愣,连忙站在原地,眼中露出几分错愕。

  王公贵子买诗去文会上附庸风雅是常事,文曲苑中不学无术的千金之子大半都干过。这种行为说不上罪大恶极,但正统文人向来瞧不起这种人。

  她没想到位高权重一向不染烟尘的许世子,也会干这种事。许世子是肃王嫡长子,本就是天之骄子,根本不需要这点文人的名声,干嘛要做这种附庸风雅的荒唐事?

  松玉芙眼中露出不易察觉的失望,想了想,也不好去劝阻,准备转身默默离开,只是屋里接下来的话,却让她愣在了当场......

  -------

  钟鼓楼下的小房间门窗紧闭。

  许不令在书案前正襟危坐,手中拿着一叠诗稿。

  老萧杵着拐杖站在跟前当参谋,不停的摇头:

  “小王爷,文人都傲气,卖诗词挣银子也为人不耻,敢卖诗的才子总共就那么几个,而且不是熟人不卖,老萧我也是打听好半天才问到门路,花了不少银子。”

  许不令皱着眉头,看着厚厚一沓诗稿,有些发愁。

  富家子弟买诗是为了装逼,不是为了出丑。而卖诗的才子很了解消费者的心里,写的诗句都是中规中矩,说不上糟粕也称不得佳作,反正甩出去能看,而真正的文人也没心思计较这种转眼就忘的诗词是不是买的。

  许不令想要自黑背上‘窃诗’的名声,首先这诗词就不能太差,不然就没热度,人家根本就不在乎是不是他写的,就算知道是他买的,也不会因为这种‘鸡肋诗’较真。

  想起陆夫人交代的任务,许不令有些头疼,将诗稿扔到了一边:

  “买不到好的了?一词盖长安那种?”

  老萧摩挲着拐杖,翻了个白眼:“小王爷,别说一词盖长安,有本事把国子监盖住,人家就不会卖诗挣银子,要不您自己写两首?”

  许不令稍微琢磨了下,也只有这个办法了。老萧去年把他从尸山血海里背出来,没有什么好提防的,便提笔研磨,在宣纸上写了几句。

  老萧知道许不令大病之后脑子好使了,不过写诗词还没见过,此时伸长脖子,跟着笔迹慢慢念叨: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不行不行……”

  许不令一愣,偏过头:“为什么不行?我今年十八,明显写不出这首诗。”

  诗词可不是堆砌辞藻那么简单,没有看尽人生百态的阅历,根本写不出这种沧桑大气之感。

  许不令要让别人看出他在‘窃诗’,自然是写这种和年龄段不相符的。在他看来,这首词完全没问题。

  可老萧却是摇头,认真道:“小王爷,许老将军戎马一生,你写这几句,可以是缅怀先祖,那帮子文人若是想到这一点,就会认为此诗确实是你写的。”

  许不令皱了皱眉,倒是忘记了这一茬,他想了想,又提笔写了起来: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许不令写完,挑了挑眉毛:“这没问题了吧?我堂堂藩王世子,不可能有这般凄惨的境遇。”

  老萧蹙眉打量几眼,露出几分感慨:“去年渭河中伏,我背着世子殿下躲躲藏藏逃到长安,路上的场景,和这诗还挺像……”

  许不令眉头紧蹙,第一次发现抄诗词也这么难。

  诗词他也不记得多少,寻思了一圈儿,只能提笔重写写下: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老萧认真看着宣纸上工整的字迹,眼中显出几分萧索,抬手轻轻拍了拍许不令的肩膀:

  “小王爷,王妃十年前因‘铁鹰猎鹿’一事郁郁而终,没想到您还放在心上……”

  啪——

  许不令将毛笔拍在桌上,摊开手十分无奈:“这不是我写的,我抄的,连你都骗不过去,怎么骗那帮子文人?”

  老萧长声一叹,望着许不令的目光,带着几分欣慰,便如同看着一个小屁孩,终于成长为了独当一面的男人。

  许不令无话可说,坐在书案前苦思良久,才重新提笔,写下了:

  “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老萧眼前一亮,凑在跟前仔细打量几眼:“嗯……这词不像是男人写的,一听就是个饱经风霜无依无靠的可怜女子……寻常人写不出来……”

  “那就这首,我就不信他们这都看不出来是我抄的……”

  ……

  ————

  房间外。

  松玉芙杏眼瞪得圆圆的,死死捂住嘴巴,如同发现了一块宝藏,满眼都是震撼。

  我的天呐~

  信手成词、风格诡辩。

  沙场老将、落魄游子、伤感文人、深闺怨妇……

  种种角色转换的天衣无缝,就像真的亲自经历过一般,挑不出半点毛病。

  这诗词功底,非人哉!

  松玉芙睫毛不停的颤抖,恨不得现在就冲进去看看那些诗词。

  可念头刚起,她又打住了。

  从许世子方才的话来看,他不想出名,而且还想背上‘窃诗’的坏名声。

  虽然不明白这么做的意图,但许世子是不是窃诗,她能不知道吗?

  松玉芙出生书香门第,父兄皆是大儒,岂能坐视有真才学的人名誉扫地。

  现在进去,许世子知道她偷听,肯定就不去诗会了。

  那……

  松玉芙微微眯眼,亮晶晶的眸子里,显出了几分狡黠……

  -------

  无情求票机器人!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