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带菜鸟上分_世子很凶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九章 带菜鸟上分


  咚——咚——

  翌日,晨钟响彻长安,读书声一如既往的在国子监各学舍内响起。

  松玉芙眼圈微红,拿着书籍在文曲苑内来回渡步,念着已经滚瓜乱熟的典籍,学舍中王公贵子依旧没坐满,大半都在打瞌睡,真正跟着朗读的学子极少。

  她爹大祭酒松柏青,早已经被这群朽木气得不过来讲学,绕是她婉约的脾气,也逐渐无可奈何。这几天也没能睡好,偶尔倦意上涌,也只能在腿上轻掐一下保存清醒。

  想起这几天的遭遇,她心中不免生出几分恼火。

  那晚去钟鼓楼,本想和许世子讲讲读书人的规矩,结果倒好,把她挂在钟鼓楼上吓得她几天都没回过神。

  被逼着抄《学记》也罢,她在天寒地冻的钟鼓楼上认认真真默写完一整篇,坐在旁边喝酒的许世子才开口来了句:

  “字迹不对,临摹我的笔迹重写。”

  这不是欺负人嘛!

  她气不过扔下笔,结果又被挂在了钟鼓楼上……

  松玉芙脸上染上了几丝羞愤。

  后来写到快子时,手腕发酸,许世子才肯放她离开,本想着躲的远远的,剩下的让许世子自己写,哪想到许世子又来了句:

  “明天晚上准时到,不然你替我抄书的事儿,整个国子监都会知道。”

  唉……

  人家是异姓王的嫡子,可以不在乎这些名誉,她出生书香门第,父辈兄长皆是有名望大儒,岂能把这种事儿往出传,只能黄昏时分准时到钟鼓楼,一写就是半夜。

  七天下来,她困倦不已,许世子却坐在旁边喝了七天的酒,想想便心里憋屈的慌……

  松玉芙胡思乱想,不觉之间,几个王侯之子的窃窃私语忽然传入耳中:

  “萧庭,你咋不盯着松姑娘背后看啦?上次看的津津有味……”

  松玉芙顿时回过神,微微蹙眉,都是王公之子她不好斥责,不动声色的便想往出走。只是刚迈出脚步,便听到萧庭的说话声:

  “别瞎说,君子不欺暗室。”

  “切~你还知道‘君子不欺暗室’?你上次哈喇子都快留出来了,要不是许不令把你打醒,你还指不定干出啥事儿……”

  “我萧庭岂会是哪种龌龊之人……”

  “得啦,在坐的没一个好东西,你装君子给谁看?今天许不令没来,想看大方点就是……”

  “那个酒疯子,忽然回来怎么办……”

  “哟~原来萧公子是怕这个……”

  “呸——死一边去……”

  “哈哈哈……”

  松玉芙听见这些交谈声,拿着诗书愣在原地。

  许世子……是因为萧庭目光无礼,才打的萧庭?

  念及此处,松玉芙恍然大悟!原来许世子不是飞扬跋扈,而是君子不重虚名!

  想起那晚跑去斥责许世子无故伤人……

  松玉芙来回渡步几次,眸子里慢慢显出几分惭愧……

  ------

  冬日暖阳洒在朱雀大街上,沿街两旁车水马龙,街道旁寺庙、道馆香火鼎盛,不时有官家贵妇驾车乘轿来往,也不乏长途跋涉的商旅四处观景,泱泱一副盛世之相。

  许不令驱马穿过朱雀大街,来到永宁坊外,报时的钟鼓准时在望楼之上响起。

  辰时三刻,不错分毫。

  “许公子!”

  马匹停下脚步,祝满枝便喜气洋洋的跑过来行礼,手上拿着一个小荷包,笑眯眯的道:

  “昨天三个宵小是惯犯,曾经伤了不少兄弟,衙门奖了我们三十两银子,这份功劳是公子的,全部归你。”

  许不令翻身下马,没有伸手去接,牵着马走向街道,偏头打量几眼:

  “接了什么活儿?”

  祝满枝听见这个到时来了精神,麻溜的从怀里掏出‘无常薄’,翻看几页,指着上面的几行字迹:

  “有许公子相助,我特地挑了几件很难缠的活儿,整个地字营都没人愿意接,赏钱可高啦……”

  “行,走吧。”

  “许公子早上吃饭没?”

  “……”

  片刻后,集市路边的摊子上,两晚水盆羊肉放在桌上,热气腾腾清香扑鼻。

  祝满枝拿着筷子坐在小桌前,很豪气的开口:

  “我请客,双份羊肉,不够再加。”

  许不令摇头轻笑,长剑放在桌上,便开始大快朵颐。

  祝满枝低头小口喝汤,眼睛一直瞄着对面的许不令,或许是有些紧张,左右瞄了瞄,眼神放在了桌面的长剑之上,笑眯眯没话找话:

  “许公子,你这剑叫什么名字?”

  “照胆。”

  “照胆……好像在哪里听过……我爹也用剑,还教过我,只可惜我爹用的不咋样,我就只会一招……”

  “是嘛……”

  嘀嘀咕咕……

  随着日头高升,街面上逐渐熙熙攘攘。

  两个空空的大碗摆在小案上,祝满枝起身拍了拍肚子,额头浮了层香汗,抬手擦了擦,瞧见许不令从马车取下酒壶灌了一口,轻笑道:

  “许世子,大早上喝酒伤身子。”

  “不喝酒要命。”

  “哦……许世子还是个爱喝酒的主儿,我也喜欢喝酒,最喜欢大业坊孙家铺子的断玉烧,可烈啦……”

  许不令牵着缰绳绕开人来人往的街道拐入巷子,偏头有些无奈:

  “祝姑娘,你话有点多。”

  “是嘛?我……那我不说话啦……”

  “说正事。”

  “哦……西市有个‘郑三刀’,是西市的地头蛇,听说有两家赌坊都是他的,只可惜没线索,耳目很灵光一去人就跑了……”

  --------

  “糖葫芦——”

  “买煤啦——”

  “你他娘——”

  嘈嘈杂杂,长安城西市的望楼附近,一片房舍修建于此,集市上的商客、摊贩消遣经常在此消遣,赌坊、勾栏接连成片。

  一间院落之中,师爷在旁边清点着昨晚收来的银钱,郑三刀坐在桌旁,用白布擦拭着手中一口刀,刀身布满岁月痕迹,闯了多久江湖便跟了他多少年。

  隔壁赌坊内人声嘈杂,不时有连裤子都输干净的汉子被扔出去,骂骂咧咧的吐口唾沫离开。

  “一帮子赌狗,你们若是能赢钱,老子去喝西北风不成……”

  郑三刀骂了一句,擦了片刻刀,忽然有小斯跑到院里:“老大,有个狼卫进了西市,朝这边过来了。”

  “一个?”

  “还有个富家子,牵的马价格不菲,看模样不是来咱们这儿打秋风的,老大要不要先避避?”

  “不用避了。”

  说话之间,一道阴冷嗓音自院门处响起。

  郑三刀脸色骤然一变,站起身来握住刀柄看向院门,却见一个身着白衣的高挑公子,手提长剑大步走了进来。

  后面还有个气喘吁吁的女狼卫,跑的胸脯颤颤巍巍跟在后面。

  院落中的打手见状持棍棒围了过去。

  郑三刀起身走下台阶,如虎双眸打量几眼,先倒持大刀拱手:

  “公子贸然登门,可有要事?”

  许不令脚步不停,右手握住了剑柄。

  “当心!”

  院落中刹那之间炸锅,持棍棒的小喽啰如临大敌。

  郑三刀双手持刀立与身前摆开架势,衣袍鼓荡,气势攀升凶光暴涨:

  “兄弟,莫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话音未落,便听‘呛啷’一声轻响,利刃出鞘,寒光一闪。

  铛——

  郑三刀匆忙抬刀格挡,不曾想手中大刀直接被削成两节。

  瞧见这一幕,郑三刀骇的是魂飞魄散,急急后退,却避不开刺向喉头的剑锋。

  便在这生死一线之际,祝满枝飞扑而出,死死抱住了许不令的胳膊:

  “剑下留人!”

  许不令身形顿住,剑锋指在正三刀喉头,看了看陷入软绵绵两团之间的胳膊,微微蹙眉:“祝姑娘,你什么意思?”

  祝满枝气喘吁吁,抱着许不令的胳膊,脸色发苦:“许公子,他罪不至死,你直接杀人做甚?”

  “对啊!”

  郑三刀死里逃生面无人色,一屁股坐在地上,颤声道:

  “我就偷了王员外家的小妾,杀人犯法的……”

  “……?”

  许不令无言以对,吸了口气,收起长剑转身便走。

  祝满枝顿时慌了,把郑三刀拖起来,追上许不令的脚步,急声道:

  “许公子,你不要生气,王家员外悬赏二百两银子抓他入狱,可值钱啦……”

  许不令偏过头来:“我让你接几个大案子,你浪费我一早上时间兜兜转转,过来抓个通奸泼皮,有意思?”

  祝满枝脸色一苦,满眼歉意:“我……我刚来,接不到大案子……”

  许不令想了想,沉声道:“你想进天字营,这些阿猫阿狗抓一辈子都不够格,得抓厉害的江湖人。”

  祝满枝苦着脸,有些委屈:“厉害的江湖人,呆在长安城咱们也找不到,好抓的都被其他人抢啦,除非我们自己慢慢查,不然哪儿来的大案子……”

  郑三刀心惊胆战的跟着,听见这个连忙插话:“官爷,小的倒是知晓一件秘事,绝对是大功一件,只要您高抬贵手别拉我去见官……”

  许不令眼神微冷:“说。”

  郑三刀张了张嘴,觉得自个好像没有谈判的资格,只得老老实实开口:

  “城里最近不少赌徒失踪,官府没人管,小的倒是听说和城外的白马庄有点关系……”

  许不令微微蹙眉,思索了下,偏头道:“滚蛋。”

  “谢公子!”郑三刀脸色大喜,转身就跑。

  “诶——你站住!”

  祝满枝好不容易逮到个肥兔子,见状顿时焦急,跑出去追了两步,瞧了瞧旁边的许不令,声音又弱了下来:

  “那可是二百两赏银……我三年的俸禄……”

  许不令吹了声口哨唤来马匹,翻身上马:“去查一下白马庄的事儿,还有去司中打听最近有没有江湖悍匪入城……给你七天时间,下次过来你还带着我去抓阿猫阿狗,我把你卖青楼里面,保证你有挣不完的银子。”

  祝满枝一个哆嗦,弱弱回了一句:“不要这么凶嘛,我是狼卫,绑去卖了犯法的……”

  “我杀人都不犯法,卖个人犯什么法?”

  “天子犯法,庶民同罪……”

  “我不是天子,也不是庶民。”

  “哦……晓得啦。”

  祝满枝弱弱低头,看着许不令驾马飞驰而去,悄悄吐了吐舌头:

  “架子真大……”

  --------

  大佬们顺手投个推荐票哈!多谢支持啦!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