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跋扈失败_世子很凶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四章 跋扈失败


  大业坊后街之上,京辅都尉公孙明带着几十号御林军,快步跑到福满楼前,瞧见儿子被人抽大耳刮子,心中是怒火中烧。

  只是一句话刚开口,便瞧见站在街上的白衣公子有点眼熟。

  男人长这么俊朗,只要见过必然留下印象。

  公孙明官拜京辅都尉,去年许不令遇伏入京,曾带着御林军远远见过一面,此时略一打量便认出来了。

  公孙明知道这位小王爷为人低调很少出门,以至于京城很少人瞧见过。

  但人家低调,可不意味着好得罪。

  坐镇西凉的肃王许悠什么身份?大玥唯一的实权异姓王,为大玥镇守边关。当年在京城读书,和当朝天子都一起坐在金殿房顶上喝过酒,一起去青楼拼过枪……

  堂堂肃王世子,冒犯皇室的事儿或许不敢干,但在京城杀俩寻常人,你能咋滴?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公孙明瞧见儿子被打,便暗道不妙,急急跑到跟前,俯首躬身:

  “下官公孙明,参见世子殿下!”

  因为闹出了命案,后街上的百姓基本上都跑光了,只剩下一帮子御林军和狼卫。

  听见公孙大人这句话,所有御林军都反应过来,连忙收刀躬身行礼。

  虽然不清楚是那位世子,但只有王爵嫡长子能称世子,大玥朝一共就七个,六个姓宋,一个姓许,反正不是他们这群大头兵能招惹的。

  公孙禄怨毒的眼神微微一僵,叫委屈的话连同血沫一起咽了回去,爬起来躬身道:

  “小人有眼无珠……”

  啪——

  公孙明抬手就是一巴掌,便把儿子给抽地上了,从御林军手里拔出官刀,便怒声道:

  “逆子!竟敢冒犯许世子,今天我便清理门户……”

  许不令冷眼旁观,丝毫没有抬手制止的意思。

  公孙明举着刀,那里敢真往亲儿子身上砍,见许不令连句场面话都不说,一时间有些尴尬。

  好在旁边的狼卫和御林军不是瞎子,见状急忙上前拉住公孙明:

  “公孙大人息怒,今日都是误会……”

  公孙明自然顺势被‘夺’了刀,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瞪了公孙禄几眼,悲声道:“犬子有眼无珠,还望许世子海涵……”说着看向躺在旁边的两句尸体:

  “听闻许世子中了毒蛊,一身武艺十不存一,这……”

  听见这话,众人才想起这一茬。

  许不令去年在渭河遇刺中了锁龙蛊,正常人中了此毒,浑身气血阻塞手脚无力,十成力气只能使出一成,连走路都困难,与废人无异。

  许不令方才杀人的场面,可半点没有废人的样子。

  面对众人疑惑的目光,许不令皱了皱眉头:

  “我以前以一挡千,现在以一挡百,有问题?”

  “……?”

  全场默然。

  解释倒是没问题,虽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可这骆驼也太大了些!

  公孙明半信半疑,不可能上去给许不令检查身体,只能转而道:

  “嗯……不知许世子今日如何与御林军起的冲突?天子脚下当街杀御林军,恐怕不好和圣上交代……”

  许不令伸出双臂,挑了挑眉毛:“公孙大人若是为难,按律抓我回去秋后问斩即可。”

  公孙明脸色一僵,他哪儿有这胆子!圣上不开口,他自作主张把肃王独子扣了,边军哗变怎么办?肃王借机造反怎么办?

  公孙明左右看了看,上前一步,躬身道:“世子殿下,您莫要为难下官啦。杀御林军的事儿你给句话,下官也好向上面禀报不是。”

  许不令这才收回双手,声音平淡:“喝多了出来逛逛,瞧见这御林军欺负姑娘,顺手杀了。”

  随着死去统领过来的两名御林军,也上前禀报了原委,确实是这统领当街殴打狼卫,许不令出手阻拦,引发的冲突。

  公孙明听完前因后果,脸色不太好看,想了想:

  “世子殿下,您报个名号即可,若是这小统领听见您的名字,肯定不敢拔刀冒犯……”

  许不令皱了皱眉:“你的意思是,我要不是肃王世子,他今天就能拔刀把我砍杀当场?”

  公孙明脸色微僵。大玥纪法森严,‘侠以武犯禁’是重罪,闹事被御林军打杀的人不在少数。按方才的情况看,若真是个寻常江湖浪子阻挠执法,确实会被御林军打杀。

  可即便御林军有错,也不是您仗着身份杀人的理由啊!

  当然,公孙明也没傻到和藩王世子讲道理,当下点头道:

  “世子所言有理,此事下官会如实禀报,圣上定会明察秋毫,公正定夺。”

  许不令点了点头,转身便离开了后街,撂下一句:“方才我瞧见这间酒楼后面有一仓库私盐,功劳给你们啦。”

  公孙明能说什么?缉侦司的狼卫都在旁边,根本遮掩不住,当下只能抬手恭送:

  “谢世子殿下。”

  福满楼中一片狼藉,到处都是碎木。

  女捕快祝满枝,满眼不可思议的旁观着这一切。

  她刚到京城不久,这几天一直在福满楼外的茶摊上盯梢,顺便听那满嘴荤话的说书先生讲故事,对‘许不令’这个名字很是了解。

  什么‘欺男霸女’‘逼良为妻’‘好已婚妇人’云云。

  许不令在她脑海中的形象,就是个无恶不作的色胚纨绔。

  可她万万没想到,这么快就能遇上许不令,而且还是以这种方式。

  虽然嚣张狠辣了些,可在她眼里,许不令杀人杀的名正言顺。

  武艺通神、风华绝代、嫉恶如仇、人狠话不多……

  年仅十六岁的祝满枝站在福满楼的门口,望着那个手持酒葫芦渐行渐远的背影,这个印象,恐怕这辈子都忘不掉了……

  -----

  “小王爷,这小姑娘肯定记住你了,等禁足出来,我安排好一场偶遇,你随便来两句情话,事情就成了一半……”

  坊街之上,老萧走在许不令身旁,说着接下来的安排。

  许不令方才运动量过大,体内寒毒发作,不停的灌酒压下万蚁🐜噬心之苦,不过与结果比起来,这点痛苦还是值得。

  今天当街杀人,明天早上肯定有雪花般的弹劾折子飞到皇帝的书桌上。

  皇帝肯定不会为了这等小事儿把他怎么滴,但为了安抚御史言官,口头处罚再禁足半个月是免不了的。

  想到能清净个把月,许不令松了口气,拿起酒葫芦喝了一口:

  “祝满枝的事儿慢慢来。今天出来兴风作浪一会,得多管一段儿时间,免得陆姨又催着我出去闯祸……嗯……去请一帮子说书先生,大肆宣扬我今天当街行凶的事儿,断章取义,最好夸张一点,比如:

  震惊!肃王世子竟然当街干出这事儿……

  男默女泪,长安城到底怎么了……

  勾栏妓坊半夜传来惊叫,世子殿下原来……”

  所谓藏拙自污,说白了就是把自己名声搞臭,以‘见识短浅、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形象示人,做的这点不难,难得是让人相信,让皇宫里那位相信。

  老萧听见许不令口若悬河的讲解,连连点头竖起大拇指:“世子殿下果然心思缜密,这些胡编乱造传出去,过几天肯定惹来民愤,陆夫人想来也会欣慰。”

  “那是自然……”

  说话之间,主仆二人渐行渐远。

  而另一侧,大业坊一间医馆的房间之中,公孙禄躺在病榻上,脸几乎肿成了猪头,艰难开口:“爹,今天的事儿怎么办?”

  公孙明脸色阴沉,背着手来回渡步:

  “福满楼是虎台街朱满龙的产业,朱满龙一向对为父有所孝敬,本该照拂一二。可今天他两个徒弟被杀,铺子被抄,是不巧撞上了肃王世子,只能怪他不走运,怪不得我等。”

  公孙禄轻轻点头:“私盐一事牵扯甚大,今天缉侦司的狼卫在场,强行压的话,必然被缉侦司这群疯狗咬一口,该怎么交代?”

  “还能怎么交代,弃车保帅。”

  公孙明背着手停下脚步,轻声一叹:“给朱满龙递个话,让他拿几个脑袋出来顶上,明天带人一抓,这事儿就算过去啦。”

  公孙禄点了点头,又轻轻哼了一声:“若非碰巧撞上了许不令,岂会压不住……堂堂藩王世子,目无法纪当街杀人,还杀的是依律办事的御林军,爹爹若不乘机参他一本,实在难解我心头之恨……”

  公孙明眉头一皱:“你恨有什么用?能把许不令咬一口?在京城做官,谁没被王侯子弟恶心过,都照你这个想法,指不定哪天就被人当街宰了。”

  公孙禄听见这话,便知道今天这顿大耳刮子白挨了,有些恼火:

  “许不令碰巧撞上了狼卫办案,出手相助无可厚非,但隐瞒身份借机杀人的事儿也属实,如实禀报都够他喝一壶,还能为他遮掩不成?”

  公孙明蹙眉渡步,思索了片刻:“为官者,不能计较一时之得失,为父如实禀报最多让许不令禁足几天,彼此却结了仇……许不令是肃王独子,日后必然继承王位,有一线香火情在,日后总能用上……”

  “爹爹的意思是?”

  “嗯……就说福满楼贩卖私盐的案子,是许世子闲逛碰巧遇见给缉侦司提供的消息,本不想出面,奈何狼卫办事不利被人刁难,才不得不现身帮狼卫解围……”

  “啊?!这……这么一来,破获私盐大案功劳不全成许不令的了,许不令若是不承认……”

  公孙明眉头一皱,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这等名满长安的好事,许世子肯定不承认,这叫谦虚,他心里面自然会记得为父的好……

  ……在京城当官,得长眼色……”

  于是乎……

  ---------

  没签约前一更,各位大大忍耐一下,新书求点推荐票啊!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