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树大招风_世子很凶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章 树大招风


  今天清晨时分,许不令坐在曲江池的小舟上钓鱼,八名军士站在水榭外守候。

  许不令作为一个穿越客,跑到城外钓鱼,自然不是修生养性装文逼。

  大玥朝按时间推演应该在唐宋之间,不过春秋之后这个世界的历史便乱了,许不令完全不知道未来的形势。

  而许不令本身是肃王嫡子,小时候又名气太大,被称之为‘龙筋虎骨麒麟劲’,长大估计就是‘吕布、项羽、嫪毐’差不多的猛男。

  年少成名也罢,许不令他爹肃王还是世袭罔替的实权藩王,坐拥西凉十二州之地,手掌二十万西凉军。

  兵强马壮、功高震主。

  这要是再来个战无不胜的继承人,把漠北的蛮子给平推了,龙椅上的皇帝该赏啥?

  亲王上面可就是皇帝了!

  也不知是不是这个原因,原本的许不令按照祖训进京求学三年,在路上遭遇了一场刺杀。

  濒死之际许不令穿越过来,被仅存的老仆人护送到长安城,身上还中了毒。

  许不令好歹以前活了几十年,用脚趾头也能猜到这事儿背后不简单。

  到长安之后自然是明哲保身,能不见人就不见人,争取活到三年后离京。

  可许不令的身份,想要窝在家里当宅男也不容易。

  许不令不是起点孤儿院的新生,肃王觉得许不令年纪小又是个铁憨憨,还给他安排了个监护人。

  说起监护人陆夫人,许不令是一言难尽。

  陆夫人名为陆红鸾,门阀世家嫡女地位极高,和当朝太后都是姑侄女关系。

  更重要的是陆夫人和肃王妃,也就是许不令他娘,是拜把子烧黄纸的姐妹。

  陆夫人寡居没有子女,在家整日无事可做,对许不令这个‘天降侄子’可谓是无微不至,每天几点起床、吃的啥、去了那儿,都得了解的清清楚楚,完全是在玩养成游戏。

  许不令虽然身体十七八岁,心里面却是个正常爷们,被一个寡妇天天盯着那里受得了,只能躲到城外来钓鱼。

  只可惜,女人用捉奸般的热情盯一个人,还真不好躲。

  许不令正钓着鱼怀疑人生,曲江池畔传来了脚步声。

  一个外罩火狐披肩的宫装美妇走了过来,风韵如玉,貌美若仙,手挎雕着瑞兽的朱红食盒,

  八名护卫见状微微躬身:

  “陆夫人!”

  “都下去歇歇吧。”

  “诺!”

  许不令有些头疼,脸上却露出一抹明朗笑容:

  “陆姨。”

  陆夫人踏上小舟,抬手打开食盒,里面是一碟龙眼:

  “不令,去年你入京的时候,遭歹人暗算中了毒,可你也不能自暴自弃。龙眼能驱寒毒,比酒好使,本是给圣上准备的,我特地从太后那儿要来,你尝尝。”

  许不令来的时候,被人暗算下了毒,通神武艺十不存一。只能靠喝酒才能压下寒毒,朝廷虽然一直在查这事儿,但一直没结果。

  面对陆夫人的关心,许不令笑了下,张口接住了龙眼:

  “我没有自暴自弃。渭河遇伏,我一身武艺十不存一。还没查到凶手是谁,你让我藏拙,我总得找点事儿干不是?”

  陆夫人继续拨着龙眼:“我让你藏拙,不是让你藏起来,你见过十七八的少年郎,整天坐在湖边钓鱼当隐士的嘛?”

  许不令捻起一颗龙眼拨开,送到陆夫人唇边:

  “好啦陆姨,我明天就回国子监读书,晚上带着狗腿子出去调戏良家妇女。”

  陆夫人显出几分嗔恼:“瞎说,你又不是土财主的傻儿子,调戏什么良家妇女?藏拙自污是门大学问,当纨绔子弟也得有点水准……嗯……比如没事买匹好马吃肉,买副丹青字画烧了取暖,干些焚琴煮鹤的事儿,大错不犯小错不断,让别人气个半死,又拿你没办法……”

  絮絮叨叨。

  许不令认真点头:“好啦好啦,知道啦。”

  陆夫人这才满意,又轻声道:“切记莫要自作主张乱来,老老实实当你的风流世子,你的身份,做出什么荒唐事都无所谓,但是惹来圣上猜忌,可就是万劫不复的下场。”

  许不令轻轻点头,露出几分笑容。

  在长安城中,陆夫人估计是唯一真心实意对许不令好的。

  许不令虽然一直躲着陆夫人,但冷暖自知。

  不过陆夫人让他藏拙自污,认真当个胸无大志、飞扬跋扈的败家子,说起来挺为难人。

  被逼着发奋图强经历多了,被逼着当二世祖算怎么回事?

  许不令身上的毒还没解,随时可能暴毙,这是首要大事,可陆夫人的话若是不听,能把人磨死。

  目送陆夫人离开后,许不令钓鱼也没了兴致,便收工回到了肃王府。

  魁寿街的肃王府与周边几座府邸的华灯满堂相比,显得有些萧条。

  肃王府是朝廷赏给许家的府邸,许家长年呆在西凉基本上都空着,八个护卫加上许不令和老仆人,一共就十个人。

  至于漂亮丫鬟,有陆夫人严防死守生怕许不令被无良少女糟蹋,煮饭的都是男人。

  说起来,许不令这世子当的还有点小可怜。

  冬日雪花纷飞,许不令穿廊过栋来到书房,抬眼便瞧见一个老家丁坐在门外的台阶上。

  家丁叫老萧,是许不令的护卫,去年渭河一带被刺杀,便是老萧拼死护着许不令逃出生天。

  此时老萧把拐杖放在双膝,家丁小帽歪歪斜斜,舔着手指翻阅一本画册,借着月光隐隐可见《春宫玉树图》五字。

  “咳咳——”

  “哎哟~小王爷回来啦,稀客啊!”

  老家丁手掌一番,把画册塞进袖子里,杵着拐杖起身来到跟前,笑容谄媚:

  “我都说小王爷您躲不过去,陆夫人寡居在家无事可做,每天都盯着您的一举一动,三天不见你人,都能派御林军搜城,您还是老实呆在国子监读书吧。”

  “说正事。”

  许不令拿起酒葫芦灌了一口,摊上这么个‘能干的姨’,只觉苦酒入喉心作痛。

  老萧杵着拐杖跟着旁边,轻笑道:“小王爷,你中的‘锁龙蛊’,是苗疆传过来的毒蛊,前几天我听几个江湖方士说,十年前缉侦司清剿江湖世家,曾出现过‘锁龙蛊’,缉侦司可能知道消息……”

  大玥以武兴国的缘故,习武之人很多,常言‘侠以武乱禁’,江湖人太多不服管束,自然妨碍了掌权者的统治。

  十年前新帝继位,派重兵清剿江湖不服管束之辈,缉侦司便是那时候建立,专门负责这方面,顺带监察各路王侯,如狼似虎,被称之为‘狼卫’。

  对于缉侦司知晓‘锁龙盅’的消息,许不令并不意外,偏头询问老萧:

  “可有办法混进缉侦司?”

  老萧摇了摇头:“缉侦司权势太大,长年监察各路王侯及世家,其中就包括咱们肃王,怕是混不进去。”

  许不令皱了皱眉:“培养奸细也不行?”

  老萧摸着拐杖扶手:“这自然是可以……缉侦司地狗营新来了几名狼卫,其中有个小姑娘年仅十六,我盯了几天,心思单纯……

  ……前几天我给那姑娘放了消息,应该会去查大业坊的福来楼,福来楼有些背景不好惹,那姑娘必然吃亏,咋们去守株待兔即可。”

  “福来楼背景有多硬?”

  “不知道,反正没小王爷你硬。”

  许不令点了点头,取来佩剑便出了门。

  来到这个世界一年时间,许不令虽然没去过外地,对长安城倒是了解的比较清楚。

  一百零八坊皆设有坊正,除开常规御林军外,各坊会留守三名狼卫,夜间无宵禁,繁华坊市笙歌达旦很常见。

  大业坊位于皇城附近,青楼、茶舍、布庄、珠宝斋等消遣之地接连成片,算是长安城内有名的销金窟,位于状元街的龙吟阁,甚至有‘进门千金之子,出门两袖清风’的说法。

  许不令纵马穿过行人摩肩接踵的大业坊,来到后街,抬眼便看到一间酒楼外的茶摊上坐了个女捕快。

  身着制式黑衣,腰悬令牌,桌上放着雁翎刀,标准的狼卫打扮。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扎着头巾,看面相约莫十五六,胸脯壮观,清丽可人。

  “小王爷,就是这姑娘。”

  老萧杵着拐杖,打量着远处的酒肆中的女狼卫,认真嘀咕:

  “这几天我查了下,姓祝名满枝,汾河一带人士,出生市井,父母失踪后当的捕快,上个月被调来的京城。”

  许不令打量几眼,轻轻蹙眉:“一个雏儿,得培养到什么时候才能进案牍库查阅卷宗?”

  老萧稍微琢磨了下:“案牍库重地,缉侦司的人也不能随便进。三千狼卫,分天罡地煞一百零八只,只有天字头的狼卫能进案牍库……

  ……捕快这活儿终究是用来抓贼的,功劳大本事大,很快便能破格入天字营。”

  “要多大功劳?”

  “缉侦司发榜悬赏的江湖悍勇,赏银千两以上的至少得抓几个,再给主官送点银子打点,应该就差不多啦。”

  许不令点了点头,便抱着剑在茶摊附近安静等待,老萧则冒充说书先生瞎扯。

  接下来,自然就是女捕快惹上麻烦、许世子英雄救美的老套戏码,顺便飞扬跋扈完成陆夫人交代的任务……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