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杀人分三步(170/484)_世子很凶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三十九章 杀人分三步(170/484)


  死寂的大厅中,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在大腹便便的杨映雄身上。

  面对这么多官吏、才子、大儒的求助,杨映雄坐直了几分,脸上带着长辈的亲和笑容,抬了抬手:

  “许世子话说重了,百伦只是想以文会友,既然世子没有心情,便到此为止,都回去坐下吧。”

  杨映雄开口圆场,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唐百伦借坡下驴,点头轻笑了几下,便准备转身离开出去缓缓。

  按照正常情况来说,许不令仗势欺人至此,也该见好就收了,毕竟羞辱的对象都跑了,总不能站在原地继续骂街。

  可让众人没想到的是,许不令根本就没搭理唐百伦,转眼望向了杨映雄,蹙眉道:

  “你算什么东西?”

  杨映雄笑容猛地一僵,眼神瞬间沉了下来。

  你算什么东西?

  诸多才子佳人都懵了,不明白这长得风华绝代的藩王世子,怎么脾气这么臭,逮谁咬谁。

  连萧庭都有些莫名其妙,暗道:难不成姑姑拒绝的许不令……

  萧绮自然没有惹毛许不令,不过她看出了许不令的用意,此时也不意外了,安静的坐在意思喝茶看戏。

  诸多大儒就坐的案几后,知府杜辉脸都白了,想要开口圆场,却又不敢开口,万一许不令把火气洒在他头上咋办。一时间杜辉只能向旁边的陆红信求助,现在只有陆红信能解场了,许不令唯一不会顶撞的只有陆家的长房一脉。

  只可惜,陆红星依旧在看诗稿,似乎没瞧见外面的场景。

  面对几百双眼睛和许不令毫不留情的蔑视,杨映雄桌下的手紧紧攥着,没人打圆场,被人如此讥讽,若是就这么打个哈哈算了,还不得被整个金陵城的人笑话死。

  前几日许不令杀他的人,他给了许不令面子,如今好心圆场,竟然还如此不识抬举,当他杨映雄是真怕一个老家在几千里外的藩王世子不成?

  杨映雄表情僵硬的笑了下,对着杭州方向抬手抱拳:

  “许世子可能不认识杨某,家妹乃是吴王的侧妃,杨某有幸称吴王殿下一声妹夫……”

  许不令转过身来,走向杨映雄所在的台子,眼神微冷:

  “一个藩王妾侍的家眷,也敢在我面前指手画脚,谁给你的胆子?”

  “你—”

  杨映雄顿时暴怒,一拍桌子站起身来。

  杨映雄是死要面子的人,背地里服个软尚可,在场这么多人看着,面对如此咄咄逼人的话语,岂能就此忍气吞声。

  “许世子,这里是吴王辖境,家妹乃是吴王宠妃,你莫非不把宋氏放在眼里?”

  杨映雄脸色阴沉,直接就把皇族搬出来压人。许不令是肃王世子,不可能蔑视大玥皇室。

  只可惜,许不令并未接招,缓步走上台子,冷声道:

  “我许家只尊宋氏,但你姓杨,和宋氏有什么关系?我是不把你杨家放在眼里!”

  “吴王乃大玥皇室,家妹既然嫁给吴王,我杨家便是宋氏的亲家。”

  杨映雄气的脸色血红,他杨家方方面面都不可能比得过肃王,被如此折辱下不来台,也只能咬死和吴王的亲戚关系,反问道:

  “说我杨家和宋氏没关系,你许家和宋氏又有什么关系?”

  许不令走到近前,冷声道:“你的意思是,我许家和宋氏没关系?”

  知府杜辉听见这话脸色骤变,心中暗道不妙——异姓王本来就身份特殊,说肃王许家和宋氏没关系,那他娘不是直接说肃王已经拥兵自立?

  这可是污蔑藩王有不臣之心的话语,掉脑袋的,许不令这是把杨映雄往死路上带!

  杜辉反应过来,连忙就要强行开口制止。

  只可惜杨映雄的思路已经被带歪了,为了面子死死揪住和吴王是姻亲这根稻草,怒气冲冲回应道:

  “我杨家和宋氏是亲家,你许家本来就和宋氏没关系……”

  嚓——

  剑光一闪,血水飞散。

  几百人的目光注视下,正在喷着唾沫争辩的杨映雄尚来不及抬手,斗大的脑袋便飞到了半空,旋转之时嘴还张合了几下,却再也不能发出声响。

  “啊——”

  突如其来的血腥,让全场惊叫声一片,才子佳人都被吓懵了,不少人直接晕了过去。

  杜辉一个哆嗦,直接连着凳子摔在了地上,看着正在喷血的无头尸体目龇欲裂。

  萧绮瞪大双眸,她还以为许不令要折辱杨映雄给个教训,却完全没想到直接把这茅坑臭石头宰了,震惊片刻后,又被血腥场面弄得有些反胃,蹙眉偏过头去。

  咚——

  头颅摔在人群之间,发出一声闷响,惊的唐百伦等人急急退开,脸色惨白摔在地上。

  许不令已经收起了长剑,拍了拍没有沾染丝毫血迹的白袍,转眼看向了众人:

  “你们听到了,这个贼子明指我肃王一脉和宋氏毫无关联。我肃王一脉为宋氏尽忠甲子,祖孙三代从未有一时一刻不忠,圣上也对我肃王一脉恩威并重,与我父王兄弟相称。如今被小人如此挑拨诋毁,实在罪该万死!”

  诸多书生才子都给吓懵了,哪里有心思说话。

  知府杜辉被喷的满身是血,连忙从地上爬起来,这种情况下,人都死了还能怎么说,肯定是得给许不令找个名正言顺的理由,免得吴王和肃王俩闹起来,当下连忙开口:

  “确实如此,杨映雄胆大包天,竟敢污蔑藩王不臣,实在罪该万死,吴王若是在此,必然亲手清理门户。”

  诸多只有名望没有地位的大儒名士,除了点头也不敢说什么。

  而看了半天诗稿的陆红星,此时终于看完了,偏头瞧见旁边的无头尸体,面色温怒一拍桌子:

  “许不令,你太放肆了,杨映雄和吴王是亲家,即便污蔑肃王有不臣之心罪该万死,也该吴王来杀,哪有你擅自动手的道理?”

  许不令收起桀骜不驯的表情,老实躬身给未来的大舅子认错:

  “令儿知错,是我莽撞了。”

  陆红信叹了口气,抬手道:“罢了,杨映雄自寻死路,怪不得你,我会和各位先生修书一封,呈给圣上和吴王,说明这里的情况,下不为例,下去吧……来人,把尸体抬下去,莫要惊扰了在场宾客。”

  许不令轻轻点头,转身就走了下去。

  一唱一和之下,在金陵盘踞多年的地头蛇,就这么白死了。

  在场几百人脸色煞白,看着许不令从前方经过,心里五味杂陈,也不知该怎么评价。

  说许不令飞扬跋扈残害百姓肯定不对,杨映雄暗中坏事做尽本就该死,只是没人能动罢了。现在自己说错话被捏住把柄,现场几百人听着,闹到皇帝跟前都没用,杀的名正言顺。

  可在场是个人都能看出来许不令给杨映雄下套了,看似脾气火爆咄咄逼人,其实都在把杨映雄往歪路上带,等说错话想解释都来不及。

  出场、挑衅、杀人,一套下来行云流水,不过短短几句话的功夫,这暴躁表象下的心机城府,着实让人胆战心惊。

  恐怕在起身的时候,都已经想好怎么杀杨映雄了。

  可现在这情况,吴王知道了也无话可说,谁让杨映雄自己把脖子递出去让别人砍,你老实认怂能死?

  许不令走过人群,周围的才子佳人都退开了几步,显然有点害怕这个面如冠宇的白衣公子抬手就宰两个人。

  不过不少人眼中还是有些为民除害的大快人心,仔细想来,想在吴王眼皮子底下杀杨映雄,也只有许不令用这种方法,其他人根本就动不了杨映雄。

  路过被吓晕的萧庭时,许不令偏头打量一眼,面容亲和下来,开口道:

  “唐兄,方才是我冲动了,你不是要比诗词吗?还比不比?”

  唐百伦面如死灰,感觉脑袋都不是自己的,哪里敢开口,表情僵硬的摆了摆手。

  王瑞阳还算镇定,扶着翻白眼的萧庭微微颔首笑了下。

  许不令见没人找他比诗词了,脸色还有点小失落,轻轻点头,大步走出了人群……

  -------

  多谢【氺如凉夜】大佬的盟主打赏!

  多谢【八弦杀】大佬的万赏!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