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旧事重提_世子很凶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三十七章 旧事重提


  天色渐暗,秦淮河畔上人声鼎沸,歌舞之声不绝于耳。

  金陵诗社规模极大,其内有花园假山游廊亭榭,书生小姐在各处三两围聚闲谈。

  正中主楼内,洋洋洒洒四百多人聚在一起,书案百张、笔林纸海,大厅四周都有琴台,花魁轮番显艺,各方才子在其中一展所学,不时便传出一阵赞叹声。

  大玥好武成风,这么大规模的文会在其他地方极其罕见,和岳阳等地的江湖意气比起来,完全就是两个世界。

  此时主楼中,金陵知府杜辉、大腹便便的杨映雄、陆夫人的哥哥陆红信都在其中就坐,余着则是各大家族的人物以及书院的先生。萧庭作为淮南萧氏的嫡子,地位是很超然的,和王瑞阳一起站在大厅正中谈笑风生。

  许不令带着萧绮进入主楼,萧绮只是过来看热闹,没有和当地官吏世家接触的意思,直接来到了人群外侧。

  两人在僻静处找了个位置坐下,人多眼杂,许不令不好说些荤段子逗萧绮,便做出了往日的平静模样,手持茶杯默然不语。

  萧绮模样有点像初次和男生约会的姑娘,面前人来人往的,可能觉得有点尴尬,眼神在人群中扫了一圈儿,开口道:

  “杭州、金陵、苏州等地的世家都来了人,学识渊博之辈也来了不少。那个青衣书生,是常州有名的才子唐百伦,先生是当朝吏部尚书,在江南颇有才名,就是为人有点自负,太重名声……”

  许不令顺着目光看过去,那叫唐百伦的书生正在和王瑞阳交谈,眼神中明显有几分看不上萧庭,也难怪被萧绮点名。

  都是小年轻,许不令也没在意那帮子意气风发的书生郎,目光移向了评委就坐的高台上,瞧见正中浑身市侩气的大胖子,眼神略显意外。

  萧绮心思极为聪慧,自然看得出许不令在意外什么,轻声解释道:

  “那便是杨映雄,办这么大的诗会,光是请花魁助阵都得花不少银子,杨映雄对此很热衷,从来都是抢着掏银子,金陵的几个大户自然会给几分薄面。”

  许不令点了点头,打趣了一句:“这算不算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萧绮淡淡哼了一声:“杨映雄以流氓地痞的手段巧取豪夺,逼死了不少穷苦百姓,银子拿来款待这些个百无一用的书生和花魁,怎么能算用之于民。只可惜你上次只能警告杨映雄一番,有吴王做为依仗,我们一走他照样横行无忌……”

  萧绮说道这些,眸子里显出几分无奈——世家大族之间的关系盘根错节,藏污纳垢的地方太多了,萧绮作为家主,只能为家族的利益考虑。她知道乡野上在闹饥荒,但能做得也只有施粥救济,要想彻底解决所有问题,得把整个江南血洗一遍打破阶级固化才行,连当今天子都没这个能力。

  可能是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聊,萧绮把注意力集中在了旁边弹琴唱曲的花魁身上。

  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花魁,此时正唱着那首风靡整个江南的《风住尘香花以尽》。

  “风住尘香花以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歌声轻灵动人,唱的很好听,只可惜花魁受到诸多才子追捧,没有那份‘物是人非事事休’的经历,唱不出词中的凄婉意境。

  萧绮很喜欢这首词,听了片刻,微笑道:“许不令,这首词,是你给湘儿写的,还是给红鸾写的?”

  许不令提起这个就有些不好意思,抬手道:

  “抄的。”

  “抄谁的?”

  “李清照的。”

  “李清照……听起来像个女子……”

  萧绮微微眯眼,在脑海里把大玥出名的才女都过了一遍,没有找到匹配的人选,又好奇道:

  “那位姑娘相貌如何?和你什么关系?”

  许不令轻轻摊开手,眼睛里显出几分生无可恋,以前湘儿和陆姨也喜欢追根问底,可这东西他怎么回答?

  萧绮见许不令不愿意说,轻轻哼了一声,偏头望向了别处,显然是有点不满。她还没答应嫁给许不令,就如此不坦诚,若是真嫁给了许不令,还不得被架空成啥事都不能插手的光杆王妃……

  许不令见状有些头疼,正暗暗酝酿着合理的说辞,大厅中忽然传来一声呼唤:

  “听闻许世子也莅临诗会,唐某久仰大名,不知世子可否现身一见?”

  许不令闻声微微蹙眉,抬眼看去,却见是和萧庭站在一起的唐百伦,正在人头攒动的大厅中寻找着他的踪影……

  -------

  稍早之前,就在许不令和萧绮聊李清照的时候,诸多才子佳人目光聚集的大厅中央,同样把注意力集中在花魁的歌喉上。

  王瑞阳和诸多才子攀谈,满口之乎者也,萧庭插不上话,恰巧唱曲儿的是他最中意的花魁‘肉团子’姑娘,便略显自傲的开口道:

  “这首《风往尘香花以尽》现世的时候,本公子正好在场,作词的人你们想来也听说过,我国子监的同窗好友,肃王世子许不令。当时他写这首词,本来是‘日晚倦梳笼’,后来才改成‘日晚倦梳头’……”

  七八个江南赫赫有名的大才子闻言都是表情一僵,连王瑞阳都是略显尴尬,不知道这话该怎么接。梳头和梳笼天壤之别,能写出这首词的人怎么可能搞混。

  不过萧庭的身份摆在这里,众人也不敢质疑,只是轻轻点头,露出几分佩服神色。

  诸多才子中的唐百伦,本身也出自书香世家,在朝中关系也硬,不太喜欢脑子缺根筋的萧庭,轻声开口道:

  “听家师所言,肃王世子好像承认过诗词是抄的。”

  江南文气很重,买诗窃诗本就是人人喊打的事儿,在江南更是如此。王公贵子买诗词在诗会上出点风头也罢,事后还真把自己当成才子炫耀,就别怪别人瞧不起。

  不过许不令的诗词是不是抄的,至今都没有准确定论,因为没有找到剽窃的对象。几个才子知道唐百伦有真才实学,对剽窃文章的事儿深恶痛绝,便开口道:

  “肃王世子可能只是自谦,才没有直接承认。”

  萧庭也是点头:“对呀,许不令可在这里,你乱说话待会把你一刀宰了,我可拦不住。”

  此言一出,一众才子便愣了下,眼中露出几分喜色,没想到许不令今天也过来了。

  唐百伦对许不令的才名耳闻已久,当下顺势就看向四周:“哦?肃王世子既然到了场,为何没露面?萧兄可否为我等引荐一二?”

  萧庭知道许不令和自个姑姑在一起花前月下,他巴不得把姑姑嫁出去,肯定不想打岔。摇头道:

  “你真想见喊一声不就行了,不过他要是揍你,可别怪我。”

  唐百伦听说过许不令杀人不眨眼的传闻,不过文人自有一股傲气,在场这么多王公贵子,也不担心许不令会自降身份动粗,便开口郎声喊了一句……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