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食物危机_我是一个原始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二章 食物危机


        韩成现在多一个活计,那就是没事了就在那里一点点的揭身上的焦壳。

        这有一种出乎预料的爽,比泡了足光散之后往下撕脚皮还要让人沉醉……

        刚刚从焦壳之后露出的皮肤是粉红色的,不过用不了多久,就会变得逐渐正常。

        韩成脸上的焦壳子已经揭掉了一大半,但是眉毛以及眉毛之上焦壳子他一直都没有揭。

        他担心将这些东西揭掉之后,自己与部落中人面貌的差距会凸显出来,自己会遭到排斥。

        经过了两三天的思想斗争之后,韩成终于还是对着脸上下了手。

        因为这迟早都是需要面对的问题,与其这样犹豫不决,倒不如早些撕开。

        而且从部落中的人对于他存在的反应来看,即便是真的发现了自己的面目与他们有不同,他们应该也不会有太过激烈的反应才对。

        焦壳一点点的被揭掉,韩成的心还是禁不住的提起。

        在旁边的巫见到了韩成的举动,有些好奇。

        他从皮毛上站起,走到坐在一旁已经将脸上焦壳全部揭下的韩成身边。

        在看到韩成的第一眼,他便露出了讶然之色。

        韩成心中一紧,果然,面貌之上的差异还是被发现了。

        他有些紧张的望着巫,等待着巫下一步打算。

        在这个部落内,巫的地位可是比作为首领的大师兄都要高。

        “你,好看。”

        巫盯着韩成看了一会儿,脸上有笑容浮现,并且说出了一句赞叹的话。

        他说的依然是他们部落中的语言,不过到了现在,韩成已经能够听懂他的话了。

        见到巫是这样的反应,韩成微悬的心算是彻底的放了下来,他同样笑了起来,用部落中的话道:“巫,好看。”

        嗯,韩成现在不是哑巴了,当他一天天的好转,后来用手从喉咙里扯出一长溜的死皮之后,他就已经能说话了。

        听了韩成的话,巫脸上的笑容更盛了,他伸手有些溺爱的在韩成的头上轻轻的拍拍,而后喊来了大师兄,让他一起来看面目全新的韩成。

        大师兄对于韩成的态度是很不错的,虽然他对当初那么大一个东西只变成了这样一个小人觉得有些奇怪,但是能够接受韩成的存在。

        这一方面是因为他亲眼见到了韩成降下时的神奇一幕,另一方面是受到了对韩成照顾有加的巫的影响。

        尤其是在韩成将下面的焦壳子揭了一个七七八八,露出一夜回到解放前的小雀雀之后,大师兄对于韩成变得更为乐意接受了。

        毕竟在这个时候,相比之下,一个男人要比一个女人对部落的作用更大。

        不仅仅在狩猎方面,在对外冲突上面也同样如此。

        当然,因为所从事的工作太过危险,所以男人伤亡的几率要比女人大的多。

        这也是为什么在部落之中,加上巫以及瘸腿男原始人在内,成年男性只有十一个,而成年女性却有二十八个之多的主要原因。

        猛地看到韩成的面貌,大师兄也如同巫一般的感到很惊讶,他仔细端详了一会儿韩成,而后说出来和巫一样的话:“你,好看。”

        韩成很想说大师兄你更好看,奈何部落的语言并不丰富,只有常用语,更不可能有大师兄这个词汇出来,因此上也只得跟着道:“你,好看。”

        因为韩成的蜕变、部落一下子多出来一个半大男丁的喜悦并没有持续太久。

        因为部落里出现了食物危机!

        常年采摘的林子被人家霸去的后果终于在严冬的时候体现出来了。

        林子被霸占之后,大师兄虽然带着众人拼命的存食物,但每日里少了一半多的进项,还是让部落陷入了缺粮的危机之中。

        从前天开始,大师兄就开始每日减少食物的供应量,但根本就没有多大的作用。

        因为原本储藏的一些肉食,到了现在已经被彻底吃光了。

        没有了肉食这种挡饥的东西顶着,光靠果子,实在是不够看。

        而且果子也不多了,按照这样的情况算下去,顶多只能再吃上个五六天,部落内就要彻底断粮。

        而且加上天气寒冷、放得时间又久,有一些果子已经开始坏了,这这让本就严峻的情况变得更加雪上加霜。

        洞内的气氛,由一开始的悠闲懒散,变得逐渐紧张和不安。

        其他人还好些,最为焦虑是巫和大师兄这两位部落的当家人。

        与部落的普通人相比,他们是享受着一些特权,但他们担负的责任也更大。

        巫和大师兄二人在洞穴的内部商量过一些事情,就是关于如何化解部落难题的。

        其实在这个时候,也并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无非就是开源节流罢了。

        二人商议的结果便是减少部落中除巫以外的两位老人以及瘸腿男原始人,和一半不需要劳作的妇人的食物供给,尽量将节省一些食物。

        而大师兄,则带人冒着严寒出去打猎,争取给部落找到一些食物。

        冬天外出打猎风险极大,不说此时的野兽要么冬眠要么因为饥饿变得更加凶猛,单单是这无处不在的严寒,以及一直未曾融化的积雪,对于没有多少衣衫的原始人来说就一件杀伤力巨大的武器。

        如果有可能的话,谁都不愿意离开温暖的洞穴,走进这无边的寒气。

        但是没有办法,如果所有人都呆在这温暖的洞穴之内不肯出去拼搏的话,迎接整个部落的将会是灭顶之灾。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韩成才忽然发现他先前想错了,原始时代其实要比后世过的更加残酷。

        这里的人确实只要有了一日三餐便能从内心深处焕发出快乐,可这简单的一日三餐却是他们拼尽全力甚至是搭上性命拼出来的。

        人啊,在哪个时代想要好好的活下去都不容易。

        老族长和大师兄的谈论韩CD听耳中,他有些弄不明白,明明距离山洞不是太远便有一条小河,河里有那么多的鱼,为什么偏偏要跑到漫天地里去打猎呢?

        去小河捉鱼,怎么也要比去打猎来的靠谱和安全吧?

        当他提出自己的疑问之后,大师兄看着他摇了摇头道:“鱼,没了。”

        “没了?”

        韩成满心的不解,那么多的鱼怎么会说没就没了呢?

        难不成这些鱼也是候鱼,到了冬天要迁移到别的地方过冬了?

        韩成对这里的事情并不了解,见大师兄这样说,巫也没有出言反对,便不再作声。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