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巫的秘密_我是一个原始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五章 巫的秘密


        寒气直往身子里钻,将皮毛紧紧裹在身上的韩成还是被冻的直打哆嗦。

        出来这么长时间,他已经被彻底冻透了。

        “鱼,很多。够吃,回去,暖和。”

        韩成苦着脸,很不情愿的将塞在腋下刚刚捂出一点知觉的手伸出,将跛叉出来丢在冰面的鱼拉到岸上的雪窝里。

        在这里,已经有了十几条身上有窟窿的鱼,因为天气寒冷,除了最近扎出来的这三条,其余的都已经被冻的硬邦邦的。

        韩成现在已经是没有一点刚看到鱼时的兴奋了,他所有的热情都被这无处不在的寒气给硬生生的冻没有了。

        “捉鱼,不冷。”

        跛没救了,这家伙现在完全沉浸在捉鱼的快乐之中不能自拔,已经感受不到寒冷了。

        他冻的发紫的手里拿着鱼叉,紧紧的盯着冰窟窿里不见减少的鱼,在寻找合适的出手机会。

        听到韩成的话,扎鱼扎已经上瘾的他头都没回。

        韩成抽抽鼻子,娘的,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原以为自己很聪明的忽悠出来了一个苦力,可谁能想到这个苦力是个十足工作狂啊!

        韩成跺跺脚,用皮子包裹缠住的脚也被冻的没了知觉。

        “你,捉鱼。我,回去,给巫。”

        韩成连说带比划的给跛表达着他的意思。

        不管了,不管了,跛爱叉鱼就让他在这里叉吧,自己是不陪着他在这里受冻了,再这样下去,部落里有鱼吃了是不假,自己这条小命估计也要交代这里了!

        他说完,也不等跛回话,抬腿就往洞穴的方向跑,这鬼地方,他是一刻都不想多呆了。

        跑了一段距离韩成停下了,想想又转过身,折返了回来。

        从地上的十余条雨中寻出一条最小的,摸摸嫌冻手,左右看看就折了一些露在雪外面有韧性的枯草穿过鱼嘴,扯着枯草拉着鱼在踏着最上面被冻的硬硬的积雪往洞里猛赶。

        不带条鱼回去是不行的,不然自己需要花费很多的口舌跟巫解释鱼没有不见,只是被冰挡住的事情。

        而且巫八成还不会相信。

        还是直接带条鱼回去省心。

        与洞外的冷冽相比,洞内要温暖许多。

        又蹦又跳、累的气喘吁吁大汗淋漓的巫终于完成了祭祀仪式,向天神祈了福。

        只是看起来镇定的他,心中其实有些忐忑。

        这种忐忑在每次祭祀之后,都会产生。

        这不是因为他祭祀天神不诚心,也不是在祭祀之中做错了动作,而是因为一个深深隐藏在他内心深处多年的秘密。

        这个秘密就是……

        他不像族人想象的那样可以和天神沟通!

        这是一块心病,跟随了他几十年。

        他可以确信的说,每次祭祀他都是全心全意的,不论是流程还是每一个动作都做的非常到位不出丝毫差错。

        可是令他感到忧心的是,这些年来他一次都没有得到过天神的指示……

        这让他心中不安,即便是他隐藏的很好,部落中的众人从来都没有怀疑过,可他心中还是有些不安。

        他担心从来都没有给过他任何指示的天神会因此而不护佑部落。

        这让巫很苦恼,因为他明明记得上一届的巫曾经明确的告诉过自己,说他可以跟天神沟通。

        也正是因为如此,巫才会在每次祭祀过后心中更加的不安,毕竟同样的仪式、同样的动作上一个巫就可以得到天神的指示,而他却不能……

        巫双手捧着白骨杖将其放在天神居住的图腾柱前方的石头上,又将头上的羽冠小心的取下,同样恭敬的放在原来位置,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他转过身去,想要看看那个来历神奇而且蜕变也神奇的小家伙。

        然而他却没有在洞中看到他,同样不见了的还有瘸了腿的跛。

        巫有些着急,对于这个从天而降的小家伙他很上心。

        因为在他的认知里,天神是居住在只有鸟儿才能飞到的天空之上的。

        而部落中摆放的图腾柱,只是天神的一个分身,是天神在接受祭祀时短暂停留的地方。

        而这个小家伙就是从天空之上掉下来的。

        这让一直都得不到天神指示的巫,感到有些兴奋,似乎是看到了某些道路。

        尤其是他下来之时还有那样骇人的景象发生。

        一个人在野外呆了一晚上都没有被野兽吃掉,都成了这副模样还能能重新活过来。

        这种种的一切,都让他对这个不同寻常的小家伙感到好奇和上心。

        在从留在洞中的几个体格有些弱的妇人连说带比划的诉说里,巫知道了这韩成的去处,以及他们要做的事情。

        这让巫既好气又有些感动。

        这个小家伙,这天寒地冻的鱼都不见了,上哪里能够叉鱼?

        别再冻坏了身子!

        他这样想着,看看洞内那五七个跟小家伙大小差不多甚至是比小家伙还要大上不少的孩子,不由的暗暗摇摇头。

        同样都是孩子,部落中的这些到现在还只知道睡觉和玩闹,差小家伙差远了。

        虽然小家伙此时出去也是在做无用功,还白白的受一场冻,但有这个心思就足够了。

        嗯,不知不觉间,韩成了也成了别人家的孩子。

        “你,你,叫他回来。”

        巫看着部落里的几个半大孩子稍稍感叹一会儿,指指方才回答了他话的两个女子,让她们出去将韩成以及跛叫回来。

        两个女人对于巫的命令自然不敢违背,二人找了毛皮往身上又多围了一些,这才将洞口处最中间的那块石头移开,外面的凉气,立即便钻了进来!

        两人没有犹豫,弯腰走了出去。

        巫感受着这寒气,便要叫人来将洞口重新堵上,结果却发现刚刚出去的两个女人又回来了。

        这让巫有些不解的同时也不由的有些生气,她们居然连自己的话都不听了!

        不过巫是一个很能沉住气的人,他没有发怒,而是准备出声询问,还没等他开口,韩成就已经从洞外钻了进来。

        感受着洞内温暖的空气,韩成不由的长出一口气。

        巫的脸上也有笑容流露,他准备夸夸这个懂事的小家伙,然而下一刻,他整个人就呆住了。

        他的双眼盯在被韩成一路拖回来的那条鱼身上不肯移动,满脸都是惊愕和不可置信。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