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八五章 原始时代的仿生物学(二合一)_我是一个原始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一八五章 原始时代的仿生物学(二合一)


  晨风拂动,叶片之上有露珠滴落。

  远处不时会响起一些鸟鸣,听起来很是愉悦的样子。

  不过基本上都被部落里大公鸡那明亮而又有气势的叫声给压了下去。

  韩成坐在部落的葫芦藤下面,感受着这种清晨的清新与静谧。

  愣愣的发了一阵儿呆之后,他晃晃脑袋,不再继续发愣,开始在脑海之中想东西。

  昨天的时候,部落里关于帆船,提出了不少的问题。

  风向标的问题已经被他给解决了。

  至于其余的一些问题,有的是因为水手本身操控船只操控的不够熟练。

  有的则可能是船帆不够合理,需要调整帆船,这些事情总体来说,不算是特别困难的事情,多试验、多调整,慢慢的总是能够摸索出来,什么样的风向、什么样风,船帆升起多高、船身保持什么样的形状能够达到最佳的航行效果。

  需要长时间的积累与磨合。

  但有个问题就让人感到头疼了。

  这个问题就是船只的转向问题。

  这是一个硬性条件,需要想出一个新办法将之给解决了。

  不然的话,仅仅是凭借部落里现有的、用船桨进行转向的办法,就算是水手们配合的再好、对这样的技术掌握的再纯熟,也一样是不成。

  部落里常用的船篙以及船桨这两种东西,都已经是被证实了是不适合的,需要重新找出一种新的、不同于这两种办法、但是又比这两种办法好的办法出来,才能够将这个难题给解决了。

  这个问题从昨天被提出来之后,就将部落里的所有人都给难为住了。

  哪怕是韩成也一样如此。

  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想到合适的办法,将这个事情给解决了。

  他这个在造船之上,没有半点专业知识、连半路出家都算不上的人,再一次因此而被难为住。

  坐在这里想了好久,韩成还是眉头头绪。

  此时一轮红日已经自东方升起,红光灿灿,却并不耀眼。

  不过这样的状态并不能够保持多长时间,没过太久,红光就已经消失不见,转化为了耀眼的存在。

  韩成也揉揉脑袋从床榻上坐起。

  看看还在熟睡的小豌豆,以及边上另外一张床上的睡睡着的小杏儿和小黄豆,韩成用麻布做成的被单子,分别给他们盖了盖,然后才正式起床。

  这个时候,部落里收割庄稼的大军,早已经开始下地了。

  去的早、手头快的人,差不多都已经能够收割上一个来回了。

  韩成作为部落的神子,自然就要随心所欲的多,只要他想,就完全不用这样的起早贪黑。

  这就是混成大佬的好处。

  昨天到现在,他都一直在想船只转向的事情,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什么结果。

  在这样的情况下,韩成也没有了收割庄稼的心情。

  部落里的人这样多,缺少自己一个收割庄稼也没有什么问题。

  他洗漱了一遍之后,也不用毛巾擦脸,就这样顶着满脸的水珠走出了部落。

  他想要换上一个环境,换上一种心情接续来思考这件事情,免得自己钻进了死胡同。

  刚刚走出部落,往前走出不太远的距离,就已经有着荷花独有的清香传来。

  深种菱角浅种稻,不深不浅种荷花。

  这样带着诗意的景象,青雀部落还没有实现。

  这主要是部落里如今并没有菱角。

  不过却也实现了一大半。

  毕竟部落里现在已经有了荷花与水稻这两种东西。

  并且还都已经种植开了。

  韩成闻着着香味,转头便看到了满是苍翠叶子的荷塘。

  他没有什么犹豫和停顿,迈步就朝着那边走去。

  承载的一夜的恩露,放眼望去荷叶之上带出了一层显得有些朦胧的白,这令的荷叶看上去与白日的青翠不同,多出了一些苍翠。

  一些荷叶上面,不知道是被风摇晃的了,还是承载的雨露太多了的缘故,荷叶的中心处汇集着一汪水,珍珠一般。

  层层荷叶之中,有着盛开的荷花,以及大大小小、程度深浅不一的荷花苞。

  还有大大小小已经饱满,或者是还正在生长着的莲蓬。

  这些东西之上,无一例外的带着晨露,看上去就跟刚刚沐浴出来,还没有来得及将身上的水珠拭去的美人一样。

  当然,除了这些之外,还有其余的一些东西在这里存在。

  就比如层层荷叶下面,趁着清晨的静谧,悄悄的浮上水面,并靠在岸边的鱼。

  不知道是不是被人在池塘之中圈养的久了,还是因为一出生就生活在这里的缘故。

  这条大约筷子一样长的鱼并不怕人,哪怕是看到韩成过来了,也依然是静静待在这里。

  “哗啦~”

  这条静止不动似乎是已经睡着的鱼,猛地一甩尾巴,溅起一些浪花,留下一些气泡,非常果决而又迅速的转身朝着池塘深处下潜,消失不见了。

  刚刚在心里面发出了养熟论断的韩大神子,不由的有些尴尬。

  这年头,就连一条鱼都这样的不给面子,不愿意配合着演出了。

  心里面这样吐槽着,韩成忽然一愣,眼睛盯着水面去寻找那条已经消失不见的鱼。

  在他的脑海之中,不断的闪现着刚才那条鱼非常麻利的转身下潜游远的一幕。

  脑海之中似乎有着一些灵感在闪现,一些非常重要的东西呼之欲出,却总是差着一些东西。

  鱼是在水中生活的,鱼在水中转弯看起来格外灵活,只不过是将尾巴一摆,非常麻利的就完成了。

  尾巴一摆……

  尾巴……

  韩成努力的压制着心中的激动,抓住灵感不断的高速想着。

  要是将船也装上尾巴,这样是不是船就可以非常灵活的在水中转弯了?

  哪怕是做不到鱼那样的灵活,也一样足够使用了!

  当这个想法出现在韩成脑海中之后,韩成整个人都忍不住的兴奋起来。

  因为他觉得自己已经是找到了关键的东西,已经能够将这个事情给解决了!

  这样满是激动的想了一阵儿之后,韩成脸上的激动之色渐渐凝固,面色开始变得格外复杂与精彩。

  这样的事情持续了一阵儿之后,韩成忽然抬手,对着自己的脑门就拍了几下。

  很是懊恼。

  韩成确确实实的懊恼。

  因为就在他通过鱼的尾巴想起了给船装上尾巴,以此来帮助船转弯之后的没多长时间,他就凭借着这灵感,想到了一些其余的东西。

  这东西的名字叫做船舵!

  专门用来控制船的方向的的东西。

  后世的机器带动的船上面,基本都是用船舵、这或者是用由船舵发展而来的类似东西来控制船的方向的!

  然而,这样的事情,这种早已经被后世应用的非常纯熟的东西,他自己之前的愣是没有想起来!

  在这件事情上,韩成的思想陷入了一个误区。

  说是误区,倒不如说是他的生活经历,限制了他的想象。

  对于船,韩成印象最深、接触最多的就是后世家乡河流上那种带着双桨、来回穿梭用来渡人的小船。

  有些年月的夏秋季节,也能够遇到一些人,掏钱租赁着这样的船,从上游一路向下,途经他们村的河段,前往下游的库区寻找下雨发大水的时候,因为捉鱼等事情,而被大水冲走的亲人。

  当然,这不是最为恐怖的,最为令人感到瘆得慌的是,韩成的一个堂哥晚上的时候与村上一些人趁晚上下夜网收网的时候,觉得网拉着格外的沉重,以为抓到了大鱼而欣喜不已,然后就顺着网拉出来了一个沾在网上的死尸……

  韩成的思维有些发散了。

  他晃晃自己的脑袋,让自己的思维重新回到船只上面来。

  小时候接触到的这些船,这是人用手滑的,不管是前进后退,亦或者是转弯,都靠两只船桨完成。

  根本就使用不到船舵,因此上上面也就没有装船舵。

  至于后来,韩成还坐过两次游艇,以湖为旅游卖点的那种的景区的游艇。

  但这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他一直都是在座位上坐着,或者是在那里站着,从来都没有进过驾驶舱……

  这也是为什么一直等到他看到鱼尾,又往深处想了一阵儿之后,才猛然想起船舵这种东西的最主要的原因所在。

  过了一阵儿之后,韩成终于是恢复了不少平静。

  他不再在这件事情上多做纠结,而是将心思全部都放在船舵这个东西上面。

  在这里又待了一会儿之后,韩成转身一路朝着部落而去,径直走向了木匠室。

  他的脸上带着浓浓的欣喜与激动。

  这当然不是因为他马上就能够收获上一波来自于跛等人的震惊,而是因为这个难题马上就能够得到解决,自己部落的帆船,很快就能够变得更加完善。

  这样的事情,只需要在心里面想想,就让人觉得很是激动。

  一路脚步有些匆忙的来到木匠室这里,将要进入木匠室的院落的时候,韩成的脚步停了下来。

  他站在这里,用手在自己的衣服之上拉扯了几下,又很是认真的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

  将自己脸上的所有激动,都给收敛起来,确定自己的神情以及状态已经变得很是淡然了之后,这才迈着从容不迫的步伐,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走进了木匠室的小院。

  “神子。”

  “神子。”

  这个时候,需要做工的木匠,都已经汇集在了这里,并已经在这里做了好一阵儿的活计了。

  见到韩成这个部落之中的大佬过来,众人纷纷与他们打招呼。

  韩成笑着对他们一一点头,并继续往里面走去。

  刚刚走进来的时候,韩成就已经是看到了跛。

  跛正坐在最为里面的那张带着靠背的椅子之上,看上去正在思索着什么事情的样子。

  跛的腿脚受过伤,不仅仅落下了腿瘸的毛病,之前受过伤的地方还容易疼。

  现在跛的年纪也算不得年轻了,再加上他有着拼命三郎一般的精神,这些年来一直兢兢业业、废寝忘食的冲在最部落木工、编织这些东西的最前面,在韩成这个神子的指导下,硬生生的一个人开创了部落里的三个流派。

  在这个过程之中,跛固然是做出了许许多多让人觉得很是称赞的东西,但他也不是什么东西都没有付出。

  他的身子,与之前的时候相比,是下降了很多。

  所以这才会经常坐在带靠背的椅子上面。

  认真思索着东西的跛,这个时候似乎是听到了一些动静,他扭头望过来,看到了前来的韩成,一愣之下,连忙从座位上面站起来。

  哪怕是自己都已经成为了部落里的大佬了,且神子也不止一次的说过,让自己不用这样,但跛还是依旧固执的如此。

  韩成也早已经是习惯了跛的这样子,知道自己说了这个家伙也听,以后依然是我行我素,所以韩成也懒得说了,只是连忙让跛坐下。

  自己也坐在另外一张椅子上。

  他知道,自己不坐的话,跛也是不会坐下的。

  “关于帆船转向的事情,你们都有什么想法没有?有没有什么突破?”

  韩成笑着对跛、以及那几个参与到造船之中、见到他过来之后也围拢过来的几人询问。

  听到韩成问出这个问题,在场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不由的连连摇头。

  就连坐在椅子上的跛也是一样。

  这个问题实在是太难了,他们完全没有任何的思路。

  众人摇头之后,纷纷转头望向了神子,带着期待。

  见到众人的目光之后,韩成微微清了一下嗓子,而后开口说道:“我倒是有一个想法,应该能成……”

  盯着他的众人,不由的露出又惊又喜的神情,同时还有惊叹。

  神子就是神子,这样难的难题,这样快就有了解决的办法!

  并且,神子还不是专门做木工这些的,这真的是让人感到惊叹与格外的敬佩!

  ……

  风轻轻的吹着,木匠室院落之中树木的树叶在轻轻的晃动,发出沙沙的声响。

  木匠室的众人围拢在了一起,围观着一个水盆,水盆之中有着半盆水,还有一条鱼……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