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八四章 并不是所有的灵光一闪都是正确的(二合一)_我是一个原始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一八四章 并不是所有的灵光一闪都是正确的(二合一)


  跛想到的事情就是之前在谈论如何让帆船迎着风航行的时候,神子曾经说过,风小的时候,就将船帆落下,让人用船桨或者是竹篙划着船前行。

  等到风大的时候干脆就直接抛锚,将船停在水中,或者是将之给停泊在岸边,等待着风变小。

  为此自己等人还专门制造出来了不少跟帆船相配套的船桨这些东西。

  这怎么到了现在,就变成了如今的这个样子了?

  跛很想将心中的疑惑给问出来。

  不过,这样多年的生活过去,跛还是那个跛,不过有些地方也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就比如在人情世故上面。

  “神子,您之前的时候不是说……”

  跛想到了这些事情,也有其余人也想到了这个事情。

  不过他们就跟跛不一样了。

  抱着不懂就要问的态度,很快就有人问出了这样心中的疑惑。

  正在那里心中暗自庆幸的韩大神子,闻言顿时一愣。

  他的嘴角不由的扯了扯。

  咱能不能不要这样的耿直?

  ……

  青雀部落前面的河流之中,被栓起来的帆船,再一次被解开了缆绳。

  四个经常划平底船、水性不错的人,在船上对其进行控制。

  因为之前的时候,部落里从来都没有出现过这样的船只,再加上这粗糙制造出来的帆船,与成熟的帆船之间,还有着诸多的差距存在的缘故,航行的事情做的并不怎么顺利。

  几个人控制起船的时候,显得很是生疏。

  “掌握着船往下游去,这里水面太窄,不好控制。”

  韩成站在这里等待了一会儿之后,开口这样说道。

  听到他的话之后,已经有些见汗的水手,就开始控制着帆船转头朝着河流的下游而去。

  这个时候正吹着东风,这一段儿的河流也同样是从东向西的。

  帆船的头没有被完全转过的时候,风从斜正面吹在风帆之上,帆船还朝着斜前方前行,但等到船上的几人,依靠竹篙将船头摆正,正对着风之后,帆船却不往前走了。

  不仅仅不往前走了,甚至于还出现了倒退的现象。

  这样的事情令的划船的人有些懵,其余在岸上进行观看的人,也是同样忍不住有些懵。

  话说刚才神子不还说船头对着风的话,风会在船帆的后面产生一个什么力的吗?

  这怎么现在却不灵了?

  韩成这个青雀部落的神子,看着眼前这个景象也是有些懵。

  这他喵的是怎么回事?

  怎么这个时候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自己脑海之中出现的记忆确实这样的啊。

  这样懵逼了一阵儿之后,韩成基本上是已经确定,自己是被自己那一点都不靠谱的、如同灵感迸发一般的模糊记忆给坑了。

  那个风从正面吹到帆船之上从两侧划过,然后在后面形成一个什么什么推力的东西,十有八九是自己给记混了。

  “用船篙撑船,让船头往对岸的斜前方倾斜!”

  韩大神子的洞察能力还是很不错的。

  虽然基本上能够确定自己之前所想起的东西是错误的,但还是从帆船之前的航行之中,看出来了一些别的东西。

  当下就赶紧出声喊叫了起来。

  听到他的声音之后,船上的几个人,顿时就按照他所说的那样操作起来。

  用船篙给帆船掉头,让帆船的头朝着对岸的斜前方。

  然后在这个时代的人,看起来就跟奇迹一般的事情,就此发生了。

  刚刚才还在风的吹动下,止不住的往后面退去的帆船,这个时候不仅仅止住了往后退的趋势,还开始朝着斜前方航行了!

  可以看的出来,船上的几个人都没有用竹篙撑船,完全就是依靠着风力往前航行的。

  因为这里的河面还不宽的缘故,船斜斜的朝着对面航行了一段儿的距离之后,就基本上是已经快要到对岸了。

  这几个人对此并没有觉得有多么惊慌,将手中握着的竹篙插进水中,手上再稍微的用力一点,帆船就已经转变了方向。

  船头很快就摆正,并与河流平行。

  有了之前的经验,这一次根本不用岸上的岸上的韩成再出声说些什么,他们就已经是将船头调偏,令的船头朝向韩成等人所在的岸边。

  将方向调好之后,他们就将竹篙自水中拔出,拖在水面上,任由帆船在风的吹动下,一路斜着前行。

  等到帆船再一次的接近韩成他们所在的岸边的时候,他们就再一次的用竹篙点着河底,让船只转向。

  帆船就这样一路呈现着‘之’字形,朝着河流的下游而去。

  韩成等人沿着河岸,跟着帆船一路向下游而去。

  在这个过程之中,帆船上面人,对帆船也越来越熟悉,操控起来的,也逐渐显得熟练。

  众人这样一路向下走了大约有个三四里的路程,水面就变得开阔的多了。

  像是知道青雀部落人要实验好不容易弄出来的帆船一样,风很给面子,一直没有断过。

  水面宽阔了,航行起来也比较方便。

  几个水手也变得熟练了不少。

  他们用竹篙控制着帆船的方向,尝试着让帆船侧风、顺风、以及逆风而行。

  说是逆风而行,其实并不算是真的逆风。

  船顶风而行的时候,是需要做出一些倾斜、让船帆斜着受风的,相应的,帆船就需要走‘之’字。

  而且,除了风特别正的时候,其余大多时间,船的航行都会出现一些偏差,这就需要人用竹篙,不时的调整一个航向,不让其偏航。

  这样过了小半日的时间之后,看着控制帆船控制的越来越熟练的几个人,以及在几人控制下不断进行航行的帆船。

  韩成渐渐的皱起了眉头。

  他之所以皱眉,是因为她忽然间想起了一个事情。

  这个事情就是如何控制船只转向。

  现在,部落里的人采用的是竹篙,看起来很是方便好用的样子。

  但韩成还是从里面发现了问题。

  他让部落里的人做帆船的目的,最终是想要让部落里的船帆遨游于大江大海之上的。

  那里的水非常的深,可以用深不见底来形容。

  到那个时候再用竹篙来控制着船只的航向,可就不现实了。

  因为根本就没有这样长的竹篙。

  而且就算是有那样长的竹篙,也没有人能够无视这样长大的东西本身在水里面的浮力,将之给插到水底,用来控制船的航向。

  所以在心里面这样想了一会儿之后,韩成就向帆船之上的人,下达了新的命令。

  他让他们不要再使用竹篙控制船的方向,而是改用船桨。

  大江大海之上,竹篙够不到底,本来就是在水面上波动的船桨,却依旧是可以使用。

  听到了韩成的话之中,船上的几个人,便依言舍弃了竹篙,开始用在帆船之上放着的船桨控制帆船的方向。

  跟用竹篙控制船的方向相比,用船桨控制起来的时候,就显得缓慢与僵硬了。

  需要在一侧不停的用船桨划着水,帆船才会缓缓的转向,速度不快。

  而且,人站在船只之上,手中拿着竹篙能够随意的控制船只的方向,使用船桨则不成。

  当然,那窄窄的、一人可以掌握两只船桨、且船桨分别在船只两侧的是个例外。

  到时间,韩成是想要将帆船做的很大的,这种一人掌握双桨的事情显然是不可能发生在帆船上面的。

  所以这四个人便一人手中拿着一个船桨、两两一组、分别位于船只两侧,通过划水来掌握船只的方向。

  想要船只往哪边转向了,位于那边上的两人,就开始用手中握着的船桨努力的划水,另外两个人则保持不动。

  因为风向的原因,需要比较频繁的调整船只的航向,与用竹篙比起来,要麻烦的多。

  没过太长的时间,这些人就被难为的出了一身的汗……

  韩成站在这里,看着在几人的操纵下进行航行的帆船,微微的皱起了眉头。

  他还是看不上现在所采用的转向办法。

  这样的办法,看起来过于笨拙了。

  需要花费很大的人力物力,并且转向的效果还不怎么好。

  如今,正在进行实验的还是小帆船,尚且如此,那等到部落里有了大帆船,又该动用多少人分布于帆船的两侧,对帆船的方向进行控制呢?

  而且现在所处的地方,可以称之为风平浪静。

  如果是来到了波涛汹涌的大江以及大海之中,或者是遇到一些比较紧急的情况,那再采用这样的手段儿进行控制船的转向,就显得更加的不够看了。

  除了用竹篙以及船桨之外,还有什么办法控制船只进行转向呢?

  韩成皱着眉头,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到了中午的时候,在韩成的示意下,船上的几个人开始操控着船只朝上游而去,韩成、跛等一些在岸边进行参观的人,则沿着河岸往后走。

  几个水中将帆船在码头边上停下。

  为了防止帆船乱跑,他们不仅仅用缆绳将之给栓了起来,还在韩成的示意下,将船帆给降了下来。

  这样的话就能够有效的防止帆船在风的吹动下胡乱跑动了。

  将这些事情做完,几个人从帆船上下来,腿都有些软了,一个个感觉到疲惫不堪。

  这样的半天下来,将他们给累的不成的……

  “说说,这半天下来你们对这帆船都有什么感受,觉得什么地方还不好用,需要进行改变。”

  河边的树荫下,用清澈的河水洗了一把脸以及上身的韩成,在一块石头上坐下,看了看边上基本上都是用河水洗过了脸,或者是正在洗脸的人,这样出声说道。

  听到韩成这样说之后,跛想了想之后率先开了口。

  “我觉得帆船转向不好转,特别是不能使用竹篙,只能使用船桨之后,很费劲。”

  跛这样的话说出来之后,立刻就引来了众人一片的赞同。

  特别是那四个操控了一上午帆船的水手,更是将脑袋点的如同是小鸡啄米一样。

  对于跛所说的这个问题,他们绝对是感同身受。

  因为现在他们的胳膊稍稍的往上抬一些,就能够感受到那传递而来的疲惫。

  洗个脸都觉得很是不自在。

  这都是控制船只的方向控制的了。

  “船帆好像有些不得劲,不太好迎着风……”

  “有些时候,不太容易找到风是从什么地方吹过来的,不能很快的将帆船调整好……”

  有了跛率先的开口之后,其余人也都陆续开口说话,说出一些在今上午的经历中,感受到的一些问题所在。

  跛以及其余的一些木匠在这里将众人所说出来的问题都给一一记下,接下来他们所需要做的,就是如何将这些问题加以解决。

  将这些问题给解决了之后,部落里的帆船,就能够得到更进一步的完善,性能也就能够随之便好。

  不过,有些东西不用跛他们费脑筋了,因为在听到这个问题的第一时间里,拥有着后世记忆的韩成,就已经是想到的解决问题的办法。

  就比如不好找到风向的问题。

  “可以在桅杆或者是船只的其余地方,绑上一根小小的布条或者是其余轻飘飘的东西,看看它们被风吹动的方向,就能够知道风是从什么地方吹过来的了。”

  韩成这样说道。

  关于风向标的事情,之前的时候他确确实实的是没有想到。

  现在被人这样一说,顿时就意识到了这个事情,并随之想起了风向标这个东西。

  当然,除了这个办法之外,还有不少辨别风向的办法。

  比如一些成熟的水手,只需要将手指用口水沾湿,对着风感受一下,就能够准确的知道风是从什么地方吹过来的。

  当然,这样成熟的水手,在青雀部落是不存在的。

  所以他们只能是在简单基础的办法之上,不断的积累经验,慢慢的变成经验丰富的老水手。

  听到韩成这样说之后,在场的众人,眼前不由的就为之一亮。

  不少人的脑海之中都先后浮现了出了部落里的青雀旗子,在风的吹动下,哗啦啦作响的样子。

  风向标的这个事情,也随着众人的这些反应而被解决掉了。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