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八一章 三桅帆船(二合一)_我是一个原始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一八一章 三桅帆船(二合一)


  青雀主部落这里收谷子,只要不下雨,只要一开始动镰,那基本上就不会停下来。

  播种的时候,部落里的谷子是分批次种植下去的。

  收获的时候,自然也是分批次收获。

  只不过谷子到了该熟的时候,熟的比较快,种植的晚的谷子熟的虽然比较晚,但这其中的时间差距,实际上是要小于当时种植时候,两批谷子之间的时间差距的。

  也是因此,部落里的人在收割的时候才会停不下来。

  第一批谷子刚刚收割完毕,第二批就已经是可以收割了。

  而且部落里的谷子,除了平坦的地方,一些起伏比较和缓、坡度不怎么大的坡地上也一样有种植。

  因为坡地上不存水、不养墒的缘故,坡地上种植的谷子,一般都会比平地里生长着的谷子熟的要早。

  坡地上种植,是韩成所坚持的结果。

  这当然不是韩成多么的欠地,亦或者是青雀主部落周围没有足够多平坦的地。

  主要是因为坡地不存水的这个特性。

  风调雨顺的时候,坡地上的粮食产量自然是比不过平坦的好地。

  但若是遇上雨水多的年份,排水通畅的坡地,产量却往往能够超过洼地、和很多排水不怎么通常的平地。

  这就是韩成坚持上部落里的人种植的时候将坡地、平地、以及一些洼地都给种植上的原因所在。

  一直的风调雨顺是不可能的。

  旱与涝才是常事。

  有了这些坡地与洼地存在,不管发生怎样的恶略气候,部落里都不至于会绝收。

  这算是一种规避风险、分散风险的手段儿。

  也是同样的气候条件下,平原地区受灾要比丘陵地带受灾严重的最为主要的原因。

  青雀部落的打麦场上,已经堆积起了一垛垛的秸秆。

  这些秸秆垛要么是圆形的,要么是长形的。

  圆形的草垛,能堆积的超过三米高,上面靠近中央位置的最大直径,能够超过七米!

  最上面起着顶,顶上面用木叉扣上去的谷子糠这些东西。

  这些东西能够很好的防水。

  特别是那些存放了一年时间、已经变得很是瓷实老秸秆垛,哪怕是连阴雨下上一个月,也就是只有最上面的一层湿。

  其余的地方都是干的。

  至于长形状码头垛,原理其实跟圆形的草垛是差不多的。

  都是下面比较小、比较窄,往上越来越宽。

  等到了一定的高度之后,就会才会开始往中间收缩,起一个向上凸起的顶。

  这种长形垛因为形状的原因,所起的顶实际上看起来是跟部落里的瓦房比较相似。

  不过,缺少了瓦房的那种棱角感,多出来了很多的圆润感。

  草垛这种下面小、越往上越大的形状是有原因的。

  一方面是因为这样的形状能够在有限的占地面积之内,堆积上更多的秸秆。

  另外一方面这种形状可以有效的遮蔽雨水,使得草垛顶上流淌下来的水会滴落在草垛的周围,而不是一直顺着草垛往下流淌,将草垛的下面部分也给弄湿,让其受潮。

  堆积秸秆垛可是一个技术活。

  一般秸秆垛堆积到一定的高度之后,就需要有人拿着木杈上去,进行‘盘垛’。

  就是一边用自己的体重,将原本松散的秸秆踩踏的比较瓷实,一边用木叉将其余人铲起来的秸秆分摊的比较均匀。

  堆秸秆垛这样的事情,一般都是由多个人共同完成。

  需要有几个人用木叉往草垛上面铲秸秆,一个人站在上面盘垛。

  实际上就跟装车差不多。

  这其中,盘垛人需要那种有技术、有眼力架的人来担任。

  只有这样,垛起来的草垛到最后才会变得美观,才不至于歪歪扭扭的,才不会因为没有弄好草垛顶而导致漏水。

  这些草垛可是贵重东西。

  当然,这是在部落里喂养有大量牲畜的前提下。

  如果不是给部落的牛羊驴鹿这些牲口做草料,那这些秸秆,部落里的人倒不至于会这样的重视。

  忙碌的收割一直在进行,众人投身到这繁忙而又热火朝天的收割之中。

  跟着韩成从南方归来的这一大票的人之中,有很多都是红虎部落的人,还几个则是有巢部落的人,另外一些则是借助于红虎部落人造的孽,趁机收拢起来的人手。

  这些人之前的时候,并没有怎么接触过这些东西,哪怕是已经来到青雀主部落有一定时间了,这个时候看着青雀部落这规模浩大的、收割庄稼的场景,一个个还是忍不住的满脸的吃惊。

  在前来青雀主部落之前,这些人之中的一些,内心之中还是有些骄傲的。

  这些人都是一些身怀着一些本事的人。

  比如有的人会喂牛,有的人在收获食物上面有一手,再或者是比较会打猎。

  但来到了主部落之后,看着那花样繁多的工具,以及种种见都没有见识过的活计,让他们眼花缭乱。

  由这样的工具以及动作,做出来的东西的精巧程度,也令的他们叹为观止。

  见识到了这些的他们,是倍受打击。

  心中的那些骄傲,也随之荡然无存。

  原来他们之前所为之骄傲、为之自豪的东西,在青雀部落这里是什么都算不上。

  深受打击之后,这些人也都被博大精深的青雀部落所吸引,所折服,开始全身心的投入到青雀部落的建设之中。

  用心去学习各种之前的时候所不曾接触过的东西,学习不曾接触过的技术,为青雀部落的建设而努力。

  越是学习,他们越是觉得青雀部落富裕,觉得青雀部落博大精深,远超他们之前所生活过的部落。

  并渐渐的为自己能够成为一个青雀人而觉得骄傲……

  汗水不断的往下流淌,众人的脸上却满是笑容。

  这样的忙碌,他们情愿变得更多一些。

  这样的话,部落里就能够得到更多的食物!

  对于食物,部落里的人有着一种极端的迷恋。

  哪怕是再多,他们都不嫌多。

  这就跟后世的人不嫌弃自己手中的钱多是一个道理。

  不过,倒也不是所有的人都这样忙碌着,除去一些喂养或者是放养牲口的人之外,还有一些比较特殊的人没有投入到这个事情之中。

  这些人就是以跛为首的一部分木匠。

  他们这些人,需要对这段儿时间里损坏的农具这些进行修理。

  同时,跛等人还有更为重要的事情在忙碌。

  这个事情就是研究和制作帆船。

  发展到了现在,部落里的人手已经是比较充足了。

  至少在有了韩成从南方的锦官城那里带回来了一大票的人之后,在收割庄稼的时候,是可以抽调出一些人手做其余事情的。

  毕竟之前的时候,进行种植的人是一定的,这些随着韩成回来的人,没有参与种植。

  现在却参加了收割。

  这一进一退之间,就将人手给省了出来。

  “哈哈哈……”

  树荫浓密的木匠室这里,响起了一片的笑声。

  跛这个已经变得很是成熟的老木匠,笑的见牙不见眼。

  只不过他的这种笑,是无声的笑。

  脸上的笑容格外的明显,却没有笑声发出来。

  反倒是边上的其余人,一个个笑道格外开心。

  满是开怀的众人,此时目光都在汇集在了一起。

  将众人的目光吸引到一起的东西,不是别的,而是一艘船。

  船在如今的青雀部落,并不是一个多么稀奇的东西,不过带着桅杆以及船帆的船就少见了。

  甚至于可以说是根本就没有。

  不过现在这样的记录被打破了。

  在跛等人的面前,就有着一个带着桅杆的船。

  这艘船的个头不是多大,跟部落里现存的那些船大小差不多。

  不过样式却完全不同。

  部落里现存的船只,船底基本上都是长方形。

  但现在的这个船,船底中间位置是长方形,两端却是三角形。

  这种三角形并不怎么尖锐,线条反而比较流畅。

  船底的面积没有上面的面积大,相对于底部和上部的面积,船底往上大约占据整个船身高度五分之一的位置,要比较小。

  表现在线条上面,则是这个位置往中间凹陷。

  除开这些之外,这个船只的许多方面都表现出了它的不同之处。

  比如它的一大部分船舱之上,都铺设着木板,很是平坦。

  一些地方留有四四方方的孔洞,孔洞处可以看到一个树立在那里、露出了一些头的木梯。

  当然,更为显眼的则是那树立在这里船只之上的桅杆,以及绑在桅杆之上的船帆。

  桅杆有三根,最中间的那根桅杆最高、最壮,前后两根桅杆粗细长短基本相同。

  三根桅杆之上,这个时候都绑有绳索。

  绳索与桅杆以及船身之上有些专门留出来的地方相连接。

  桅杆之上还绑有的船帆。

  船帆使用雨布做成的,为白色。

  那怕是部落里的人,在某位比较猥琐的神子带领下,都比较精于捆绑之术,但为了将这些绳索以及船帆这些东西都给绑好,还是花费了很多的心思。

  毕竟他们最精于捆绑的对象是人,而不是这些之前的时候没有怎么接触过的船帆这些。

  望着眼前这小型的帆船,跛等人的心情格外的舒畅。

  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这段儿时间里,为了将这个东西弄出来,他们付出了多少的努力,花费了多少的心血!

  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他们这段儿时间里,他们到底是做了多大的难。

  现在,这小型的帆船终于是出现在了自己等人的面前,目睹着眼前的成果,再回想一下最近一段儿时间里自己等人为之所付出的东西,这个时候心中很容易的就会产生浓浓的欢喜与激动之情。

  虽然他们还没有下水验证这东西的性能如何,虽然知道还有许许多多的东西在之后还需要进行调整,还需要改动,但看着现在完完整整的出现在自己等人面前的帆船,跛等人就是抑制不住心中的欢喜。

  “再往上面刷一层桐油。”

  这样过了一阵儿之后,跛开口对边上的这些人说道。

  本来他已经是按捺不住心中的欢喜,想要立刻就让人前去寻找神子,将这个好消息告诉神子的。

  但想到现在正是部落农忙的时候,神子在跟其余人的一起在田地之中忙活着,他就强自将心中这样的冲动给抑制了下去。

  一番的思索之后,他最终是下达了这样的命令。

  随后,他也开始仔仔细细的对小帆船进行检查,力求将之给做到完美,不留下瑕疵,将没有下水前的最好状态,展现在神子的面前。

  尽可能多的避免船只下水之后,可能会出现的一些不太好的状态。

  日光一寸寸的移动,最终彻底的消失。

  大片的云被染成的红色,连带着大地上的万物,似乎都跟着染上了一些绚丽的色彩。

  青雀主部落周边的原野里,众人还是忙碌着,劳累的一天的他们,到了这个时候动作不仅仅没有变慢,反而还加快了不少。

  就好像是这一天不停的劳作,并没有让他们感受到什么劳累,反而还让他们变得更加精力充沛一样。

  成群的羊以及鹿从远处归来,一路漫过收割过的田地,朝着主部落这里走动。

  贪玩的家伙们,这个是时候似乎也意识到天要黑了,再不吃就没有更多机会了,所以这个时候都抓紧了啃食青草,比一天之中的任何时候都更加的贪吃。

  放牧的人似乎是早已经就是习惯了这些牲口们的这个特性,也并不催促,只是跟在后面慢慢悠悠的朝着部落而去,任由这些牲口一边走一边吃。

  反正主部落就是那里,这个时候已经有人开始做饭了。

  不论自己等人回去的多么晚,都会有着做好的食物等着自己等人,能够将自己等人吃撑的那种。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那些绚丽的云彩也彻底的消散,暮色降下、远处变得有些朦胧,天气也随之变得凉爽的时候,部落里的人才算是彻底的收工。

  这个时候走在回家的路上,已经能够感知到草上下的露水了。

  吃晚饭的时候,端着一个大老碗的韩成,来到了木匠室……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