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李尘的密谋_偃者道途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2章 李尘的密谋


        “韩仙子啊,不是老马我多嘴,跟那些家伙留手作甚,一人赏他一剑,杀了就是。”

        “真来了再杀。”韩丽没有多说什么,带着一帮随从转身离去。

        “韩仙子就是面冷心善,可惜老马我提不动刀了,不然刚才就砍了那小子。”

        “得了吧就你,被人砍还差不多。”

        “就是,以前每次干仗就数你个龟孙最怕死,偏生最会吹牛皮!”

        “老子吹你娘亲!”

        一帮子老贼抽着旱烟,仍自意犹未尽,争吵起来。

        韩丽回到了自己暂居的住所,一帮跟班忙着鞍前马后伺候,极尽讨好。

        韩丽却不理会他们,独自来到郊外的一座瀑布旁练剑。

        这些年来,她勤修苦练,毫不放松,已经把这个习惯铭刻到了骨髓深处。

        突然,四周元气涌动,一个宛若幽魂的身影悄然浮现出来,正是李尘所变化的胡泽化身形象。

        “师尊。”这个时候的韩丽已经正式拜在李尘门下,成为他的真传弟子,见状连忙行礼。

        胡泽化身面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对她说道:“韩丽啊,你又在这里练习剑术,筑基巅峰,可不是那么容易靠着练习就能突破的。”

        韩丽道:“习惯而已。”

        李尘道:“这样可不行呀,在我看来,这只不过是在浪费时间和生命。”

        韩丽道:“刻苦终究不会白费。”

        李尘道:“或许在传统而言,的确如此,但这么练习效率实在太低,与高效之法比起来,自然就是浪费。而且你根骨天资并不足以自然晋升,只有按照安排,时机成熟之后接受改造才行。”

        听到师尊再次这么说,韩丽面上终于露出一丝茫然之色。

        李尘轻叹一声,道:“凡人和修真者之间有天壤之别,但普通筑基和结丹之间又何尝不是天壤之别?你就算在原地跳多少遍,也不会熟能生巧,跳到天上去。”

        对此韩丽倒是认同,但眼下这时节,不练剑法,又做些什么呢?

        李尘非常熟悉自己这个弟子,见状便明白她在迷茫什么,指点道:“你可以到处走走看看,增长自己的人生阅历,甚至什么都不做,闲下来休息都行。”

        但他很快又道:“其实在我看来,历练同样并非必需,真要历练的话,入我所创幻境之门,黄粱一梦经历人生,几十年不够就几百年,几百年不够就几千年,百转千回,重复磨砺,信念,意志,人生阅历自然都已获得。”

        韩丽微微动容:“师尊,你不是说过,那些幻境始终是虚假的吗?”

        李尘道:“什么是虚假,什么是真实?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啊,技术不完善时,自然有所缺陷,但技术足够完善,就该是开花结果的时候了……”

        韩丽再次陷入沉默,不知为何,她总感觉这些东西从师尊这般的一代妖王嘴里说出来,画风格外不对。

        李尘道:“好了,这次我是特地找你,要你去帮我办一件事情的。”

        韩丽回过神来,问道:“什么事?”

        李尘道:“朝廷近日派人前来宣了密旨,要我联络西边竺州刺史庸大人,共同去办一件大事,我意奉旨而行,这时候他派来的特使应该也到了我妖国边境,你就代为接引一番,保护他到我王府来。”

        李尘轻笑,解释道:“你为我弟子,这个身份应该足够表达重视了。”

        韩丽默然点头,表示明白。

        ……

        边陲坊市西部,荒莽山原中,一片丛林茂密,山高路陡。

        充满着浓郁生机的树木在此聚集,生长成为了林海,放眼望去,宛如茫茫波涛。

        几个玄衣劲装的黑色身影如同鬼魅浮现,身形灵活如猿,跃动在枝叶之间。

        他们似乎都是拥有着不俗实力的武道高手,一个个脚踏在林间的枝叶上,竟然如履平地,片刻功夫就翻过数座接近十余丈高的山坡,来到南面背阴处的山坳处。

        为首的一名黑衣人在茂密的灌木丛旁蹲了下来,身影微闪,周围真元化罡,竟是呈现出如同叶片的翠绿之色,气机也仿佛融入了周围环境。

        其他黑衣人纷纷跟随,在附近几丈,十几丈外接连蹲伏,整个过程寂静无声。

        不久之后,一行十余人的队伍从山间小路走了过来。

        这是一个不同于寻常商旅的队伍,行走在前面的人虽然都是些青衣布服的粗使杂役模样的男子,但是一个个步履轻盈,太阳穴高高鼓起,中间则是两名抬着软轿的轿夫,同样孔武有力的模样,以人力作车舟,抬着一名锦衣华服的男子健步如飞,在后还有两名腰挎战刀,护卫模样的精悍高手压阵。

        那两名高手行走之间不时四下张望,目光巡弋在附近可能潜藏盗匪或者野兽的可疑之处,显示着极高的警惕之心。

        突然,走在最前面的一人停了下来,带着几分狐疑扫向那些黑衣人潜藏的地方。

        “不好,有埋伏!”他突然叫了起来,“保护大人!”

        “杀!”一众黑衣人在首领的暴喝之中冲了出来,发动强攻。

        战斗一触即发,双方在这林间厮杀起来,不一会儿,黑衣人就倒下了四个,但作杂役打扮的男子也有六个跟着失去了战力。

        压阵护卫当中的一人身中数刀,依旧浴血奋战,死守不退,大喊道:“快走!”

        “大人,得罪了!”另外一名护卫面现悲切,但却还是拎起有些惊慌失措的乘舆男子,一跃飞向对面山坡。

        黑衣人当中足有三名同阶的先天武师,但在留下护卫的纠缠下无法追击,只能含恨把怒火化作刀罡剑芒,攻向留下来殿后的护卫。

        “竟然让他们跑了!”好一阵后,解决战斗的黑衣人首领含恨在殿后护卫的尸体上踢了一脚,怒气冲冲道,“现在只能看那些血衣匪的了,但愿那些绿林中人不要失手,否则我们没法向王爷交代!”

        话虽如此,他也不敢把所有希望寄托在对方身上,依旧还是纵身一跃,朝目标逃跑的地方追去。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