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6章残月谷  映照万界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有这些积累,想来可以混得不错!”

    望着祭坛旁边稀稀落落的几块烤肉,还有几张残破的兽皮,这是部落打造皮甲失败留下来的产物。

    在部落混吃混喝一个月,唐玄明可不是什么都没做,他把部落之中一些看似没用的废物收集起来,无声无息间存入祭坛这个空间。

    “烤肉八块,兽皮三块,我这也是混的够惨的。”

    望着手边一堆可怜的物品,唐玄明露出苦笑。

    这一个月他不是不想多收集一些物品,可是根本没有机会。

    像他这样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类似于废物一般的存在,能够混到食物就已经让一群人愤怒,更不要说更多的资源了。

    部落中的食物获取可是很艰难的,在这一个月内唐玄明只看到过一次捕猎,狩猎队出去了二十余人,虽然全部回来了,但却有一个重伤,四个轻伤。

    大荒之中的残酷让唐玄明再一次认识到了这方天地的可怕。

    “部落能够养我还真是够良心的!”

    唐玄明苦笑一声,觉得有些苦恼。

    “好在这一个月我也不是什么提升也没有,现在选择降临世界也拥有了一定的自保实力。”

    这一个月内他已经开始尝试修行蚁皇法,果然,他没有办法打破禁锢,没有达到力能扛鼎那一个入门阶段,蚁皇法根本没有办法真正的修行。

    人族无数年来积累下来的经验必然是有可取之处,他没有惊掉一地人的眼珠子,成功修行。

    反而是因为不知名的原因,他在这一个月内胃口大增,吃掉的食物越来越多,被部落中的人大声的嘲笑。

    “我可并不完全是一个吃货,力量也在疯狂的增长啊!”

    按了按胳膊上坚实的肱二头肌,唐玄明心里有了一丝信心,仅仅是一个月他就比之前壮了一圈,虽然在部落中能看来微不足道,但他自己却能够察觉到这其中的巨大变化,心中暗暗欣喜。

    “或许是这个世界的规则,或许是这方天地与众不同的食物。”

    来到这里的时间很短,唐玄明却已经可以确定,这是一个高武世界,他见过飞翔在万米高空,依然如同飞机一般庞大的神鸟。

    也见识过有小山那么高大的猛虎在大荒深处的山巅上咆哮,深深地意识到了这个世界的强大。

    被他认为极度强大的貔族部落只能够在这片天地下艰难的生存,比战斗民族还要彪悍他们只是这片大荒之下的一个小部落。

    “终究要靠实力说话!”

    …………

    神秘莫测的祭坛中间依然是如同湖面一般平静的虚空,各种各样杂乱的声音依然从其中传出。

    唐玄明神念一动,按照接受的传承,触碰到那一缕意念,心头默念道:“你的愿望将由我来实现。”

    祭坛一动没动,没有丝毫的变化,只是幽暗深邃的虚空泛起了一丝波澜,原本站在祭坛上方的唐玄明已经消失不见。

    …………

    持续了千年的时代终究落下了帷幕,每一个人心中都多了一片废墟。

    曾经广阔而辉煌的记忆平原,都在新世界的阴影中化做沙尘……

    这是最伟大的时代,也是最为残酷的时代。

    公元前259年,嬴政出生,这片大地上诞生出了一位最为辉煌的帝王,他终结了这篇大陆之上纷乱不休的战争。

    书同文,车同轨,统一文字和度量衡,北征匈奴,南征百越,修建万里长城……

    他是第一个统一这片大陆的人物,自认为功绩超越三皇五帝,凡世间的王已经不足以称颂他的名,因此,他自封为始皇帝。

    无数人崇拜他,也有无数人恐惧他,在六国人的眼中,他是暴君,是最为残暴的地狱魔鬼;在老秦人的眼中,他是这片大地上唯一的神明,一切的伟业都归功于他的身上。

    大秦前所未有的荣耀全都是他带来的,战国时代被他终结,六国残余人物不愿承受秦国苛刻的暴政,依然在顽强的抵抗。

    这是一个完全新生的时代,唐玄明就这样突如其来的降临在这里。

    …………

    秦国边界,残月谷。

    满天的风沙之中,密密麻麻的兵士映入唐玄明的眼中,秦字大旗招展,在风中猎猎作响。

    一条狭窄的道路上,一位中年男子牵着一个小孩,面对让六国军队都颤抖的秦国兵卒,他一脸漠然,反而在低头嘱咐身边的孩童。

    三百兵士踌躇着不敢上前,弩箭已经张开,锋锐的青铜剑持握在手中,身上冰冷的铠甲让人觉得恐惧。

    被围在他们中间的人物只是穿着一身长衫,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来看这都是必死的局面。

    可是恐惧的是无敌于天下的秦兵,被围在中心的两人都平静而漠然。

    “盖聂,你们已经没有路可以走了,赶快扔下武器!”

    一位雄壮的兵士大声怒吼,但话语之中的颤音却表露出了他的恐惧。

    面对秦国第一剑客,现在可以称之为天下第一剑客的盖聂,即便站在整齐的军队之中,他也觉得遍体生寒。

    而一边的山谷上方,一位白胡子老头和墨家巨子正笑意盈盈的看着这一切。

    秦国的内斗总是他们喜闻乐见的。

    白胡子老头的一只胳膊居然是骇人的机关手,完全是由木料打造而成,展现了巧夺天工的机关技术。

    正在两人笑盈盈的看热闹的时候,一声低沉而厚重的喃昵在白胡子老头耳边响起,这道声音神秘威严,不容置喙的信念蕴含在其中。

    “你的愿望将由我来实现!”

    墨家巨子的眉头挑了挑,腰间的长剑已然握在手中,但面对着面前对人影,犹豫着没有刺下。

    他的剑可以和卫庄比肩,甚至可以和下方正在和秦国三百精锐兵士对阵的盖聂交锋。

    可是在面对他面前这个人物时,他握剑的手却有些颤抖,没有办法刺出。

    因为这个人物是凭空出现,在他出现之前,墨家巨子可以确认,周围没有任何人,以他绝顶的实力,盖聂都没有办法这样悄无声息的潜伏到他的身边。

    即便是号称阴阳家最为绝顶的人物东皇太一,使用阴阳术也达不到面前这个人的效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