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跃迁手环_我在末世有套房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章 跃迁手环





        宇宙是多元的。
        亚马逊丛林中的一只蝴蝶不经意间扇动翅膀,或许两周后便会在美国得克萨斯州掀起一场龙卷风。即,任何细微的变动,都可能在无限次放大之后,产生足以改变未来走势的影响。
        也就是说,我们所理解的未来,是及其不稳定的。
        江晨,男,23岁,本科毕业生。毕业后在一家服装店当过销售员,不过已经被辞退了。日渐缩水的钱包让他不得不面临一个两难的选择:是继续留在上海市找工作,还是退掉租的房子回老家生活?
        老实说,他不愿意就这么灰溜溜的跑回去。能在望海市这样的大都市生活,不但是他自小的夙愿,同时也是父母对他的期望。没有见过世面的人,有几个不渴望着能走出去瞧瞧这个世界?
        即便早已知道,现实可能会让自己灰头土脸。
        那一晚,他喝醉了,那是他毕业以来,第一次独自喝闷酒喝道不省人事。就在宣泄着一肚子憋屈之后,他朦朦胧胧地感到脑袋像是被什么抽了一棍子似得,整个人就昏厥了过去。那块不明金属物体在砸中他的手腕之后,仿佛是与他融为一体一样消失了。
        然后,他便获得了一项匪夷所思的能力——穿越!
        当然了,发现这异常的能力,已经是数个月后的事情了。
        古怪的纹路向手表一样环着他的右手腕,就算仔细凑过去观察,也只能得出是一种奇怪的文身这样的结论。
        那么问题来了,江晨他从来没有文身过啊?
        他不知道被选上的人为何会是自己,只知道,他走向人生巅峰的机会可能来了。
        时空穿梭?位面跃迁?他没有足够的专业知识能够解释这非同寻常的现象。只是因为一次意外触电但屁事没有后发现,吸收大概100度电左右的能量之后,他手腕处向纹身一样的空槽会充满,便能够满足“穿越”所需要的条件。而一次穿越大约会消耗半个能量槽,也就是说,充满100度电足够穿越一个来回。穿越的成本只有50元左右,不得不说这实在是太廉价了。
        另外,这古怪文身的功能还不仅仅是穿越。江晨在无意中发现,这玩意除了能够使他前往一个陌生的世界外,还拥有一个**的亚空间!通俗点讲,也就是一个大约1立方米的储物空间。但由于从空间中存取物品都需要消耗一定量的能量,江晨还是选择用背包携带物品进行穿越。毕竟如果不省着点用能量槽中的能量的话,要是在末世找不到补充能量的方法,岂不是就回不来了?
        江晨有种预感,这个能量槽应该是可以升级的,包括那个储物空间,应该都还有着一定的拓展空间,只不过目前他还没有弄明白如何去升级罢了。
        至于如何充能?方法很简单,只需要把右手手指插进插座中就行了这方法虽然粗暴,但却很管用。至于江晨是如何发现的这个方法,前面已经说了,完全是因为一次意外的触电。
        第一次穿越是在一间废弃的民居中,从那落满灰尘的床铺和腐朽的木质窗台上可以看出,这间屋子已经很久都没有来过访客了。仔细确认了所处的环境之后,江晨开始探索起这间破旧的民居来。从那半损毁的带存储功能的收音机和废旧的报纸上,江晨勉强了解到了部分关于这个世界的情报。
        这里是一个类似于地球的平行世界,不过科技显然是走在了江晨那边的前面。高楼大厦林立,但却没有丝毫文明的气息。街上到处都是丧尸、异种生物,连把靠谱的武器都没有的江晨自然是不敢轻易出门。
        时间是2190年,地点依旧是华夏共和国的望海市。然而这里的望海市却与江晨那边的望海市几乎是两个样子。
        2150年,全球气候变暖,各类资源因为过度开采而极度紧张,经济危机如期而至。
        2164年,波兰政治危机点燃了中欧的火药桶,红色政权开始向西挺进。受此影响,全球地缘政治都进入极度紧张状态。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个平行世界里,1991年并没有发生苏联解体事件。因此世界政治格局被分割为三极世界——由美国及其盟友组成的北约军事体(nato),苏维埃主导下的亚欧中部红色政权(cccp),华夏国与南亚诸国组成的泛亚合作组织(pca),以及一些边缘国家保持中立。
        2171年,中欧局势升级,红色政权向蓝色政权宣战,双方都指责是对方先开的第一枪,由此拉开了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帷幕。
        同年冬天,南海事件爆发。中日在南海发生海战,北约对泛亚合作宣战,亚洲战场开启。同年,蒙古国爆发政治危机,红色政权与华夏国发生军事摩擦,迫使两国大量军事力量于边境对峙。
        2172年,红色政权在巴黎引爆第一颗核弹,宣告第三次世界大战进入核战争阶段。
        2173年,这场现代战争意外的陷入了僵持。全世界都遭受了核辐射的影响,生态环境不可控制的遭受了近乎毁灭性的破坏。核冬天使地球80%的陆地被冰雪覆盖,谁也没想到,全球气候变暖居然因这样一个非常讽刺的原因而终结了。战乱、饥荒、疾病这场现代化的世界大战,只用了两年就几乎耗尽了人类文明的所有元气,造成的经济损失远超一战二战的总和。也正因如此,和平在没有分出胜负的情况下理所当然地到来了。因为所有人都清楚,再打下去,只怕没有人还能活着了。
        2174年新年,和平条约正式生效。“重建生物圈”计划正式启动,清除辐射计划由所有国家共同出资推进。
        2174年秋,国际联合组织宣告“重建生物圈”计划流产,研制中的净化辐射菌类因为辐射产生不可控制的变异,同时,由于受到不明武装的袭击,变异细菌在城市中大规模扩散。被变异细菌感染的人类会呈现丧尸化,全球性生化危机爆发。所有机构都由此陷入了瘫痪,所有的秩序都在一朝一夕间崩溃。
        2176年,世界联合组织向位于半人马座的卡普坦b星球发射了六艘殖民舰。上面承载着人类文明的希望,以播种船之名驶向太空,寻找新的家园。然而这一切都与仍然挣扎在地面上的人们无关。
        同年,世界联合组织宣告解散。
        报纸中记录的信息只持续到了2176年,剩下的讯息江晨大多是从一本泛黄的日记上看到的。从抽屉中仍然运转着的电子表上可以得出,现在的时间点是2190年六月的结论。
        很巧,现世此时也是六月。
        不过短短5年时间,这个世界线中的人类文明,就亲手葬送了自己。
        -
        在做了短暂的停留之后,江晨便选择了回到现代。这里有着太多未知的危险,没有万全的准备就进行探索,实在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回到现代的江晨休息了两天,然后从附近的超市购买了一箱罐头,一箱火腿,还有一箱泡面。出于谨慎考虑,即便他没有打算在那个危险的地方过夜,但还是携带了三天的伙食。
        白天丧尸的实力似乎受到了很大程度上的削弱,这也方便了江晨探索这一片区域。小心翼翼地从街道中央穿过,避开丧尸较多的区域,江晨找到了这栋别墅
        高大的院墙与铁门看上去很有安全感,院内枯黄的植被看上去颇有几分萧索。别墅主楼门旁的大理石圆柱上的浮雕已经被酸雨洗涤的模糊不清了,看得出来这个世界的污染应该很严重。
        石质的建筑结构倒是没什么科幻色彩,看的出来别墅的前主人似乎是个很会享受生活的富豪。
        至于为何要选择探索这栋别墅,答案自然是显而易见,有钱人的家怎么说也得放着些值钱的东西吧?
        然而江晨遇到的却并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而是一位几乎快要饿死了的美女。
        或许是被美丽麻痹了警惕心,或许是来自文明社会的江晨压根儿没去往危险的方面想,总之,在看到那已经连呼吸都没什么力气的美女用哀求的眼神看着他时,他很大方地从背包中取出了一瓶矿泉水,凑到了那美女的嘴边,很是怜香惜玉地喂她喝下。
        救人要紧嘿嘿,她会不会以身相许?咳咳。
        接着江晨又取出了咖喱鸡块的罐头,那位美女在闻到罐头的香味后,依旧是用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充满哀求的望着江晨。被美女用这样的目光望着,对于还是处男的江晨而言,无论是精神上还是生理上都是一种难以言喻的享受。
        于是江晨很热心地取出了勺子,一点一点地喂那位身材火辣的长腿美女吃下了罐头中的美味。
        然后没有然后了。
        然后江晨就后悔地恨不得抽自己脸。
        那位美女的举动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农夫与蛇的故事。
        一个罐头和几个馒头下肚,那位美女二话不说从腰间拔出手枪,抵在了江晨的脑门。在江晨彻底傻眼而没有反应过来时,她已经将他熟练的捆在了凳子上,并就地取材地取出了别墅原主人的呃,应该是情趣用品——皮鞭。气势汹汹地开始了对江晨的拷问。
        到了现在,江晨也大概意识到了,自己背着一背包的食物走在大街上究竟意味着什么。
        好在自己碰到的是多多少少还是有点良心的孙娇小姐,如果碰到了什么食人者、奴隶贩子之类的恶棍,只怕现在已经被捆成了粽子当成食物或商品之类的东西了。
        当然,江晨其实也可以选择启动手腕上的纹身,传送回现代。但这样的话,也就意味着他最大的秘密暴露了。一但被这女人“守尸”,他将不得不面临着更大的危险。
        他可不愿意就此放弃这块“宝地”。
        何况,启动穿越功能也是需要时间的。一但这疯女人发现什么不对劲的情况,难保她不会直接开枪。
        江晨不想冒这个险,好在现在与这女人达成合作关系了。
        -
        “喂,我说,你准备如何把生活物资运到这儿?”孙娇一边加固着别墅的防御薄弱区域,一边不解地出声问道。
        “我的同伴自然有办法,这个你不用操心。”江晨继续扯谎道。
        这栋别墅里面确实存有不少钞票,但这个世界的钞票却与江晨原来世界的钞票有着很大差别。江晨有想过去寻找些值钱的黄金之类的东西,不过这栋别墅的主人显然没有将那些值钱的东西放在家里。
        墙上悬挂的壁画或许很值钱,不过那些伟大的画家只怕在江晨那边根本就不存在。想要将这些艺术品拿去换钱,显然也是行不通的。对于别墅中的那些较为先进的居家设施,江晨倒是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可是在发现那些什么全息影像电视、自动烹饪设备之类的东西根本无法正常启动时,孙娇很干脆的给出了原因。
        “啊,你说那些东西啊在核爆之后,大部分电子设备都用不了了吧。不过,将这上面的关键成分拆下来,作为零件还是能在不少幸存者基地换到少量有用的东西。”
        听到这,江晨叹了口气,不得不放弃了将这些设备搬到现代去卖的打算。
        不过既然这些东西存在过,那么意味着一定有人能再将这些东西造出来。江晨相信,如果用食物作为交换的话,这个世界一定有不少“精英分子”抢破头地愿意替他打工。毕竟,在这个末世中,那些奢侈的民用技术,实在是太不值钱了。
        身体羸弱的技术人员,如果不是掌握了制作军火等高端技术的人才的话,多半只能面对苟活在贫民区的命运。
        孙娇不知道江晨看上了这栋别墅的哪里,不过既然雇主发话让她干活儿,她自然不会拒绝。
        “要我直说的话,加固这栋建筑并没有什么意义。只要不弄出太大的动静,那些没脑子的丧尸根本不可能摸进来。这一带并没有强大的变异生物出没,你这么做纯粹是”
        “行了,我不是在防备丧尸,我也知道只要不去招惹那些恶心的家伙,他们就不会主动跑过来招惹我。我是在防止不速之客摸进来,明白了吗?你肯定也不想睡觉的时候被抹了脖子吧。我们需要在城里待上一段时间,这里将作为我们的补给点。”说着地同时,江晨恶狠狠地瞪了孙娇一眼。
        “好的老板,”孙娇翻了个白眼,将最后一颗钉子,钉在了木板上。其实她想反驳:根本就没有人会没事摸进这种明显被搜刮过的建筑。
        至于她为何会在这儿那是她的秘密。
        “有这附近的地图吗?”翘着二郎腿坐在有些发霉了的沙发上,江晨对于让这位美女干苦力一事没有半点负罪感。这娘们刚才可是差点对他来了一场**拷问,被枪指着的感觉一点也不好。
        孙娇显然对于这类工作已经十分熟练了,很快便将这栋别墅的一楼来了个全面加固。至于改造的材料,自然全都是就地取材
        “你的epaid呢?我可以直接给你传过去。”
        “epaid?”江晨愣了愣。
        “就是这玩意儿,”孙娇用手指敲了敲绑在手臂上的腕载电脑,像是听了什么有趣的笑话一般咧了咧嘴角,“你该不会没有吧?”
        “我可以买。”江晨讪笑了笑,摸了摸鼻子,他感觉自己在这妞面前就像个原始人一样。
        “很难想象没有ep你也敢来城市里探索。你就不怕体内辐射指数超标?”孙娇叹了口气,从身后的便携背包中摸出了一个像是大号电子表一样的东西抛给了江晨,“戴上试试。”
        “似乎挺合适你从哪儿弄得?”江晨摆弄了下,诧异于这个世界科技的发达。这个叫ep的玩意戴在手上非常的轻便,丝毫没有碍事的感觉。淡黄色荧光屏上展示着江晨的各项生理指标,这似乎是个健康监控装置。
        “从一个倒霉的家伙尸体上拿的。”孙娇的嘴角咧了咧,那笑容明明很阳光,但却让江晨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
        用户名:江晨
        身体状态:
        ***
        看到辐射值时,江晨额前滑过一滴冷汗。他差点忘记了,这个世界可到处都是辐射,在这里待久了,迟早得完蛋。他并不清楚那个辐射值11意味着什么,他只知道,来这个鬼地方之前,他是不可能接触到辐射的!
        “哦,各项能力都没有超过20我说,你真的是个男人吗?”孙娇不怀好意地瞥了眼江晨的下体。
        “你要不要试试?”江晨恶狠狠地说道。
        “老娘就站在这儿,你倒是来试试?”孙娇霸气十足地一只皮靴踩在了沙发扶手上,眼神中充满挑衅地看着江晨。
        卧槽,这还能忍?此时不上更待何时?
        还是更待何时吧。
        江晨果断认了怂。
        开玩笑,且不论自己打不打得过“野蛮人”。就算打得过(不可能),只怕干那事的时候也还得提防着这娘们咬断自己的鸟。江晨相信,这种事孙娇还真就能干的出来。
        那种愉悦的事还是回现代做比较保险,有钱了还怕没女人?
        不知为何,江晨突然想到了一个人,那个将他开除的女人,那个让他几乎失去了经济来源,让他差点在望海市生活不下去的女人,那个总是冷这一张臭脸的女人
        “怎么了,我的小老板,为何突然不说话了。”孙娇把小这个字咬得特别重,用玩味地眼神看着江晨的眼睛。
        “没什么,想起了些过去的事。”
        孙娇微微一愣,那平淡的语气竟然让她感到了一丝寒意。虽然她不认为这个战斗力不破20的男人能对她构成什么威胁,但长年游走于生死边缘所锻炼出的对于危险的直觉确是很少会说谎的。
        孙娇识趣地闭上了嘴。
        没有必要去得罪一张免费的饭票,天天都能吃饱,这在以前孙娇小姐可是从来都没有想过的。那咖喱鸡块的味道,简直是太赞了,她还是第一次发现这个世界上有如此美味的食物。在这片废土上,能有块馒头啃已经是一件很幸福的事了。哦不,大多数人还都是靠营养合剂来充饥的。那种吃不饱,但也饿不死的玩意。
        另外,这个不怎么成熟的老板,似乎是个好人
        不要误会,好人这个词在废土上绝对是个贬义词。可不知为何,虽然话是这么说的,但比起废土上那些随处可见的“正常人”,她还是更愿意和这位“烂好人先生”相处。至少,不用在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捆成粽子。
        想到这里,孙娇那有些干涩的红唇,不禁勾勒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我说,你要不要笑的那么毛骨悚然”不知为何,孙娇脸上的笑容明明很美,但却让江晨打了个冷颤。
        “有吗?不觉得姐姐笑起来很有魅力?”
        “我该回答有,还是没有呢”望着那艳丽的俏脸,江晨咽了口吐沫小声嘀咕道。
        ...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