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灰蛊佣兵团_我在末世有套房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八章 灰蛊佣兵团





        郁金香旅店,坐落于外圈与内圈的交界处,靠近第六街区最繁华的市场,以及安保力量最强的民兵团驻地。
        屋顶上那散发着森森寒气的50口径连装防空机枪虽然有些折煞了那华贵的装潢,但无疑也彰显了这家旅店的实力。毕竟在这片毫无秩序的废土上,安全才是第一。
        能够在楼顶上架设防空机枪,显然这里的后台无疑是第六街区的官方。
        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安保问题自然是重中之重。据孙娇所言,在这儿,如果有人擅自进入你的房间,你有权不过问理由直接将其击毙。
        之所以选在这里住,自然是为了方便处理那条“尾巴”。
        坐在质地名贵的真皮沙发上,江晨笑眯眯地用牙签从水果罐头中挑起一叶橘子,在两道吞咽吐沫的声音中,塞进了口里。
        要是放在以前,罐头这种垃圾食品他是不屑于吃的,谁知道里面添加了多少甜味素,防腐剂。不过因为这些天来一直都在吃垃圾食品,为了自己的健康着想,江晨也不得不考虑通过水果罐头来补充些维生素。
        “别这么看着我,会给你留点的,”面对孙娇那赤果果的目光,江晨翻了个白眼,同时向地上那个同样咽吐沫的人抬了抬下巴,“我们不妨早点解决掉这个问题,然后共进晚餐?”
        被捆成粽子扔在地上的胡磊感到背后传来一股杀人的视线,不禁打了个冷颤。望着坐在沙发上笑眯眯地看着他的男人,他感到了一丝发自肺腑的恐惧。
        一把枪抵在了他的后脑勺上,胡磊额前的冷汗不断地滴落。
        “我,我真的你们一定是抓错人了!我,我真的没有”
        孙娇毫不客气地一枪托抽在了他的脸上,然后踩着他的脑袋恶狠狠地说道。
        “我不是在问你有没有跟踪,而是问你,”孙娇眯着眼睛,放慢了语气,食指轻轻地拨开了天狼星的充能开关,枪膛处发出了轻微的嗡鸣,“是谁派你来的?”
        那是毒蛇一般的声音,即便是安安稳稳坐在沙发上的江晨都不禁缩了缩脖子,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她如此霸气的一面呃,或许也不是第一次。
        孙娇将他捆成粽子弄回来时,他一醒来便一口咬定自己什么都不知道,除了名字之外,他没有交待出任何有用的信息。他一口咬定自己只是一个生活在贫民窟的难民。
        然而,难民会出现在这吗?这里可是第六街区的繁华地段。
        “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你,你们这是用私刑!第六街区的警卫不会放过你们的!”胡磊胡乱地喊着,瞪大着眼睛,甚至天真地开始威胁起了江晨。
        很天真,也很蠢。
        如果不是出于对孙娇能力的信任,江晨差点就信他真是个普通人了。
        “你有十秒钟的时间考虑。当然,为了督促你想起些什么,我会每隔十秒打爆你一颗蛋蛋。”孙娇冷冷地说道,同时一脚将卧在地上的胡磊踢得翻了过来。
        “不要!不!”被翻过来的胡磊发出了杀猪一般的惨嚎,双目惊恐地望着孙娇,想要向远离她的方向后退。
        “9”
        “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大姐,大姐你饶了我”胡磊拼命地哀求着,然而他却无法从哪个恶魔一般的女人眼中看到一丝同情之类的情绪。
        “7”孙娇二话不说抄起了一根钢条。
        “我我”
        “1”孙娇抬起了手。
        “啊啊啊啊!”
        “等一下。”江晨突然开口了。
        孙娇闻言,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但手中的钢条依旧悬在上空。
        一股酸臭味弥漫在房间中,江晨皱着眉头吸了吸鼻子,望着俯卧在地上抽搐的胡磊眼中闪过一丝鄙夷。
        还没打呢,都tmd尿裤子了。想学别人宁死不屈,就不能硬到最后吗。
        不过,当孙娇说打爆蛋蛋的时候,江晨胯下也是不禁一疼,这招对于男性的杀伤力确实有些可怕。
        “我不怎么喜欢通过暴力解决问题。”江晨咬着牙签,冲胡磊笑着说道。
        胡磊仿佛是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连滚带爬地爬到了江晨跟前,拼命地磕着头。
        “谢谢大,大哥!我,我真的”
        “但如果你继续这么装下去,我不介意帮我的助手出出主意,比如,将一条饿疯了的变异犬按在你的裤裆上。我想它一定会啃的很愉快。”
        江晨那带着寒意的话语让胡磊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变成了比哭还难看的表情。
        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江晨不自然地抖了抖双腿。
        他母亲的,搞得老子自己都疼了。江晨暗骂一声,脸上却是没有任何表现。
        “当然,比起暴力,我更喜欢交易。毕竟我本质上是一名商人。如果你愿意合作,这东西就是你的了。”
        一枚散发着淡紫色荧光的晶石颗粒摆在了胡磊的面前,那双充满恐惧的眼神,渐渐地转变成了贪婪。
        蕴含着100能量点的亚晶,在这片废土上这无疑是一笔巨款。
        “当然,你可以作假,比如拿一些编造好的谎言来忽悠我。但是,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这么做。你的老板能给你这么多吗?我可以给你,只要你以后替我做事。”
        江晨很满意地看着胡磊脸上表情的变化,他明白,胡萝卜加大棒的策略,已经见效了。
        接下来的事就轻松多了,江晨很轻松地便从他的口中获取了想要的情报。
        灰蛊佣兵团,以贩卖人口,劫掠幸存者为主业,偶尔向一些特定的顾客提供保全服务。佣兵团本部驻扎在松江的实验小学,利用小学的围墙设置了较为稳固的防线。之所以盯上了江晨,也不过是个偶然。恰巧灰蛊佣兵**遣的交易车队前来第六街区进行贸易,带队的队长周国平隐约瞥见江晨从背包里摸出了一个罐头,然后便看着他被请入了vip室,那是就动了贪念。
        当然,能担当交易车队队长这样的重任,周国平也并非无脑的泛泛之辈。在第六街区动手自然是不可能,坏了规矩的话,市场外那喷上了福尔马林的死人堆已经将后果交代的很清楚了。而且,灰蛊佣兵团也需要通过第六街区来交换必需品,没有谁敢得罪这样的势力。
        不过,如果在外面动手就没问题了。第六街区的戒律,并不会跨出那道铁门一步,这也是规矩。
        看着江晨和孙娇背后鼓鼓囊囊的背包,周国平心头便是一阵火热,但他依旧留了个心眼。来第六街区贸易的势力很多,万一踢到铁板,就算是老大恐怕也救不了他。深知这里水深的周国平没有急着制定伏击计划,而是先派了个手下去跟着两人。一方面是怕人跑了,另一方面则是打探两人实力的深浅,背后有没有什么不方便得罪的势力。
        当看到江晨先去注射了疫苗,然后又去武器店补充了子弹和**后,周国平心头便是一阵狂喜,看来这两人只是废土上常见的独行客。如果稍稍有实力的组织,也不会选择用亚晶去换子弹,它们往往都会有一条或先进或简陋的生产线来制造这些消耗品。
        以第六街区为例,那庞大的贫民区可不是用来圈养废物的。仅靠着贫民区的便是占第六街区四分之一面积的工厂,那里面有着从各种地方搜刮来的生产线,有的还经过了一定程度的改良,以适应高效的新能源亚晶。将废旧金属重新熔炼制成子弹,将变异生物的蛋白质与脂肪分解制成营养合剂,通过数控塔状农田培育催化蔬果等奢侈品想要在废土上存续下去,不恢复生产是绝对不行的,第六街区的领导层自然是深知这一点。
        早在十几年前,整个望海市的超市就已经被搬空了。
        既然确定了两人只是独行客,周国平便一方面开始同灰蛊佣兵团的本部取得联络,另一方面则是加紧了对两人的盯梢。这头肥羊要比以往他遇到过的羊肥上数倍不止。虽然那个女人让周国平隐隐感到有点危险,但对于两人身上的“巨款”,他周国平志在必得!
        静静的听完了蜷缩在地上的胡磊的坦白,江晨摸着下巴,陷入了沉思。
        “嘿,嘿嘿,老板。您看是不是,该把那个,呃,那个亚晶”胡磊腆着脸向江晨陪笑道,眼神的焦点确是充满了贪婪地望着那枚亚晶。
        100能量点啊!已经够他吃一辈子了。
        1点能量单位的亚晶就能换到10支营养合剂,哦不,还用什么营养合剂。哈哈哈就算是去这片废土上最有名的销金窟——新锐大酒店,也能潇洒的过上一个月多了!胡磊心头难以抑制地狂喜着,虽然那颗亚晶此刻还捏在江晨的手上。
        既然那个男人还需要我,我就不会死,他还会给我很多很多的好处。胡磊幻想着未来的美好生活,躺在金发**的女仆怀中,喝着
        那双小眼睛渐渐的开始聚焦,迎上了那黑洞洞的枪口。
        “哎白痴。”江晨叹了口气,扣动了扳机。
        砰!
        血溅了一地,其中还参杂着白色的渣滓。看着枪口冒起的青烟,江晨的手微微的有些颤抖。
        虽说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死的人也是手上不知道有多少条人命的罪有应得之人,但看着那脑壳在他的枪口下裂开的瞬间,他还是不免心头剧烈地震颤。
        胡磊刚才之所以一言不发,咬定自己啥都不知道,倒不是慑于灰蛊佣兵团的势力,毕竟如果想要躲起来,是没有人能找到他的。想要在这片废土上通缉某个仇人,就算是第六街区这种庞然大物也难以做到,更别说什么灰蛊佣兵团了。只要离开了这片区域,他根本就不需要担心什么对背叛者的追杀。
        他之所以咬死不松口,只是因为人命太过于廉价了他担心自己一但坦白,就会面临被处决的下场。
        但在极度的恐惧之中,他听到江晨开出的宛如天堂般的条件之后,他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将一切都抖了出来。
        那个叫胡磊的小喽啰还以为自己真能和江晨达成什么交易,能成为江晨在灰蛊佣兵团中的间谍,趁机捞一笔什么的。开玩笑,忠诚是个什么鬼?在废土上根本就不存在绝对的忠诚,所有人为了活下去都疯掉了,别说是他这个流氓一般的角色了
        只不过,他的算盘终究是落空了。在他交代完情报的那一刻,他的价值就已经没有了。
        开玩笑,对于那个什么佣兵团,江晨有什么好图谋的,能给他带来更多的好处吗?
        所以,直接处决掉这个监视者,才是个更为明智的选择。江晨同样不用担心那些人会找到自己。
        血自然也是溅到了孙娇的身上。微微愣了愣,孙娇倒是没有做出太多惊讶的反应,毕竟她对这种程度的血腥已经见的太多了,只是耸了耸肩膀说道。
        “我说,血弄到衣服上很难洗诶还有,这种事其实可以交给我来做。”
        后面那句话中所蕴藏的淡淡的温柔,让江晨不禁微微触动。
        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因为杀人而产生的躁动感,江晨关掉了保险将枪扔在了一边。
        “总得习惯的。”
        孙娇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将枪搁在了一边,跨过地上的尸体,靠近了江晨。
        跨坐在江晨的双腿上,孙娇搂住了他。这大胆的动作不禁让江晨感到有些惊讶,有些骚动。抵在他胸口的柔软,用正面的一击竟是直接驱散了他心中的挣扎。
        “你会留下来的对不对。”
        一双略微干涩却不失娇艳的红唇,在他的耳边轻吐着热气。
        “你,知道了?”那是江晨最大的秘密,也是无法说出口的秘密。怀抱着身前的娇躯,江晨用复杂的语气明知故问的说着。
        “女人可是很敏感的。”孙娇的声音中带着一抹笑意,“你不属于这里,但我希望你不要离开我。”
        “绝对不会。”江晨的声音很轻,不过却很坚定。
        早在那一晚就已经做出这样的决定了。
        是的,一开始,江晨只是打算从这里弄到大量的黄金,然后回到现代去过上富豪的生活。
        但是现在,看来自己已经不能自诩与这个世界毫无瓜葛了江晨有些感慨地想着。
        有了牵挂,说走就走自然是不可能的了。或许以后有办法,将孙娇也弄到现代去?毕竟这个地方真不是人待的。
        “我也相信你。”
        这句话,同样发自内心。
        “如果不是这里血腥味太浓,我真想在这里吃了你。”感动与喜悦化作了燃烧在小腹的火焰,江晨恶狠狠地在孙娇耳边低语。
        “也是,我想先洗个澡。”
        “可我不想放手。”江晨坏笑着在那富有弹性的小屁股上拍了把,满足地听着耳边传来的轻哼。
        “那你就抱着姐姐我去洗,”报复似得轻咬了咬江晨的耳垂,修长而健美的大腿将他的大腿夹得更紧了,孙娇用暧昧地口吻轻吐着热气,“正好让我见识下,基因药剂是不是让你的肌肉稍稍强壮了点。”
        一声低吼与一声惊呼。
        地上散乱着衬衫、牛仔裤、内内
        奢侈的水资源哗啦的淋下,在光洁的瓷砖上溅起稀拉的声响。水珠混杂着汗液,在冲撞声与娇吟中滑下,勾勒出一道道**的轨迹。
        (以下省略1w字,脑洞大者不难想象。)
        伴随着一声高昂的长鸣与一声粗重的低吼
        喘着粗气,江晨扶着那火热的大腿,缓缓地将她放在了地上。
        “看来基因药剂不是假货,我的脚几乎没有挨着地。”好一会儿,孙娇才喘着粗气从**的余韵中回过神来。调笑着伸出食指轻轻戳了戳江晨的胸膛,孙娇冲着江晨娇媚的翻了个白眼。
        原来平平的胸口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已经长出了胸肌。不过基因药剂直接强化的是肌肉强度,而非肌肉外形,所以虽然江晨身上看上去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无论是爆发力还是耐力都已经远非以前那个羸弱的现代人了。
        “满意吗?我的公主。”江晨轻搂着那纤细的腰肢,坏笑想要拍拍那令他爱不释手的屁股。
        “叫本公主姐姐。”孙娇调皮地闪身躲开了江晨的手,然后扯过浴巾披在了身上,“该干正事了。”
        “共进晚餐?”江晨笑了笑,也取过一条浴巾。
        “当然。不过在此之前,我们得先处理下外面那个倒霉的家伙。”
        望着孙娇闪身离开浴室的背影,江晨苦笑着摸了摸鼻子。
        在死人隔壁羞羞,这实在是太疯狂了点。
        看来以后得克制,得克制
        ...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