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人才济济的贫民窟_我在末世有套房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章 人才济济的贫民窟





        “嘿嘿,江老板,你看这个满意吗?”
        废土上的天气很诡异,明明是夏天,但偶尔却也会出现如同秋末一般寒冷的状况。致密的放射尘阻隔了绝大部分的紫外线,使得气候异常在这个世界成为了一种常态。如果那如同云彩一般的放射尘迟迟不能飘走的话,这里的气温甚至会再冷上几分。
        尤其是早上,这种寒意尤为的明显。
        披着一件风衣,江晨一只手插在兜里,一只手拿着一张简历扫视着。站在一旁的胖子已经谢了顶,年龄看上去足以当江晨的爸爸了,此刻却是点头哈腰地向他谄媚着。
        在这块以绝对自由和资本主义为核心的幸存者营地中,有亚晶的便是大爷。虽然不知道江晨是什么来头,但得罪了顾客的话,老板绝对不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何况,江晨可是个有身份的人。
        在孙娇的建议下,江晨给自己编造了一个虚构的身份——鱼骨头罐头生产公司总经理。在这片废土上,除开各势力的老大,就两种人最有地位了。一种是军火商,另一种便是食品生产商。
        这两样东西都是暴利,毕竟现在大多数的土壤已经无法耕作了。
        至于为什么叫公司为何叫鱼骨头,自然是因为方便。江晨带来的罐头基本都是鱼骨头牌的,他甚至开始考虑,要不要在弄到一笔钱之后把那个什么鱼骨头罐头食品有限公司买下来。这样也省去了每次都得用砂纸抹掉生产日期的麻烦
        “张天宇,原步行者科技公司副总裁,精通经济管理与电子产品研发策划,曾主导研发出风靡亚洲的步行者p7手机”江晨咧了咧嘴,副总经理?还真是讽刺,“咳咳。我说,王易先生。我需要的是计算机方面的人才,同时能干一点体力活,你给我找来一个副总经理?”
        虽然很遗憾,但这位总经理被刷掉了,他可不需要什么企业战略、经营计划之类的玩意。
        不知为何,刷掉所谓总经理的感觉真tmd畅快当然,江晨脸上没有任何表现。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请稍等!”那位叫王易的人才市场管理员连忙点头哈腰地赔笑着,然后转身跑进资料室继续挑选。
        叹了口气,江晨望了望贫民窟中那些衣衫褴褛的人们。
        这其中也不乏家庭,有劳动力的青壮男子甚至是身体还可以的女人都会进入工业区从事生产,然后换来几支廉价的营养合剂和一小粒碘片,与家人或独自艰苦地生存下去。
        如果遇上疾病的话
        江晨望了望天上的辐射云,那透过的阳光,颜色是那样的不健康。
        很快,胖子王易从资料室中小跑了出来,拿着一叠资料交到了江晨的手上,然后笑呵呵地抹了下头顶的汗。
        这些简历都落了些灰,可以看得出来刚才擦拭过的痕迹。在这片废土上并不匮乏高科技人才,甚至可以用过剩来形容。毕竟生产子弹用不了太高端的技术,也没有人会为了购置新电脑、新手机而付款。
        江晨仔细的挑选着手中的材料,时不时的皱着眉头。
        “江老板,您不满意吗?”王易小心翼翼地问道。这毕竟关乎着他的提成,也是他唯一的饭碗。
        “有几个人技术确实没什么值得挑剔的,不过”江晨指了指简历下面的一栏,上面写着犯罪记录,“为什么你挑给我的全是罪犯?”
        陆海涛,it从业人员,因为盗窃15支营养合剂被判处10年监禁,于有机合成炉从事体力劳动。
        李开明,飞讯科技公司原项目经理,因为持枪劫持事件被判处17年监禁,于子弹加工厂从事体力劳动。
        王易脸上的肥肉都挤在了一起,露出了比哭还难看的苦笑,用几乎是哀求的语气开口道。
        “我说江老板啊,那个,这我也没办法啊!”
        听过王易的解释之后,江晨才明白过来。
        原来,贫民窟中的难民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自由的,能够被当成商品交易的自然都是那些失去自由的难民。每个在贫民窟领过低保的人,在名义上都是第六街区的“财产”,身份与旧社会的农奴颇有几分相似。每个具备劳动能力的人都会强制进入工厂干活,不具备劳动能力的则作为人口基数储备着,必要的时候弄到前线去当炮灰。至于那些自由的难民,则多是虽然穷困,但多多少少能养活自己,自然也不用去领什么低保。
        不过这些都是十年前的规矩了,现在望海市已经形成了稳定的“生态系统”,异种和丧尸也不会无缘无故地冲击幸存者的生存空间了。第六街区没了外患,自然对于那些农奴一样的难民的需求也就大减了。
        为了消化过剩的人口,第六街区官方也不得不参与到了人口生意中。
        向固定的“代理商”提供必要的“关系”,然后通过他们之手来出售贫民窟中多余的难民。这些难民往往会被一些佣兵或者商队买走,当做试探危险的诱饵,或者引诱猎物上钩的饵食。可以说,被买走的人,下场都不怎么美好。
        没有人会浪费营养合剂去养废物。
        于是乎,被许可出售的除了那些不具备劳动力的没有价值的人,往往便是犯了事的罪犯。
        江晨开始有些犯难了,这两种人他都不怎么想要啊。
        性格恶劣的不好控制,身体虚弱的又难得养。
        “其实江老板不用担心,那些人卖出时都会戴上电子项圈,如果一但他们做了什么危害你安全的事,嘿嘿,”王胖子似乎看穿了江晨的担忧,小心翼翼地向江晨解释道,说都最后,他还伸出手指做了个开花的手势。
        这样的话虽然还是有些担心,但是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了。江晨叹了口气,准备从这些罪犯中挑选一个看得过去的。
        只要小心点就行了。
        “010342,请止步,否则你将被击毙。”冰冷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江晨不禁侧目。
        柔软的冲击感从腿上传来,江晨愣了愣,向下看去。
        “很抱歉偷听了你们的谈话,我会计算机,求求您了,把我买走吧。”女孩的语速非常的快,瞳孔中变换着恐惧与哀求的神色。
        被这瘦小的身躯抱着大腿,江晨先是有些警觉地摸向了背后的武器。不过在看到身着作战服的士兵向他示意不要激动,并抬枪瞄准这位女孩时,江晨便放弃了掏枪的想法。
        士兵向提着小鸡一般地扯开了那瘦弱的小女孩,江晨的眉头皱了皱,但没有多说什么。
        虽然很同情,但他更担心这个女孩的企图。
        万一是灰蛊佣兵团的阴谋呢?
        “呵呵,真的不好意思,贫民窟中总是不乏那些赶着去投胎的家伙。”王易连忙向江晨弯腰道歉,同时示意士兵赶快将女孩押回营地中。
        江晨注意到女孩的手腕上戴着一个手表一样的东西,此刻正闪烁着红光。一但有接受过低保的“奴隶”离开了贫民窟,这个警报便会启动,指示执勤的士兵将人抓回去。
        “如果她被抓回去会怎么样?”江晨随口问道。
        “编入劳改营。”王易耸了耸肩膀,这样的事每天都在发生,他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这么小的孩子也能干活儿?”
        “其实也不小了,一般超过16岁才会戴上限制出境的手环,那家伙只是发育不良而已,”王易笑了笑,“不说这个了,江老板,你看要不要选”
        “就要那个女孩吧。”江晨叹了口气。
        这么瘦弱的女孩,如果进了劳改营,只怕要不了几天就会在高强度的劳动下死掉吧
        江晨一路上见多了尸体,也亲手杀过人。但无论如何,还是无法做到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小女孩就这么地被带入地狱。
        何况那个女孩似乎是因为我江晨在心中说服着自己。
        或许这就是良知?一种奢侈的东西。
        “嗯?”王易愣了愣,脸色古怪地看着江晨,同时凑近了过来。
        “嘿嘿,江老板,如果你好这一口,其实还有更多不错的选择,嘿嘿,我有些路子能给你弄来更”
        “你的话很多。”
        王易看到江晨脸上冰冷的表情,不禁打了个寒颤。
        “是,是,没问题。”得罪了金主可犯不着,王易赶忙点头哈腰道。
        “需要多久办完手续?”江晨懒得多和这人废话。
        “大概一天,请告诉我您的住址”虽然那个女孩刚才犯了限制出境的重罪,可以说是已经成为了罪犯,理论上也是在许可出售的范围之内。但毕竟还没有过一道程序,想要直接弄出来也不是那么的轻松。
        “两个亚晶,我就在这里等着。”
        “江老板啊,毕竟这司法程序”
        “三个亚晶,我说的是小费。”江晨不耐烦地说道。哪来那么多毛病?文明都不存在你和我扯法律?
        “是!马上帮您办好!”王易屁颠屁颠地跑回了资料室,他需要立即与他的“关系”取得联系。
        这个胖子虽然看上去比较邋遢,但办事效率却相当的快,当然,这是都看在亚晶的份上。
        江晨只等了半小时,便看见一个士兵压着那个女孩又回到了大门口。
        只不过是半个小时,江晨便注意到那个女孩脸上多了一道乌青。
        王易注意到江晨脸色有些不自然,于是又腆着脸凑了过来。
        “嘿嘿,江老板,体检花了点时间,这也是为了您的安全着想啊,请您一定要理解啊。”苦笑着辩解道,王易又向江晨凑近了一分,然后在他耳边小声说道,“放心,检疫人员告诉我了。还是个原装货,嘿嘿。”
        江晨微微偏移了下脑袋,这家伙简直就像一个移动热源一样,而且身上散发着难闻的气味。
        将转让费用与小费一共5亚晶一同拍在桌子上的同时,江晨在协议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自此,这个编号010342的女孩就与第六街区再无瓜葛了。
        “你,叫什么名字?”江晨看了眼女孩左脸上的淤青,还有手臂上的血痕,微微移开了视线,叹了口气说道。
        那淤青应该是枪托砸的,虽然这伤痕与他无关,但他的心里多少还是隐隐有些自责。
        “姚佳雨。”女孩很顺从而怯懦地答道,不过,那声音却是因为胆怯而显得有些僵硬。
        “你会计算机?”
        “我会!”女孩突然提高了音量,但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唐突,于是又低下了头小声地说道,“计算机方面,我在虚拟教育系统中获得了b级评价。无论是编程还是骇入我都有自信能够做好。”
        “哦?那你为何还这么落魄?”江晨微微诧异地偏过头看了这个小loli一眼。十六七岁的年龄都能做到这种程度的话,放在现世中就算是冠以天才的名号都不足为奇了。
        然而这在末世似乎确是一件很普通的事。简介的虚拟教育系统省去了多余的素质教育,根据每个人的天赋来提供专业化的教学。只需要在培养皿中呆上几年,就能在某一领域获得出色的成果。只要是从避难所长大的人,基本上都接受过这样类似的教育。能得到b的评价,已经算是不错的水平了。
        这位叫姚佳雨的小loli,显然也是出自某个避难所,只不过可能是因为各种原因流落到了这里。
        这种情况很常见,避难所的资源耗尽后,里面的人往往会选择离开,去寻找新的家园。大部分人都会选择进入这样的幸存者基地。
        “贫民窟里很多人都能做到。”姚佳雨脸颊微微一红,有些心虚地低下了头,但似乎又像是担心江晨不满意一样,鼓起勇气抬起了头。
        “虽,虽然我的能力不一定是最好的,但,但是我的潜力绝对不会让您吃亏的还,还有,我很听话无论你要我做什么,我都不会反抗,还会很温顺”
        说到最后,不知是因为激动还是因为害羞,女孩的脸涨得通红。
        看着姚佳雨拼命推销自己的样子,江晨不禁莞尔。
        他并不在乎花掉的那点亚晶。就像是钱一样,总是要花的。
        “放轻松点,替我干活儿不需要那么的紧张。”
        看着姚佳雨哆嗦着点了点头,江晨突然意识到了她身上的衣服。
        薄薄的材质紧紧地贴在她贫弱的身板上,似乎贫民窟中的人都是穿的这种连体衣。在离开营地时,她的一切“资产”都被没收了,包括原先裹在外面的那件破袄。
        “冷吗?”
        女孩哆嗦着摇了摇头。
        这时江晨才意识到,女孩不是因为怕他才发抖,而是因为这天气实在是有些寒冷了。
        叹了一口气,江晨在姚佳雨诧异的目光中,将风衣披在了她的肩膀上。
        “别感冒了,在这里不好治。”
        江晨并不会说些什么温暖人心的话,但女孩确是默默地低下了头,被散乱而油污的发丝所掩住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幸福似的笑容。
        “太幸运了。”
        “嗯?”江晨偏了偏头。
        “没,没什么。”
        闻言,江晨笑了笑,也没有追问。做了件好事,他心里多多少少也是有些舒畅,这或便是所谓的文明人的特征吧。
        姚佳雨偷偷看了眼江晨扬起的嘴角,然后又怯生生地低下了头,裹了裹风衣的领子。
        好暖和
        她没有说出口的话是,她已经等待太久了。每天她都会躲在贫民窟人才市场的墙角,偷偷观察着前来“购买”奴隶的人。她想要离开这里,她在等待一个“不算太坏”的买主
        有凶残的佣兵,也有衣冠楚楚的商人,还有看上去不知深浅的人。
        但她一次都没有做出向今天一样这样的举动。
        究竟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要冒着死亡的风险,冲出去哀求这个男人呢?
        或许是从他看向贫民窟的眼神中,瞧见了一抹特殊的感情罢。
        那是一种名为怜悯的感情,虽然很单薄,虽然几乎快要被磨平
        如果这时候不赌一把的话,那这辈子都只能在这地狱中度过了。她很清楚,之所以贫民窟中的那些恶棍们还没有对她出手,也不过是因为她身体完全没什么发育。一但她长大,她将要面对的地狱是怎样的,她从邻居的大姐姐身上已经有所领悟了。
        被逼着去用身体换一包烟?或者是被一群人肆意地侮辱?
        拼命保护妈妈而死的爸爸,和哀求着跪在地上的妈妈,目睹了太多惨状的她,远比她看上去的要成熟的多。
        这个世界已经疯掉了。
        既然最终都是要遭受别人的掠夺,依附在他人身下苟活,不如选择一个可能会稍稍善待点自己的人。也不说善待打的时候能稍稍轻点她都会很满足了。
        至于赌输了,江晨并没有发善心将她买下的话
        死在劳改营的结局,也不算太坏。
        ...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