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七章 第一个家臣 1/2  战国之平手物语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泛秀完全清醒过来,已是第二日的午时了。

    睁开眼睛,眼前所看到的一个人是……(当然不会是美女)高大的身影,青色的吴服,赤色的衣带……

    “与佐……啊”

    泛秀猛地抬起头,却引来胸口一阵剧痛。

    “还是先别乱动吧,刀刃上涂了毒药,虽然不足致命,但是脏腑的损伤恐怕不小,至少要修养十几天。”

    “武卫先生没事吧?”如果受了伤还没完成任务,就太不值了。

    “忍者急于逃命无暇他顾,受伤的只有你一人而已。”成政悠然踱步上前,将手中的饭团和酱黄瓜递到泛秀手里,面上了无半点忧色。

    “那你还这么自在?真是缺乏同情心啊。”泛秀放下心来,开始与成政斗嘴。

    “本来我的确是有写担心,但是一想到能够正大光明地教训秀千代,这样的成就感,实在让人无暇他顾啊。”成政脸上浮现出一丝不坏好意的轻笑。

    “教训?”

    “然也。”成政忽作肃然状,“乱波虽然行踪莫测,但也并不鲜见,秀千代如何能够如此轻忽?”

    “……”

    “具体的经过我已听侍卫说过了。”成政的话音稍稍缓了一缓,“三处枪伤,一般人等自然失去了行动能力,然而乱波长期训练,忍受伤痛的能力远胜常人。”

    “忍者众的衣带和袖口都有夹层,检查的时候绝不该错过这两处位置。”

    “要判断人是否昏迷,从心跳、脉搏、呼吸上都是不难的,莫非秀千代居然一无所知?”

    ……

    成政一边喝茶,一边慢条斯理地点出泛秀失误之处,而泛秀侧耳作服帖装。一方面道理的确在对方那边,另一方面,伤口还在隐隐作痛,实在也没劲争辩。

    如此良久,成政才意犹未尽地放下茶杯,接着毫无风度地大笑起来。

    “秀千代啊,你可知道,面对一个比自己年幼七岁,但行事却毫无差错的家伙,那种不能作为前辈教训后来者的怨念,真是难以言状啊。”

    言毕,成政才恢复了平常的表情,泛秀瞪了他几眼,却又自己笑了出来。

    “只不过是皮藓小伤,能够缴获一支铁炮倒也不错啊。虽然工艺粗糙了些,但是至少值上三十贯吧——对了,那支铁炮总不会充公了吧?”泛秀突然有些担心,不禁暗自腹诽起来,虽然是这个时代没有缴获归公的说法,但万一信长那厮见猎心喜,你还能跟他讲道理不成?

    “腹诽主君可不是忠臣之行。”成政仿佛一眼就看出泛秀心中所想,“难道殿下是那样的人?对了,那个叫小平太的侍卫,一直等在门外,他对你的伤颇为自责,你就不要苛责了。”

    “苛责?”泛秀疑道,“忍者擒而复逃都是我大意所致,总不至于迁怒于人吧?”

    “泛秀殿人品高洁,在下岂能不知?”成政讥讽了他一句,“不过若不是小平太认定忍者无法行动,你也不至于受伤了——总之,当面解释吧。”成政退后几步,拉开房门,门外正是徘徊不止的小平太。

    “平手大人!”小平太听见响动,连忙向室内躬身施礼。

&nb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