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7、健身_哥哥万万岁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667、健身


        《我不是药神》即将迎来首映礼,何浩全拉着李想商量首映礼的布置,最后决定在盛京的水木大学召开。李想倒是提议过在林业大学,但是何浩全和投资方华兰影视不同意,认为林业大学的影响力和地位不够,还是水木大学更合适。

        首映礼比正式上映提前了两天,邀请人员涵盖亲朋好友、影评人、媒体,以及一千名学生。

        把计划都商量好后,华兰影视的老总高兴地对何浩全说:“这次多亏了浩全,让这部电影送审的时候几乎没有被剪,保持了原汁原味,这真是太难得了。”

        原本计划中,《我不是药神》私下里剪辑了三种不同的版本,送审的是第一版本,如果这个版本过不了审,那么就用第二版,第二版过不了,就用第三版,每一版都比前一版删减的力度大,不到万不得已,何浩全不会第二版和第三版。

        他拿着第一个版本去送审时,其实心里已经做好了退回来删减的心理准备。以他对评审委员会那些人的了解,这一个版本很难过审,肯定要删掉一些镜头的。他不抱希望去,结果大呼意外而回,这个版本竟然就这么过审了!委员会的郑主任当时就提出要求修改一个镜头,小修改,回头让他改好就行了,然后当场通过。

        此刻听华兰影视的老总提起这件事,何浩全眉开眼笑,一是显得自己很有人脉,二是他的电影能不改镜头当然最好。他巴不得呢。

        “出乎预料的顺利,我都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何浩全说道。

        “首映礼上一定要把电影审查委员会的众人都请来,尤其是郑主任。”华兰影视的老总说道。

        “那当然,已经准备了请柬,明天我亲自送过去。”何浩全说着,忽然有些遗憾地说:“本来还想邀请药监局的领导来……”

        后面的话没说,但是肯定没成功,人家能来才怪呢。这部电影讲述的是因药品管理引发的问题,人家没卡你的电影已经是网开一面,怎么可能眼巴巴到现场来看你的电影,让你当面扇巴掌。

        李想差点没笑出声来,也不知道何浩全是真的这么干了,还是吹牛的。如果真的发去了邀请,可以想见人家看到请柬的脸色一定很不好,就是不知道何浩全有没有接到对方臭骂一顿的电话。

        “李想,你人脉广,有没有什么门道邀请一些大腕来。”何浩全问李想。

        “你邀请的那些明星哪个不是大腕,还要多大的腕?”

        “我的意思是政府的那些,官方的。”

        “就像你刚才说的药监局?”

        “类似这样的。”

        《我不是药神》虽然已经通过了电影审查委员会的审查,但是这不代表今后一帆风顺,没那么简单。可能在盛京,在魔都这样的大城市没有部门来卡,但是到了地级市和县城,天高皇帝远,很难保证当地某些政府部门不会行政干涉。说到底,这部电影是揭短的,虽然更高层面默许,但只是默许,没有公开支持,没有行政文件,那么地方上就可以找茬。

        李想有些相信何浩全是真的邀请了药监局的领导,也明白他为什么要邀请,这是在找政府背书呢。

        他认真地想了想,问:“官媒可以吗?”

        何浩全乐呵呵地说:“当然算,很重要好不好!不过,你是打算邀请什么官媒啊?我已经邀请到了不少,重复就算了。”

        他让人把邀请的名单列表打印三份过来,李想拿到一份,快速看了看,确实涵盖了很多媒体,其中不少是官媒。

        “我可以试试邀请华夏日报社的领导。”李想斟酌了一下说道。他去年参加国庆和中秋晚会,献唱《我和我的祖国》,当时国家领导人给予了肯定,说这样的爱国歌曲应该大力宣传,后来,李想接受了不少官媒的采访,其中就包括特别严肃、特别正经的《华夏日报》的采访,还认识了日报社的相关领导。

        何浩全闻言,一拍大腿,说了句那太好啦,如果能有这种大佬来,在宣传上就不用担心了。

        华夏日报社的大佬虽然和药品不搭边,但他们是喉舌,体现的是政治风向,各级政府没有不读华夏日报的。

        事情就这么说定了,李想想着怎么和华夏日报社联系,回到家里,发现时间还早,太阳还挂在狗狗公园上空,决定到小区的健身房里健身。这些天经常坐在办公室,或者开会讨论事情,缺乏锻炼,全身发酸,感觉要生锈了。

        他回到房间里换了一身衣服,穿上短裤和紧身的黑色的T恤,脚踩运动鞋,拎着背包就要出门,但是一开门,大腿就被一个小不点抱住啦。

        “大象,带小姐姐去玩吧~~~”李窦窦小朋友恳请道。

        “你这是干嘛呢?”李想放下背包,想抱小兔子姐姐拎开,但是腿被抱的紧紧的,休想挣脱。

        “带小姐姐出去玩吧,好无聊鸭。”窦窦可怜巴巴地说。她这几天被向小园看管在家里做作业,没有特别的事不准出门。师师对这样的日子很享受,但是对跳脱的窦窦来说,这和坐牢没什么区别,昨晚赖在李想的房间里嘤嘤嘤诉苦了半天。

        今天李想一回来,就被小兔子姐姐盯上了,见他要出门,立刻卖萌耍赖,不带小姐姐出去玩,她就哭。

        “我是去健身啊,不是玩。”李想说道。

        “健身是干森么?”窦窦微微松开小手,昂起小脑袋,好奇地问。

        李想告诉她健身就是运动,就是劳动,就是要出汗,就是要干活,希望以此来打消小兔子姐姐的积极性——这位小兔子姐姐不爱运动,除了刷马桶、冲鸭、溜滑滑梯、遛狗子、追猫……

        果然,李想一说完,小兔子姐姐就犹豫了,松开手揪了揪自己的婴儿肥,有些烦躁,问李想干嘛要介么想不开,干嘛要去运动,别去运动啦,一起去逛街吧~

        “我不是去逛街啊,我就是去健身的,你到底去不去?不去就松手。”

        窦窦烦躁地说:“你四不四傻?哥哥你四不四傻,你为森么要去运动,你不累吗?你还是帮妈妈拖地吧~”

        这时候师师来了,说她愿意跟着鸽鸽去健身。

        这个小宝宝以前就跟着李想去过,对健身不陌生。她知道她只是跟着去而已,到了那里看哥哥流汗,给他递毛巾,给他递水,不用自己流汗,嗯,窦窦真傻。

        窦窦见李想带着师师要走,又看到妈妈从书房里出来了,吓得连忙撸起自己的小袖子,追上李想,大声说:“我愿意,伦家愿意~~带上小兔子姐姐,不要丢下伦~”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