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虏丑厉害,还是流贼厉害?(推荐票最厉害啦)_抢救大明朝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三章 虏丑厉害,还是流贼厉害?(推荐票最厉害啦)


        崇祯十七年三月十五日下午,快两天没合眼的王承恩被他的一个干孙子急急忙忙叫走去见崇祯皇帝了。

        朱慈烺知道,一定是居庸关失守的塘报到了京师!再过一天,李闯大军占领昌平的塘报也会送到京师。到三月十七日,李闯大军就会出现在北京城的西北!

        到那时,再要想用一钱银子和一块大肉套住三两千个壮士那就做梦了。

        不过即便朱慈烺抢了个关键的时间窗口,把壮勇聚集起来了,也只是一群缺乏组织和凝聚力的乌合之众。而要让这些人在北京城破的时候还能跟着走,朱慈烺还得努力忽悠啊!

        吴三辅这个时候已经把自家的家丁都带来了内教场,人数不多,总共有八十三人,其中的四十三人都是上了年纪的大叔大爷,剩下的则都是十六七岁的少年——家丁是个终身制的工作,通常还可以世袭。用家丁的名号其实是说小了,用家臣的名头才更加合适一些。

        所以吴襄说的三千家丁的计数单位并不是“个”,而是“户”。既然以户为单位,那么极限的出动能力就不是三千了,就会有许多上了年纪或者还没有完全长成的老家丁、小家丁存在了。

        现在正值壮年的家丁都在吴三桂军中,跟着吴襄进京的,自然都是些老老少少了。

        这些家丁虽然都不大精壮,但是在朱慈烺眼中,却是一笔宝贵的财富。老家丁的经验丰富,而能跟随在吴襄身边教养的小家丁,也一定是可堪培养的少年。如果能把这些少年变成自己的伙伴,将来要培养嫡系武装就容易了……

        “小的们拜见太子千岁爷!”

        吴家的家丁们果然比王承恩召集来的那些壮勇们整齐精悍多了,八十余人在大堂中列成八排,一起向朱慈烺揖拜行礼。

        朱慈烺的东宫领班侍卫朱纯杰,伴读太监邱致中,还有一位名叫张韬的东厂缇骑,一位名叫王周的勇卫营的旗总,一位名叫潘书晨的净军把总,也都在其中。张韬、王周、潘书晨都是朱慈烺命自己的伴读太监邱致中从王承恩召集来的壮勇中挑选出来的。

        其中名叫张韬的缇骑生就一副凶恶相,在东厂里面也有几分恶名,绰号张阎王,可见其为人为官如何了。

        勇卫营的旗总王周是火器兵出身,人高马大,脸上坑坑洼洼的一大片,丑陋得不行,都是火铳炸膛弄出来的。也正因为这次炸膛,才让他留在京师养伤。要不然现在多半在宁武关殉国了。

        净军的把总潘书晨就长得白净多了,斯斯文文的,好像个读书人。他的年纪也是三人中最大的,有四十许岁,在南海子净军里面干了十几年,从普通的太监兵升到了把总。和王周一样,他也是火器兵出身,现在是净军火器兵的把总。净军的火器兵被成建制的调派给了朱慈烺,算是朱慈烺手中最有战斗力的部队了。

        他们装备的火器都是好东西,是郑芝龙在松锦大战后送到登州的斑鸠脚火铳中的一部分——当时明朝兵部想调郑芝龙去守觉华岛,郑芝龙当然不去了,所以就送了一批广东、澳门生产的优质火器到登州算是支援抗清了。这批火器大部分给了关宁军,但也有一些运到北京,都被分配给了勇卫营和南海子净军。其中落在净军手中的斑鸠脚火铳共有300门,全都归潘书晨带来的火铳兵使用。

        “诸君且听仔细了!”朱慈烺的脸色已经变得凝重,目光灼灼地看着大堂内站立的众人,一字一顿地说,“居庸关已经陷落,闯逆即将兵临京师城下。本宫身为储君国本,在此危难之际,自当挺身而出,奉天子南幸留都。王公公和京营提督吴襄,都奉命与本宫一同行保驾南幸之事。

        诸君不是吴提督的家丁,就是本宫或王公公的人,如今可愿意和本宫、王公公、吴提督同保大明,共享江南繁华吗?”

        这番话说完,大堂里面就是一阵抽气儿的声音。

        居庸关陷落,百万闯逆就要打到北京了……大明要亡了吗?

        “我等愿意追随储君左右!”

        这个时候有人发出了第一声呐喊。

        朱慈烺将目光投了过去,见到的是一个十七八岁的青年,是吴襄的家丁,年纪岁小,却体壮如牛,脸上都是横肉,一看就知道是个不信邪的主儿。

        “小的也愿追随储君!”

        又有人吼了一嗓子,朱慈烺再瞧,却是个五短身材的少年,生得浓眉大眼,个子虽然不高,但是也看得出体格壮硕敦实。

        “小的王周,也愿随储君殿下,为周总兵报仇雪恨!”

        第三个站出来表态的是勇卫营出身的王周,他原来是周遇吉的部下,故主战死,自是恨得牙根痒痒。

        “臣也愿追随储君,护驾南幸。”

        现在说话的是潘书晨,他在朱慈烺跟前称“臣”,而不是奴婢。一来说明他和朱慈烺没那么亲近,二来则有几分傲气。

        朱慈烺冲他笑着点点头,然后又把阴冷的目光投向自己的领班侍卫朱纯杰。

        朱纯杰正在愕然之中。他跟随朱慈烺多年,太了解这位太子爷的性格了……就是个小崇祯啊!一向规规矩矩,还有点认死理,绝对是让所有爹妈都放心的好孩子。

        可是今天好孩子怎么啦?坏事儿干起来没完了……而且还把王承恩这个老实太监也哄着一起干坏事儿。

        而且这事儿干得……护驾南幸,还亲自组织武装护卫,这是太子爷能干的么?天子不可能下旨让太子那么干,所以太子现在就是擅自行事,往大了说都够得上谋逆了!

        正瞎琢磨的朱纯杰被朱慈烺投来的阴冷目光一盯,顿时一身冷汗,连忙表态道:“臣亦追随殿下,万死不辞!”

        “老奴也誓死追随。”邱致中也开口表态了,他是被王承恩派到太子身边的,名为伴读,实际上还负有监视的责任。

        但是现在王承恩在和朱慈烺一起干……他还能向谁打小报告?越级去报告崇祯皇帝?

        对方可是太子、王承恩,可能还有周皇后……还是算了吧!

        “小的们愿意追随太子殿下……”

        “小的们愿意追随……”

        有人带了头,表态支持的人就越来越多了,很快整个大堂里面的几十号人,都愿意“誓死追随”了。

        不过朱慈烺知道这是空话,应付自己玩的。好在自己也不是省有的灯,十几年的金融狗可不是白干的……分析加忽悠的本事,搁在后世不算多厉害,可是在当下,应该是全国第一了吧?

        想到这里,朱慈烺就冲着第一个答应自己的少年招了招手,“壮士,且上前说话。”

        那少年也不露怯,大模大样就上得前去,又是一拜。

        朱慈烺又冲第二个表态的少年也招了招手,将他唤到跟前。

        “二位壮士高姓大名?”朱慈烺笑着问。

        “小的孙富贵。”高大的少年回答。

        “小的王国勇。”矮壮敦实的少年答道。

        “二位都是吴提督的家丁?”朱慈烺一边问,一边取过两本令旨,开始填写姓名。

        “正是。”

        两位少年一起回答。

        “见过虏丑吗?”朱慈烺又问。

        “见过。”

        “小的也见过。”

        朱慈烺又问:“那虏丑凶不凶,厉害不厉害?”

        “厉害!”

        “当然厉害了!”

        两个少年都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那么流寇呢?”朱慈烺放下了毛笔,高声问,“你们有谁见过流寇?谁和流寇打过?谁又和虏丑打过?这流寇和虏丑谁比较厉害?都和本宫说说吧。”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