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锦衣卫和三条街_电影风华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七章 锦衣卫和三条街


        三人也没再管二东子,找了家熟悉的馆子,店名很嚣张,叫锦衣卫。

        锦衣卫是一对夫妇开的,两人都是横店的群演,有戏拍的时候拍戏,没戏的时候就经营饭店。

        进屋落座,老板娘霞姐过来招呼,“郑老师,您今天怎么来了,吃点什么?”

        “我还是老三样,看他们俩吃点什么。”老郑头一副不客气的样子。

        周瑾朝后厨看了看,道:“霞姐,没看到朱哥啊,跑戏去啦?”

        “没有,他好久没拍戏了,今天说是去见个导演,还没回来呢。”霞姐拿来菜单递给周瑾。

        “这顿算是给婷婷你接风,来,婷婷你看看,想吃点什么。”周瑾把菜单递给张婷。

        “我都行,周哥你点吧。”张婷低着头小声道。

        “好。”在横店难得吃顿好的,自然得点些硬菜,周瑾道:“来个冰糖肘子怎么样?”

        “会不会很油腻啊,我怕胖。”张婷皱着眉头道。

        “那来个炭烤羊排?”周瑾看向张婷。

        “我不爱吃羊肉,怕膻。”

        “厨房还有条草鱼,要不做个西湖醋鱼?这可是我们店的招牌菜。”霞姐赶紧推荐道。

        “我最讨厌吃草鱼了,刺多。”张婷继续皱眉。

        “来个虾爆鳝面吧,这可是浙省的特色菜,婷婷你……”老郑头推荐道。

        还没说完呢,就被打断,“呀,我对虾过敏,一吃脸就肿!”

        周瑾:……

        你说你到底能吃点啥?!

        “那婷婷,你看看你爱吃些什么?”周瑾不好发作,只好把菜单递过去。

        谁知张婷一低头,继续装狗,小声道:“我都行。”

        周瑾:……

        最后还是霞姐老练,给点了一盘香菇菜心,“来横店的这些个女明星啊,都喜欢吃这个。”

        周瑾想破脑袋,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类喜欢那玩意。

        他没什么忌口,就一条,忌素。

        老郑头的老三样是二两花雕酒、一盘牛肉片和一大碗虾爆鳝面。

        个老头子,先吃片小牛肉,再吃口面,最后美滋滋地嘬口花雕酒,啧,那叫一个享受。

        周瑾学着老郑头,要了碗虾爆鳝面和盘牛肉片,不过没要花雕,而是要了瓶冰镇啤酒,他实在是喝不来黄酒。

        三人各吃各的,倒也互不打扰。

        “郑老师,在横店您是老前辈,得提点我们这些年轻人,有什么经验给咱们传授传授。”

        周瑾还想在老郑头这里掏出点干货来,见老郑头一副没听见的样子,赶紧拿胳膊肘碰碰张婷。

        “还不快敬郑老师一杯。”

        张婷倒也听话,倒了点啤酒,双手举杯捧到老郑头面前,“郑老师,我刚来,还请您多提点。”

        老郑头拿起酒杯和她碰了一下,浅饮一小口,半天才拿手指点点周瑾,笑道:“你小子心眼还不少。”

        “说起来我们都算是跑龙套的,可是我觉得没有小角色,只有小演员,只要你肯用心,再小的角色也能给演活起来。”

        张婷频频点头,周瑾却有些不以为然。

        只有小演员,没有小角色——呵,横店的群演都听过这句话,可是靠演些小角色火起来的,能有谁?

        老郑头从包里掏出个厚厚的笔记本,“来,瞧瞧。”

        周瑾接过本子,和张婷两人翻阅起来,只见上面用钢笔写满了人物小传。

        “李大人,年少得志考上举人,三十岁中进士,为人刚正不阿,固执且有一颗为民请命之心。”

        “张书记,贫农出身,部队当过兵,退伍后加入生产队,累计升迁至副县,为人刚正不阿,固执且有一颗为民请命之心。”

        “赵老板,地主之子,念过私塾,不通西学,为人刚正不阿,固执且有一颗为民请命之心。”

        ……

        周瑾翻了翻,发现都是老郑头出演角色的人物小传。

        不管什么角色吧,到最后都是“为人刚正不阿,固执且有一颗为民请命之心。”

        “怎么样,能看出点名堂来吗?”老郑头一副你们这些年轻人,图样图森破的表情,就等着周瑾吹捧呢。

        周瑾忍着笑,把本子还给他,道:“名堂没看出来,不过我倒是看出来了,您老啊,一定有一颗为民请命之心。”

        三人边吃边聊,老郑头摆出一副“我就简单说两句”的架势,正要教训两个年轻人,就见一群人撞了进来。

        “周导、王编这边请,这是我自家开的店,咱们待会可要好好喝上两杯……”

        周瑾看了眼,是这饭店的老板朱哥,领着群肥头大耳的家伙进来。

        七八个人落座,朱哥大声道:“阿霞,这几位可都是圈内的大咖,打紫禁城来的,咱得好好招待……”

        “后厨那条鱼宰了,做成西湖醋鱼,还有那冰糖肘子、炭烤羊排都给端上来……”

        听得周瑾嘴角直抽抽,一吸溜,全是口水。

        “个没出息的,就点吃的看把你给馋的。”老郑头笑骂一声,“欲成大事者,必先正心诚意,禁口腹之欲,侬识得唔识得啊?”

        周瑾还没说话呢,就听那边又道:“阿霞,把咱那瓶二十年的花雕酒拿来啊,咱这可是贵客……”

        老郑头顿时不乐意了,把筷子往桌上一摔,“小朱啊,你这什么客人,嘿,让你这老抠下这么大血本,二十年的花雕酒都舍得拿出来?!”

        朱哥先看了眼当中坐着的,戴眼镜的圆脸胖子,见那圆胖子微一点头,才道:“郑老师你有所不知,这位可是魔都来的朴导演,这回来横店是有大戏要拍啊!”

        “朴导,这位是郑老师,退休前是机关单位的领导,现在来横店发挥余热,可演过不少角色呢!”朱哥又给介绍了下。

        “不错不错……”那圆脸胖子瞟了眼老郑头,点点头道:“有合适的角色也给安排一个。”

        “那我还得谢谢您……”老郑头话还没说完呢,就被那胖子打断,“哟,这小妹妹很清秀啊,叫什么名字,家是哪的,多大啦,有男朋友了吗?”

        周瑾听到这,眉毛一挑,啧,这胖子切口很熟啊。

        这番话放到古代那就是:敢问姑娘姓甚名谁、家住何方、芳龄几许、可曾婚配啊?

        标准的老司机话术,一口气将所有的关键信息全部问到位,没点经历的人真问不出来。

        周瑾刚想答话,旁边张婷居然自己站起来了,“朴导好,我叫张婷,西山人,是西山传媒学院的学生,刚来横店。”

        “今年20,还没男朋友。”说到这里的时候脸色通红,声音微弱,看起来就像是一朵羞答答的小花。

        “好好好!”朴导鼓掌,其他的几个人跟着起哄,“这是个好苗子啊,等咱们那戏开拍了,给你也安排个角色。”

        “谢谢朴导。”张婷甜甜一笑坐下了。

        “吃饭吧。”周瑾撇撇嘴,对那胖子有些不屑,没多搭理。

        哥长这么帅,你愣是没看到,看来眼光也不怎么样。

        本来三人正聊着呢,被这么一搅和,也没聊天的气氛了,只好闷头吃饭,那边倒是吃得热火朝天。

        “现在国家,呃~,”胖子打个酒嗝儿,“正在大力发展文化产业,我们这个影视行业啊,正是大有所为的时候……”

        “我们这个戏啊……要反映人民积极向上的精神面貌,要反映、反映我们国家改开三十年的发展,是要推广到国际上去的……”

        那胖子喝得满面红光,搂着朱哥的肩膀,还手舞足蹈的。

        朱姐看着朱哥的醉态,皱皱眉头,端上一盘鱼,“西湖醋鱼好了。”

        “哟,这是弟妹,”胖子摇摇晃晃地起来,“来,跟哥哥喝一个……”

        朱哥连忙站起来扶住,“阿霞,你、你敬朴导一个……”

        朱姐看起来不太情愿,但还是碍于面子,还是和胖子干了一个,胖子想去抓住朱姐的手,朱哥赶紧拦住。

        “小朱啊,你放心,这弟妹这么漂亮,你这兄弟我交定了,啊哈哈哈!”同桌的几人跟着大笑。

        周瑾眉头都快拧到一块了,这影视圈的人都这幅德行吗?不是还号称文艺工作者吗?

        刚想发作呢,老郑头按住他,道:“别多管闲事。”

        “老板,这边结账!”老郑头喊道。

        “诶,来了来了。”霞姐赶紧抽身过来,“不好意思啊,招待不周,今天这顿饭就算我请……”

        “那怎么行,我们可不能吃白食。”周瑾故意大声道。

        霞姐叹了口气,道:“那记到账上吧,月底给你结。”

        三人出门,霞姐送到门口,老郑头往里瞧了眼,见无人注意,才低声道:“那些什么人啊,靠谱么?”

        霞姐道:“我也不清楚,老朱带回来的,正老四,您帮我说说他,他最近戏也不接了,见天的和这帮人吃喝。”

        老郑头没说话,咂摸咂摸,道:“反正你多留心吧,有事先和大家商量商量。”

        “好。”

        三人分开,住的地方都不一样,老郑头住大智街,都是正规旅馆,条件好、房租贵,周瑾住江南路,都是民宿,条件差点但是便宜。

        张婷住三条街……呃,这地太生猛。

        看看天已经黑了,周瑾便送她回去,两人来到三条街,路灯这时候已经亮起。

        有不少漂亮的妹子穿着短裙站在路灯底下,有的玩手机,有的东张西望的。

        “周哥,她们是干什么的啊?”等到了张婷住的地方,这姑娘终于没忍住,小声问道。

        “这你别管,反正你以后晚上走这条路的时候多注意安全,”周瑾想了想,又道:“你住的这旅馆有没有后门啊?以后最好从后门出入。”

        张婷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周瑾道:“等这个月拿到工资,尽量搬出来吧,江南路那边房子多,还便宜。”

        话说到这份上,再联想起二东子的态度,张婷再傻也有了些猜测,脸色微红,一溜烟跑了。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