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一章 意志碰撞_暗月纪元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七百三十一章 意志碰撞


  谁也没有想到,唐凌的突破会如此特殊。

  不仅在突破中被强行暂停,还在观想的世界之中遇见了已经死去多年的唐风。

  或许这并不是真正的唐风....但这种相见相聚,甚至传道受业,谁又会不觉得奇妙?另外还有一些说不出的唏嘘呢?

  不过,不管是唐凌还是唐风,似乎都没有在意这些,你可以说唐风的这一丝精神力也许是‘预谋已久’,知道迟早都会有一天,会与唐凌的自我意志,在一个合适的条件下,在观想的世界之中相遇。

  可唐凌为什么还会如此淡然?原因分析起来,可能复杂。但此时此刻却是因为他已经完全沉浸在唐风的传授之中了,这自我意志锤炼的方法太过神奇,只是单凭唐风的讲解,唐凌已经完全能够体会到这方式的妙处,和以后在战斗中所能发挥的作用,虽然不能直接化作最直观的战斗力,可是...

  可是,如果能将这自我意志锤炼到高境界,就比如说‘钻石之境’,那么在这世间,被大多数紫月战士都视为可怕,甚至是最难对付的对手——精跃者,在和唐凌战斗的时候,将被碾压。

  而这套方法还有更加玄奇的作用,但不是现在的唐凌能够体会的,唐风也没有说出来的打算,有些东西还是自己来体验比较好。

  教导学习的过程是感受不到时间流逝的,而关于观想世界中的时间流速是没有办法精确衡量的,长或短,快或慢,与观想世界精神力的波动有关,可关联是什么,这个时代的人们还无法了解。

  **

  生机勃发的早春转眼就已经过去。

  阳春的时光,累积了一个冬天的生机已经被释放的淋漓尽致。小屋外的山头,山花正艳,草色青绿。

  山头下,却进入了初冬,绵密的细雨水濛濛,植物尚未凋谢,绿意虽未褪去,却也有了一种萧瑟的零落之感。

  “如果在前文明,这里应该是一个南方的小城?”彼岸合上手中的书,望着山头下的世界自言自语。

  唐凌还在突破,转眼已经二十几天,用了快一个月的时间,是不是还在正常范围内?

  这里没有什么护卫人,也没有充满了经验的博学者,所以彼岸没有办法得到一个答案。

  虽然已经坚定了心情,但大概十天前唐凌的能量波动也消失了,着实让彼岸非常担心。

  就算知道不该打扰唐凌,彼岸还是忍不住想要推开那一扇门,看一看唐凌的状态。

  也是因为这个决定,彼岸发现了一件神奇的事情,就是那个蛋,守在唐凌门口的蛋,竟然可以表达出了一些自我意识来与彼岸最简单的交流了。

  当彼岸站在门前,准备推开这一扇门的那个时候,就是那颗蛋发出了一股急切的情绪来阻止了彼岸。

  这表达虽然还不能阻止为清晰的语言,但情绪的传达却非常清晰,就像是将一个人的心情完整的复制给了另外一个人。

  聪明如彼岸在刹那就‘读懂’了蛋的意思,千万不要进去,一定不能!

  另外这颗蛋生怕彼岸不知道这强烈的意志是它表达的,在表达这意志的时候,这颗蛋还在彼岸的脚边滚来滚去,看着有些好笑。

  关于蛋的来历,彼岸当然是清楚的。

  一头重生的超阶凶兽,从一转身,又是顶阶的资源供养着,还有唐凌提供的血液来塑造它,肯定是一个很神奇的小东西。

  所以彼岸在收到这信息以后,没有任何的犹豫,就打消了自己的念头。

  可是这颗蛋兀自不放心,也不知道使用了什么办法,让彼岸忽而间感受到了从唐凌突破的房间内传来的一股异常强烈的生机。

  这种强烈并不像烈火,而是像植物累积了一个冬的生机,是如此的绵延厚重,伴随着唐凌‘咚咚咚’一声又一声如同擂鼓般强力的心跳声,还在一点一点的变得强大。

  唐凌的心跳...

  彼岸的嘴角带起了一丝笑容,她对唐凌的一切都很熟悉,熟悉到就算心跳声也能听出这是唐凌的。

  听见这声音,彼岸忽而心安。

  “神奇小蛋,真有意思,你就在这里好好守着他啊。”蹲下来,彼岸拍了拍这颗蛋,不知为何在这一刻彼岸已经笃定,这蛋会孵化,它孵化的时间就应该在唐凌突破之后...

  会出现一个什么样的小家伙呢?彼岸忽然有些期待。

  不过面对大美女彼岸的示好,这颗蛋似乎表现的有些不耐烦,又一次传到了一丝情绪给彼岸。

  这情绪大概的意思也很明白,就是‘别打扰我们’。

  “呵呵,真有意思。”彼岸完全没有生气,甚至很开心,不知道为什么这小蛋的气质莫名的让她想起了曾经,小时候的唐凌那倔强又略微有些别扭的模样,忽然对这颗小蛋多了几分喜爱。

  离开后,彼岸不再担心,只是一个人的山头岁月难免有些寂寞。

  不过,彼岸是不在意寂寞这件事的,曾经那一段想要湮灭,却无法在记忆里消失的黑暗岁月,让彼岸早已经习惯了孤寂。

  规律的生活,沉浸在阅读中,偶尔自言自语,就这样守在唐凌身边的岁月也很美好。

  **

  “都记住了吗?”在这一刻,唐风对唐凌所有的传授都已经结束。

  除了关于自我意志锤炼这项技能本身的全部内容以外,关于这项技巧关键点的所有解释,以及经验和感悟等,唐风也毫无保留的讲解给唐凌。

  面对唐风的询问,唐凌没有丝毫的反应,双眼看起来还属于失神的状态。

  见状,唐风也不催促什么,只是用一种温暖而柔和的眼神,安静的看着唐凌,他点上了一支烟,在他的周围出现了一片被风吹拂的草原,接着头顶又出现了泛着黄昏暖色光芒的天空...

  随着香烟烟气的袅娜升起,远处似乎传来了断断续续有人哼唱的声音,那应该是一曲前文明古老而沧桑的民谣。

  “真好。”唐风舒服了眯了一下眼,摸了摸自己有着胡茬的下巴,又望向了坐在他对面大石上的唐凌。

  他犹豫了一下,叼着烟起身,又踌躇了一下,伸手朝着唐凌的头顶,看样子想要摸摸唐凌的头。

  “干什么?”唐凌却在这个时候,眼神恢复了清明,看着唐风奇怪的动作,带着防备的询问了一句。

  唐风之前温和的眼神在这瞬间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正常状态下玩世不恭,还带着一丝看不透的深邃。

  “准备揍你。”唐风是这样回答唐凌的,手依然举在空中,却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有一种莫名的尴尬。

  “为什么?”唐凌完全没有察觉到什么,只是觉得莫名其妙。

  “因为我问你问题,你没有反应。要你面对的是敌人,你觉得你会死几次?”说话间,唐风举在空中的手忽然握成了拳头,朝着唐凌的脑袋敲去。

  “没用了。”在这一瞬间,唐凌立刻就反应了过来,刚刚学会的,已经经过了几次尝试性的自我锤炼后的意志,立刻凝聚了精神力,形成了防护。

  ‘嘭’,唐风故意加上了一声夸张的配音,拳头到底重重的敲在了唐凌的脑袋上。

  但这一次,唐凌的身体在也没有传来任何脑袋被敲的感觉,他真的防御住了唐风的这一次攻击。

  到底还是少年人,感受到了这一点,唐凌忍不住惊喜的笑了,但想到自己面对着唐风,唐凌这惊喜的笑容立刻又收敛了,他装作很是无所谓的样子站了起来,面对着唐风:“我说了没用的,将这个技巧教给我,你是不是后悔了?”

  挑衅,赤裸裸的挑衅,爆发出了唐凌刚才所有的不满。

  唐风却没有半点儿在意,而是脸上又挂起了熟悉的笑容:“很好,学会了是不是?那么现在....”

  唐风拖长了尾音,颇有深意的看着唐凌,然后一字一句的说道:“给你一定的时间,按照这个世界的时间流速,大概就一天的时间吧,你可以开始锤炼你的自我意志。之后,你就必须挑战我,赢了有什么好处,你是知道的。但如果输了....你也可以想象后果,对不对?”

  说到最后一句,唐风的笑容显得特别无赖,唐凌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想起了之前的大屁股,弹XX,简直让人愤怒又绝望。

  还不待唐凌说话,唐风则继续说道:“另外你记住,我传授给你的,可不是什么技巧。它是来自梦之域的顶级绝学,一般情况下,只有顶级的精跃者才能接触到的绝学——《金刚如山意》。”

  “这名字的意思就是,将自我的意志锤炼到有如金刚般的坚硬,还有自然的不动如山之意境。”

  唐凌听得很认真,但人却装作漫不经心,四处张望的样子。

  黄昏天色,被风吹拂过的草原,若有似无的古老曲调浸润在沧桑的嗓音中,断断续续的传来....

  这是唐风幻化出来的观想世界?有什么特别的吗?

  唐凌的心中充满了一种说不出的奇妙感觉,嘴上却在嘟囔:“干嘛在我的观想世界,弄这些花哨的东西。”

  面对唐凌的这句话,唐风微微一愣,张张嘴似乎想说一些什么,但话到嘴边却变成了:“有本事你就改变它,记住,一天的时间。这是对你格外开恩了,要知道最优秀的精跃者,只要半天的时间,就可以将自我意志锤炼出木韵,甚至还可能是最坚硬的硬木...”

  “而你爹我,进入木韵只用了两个小时,你...”

  “我知道了,我不会比你差的。一天之后,你等着吧,我怕你这一丝精神力接不住。”唐凌骄傲的抬起了下巴,双眼中全是熊熊的战意。

  这样子高傲又意气风发。

  而实际上的唐凌并不会如此张扬,只是在唐风面前他却忍不住一些他也不清楚的情绪。

  或许,是不想让唐风看低,又或许,是想让唐风——为自己骄傲。

  当然,唐凌是不会承认这些情绪的。

  就像唐风不会承认,就算最顶级的精跃者,修炼这《金刚如山意》,要达到木韵至少也要五天的时间,至于唐风本人,当初是用了一天半的时间才达到了木韵。

  作为一个父亲,不是理所当然的应该对自己儿子有着更大的期待吗?这种期待并不盲目,而是建立在他相信唐凌的基础上。

  毕竟,这一缕寄托在小种身上的精神力,已经陪伴了唐凌十二年的岁月,虽然他无法感知唐凌的一切,可是在关键时候...

  在此时,唐凌已经连一秒钟也不愿浪费的开始进入了自我意志的锤炼,幻化的身影也已经消失了。

  唐风则笑笑,独自坐在了那块大石上,自言自语的低声说了一句:“我很期待,儿子。”

  **

  一天的时间过去了。

  唐风幻化出来的这片草原却似乎停滞在了永恒之中,不管时光如何流逝,它一直都是风中的黄昏,连挂在天际的薄云都没有一丝变化。

  可即便如此,唐风好像能精确的感知每一秒时间的流逝,这也并不奇怪,要知道精准本能这项独特的能力,他是第一个拥有者。

  “唐凌,时间到了。”依旧坐在那块大石上,唐风的样子显得有些吊儿郎当,当时间精准的过去了24个小时,唐风忽然高呼了一声。

  有精准本能的人,天生就分外的守时,伴随着唐风的一声呼喊,唐凌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这片草原。

  看着唐风,唐凌想要说些什么?

  却不想唐风在唐凌出现的瞬间,已经一个打挺,从大石上站了起来。

  下一刻,原本安静祥和的黄昏天空中,忽然出现了一柄大锤,朝着唐凌狠狠的锤下,完全没有给唐凌任何的反应时间。

  面对这样陡然的出手,唐凌却意外的淡然,似乎他早就预料到了唐风会这样做。

  因为是他也同样会如此,战斗不就是这样吗?抢到最合适的先机,是无比重要的。

  所以,在大锤落下的瞬间,一块岩石一般的墙已经挡在了唐凌的上方。

  ‘轰’,大锤落在了石墙之上。

  只是短暂的碰撞,瞬间石墙就裂纹四起,接着就轰然碎裂。可与此同时,唐风幻化出来的大锤也跟着粉碎。

  四溅的碎渣荡开,然后又莫名的消失在空中。

  唐风的脸上有了笑意,但伴随着这笑意,又一柄锤子出现在了上方。

  这一次的大锤比起之前的大锤小了一号,但稍微对精神力有些了解,或者对更深层次的意境有感受的人,都能察觉到比起之前那柄巨大的有些吓人的大锤,这小一号的大锤明显凝练了许多,有些东西并不是巨大才有威力。

  这是一种自我意志最简单的一种变化运用——凝练,唐凌自然一眼就看出来,甚至他还感觉出来了这一次的攻击,唐风的自我意志加强了一分,投入在其中的精神力自然跟着强了三分。

  可是怕吗?自然是不怕的!

  唐凌一挥手,一面旋转着的巨盾出现在了他的身前。

  大锤狠狠落下,旋转的巨盾自然也挡住了大锤的进攻,并且巧妙的利用旋转的力量消解了一部分精神冲击。

  接着,伴随着巨盾的破碎,大锤再一次跟着破碎。

  不得不说,父子两人对自我意志融合精神力的运用都无比的巧妙,唐风的巧妙就在于他落锤的时候,手法讲究,将精神冲击力发挥到了最大。

  而唐凌可以说是见招拆招,利用旋转之力去破解。

  第二锤,唐风脸上的笑意越发的深了。

  可笑是笑,这和他的攻击可没有关系,在第二柄大锤破碎以后,天空再一次出现了一柄更小的大锤,毫无疑问,唐风的攻击一次比一次凝练,自我意志逐渐让人感觉到‘物化’,似乎凝聚成了一块钢铁。

  初生牛犊的唐凌也毫无畏惧,眼神透着兴奋,仿佛唐风的攻击越是犀利,才越有意思....

  整个唐风幻化出的草原,因为父子俩的搏斗,终于有了一丝变幻,所有的场景开始莫名的不稳,似乎又一种随时都会破碎然后抖落的感觉。

  但父子两人谁也没有在意这个,唐风一锤比一锤更狠,一锤比一锤更快,他好像懒得变化什么新鲜的攻击,就选择了直接的蕴含着越来越坚韧的自我意志的精神力之锤。

  只是让唐凌震惊的是,一柄大锤会被唐风运用的出神入化,同一件武器唐风的用法越来越刁钻,甚至会用锤地的方式来引发震荡,让唐凌的精神力不稳。

  可震惊归震惊,出生就对战斗有着近乎变态版敏感,和战斗意识的唐凌,总是会恰到好处的见招拆招...

  这一切反而让唐风更加震惊,只因为这种战斗天赋是唐风没有的,这种就像为战斗而生的才华,是唐凌自己独有的。

  就算有着太丰富的战斗经验,唐风也必须承认,好几次唐凌的化解是自己也不能做到的。

  所以唐风笑得很开心,这样的笑容少了痞气,多了真诚,看在人眼中很温暖。

  他为自己的儿子骄傲,虽然按照他的性格不可能说出来。

  但同时,唐风眼中又有隐藏得很深的哀伤。

  任何的事情都有代价,如此高的天赋,为战而生的生命,注定就会承受更多,如果可以唐凌平凡一些...

  可这不可能,从唐凌一出生唐风就摒弃了这种幻想,这小子的不凡从一出生就如此惊天动地,还有谁比他这个父亲更加了解呢?以至于...

  想着,唐风皱起了眉头,好遥远的曾经,有些痛苦的回忆啊...

  而唐风这些微表情的变化,如果放在正常的时候,洞察力惊人的唐凌肯定会注意到,但应付越来越难的攻击,已经容不得唐凌分神,所以他也没有注意到这些。

  转眼,攻击已经进行了九次。

  唐风忽而停了下来,看着唐凌:“不错,挨过了九次攻击。”

  唐凌没有说话,那闪烁着兴奋和自信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他此刻的骄傲。

  “我不喜欢漫长的战斗,所以就最后一次吧,这一次一定是按照一天修炼成果的极限来攻击,很危险,你考虑清楚,不然认输。”唐风云淡风轻的说到。

  其实此刻唐风并不平静,只因为其实前八次攻击,唐凌已经完全合格,符合了他的预期。

  只不过一天的极限到底是什么,是唐风说了算。

  按照唐风的预想,的确是十次攻击来试探唐凌,只不过这小子太出色,让唐风每一次攻击该加重的力量都不知不觉多了一些,才八次就到了预想的极限。

  第九次,是唐风的试探,他想要知道唐凌能不能承受更多?结果让人喜悦。

  既然如此,唐风还想要更强的试探,但这种试探原本唐风是不作考虑的,因为有些危险。

  可是唐凌就是一个爱在关键时刻生死一赌的人,这性格无疑也是来自于唐风...

  所以,更强的试探这种想法一出现,唐风就压抑不住这个念头了,当然唐风也自信如果唐凌不能承受,在关键时刻自己也收得住,即便从本质上说,这只是他以自我意志为核心的一缕精神力。

  但是——也可以的!

  “来吧。”相比于唐风,唐凌更加的疯狂,危险什么的他在意吗?在这个时候,唐凌并不以为唐风是他父亲就会手下留情。

  如果唐风真是这种心软的人,自己和唐龙何至于被抛下?

  想到这里,怒意在一次燃烧在唐凌的心头,因为怒而让唐凌的意志陡然攀升。

  唐风看在眼里,叹息了一声:“很好。”

  说话间,一柄正常大小的锤子出现在了唐风的上风,是一柄紫红到有些泛着黑的颜色夹杂着泛白的银色纹路的锤子。

  看见这柄锤子,唐凌就明白了,这柄锤子上有石韵,是第二阶的自我意志了。

  如果是木韵是黄色,只不过颜色会由深至浅,到了硬木的程度,才会泛红...

  这柄锤子的木韵显然已经到了硬木的极致,泛起了石韵。

  这样想来,唐风可真看得起自己啊。

  锤子在天空不动,但那危险的气势已经在攀升。

  唐风看着唐凌,最后一次问道:“想清楚了吗?”

  唐凌明显没有把握的样子,可嘴上却非常干脆:“别废话,来吧!”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