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九章 他,出现了_暗月纪元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七百二十九章 他,出现了


    唐凌冲阶时,爆发出了澎湃的力量,强大到在院中的彼岸不用刻意的集中精神,都能轻易的感受到这股能量。

  这如果放在外界,无疑会成为一场盛大的表演,毕竟权贵高层人物聚集在一起,等待在一名出色的天才少年升阶地点的附近,感受一下那能量波动,顺便赌一下这名天才少年能冲击到何种地步,是一种乐趣。

  因为经历过的紫月战士都知道,在升阶时,有越剧烈的能量波动,升阶就会冲击的越远,当然这能量需要仔细的感受,才能判断强弱,像唐凌这种外放到如此程度的能量波动,可以说是前所未有,如果真的放在外界,估计会‘吓’到很多见多识广的大人物。

  可惜,唐凌的升阶并不在外界,彼岸是大人物,却不见多识广。

  这样剧烈的能量波动,她也不知道意味着什么?事实上,彼岸的升阶也绝对不寻常,可唐凌也不知道这绝对不是常态。

  两个‘怪物’一般的少年少女,在纷纷成功以后出世,注定会引动比曾经更大的风云。

  引发风云什么的,唐凌没有想过,此时此刻的他甚至连自己调动能量发出了如此剧烈的波动都不知道。

  他只知道,他必须全神贯注的集中精神,小心翼翼的调动控制着每一股能量,因为丹田之中那完全固态化的能量太猛烈了,放任的话完全有可能撑破他的经脉。

  就像第一股能量,唐凌没有刻意的控制,经脉就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只是幸运的没有受伤。

  在这样的全神贯注当中,一股又一股的能量都被控制在安全的范围,连绵不断的继续为唐凌开拓着‘道路’,雾气一点一点的被冲开,雾气之下原本有些模糊的双螺旋之路一点一点的变得稳固而清晰起来。

  这是一个非常享受且满足的过程,就像一个农民专注的耕地,期待着收获,一个工匠认真的制作,期待着成品....这是唐凌经历生死的累积,终于开始结果。

  所以,这种小心和专注唐凌一点儿也不觉得累,而同时唐凌也忍不住微微吃惊,他的能量怎么那么多?这样连绵不绝的一股又一股,感觉还没有耗费到八分之一...

  要知道,这能量每一股的量就是他第一次完全打破基因锁的量啊,因为那就是他身体能量最饱和的状态,虽然还不能称之为极限。

  如今,能量流已经耗费了多少股了?精准本能在0.1秒内就得出了答案——11股了。

  这结果让唐凌开始疑惑,要完全冲开第一阶的基因锁之路,成功到达第二个基因锁需要那么多的能量吗?

  相比于第一段基因链之路(准紫月战士阶段),已经是11倍了,从感觉上还没有冲开一半。

  唐凌当然不会狂妄的小看天下英雄,觉得自己的累积就该傲视所有人,但...用超阶凶兽肉来累积能量这样的事,他还是可以肯定绝对只有他幸运的做到了!!

  要不是如此,唐凌的能量累积也不可能到这样的极限状态,而就算奢侈的使用超阶凶兽肉,也用了一段不短的时间啊。

  这就是唐凌疑惑的根源,看似耗费了不到八分之一,冲到一阶顶端也没有问题,那二阶呢?

  据唐凌了解,很多天才,特别是顶级的天才,一口气冲破二阶极限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甚至有人有希望一口气冲到三阶的...

  按照这样的耗费,唐凌不是太有把握了,所以他才疑惑。

  而唐凌不知道的是,他的确比别人耗费的要多许多,就算最有经验的护卫师见到这样的情况也会非常吃惊,完全超出了正常的极限。

  如果真的要问个答案,恐怕只有同样拥有完美基因链的唐风才能回答了。

  这就是完美基因链的特性,冲阶时没有瓶颈,只有能量足够就可以一直继续,包括每三阶的瓶颈也拦不住。只是有得必有失,完美基因链除了初始,每一阶要耗费的能量都要比其它的基因链多。

  事实上,基因链天赋越出色的天才,所耗费的就越多,到了完美这个阶段,耗费会猛然上升不止一个等级。

  反过来说,这样的耗费其实又是好事,毕竟耗费了数量极为惊人的能量,也就注定了完美基因链的拥有人,基础能力会强于所有人,如果唐风还在世,他一定会告诉唐凌‘准紫月战士时期,不算什么,真正能站在顶峰,和所有人拉开距离的时候,是你正式成为紫月战士的时候。’

  基础能力的重要,等阶越高会越明白。

  而更不是秘密的另外一件事,则是同阶紫月战士之间的能力都相差极大,能量强的可以越阶战斗,弱的就不用特别去说了,至于完美基因链能力理论上,是同阶之中无敌的存在,至少单打独斗是如此。

  唐凌并不知道这些,他一开始还觉得自己的能量充沛,现在已经开始有些担忧,少年人谁又不好强?唐凌也想要突破时,站在顶峰,毕竟因为时空碎片的特殊,已经耽误了那么久的时间。

  在绝对的安静之中,唐凌还在一点一点的突破,因为突破远没有到极限,在突破时的辅助‘三件套’也莫名的没有发挥作用。

  但没有发挥作用的原因到底是不是如此?唐凌并不是很肯定,他只是猜测大概如此罢了。

  总之在突破的整个过程之中,唐凌的愉悦几乎快到了顶点,每一步的前行似乎都在回报着曾经的努力和苦难。

  而突破之后,变得的强大了以后,意义何在,想要做什么?唐凌还未思考过,他还在凭借着对实力的本能向往前行,但这种本能注定已经成为不了他之后的动力了。

  唐凌,必须面对自己生命全新的意义,也必须去揭开某些秘密,那是注定承担在他肩膀上的责任。

  **

  每个时代,都会发生某一件标志性的重大事件,来推动世界的变化。

  而往往在这些标志性的事件背后,则早有一些隐藏的,甚至秘密的,不为人知的事件作为铺垫,环环相扣。直到后世解读的时候,才会恍然大悟,看似偶然的改变世界的事件,其实早有预示,是偶然中的必然。

  唐凌突破完成的那一刻起,绝对能成为一件标志性事件背后的铺垫事件,关于这一点不需要有看透未来的本领,有极少数的人早有了这个远见,遗憾的只是他们大多数以为唐凌已经死了。

  这件事情的见证人注定只有彼岸,可此时的彼岸根本不会思考这些,她开始焦虑,她开始担忧,她会用很长的时间坐在院中的木登上,抱着膝盖,久久的看着唐凌突破的小屋。

  十天了。

  为什么唐凌还没有成功?虽然不喜欢关注自己不在意的事情,但喜爱阅读的习惯,让彼岸不是一无所知的人。

  或许有自己不知道的特殊情况,但根据自己所阅读的已知情况,第一阶突破的时间最长的记录不过是六天。

  这个记录说起来和唐凌还颇有渊源,因为它是唐凌的父亲唐风留下的。

  而像唐风这样...那么厉害,那么特殊的人突破也只是用了六天,为什么唐凌十天还没有成功呢?

  彼岸的担忧化作了各种胡思乱想,她对唐凌的在乎甚至超越了自己的生命。

  如果不是能量波动一直存在,偶尔还会像前些天那样剧烈的波动一次,彼岸会忍不住去一探究竟的。

  至少能量波动存在,就证明唐凌还活着。

  不能随意的打扰,怕耽误了唐凌,是制止彼岸的最大原因。

  可是折磨却是一直存在的,就像难免会想象唐凌遇见了困难,而自己又没有及时出现的话...

  彼岸其实聪明且果断,但在这种时候她竟然不知道如何是好?

  整个山头变得寂寞了起来,虽然正式入春后,山花灿烂,植物绽放出了让人愉悦的生机。

  但没有唐凌,连那颗蛋也安静无比,除了某一夜过后,它莫名的从池塘底部出现在了唐凌小屋的门口。

  彼岸没有挪走它,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能感觉它有一股强烈的意愿就是想要呆在那里。

  既然如此,就成全它吧。

  想了一些别的事情,彼岸才勉强分神,低头翻了几页手中的书,感受着从唐凌小屋传来的,又一次异常强烈的能量波动,彼岸的目光停留在了书页上的一行字——顺其自然也是内心的一种修行。

  “这样?”彼岸再次抬头,望向了唐凌的小屋,感受着能量的波动,忽而安心。

  既然不知如何是好,那为什么不顺其自然?只要守候和等待就好了呢?

  至少能感受到唐凌的能量波动,也是一种相濡以沫的陪伴吧。

  **

  唐凌并不知道自己的突破给彼岸带来了如此大的折磨。

  在突破中他甚至感受不到时间的存在。

  他只是收获了一些惊喜,这惊喜来自于他丹田的能量块,原来这极限能量块,耗费了数量不算少的超阶凶兽肉的能量块并非那么简单,越是接近核心,它的能量密度就越大,所以...

  是的,它的储备远远超过了唐凌的想象,即便唐凌有着巨大的耗费。

  唯一不好的就是随着能量的密度越大,‘挖掘’起来也就越难。不像一开始唐凌的念头一动,就会有能量溢出,现在唐凌需要依靠自己的精神力去打碎它,一点点的引导它。

  另外随着基因链之路的前行,唐凌每打开一点迷雾,每完整一环基因链,让原本模糊的基因链变得清晰,都开始变得慢了起来。

  需要反复的用能量冲刷,才会逐渐的达到唐凌内心所感的‘完美状态’。

  所以,在外的彼岸感觉唐凌那强烈能量波动的频率开始变得缓慢。

  所以,唐凌耗费了那么多的时间。

  但在这样愉悦的状态下,唐凌却并不觉得疲惫,因为每当精神上感觉有些累的时候,总是有一股若有似无的香味在消除着唐凌的疲惫。

  另外在精神力也在不停前行的过程中,变得更加强大,足以支撑唐凌每次调动能量不算多的耗费。

  在这样的坚持之下,唐凌的能量块终于耗费了一半还多,但结果也足以让唐凌欣喜,在不知不觉中他也成功的打开了,不,是彻底打破了第二把基因锁。

  从理论上,唐凌现在已经二阶紫月战士了。

  剩下的能量块,能打破第三把基因锁吗?唐凌的内心是无比渴望的,谁都知道三阶是一个关键的分水岭,只有成为了三阶紫月战士,才能真正的打开天赋能力的大门,就算有的天才早早打开了天赋能力的大门,到了第三阶也绝对会有全新的收获,进入一个新的领域。

  所以唐凌还在踏实的前行着,从二阶而三阶尽头的路,比起之前又变得困难了一些。

  不过对于没有瓶颈的完美基因链,也不过是一个调动能量,再完整基因链的过程。

  因为已经驾轻就熟了,在这个时候的唐凌甚至可以分神进行一些深入的思考。

  就比如为什么他没有出现彼岸那样的能量丝,能够穿破这时空碎片,达到一个神秘的深处,看到某种世界?

  难道自己虽然拥有了完美基因链,却真的没有天赋能力吗?

  唐凌一直在怀疑这一点,原本除了精准本能,他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天赋能力,对火焰的理解也是取巧于那一套偶然所得的手诀...

  当然通过锻眼这本奇书,唐凌也明白自己的灵眼算是一种天赋能力,能看透本质,可是...这也只是一种理论,而且自己只有第一卷,最后唐凌也没有信心能修炼到那种程度。

  或者是因为只有第一卷的原因,一些关键性的知识还是缺乏的,唐凌也是有些迷茫的。

  现在他唯一能做的,也不过是继续的前行,看看到三阶时,会不会有一个新的惊喜?

  在外面的世界,又一个十天过去了。

  彼岸依旧在等待,而唐凌的能量终于耗费完了大部分,在他的丹田只剩下了一颗珠子般大小的能量块。

  这能量块应该就是核心了吧?表现出了完全不一样的特质,在观想的世界之中像一颗淡蓝色的透明宝石,只是看上一眼就能感觉到其蕴含的震撼能量,甚至还能感觉到其中是所有能量沉淀的精华。

  精华?又是什么?能量还有精华吗?唐凌无法深入的思考,只是在这时内心却又涌起一种不确定的明悟,那是超阶凶兽肉才能累积出来的不一样的东西。

  那如果是这样的精华能量,自己...前行的速度是不是可以加快一些呢?

  唐凌此时已经冲到了二阶中段的极限,只要再前行一步就能进入二阶上段。

  他没有多想,而是试着调动了一丝这样的能量。

  没有什么意外,也没感觉到有多大的不同,这一丝被唐凌小心翼翼调动的能量顺利的进入了基因链,只是在进入的刹那,唐凌才感觉这丝能量有一丝丝奇特的生机力量蕴含其中。

  “能量这样的东西,也有生机?”唐凌内心感觉奇怪,但下意识的,继续突破前行的动作依旧没有停止。

  这一丝能量在完整着唐凌的基因链,或许真的是因为有那么一丝生机的原因,这一次又被唐凌猜对了,修复的速度开始陡然变快。

  见此,唐凌的心中充满了喜悦,这样的话突破三阶的目标不就有了巨大的把握?

  在这样的喜悦之中,这环基因链快速的变得完整起来,可与此同时唐凌的内心开始有了一个声音。

  停下,停下来!

  又是内心的声音?!竟然在升阶的时候也出现了?还让自己停下?

  如果说曾经那个内心的声音,被认作是一种不确定的感觉,就像预感和本能那样。在这个观想的世界之中,这内心的声音却真让唐凌觉得真的存在,就像在他的身体里住着另外一个人,在告知他什么,在左右着他的行为。

  这感觉让唐凌觉得很排斥,被操控这样的事他绝对不会接受,只是...身体里还住着一个人这样荒谬的事情,唐凌也不会认为是真的,或许这只是观想世界中的一种特异感觉吧。

  在自我安慰之中,唐凌皱起的眉头渐渐松开,那一环意味着他正式买入二阶上段的基因链也修补完整了。

  继续吧。

  这是毫无疑问的事情,但偏偏也就是在这环基因链变得完整的瞬间,唐凌的观想世界之中响起了一个无比清晰,带着完整自我意识的声音。

  “你做到了。”

  “我们得到了这一次宝贵对话的机会,孩子。”

  “听我的,停下,你必须现在就停下来。错失了这个机会,会造成巨大的遗憾,浪费最好的机会。”

  唐凌的额头开始出现冷汗,他的感觉非常不好,原来不是幻觉,是他的身体之中真的‘住’了另外一个人。

  不,这...

  或许是出于这种心理,唐凌一点儿也不想停下来,他开始自顾自的继续调动能量,继续的完整基因链。

  突破三阶,对的,目标就只是突破三阶。

  这个声音不管是谁,一定是阻碍自己的,或许是升阶太快遇见的考验?

  就算都不是,只要自己强大了,一定能够弄明白真相,驱赶他。

  唐凌是一个一向很有主见且倔强顽强的人,他这样想着更加无视了那个声音。

  “停下来,我不会害你。”

  那个声音似乎带上了一丝焦急的意味,唐凌却不会因为这样一句话就停止。

  或许是察觉到了唐凌的情绪,那个声音忽然叹息了一声,随着这声叹息声落下,唐凌原本这些日子都未曾改变过的观想世界——迷雾基因链之路,忽然变得不稳定,开始剧烈的晃动。

  面对这样的情景,唐凌忽而爆发出了极大的愤怒,他忍不住开始在观想的世界之中怒吼了起来:“你是谁?畏畏缩缩的干什么呢?出来!你以为你会影响我,改变我吗?”

  “不,你不受影响,也不会改变,你只是需要引导。而我....”

  原本唐凌并没有想要得到回应,他只是不知道为何如此愤怒,继而本能的发泄,然后准备对抗到底,却不想那个声音真的回应了。

  随着这个声音的回应,迷雾基因链之路暂时消失了。

  这个消失并不是破碎,而是像有什么力量化作了一片幕布,将迷雾基因链隐藏在了幕布之后。

  唐凌的观想世界变得一片漆黑,但又出现了一束光。

  在这一束光芒之中,唐凌看见了一颗跳动的心脏,而在这颗心脏的深处,一棵已经萌芽有了叶片的植物深深的扎根,它充满了生机,叶片茎干之上布满了玄奥的纹路,却一眼能感觉到它在沉睡。

  “小种?是你吗?”唐凌忍不住喃喃自语,眼前的事实说明那个声音来自于小种,但...但又怎么可能是小种。

  “而我只是...想要尽到一丝责任。”

  唐凌的喃喃自语并没有得到回应,反而是那个声音继续说完了没有说完的话,这话语的语气带着浓重的哀伤,无尽的遗憾,在它被说出的一瞬,唐凌也忍不住开始本能的有些悲伤,还有委屈。

  这样的情绪唐凌想要压抑,但下一刻他抬头,看见在那一束光芒之中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

  这个身影在唐凌震惊,难以相信的目光之中很快就变得清晰起来。

  这是一个黑发黑眸,看起来眉清目秀却又给人一种神秘力量感的男人,他的眼神沧桑,笑容则很有魅力。

  他模样或许并不是那么出众,至少不能和唐凌的哥哥,唐龙这样顶级英俊的相貌相比,也没有唐龙那种高贵,飘逸如同神仙少年的气质。

  他只是...只是让人感觉亲切又信任,甚至信服,还有一点点狡黠,但不会有人计较这个,会让人觉得只是聪明人会有的调皮,还有一种说不出的纯净感,像少年。

  唐凌看着这个身影,情绪无比的复杂,愤怒,委屈还未消失,悲伤亲切又浮上心头,接着抗拒和难过又开始交错...

  可为什么要想起哥哥唐龙?拿唐龙和眼前人做对比?是那唇线分明略薄的嘴唇和挺直的鼻梁让自己想起了唐龙?

  还是说那清秀的眉眼?和同样清秀,和眉眼非常匹配的脸型...

  眉眼?!脸型?!唐凌的脑子嗡鸣了一声,这眉眼和脸型分明就像在照镜子,看见了自己。

  唐凌再对外在的一切不敏感,对自己的模样还是清楚的。

  他在这一刻也知道自己看见了谁!荒谬,太荒谬了!不可能,是突破时会面对的心魔吗?

  可那个已经非常清晰的身影,转眼却朝着自己走来,略显瘦削却高挑的身材,像极了自己,也像极了高挑挺拔的唐龙。

  “我的儿子,我很抱歉,也很遗憾....”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