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二章 突破_暗月纪元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七百二十二章 突破


  彼岸!

  唐凌原本已经疲惫到了极限,听见这动静,立刻就翻身坐了起来,有些焦急有些担忧,又有些期待的望向了彼岸所在的小屋。

  如果没有猜错,彼岸快要突破了。

  在那一声莫名的响声以后,唐凌感觉到了急剧的能量波动,这能量波动并不强悍,因为它来自于彼岸本身。

  但这能量又非常特别,不同于唐凌观测到的自然中的任何能量流,而是...应该怎么形容?

  唐凌紧盯着小屋,回想起了曾经战斗时,观测敌人(单指人类敌人)能量时,脑中不由得冒出了一个挥之不去的词语——灵动。

  就是灵动!

  在很久之前,唐凌就察觉到不管外界的能量结构是如何,但一旦被生物吸收,变为了生物能量,这些能量就会变得不同,特别是在人类身上就更明显。

  但这种具体的差别究竟是什么?唐凌一直都是模糊的,这源自于他的灵眼级别很低,按照锻眼的说法,看见的只是最粗糙的能量。

  就像看一股流水,他看见的只是水流本身,但水流是由什么构成的,中间是否含有杂质,气泡,别的成分等等,是看不清楚的。

  可是这一次,彼岸突破,源自她本身的能量破体而出,是如此的清晰,唐凌终于感受到了具体的不同,但这种不同又如此微妙,并不是什么具体的物质...

  “或许有,我也看不出?”唐凌现阶段也不敢肯定什么,唯一能肯定的就是那能量远比自然的能量灵动!

  这灵动意味着什么?唐凌也无法去思考,因为他此刻挂心着彼岸。

  就比如为什么会能量溢出体外?又比如这种现象算是成功还是失败?

  唐凌发现就算自己再多的见识,竟然对升阶的表现一无所知。

  可绝对不能去打扰的!这个常识唐凌还是有。

  不过也就在这个时候,唐凌发现彼岸的能量已经停止溢散了,接着它们变成了一根根的能量细丝。

  灵眼锤炼到了如此的程度,此时唐凌就算不用刻意的运转,凭微微出现的六感也能感应到。

  这是什么意思?唐凌莫名的感觉到皮肤发麻,就像一阵阵的电流从身体划过。

  这...似乎是在提醒他,接下来的事情是了不得的关键。

  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唐凌再一次运转灵眼,也就是精准本能,即便极度疲惫的情况下,有些吃力,但看清彼岸的能量丝还是可以做到的。

  而就在唐凌看清这些能量丝的刹那,这些能量丝开始动了,几乎瞬间就冲破了某种阻碍,朝着外界而去...

  “这是!”唐凌一下子震惊的张大了嘴,在此刻就算是极度疲惫的情况,唐凌也开始倾尽全力的运转起灵眼。

  能量丝不是主动的游动...

  是有一股不可抗拒的,让人颤抖的力量瞬间拉动了能量丝...

  一条路,一条模糊的路!

  再远,再远就是不能触碰的。

  “唔!”当这个不能触碰的念头刚刚升起,唐凌就痛呼了一声,他没有看清楚那条模糊的路,他只是遵循自己内心本能的,任由自己的精神力,甚至是逼迫自己的精神力跟着那些能量丝游动。

  但也就是这么短短的跟随,唐凌就感觉到了巨大的危险,是一种他现在绝对不能触碰的核心秘密。

  这秘密是浩瀚,是不可说,是宇宙,不,甚至超越了宇宙...

  这种玄妙的感觉无法言说!让唐凌在瞬间感觉到了自己无比渺小,但这感觉也并不陌生,唐凌不知道为何在瞬间就想起了自己第一次测试基因链,进入观想时,看见的那个点,继而爆炸...

  在那时,唐凌的感觉是相同的。

  不同的是,那一次是自己的观想,这一次是彼岸所要去的核心...

  唐凌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到彼岸所要去的核心这样的概念,可是下一秒他已经不得不闭上无比胀痛的双眼,忍着大脑如同被一根棍子搅动的痛苦,捂着双眼,倒在了地上。

  一丝丝温热在掌间流淌,带着微微的黏糊,不用看唐凌也知道自己就是这么触碰一下,双眼竟被刺激的流血。

  他大口的喘息,完全无法思考。

  可就算这样,唐凌还是非常清楚明白,他并不是被刻意的伤害了,而是那属于彼岸的路的远处,不管是能量也好,还是法则也罢,或者说是不明所以的物质,都不是现在的他能触碰的。

  就像禁忌,触之必死。

  时间在不知觉在流淌,唐凌蜷缩在地上,竟莫名的陷入了昏迷。

  尽管没有办法思考,唐凌的脑中还是萦绕着一个念头——彼岸,她成功突破了吗?

  **

  山头应该是初春的光景。

  而山下,已经是夏末至秋。

  时间六点,初秋的天儿倒还明亮温暖,只是远处的天际微微有了一点暖色的红溢出。

  山头倒是已经有了属于初春黄昏特有的寒凉,只不过唐凌感觉却很温暖,就算在昏迷中也胀痛不已的头都渐渐的变得舒服起来,只因头下枕着的软软暖暖的枕头...

  枕头?怎么会有枕头的?

  唐凌含糊不清的低呼了几声,然后感觉一股冰凉的液体被灌入了他的口中。

  此时,唐凌已经能够分辨出味道。

  这有些特别的,但算不上难吃的味道,唐凌不用想也知道是精神力药剂的味道。

  不得不说,在此时能喝下一些精神力药剂是非常舒服的事情,大脑被一阵阵的清凉包围,又像被一双轻柔的手按摩着,所有的感觉都在快速的回归。

  “只是,好浪费啊!”唐凌下意识的就这样想着,接着就睁开了双眼。

  火光在跃动,身上有薄毯,睁眼是彼岸带着嗔怪的神情。

  即便是这样的神情...也很好看,唐凌有些入迷的看着。

  彼岸则开口了:“为什么修炼都会成这样?”

  彼岸当然不会忘记在突破成功以后,想要和唐凌第一时间分享,却在走出小屋后,看见唐凌满脸都是血的躺在院中的感受。

  害怕,无助,惊慌...原本以为绝对安全的时空碎片,是什么把唐凌伤成了这个样子?

  之后,彼岸才发现唐凌没有受伤,只是身体能量干涸,精神力也同样干涸...

  因为彼岸特殊的能力,特别是在突破了以后,她还能细致的感觉到唐凌的精神力似乎被撞击了一般。

  不过没有大碍,只要补充就可以恢复。

  这是唐凌让人羡慕的,充满了生命力的体质,只是这种惊吓太让人难忘。

  所以,在唐凌睁开了眼以后,彼岸就忍不住责怪。

  面对彼岸的责怪,唐凌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而是伸手握住了彼岸的手,有些急切的问道:“是突破了吧?”

  其实在这个问题问出的刹那,唐凌就已经感觉到了来自彼岸的能量变得更加致密而浓厚了起来,而且在某些地方已经和准紫月战士时的能量有所不同。

  就比如说,变得更加有活力,更加灵动...

  “嗯,突破了。”彼岸很平静,突破这样的事情对她来说,好像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关键是唐凌开心就好。

  在这个时候,唐凌才发现自己枕在彼岸的膝上。

  即便两人已经很亲密,这样的动作也并不是没有过,唐凌还是感觉到一丝心跳和羞涩。

  他盘膝坐了起来:“突破到哪个地步了?”

  “冲击到了一阶的瓶颈,就没有继续了。”彼岸托腮,听她的语气,她分明可以突破到至少二阶的,但她选择了没有继续。

  这么可惜的事情!彼岸竟然也可以不在意...

  唐凌的神情立刻变得可惜又懊恼,但他又忽然想起了什么,看着彼岸认真的问道:“你觉得突破是什么?你,你看见了什么?”

  是的,唐凌想起了从彼岸身体中溢散而出的能量,变为了能量丝,穿破了时空,去往神秘地方的能量丝!

  彼岸的眼中闪过了一丝讶然。

  她并不觉得唐凌那显得没头没脑的问题奇怪,因为她发现唐凌好像很清楚发生了什么的样子。

  “突破是..不,应该说它并不是单一的。我是指不是单一的面向基因锁。”

  “当然,我并不肯定别人是否也是这样。突破,还有更多的点和面可以突破,但针对个人。”

  彼岸仔细的思考,她想要尽量清楚的给唐凌描述那玄而又玄的感觉,毕竟不久之后,唐凌就要突破了,希望她的经验对唐凌有帮助。

  可彼岸也很小心,就如她所说,她已经感觉到人与人之间的突破大可能不同,她怕说岔了,唐凌又误入歧途。

  唐凌轻轻挥手,示意彼岸先别说下去,又皱起了眉头开始思考。

  “如果天赋够的,冲击基因锁的同时,也可以去突破天赋本能,甚至一些别的?”大概一分钟后,唐凌就彼岸的话,总结了一句。

  “我不肯定,大概是如此。我突破的时候...进入了一个世界,看见了一个世界。”彼岸回答了唐凌的第二个问题。

  “什么世界?”唐凌想起了那些能量丝。

  “它们的世界,并不是全部的,但...比起从前,我见到了很多,瞬间就见到了很多,建立起了一些...”彼岸歪着头,没有说下去,因为这个对唐凌实在没有参考价值。

  聪明如唐凌,却知道彼岸在说什么?她所说的世界——是病毒,或者那只是人类称之为病毒的生物的世界。

  这很有意思啊,唐凌模糊的有一个猜测,那所谓的核心该是什么?或许那核心涉及到本质。

  这是他拥有的灵眼的一种幸运,一般的人怎么可能在这个阶段就接触到这些秘密呢?

  “你在想什么?”彼岸看着唐凌盘膝,托腮,歪头的样子很有趣,她也将头和唐凌歪在了同一个角度。

  “彼岸,我不是修炼受伤的。”唐凌忽然正视着彼岸。

  “哈..”彼岸还没有反应过来。

  “我看见了你去到那个世界的瞬间,我的眼睛...”唐凌比划了一下:“我刚刚能够模糊的看到时空能量,否则我也看不见那些能量丝。”

  “你在说什么?”彼岸有些错愕,就算她再聪明,也不会想到在自己突破时,有什么能量丝。

  唐凌开始一五一十的给彼岸解释。

  彼岸听得很惊讶。

  “就是这样,如果我不能模糊的看到时空能量。我绝对看不到它,我是说能量丝所去往那个世界的路...其实我也并不清楚那是否是路?或许只是因为我们存在于这里,才...”的确,这是唐凌无法清楚言说的概念。

  但是在下一瞬间,唐凌的神情却变得奇怪了起来:“不过,我可以肯定的是,就是因为这样,你突破的契机,我看见了出去的路线,我很清楚那就是!这样的话,荒岛岛主留给我们的契机,说不定就可以很快的实现。”

  “那太好了。”彼岸一下子握住了唐凌的手,很开心。

  如果可以出去的话,唐凌终于不用被困在这里了,他该属于紫月时代,他该发出明亮的光芒,彼岸始终忘不了唐凌那一夜眼中的光芒。

  这种开心可以压抑住所有的失落和不安...

  看着彼岸如此开心的样子,唐凌有些奇怪:“你就那么想要出去?”

  “想啊。”彼岸笑眯眯的。

  唐凌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可是,我看得很模糊,我需要再一次的机会。”

  “那就你突破的时候吧。”彼岸一点也不在意,很有信心的样子。

  自己突破的时候?会有同样的能量丝吗?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啊!彼岸的天赋天生强悍无比,她能在突破一阶的时候,就突破天赋能力是理所当然的啊。

  而自己...天赋是什么?是眼睛吗?

  唐凌很没有把握。

  可是彼岸却莫名的笃定,她已经不再想这些事情,而是拽了拽唐凌的胳膊:“我饿了。”

  “我做饭?我刚才血流满面的。”

  “嗯,你做饭啊。我累了三天了。”

  **

  黄老板给了韩星一年的时间。

  这一年的时间,韩星不需要在乎李斯特,也不需要在乎任何的天才,他需要做的是,接近或者能够和心中那个背影平行。

  如今,已经过去了一个月的时间。

  韩星似乎忘记了和李斯特的仇恨,也不再像之前那样尖锐,他把自己‘藏’了起来,连同和他的小队一起都没有了存在感。

  就算李斯特还想找各种机会踩踏韩星,竟然也发现无从下手。

  莫非韩星学乖了?

  李斯特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杯,轻轻的抿了一口,将少许顶级的能量液兑入酒中喝下,多少可以减轻一些痛苦,愉悦一下内心。

  放下杯子,李斯特的脸上是喝了能量液的感觉,而且还是顶级的那种。

  隐忍,勤奋,李斯特认为自己越发的成熟起来。

  “消息就是这样吗?”李斯特抬头问了一句。

  “是的。”亨克没有回头,而是拨弄了一下屋中的壁炉,让火更旺盛一些。

  钢铁血城的气候非常极端。

  在这里,你根本不要指望有春天和秋天,从炎热的盛夏可以三两日就入冬。

  甚至也不存在季节的划分,夏冬之间的转换没有太大的规律。

  唯一能知道的只是,炎热的夏大概不会超过三个月,冬也是如此。

  一个月的时间,已经非常寒冷了。

  但也无所谓,李斯特是星火大队的第一人,理所当然的拥有条件最好的宿舍和别的特权。

  就如现在的屋子,不仅舒适,而且豪华,看起来根本不像军营该有的,倒像是个度假该来的房间。

  “完成任务,然后训练,不做任何别的事情。这样的韩星会不会比较可怕?”李斯特的疑心病已经变得越来越重,他在房间来回的踱步。

  “或许有这个可能。”亨克弄好了壁炉火,然后舒服的盘坐在了壁炉前的绒毯上,又接着说了一句:“但更多的是,他也不想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受辱,想要积蓄一些力量吧。”

  李斯特没有说话,只是来到了窗前。

  拉开窗帘,大雪纷飞,训练场已经聚集起了大概十厘米左右的积雪。

  大雪才下了一天,刚入夜就如此,看来明天免不了就除雪的任务,那就交给韩星小队吧。

  李斯特有这个特权。

  “李斯特。”亨克在这个时候,忽然叫了李斯特一声,相处的时间那么久了,他是唯一一个能有直呼李斯特大名权力的人。

  “唔。”李斯特望着纷纷扬扬的雪,没有回头。

  “韩星已经被你狠狠的压制住了,你的目光是不是应该放得更远,更高?”亨克站在了起来,同样站到了窗前。

  “重点?”李斯特一把推开了窗户,凛冽的风夹杂着雪花一下子涌进了房间。

  能量液在体内烧灼,李斯特就是想要感受这寒风,让他能够快一些消化这些能量液。

  “你已经听说了吧?星火大队要新来一批新兵。”亨克微微皱起了眉头。

  李斯特既然想要成为王者,自己就该一路伴随,这两年半亨克已经习惯了李斯特是第一人,至少没有同辈能够稳稳的压制他。

  “我不在乎。”李斯特仰头:“该在乎的,只有能够进入涅槃巨塔的人。而这些人中的佼佼者,只能是...”

  李斯特就是这样笃定,可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亨克脸上的忧色还没有散去,原本已经一片黑暗的训练场忽然亮起了无比明亮的灯光!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