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章 病毒_暗月纪元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七百二十章 病毒


  第两百六十二天,是星期几呢?已经没有办法计算了,不过是一个晴好的日子,从山头上往下望去,下面的镇子入秋了,但山头上的那些枝条却抽出了嫩芽,应该是入春了吧?

  景色是奇异的,日出的光芒,让山头的天空也泛起了如同晨色一般的清蓝色,只不过比起山下的天空显得更加深沉一些。

  小屋已经搭好了,也不知道荒岛岛主曾经是一头什么样的凶兽,和深海海水一般颜色的兽皮,上面有着金色和银色的线条或者光点,看起来很美,让整栋小屋也显得很美。

  ‘簌簌’,还有些烫的肉汤喝进嘴里,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吃下一口加入了凶兽肉碎的炒蛋,再啃一口用稀释的能量液浸泡后的米,煎出来的米饼,早餐还是不错的。

  前提是彼岸不在这些食物里放任何的调料,彼岸显然接受了这个意见。

  按照唐凌的说法:“彼岸,你先试着不放任何调料,以后在慢慢训练盐的用量,再...”

  “什么意思?”

  “我们可以先享受食物本身的味道,然后那个...”唐凌在这方面撒谎,显然不是一个天才,特别是对着彼岸。

  “好吧。”没有想到的是,彼岸接受的很干脆。

  估计昨晚那味道无法形容的晚饭,也把她深深刺激到了吧?

  总之,今天的早饭不错。

  “吃好了吗?”彼岸看着唐凌,眼中洋溢着满足,其实这是一个废话问题,眼前干干净净,如同洗过的餐具,已经说明了一切。

  “吃好了。”唐凌从来不浪费食物,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去吧,这里我来收拾。”

  昨天辛苦到半夜,这个占据了小半个山头的小院已经有模有样,漂亮的小屋,平整的院子,漂着一个蛋的池塘,以及院中还有一套木桌木椅,和搭好的不知道要做什么的架子。

  “那你今天要做什么呢?”唐凌催促彼岸,但彼岸显然没有那么着急,她反问了唐凌一句。

  “我今天?”唐凌收拾着木桌上的碗筷:“修炼,然后我会开垦。”

  “开垦?”彼岸很有兴趣的样子。

  “对的,我不是收集了一些来自荒岛岛主的土啊,泥啊,植物啊什么的吗?我要弄块田,来种上东西。那些植物如果还活着,我也把它们种在院子里。”唐凌这样说到。

  “那太好了,如果那些植物还活着,我们也算是能看见一点外面的风景呢...”彼岸眼中闪动着光芒,不管紫月时代如何不好,他们是来自那个世界。

  人会想念熟悉的世界,是天性。

  “我可以和你一起开垦吗?”彼岸的样子很诚恳。

  “不可以。”唐凌断然拒绝了彼岸:“我已经为你准备好了,你今天要突破一阶紫月战士。”

  “晚一天不可以吗?”彼岸好像对这件事情完全不上心。

  “不行。”唐凌放下了手中的碗筷,直接拉起了彼岸,将她拉进了属于她的小屋,在这里唐凌在彼岸做饭的时候,用了一个早上才布置好了这一切。

  地上,铺着日光幽冥鱼的鱼皮。

  房梁上,悬挂着那一颗有拳头大小的八彩变异海珠。

  在日光幽冥鱼皮的正中,放着一个瓶子,瓶中是没有稀释的能量液,然后八莲荷蕊就插在瓶子中。

  除此之外,在旁边还有一张小桌子,桌子上摆着三支能量液,两支精神力药水,还有一片片切好的凶兽肉。

  不是超阶凶兽肉,那个东西不管是彼岸还是唐凌都吃不了多少,而且会浪费很多。

  唐凌用的是四阶凶兽肉,是他在梦之域换取的品质最好的四阶凶兽肉。

  以彼岸的实力,四阶凶兽肉刚好,能量补充的充足,而且不会带来太大的痛苦。

  修炼,从来都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只有成为紫月战士的人,才知道这其中的辛苦,就连吃饭也是一种折磨,吞下凶兽肉会给身体带来痛苦,就算只是一阶的,这件事情不会改变。

  唯一改变的只是自己的适应能力而已...久了,也就会变得麻木起来。

  “一定要今天吗?”彼岸似乎有些抗拒。

  “当然,我很在意。成为紫月战士,寿命会变长...”唐凌看着彼岸,显然之前的事情给他留下了极大的阴影。

  他不知道彼岸为什么会有些抗拒进阶,但他猜测彼岸是不愿意在自己之前进阶,她想自己永远走在她的前面?

  或许彼岸是有这样的想法,但并不是全部,两人之间是不爱解释的,只有默契。

  见到唐凌如此坚持,彼岸终于点头:“好吧。”

  “一切都会顺利的。”唐凌轻轻拥抱了一下彼岸,然后就要走出小屋。

  “嗯,应该没有问题的。”彼岸很平静,她说没有问题,就真的是很有把握。

  进阶并不是一件神秘的事情,过程就连有点见识的普通人都知道是如何的?

  进入观想,找到自己的第一把基因锁,用累积的能量冲击基因锁。

  一般条件的紫月战士不会刻意的准备什么,如果能量条件达到了,只要在进阶的时候,保持全身的能量是自己最圆满的状态,自然就会冲开基因锁。

  但那只是一般条件的紫月战士!

  天才们需要九牛二虎之力,需要丹田累积能量,甚至需要进阶之物,那是因为冲开基因锁,和粉碎基因锁不是一个概念。

  完美进阶和普通进阶不是一个概念。

  具体区别是什么?每个人面对都不同,因为每个人的偏向不一样,就像有的人力量很大,有的人速度很快,有的人精神力强大...还有天赋能力的不同也会带来不同...

  总之,进入了三阶的紫月战士一定是会有天赋能力的,就算基因链测试中没有测试中天赋能力。

  而这是为什么?答案也是在进阶时候的所得。

  抛开这些不同,越好的进阶也能带给人相同的好处。那就是基因锁被粉碎的越彻底,得到的能量冲击就会越猛烈,这会拓宽自身的...经脉?

  这个说法是不准确的,因为紫月时代也不能证明经脉的存在,准确的说法是能量通道。

  因为身体的能量是流动的,而它流动的路径至少通过解刨学是看不见的,可确实存在着。

  能量通道被拓宽,也就意味着同是一阶紫月战士,你能吸收流动一分的能量,而被拓宽者或许是他的两倍,甚至更多。

  更好的能量冲击,还会开启人体。

  这同样是和能量储存有关的,至于是怎么样的开启?每个人也是不同的,但最好的一定是能够拓展丹田。

  毕竟不管是如何不同的方向,丹田永远是紫月时代的人类,储存能量的第一个地方。

  除此之外,更人尽皆知的好处便是可以连续冲击。

  唐凌曾经听到的说法是——能量储备的足够,多余的能量会帮助人一举冲击到一阶顶峰。

  后来和真正出身高贵的顶级天才少年们接触多了,才知道另外一个隐秘,就是在能量更多的时候,粉碎第二把基因锁也并非不是不可能的。

  当然,在这中间有很多的讲究,具体冲击的时候要视具体情况而定,就像能量还充足,却没有充足到能直接粉碎第二把基因锁,只是能冲开它,那么就会出现别的选择...

  唐凌是预估不到自己到时候会面对的情况,他原本对连续冲击这件事情也是不太在意的。

  直到某一天,胖子无意中说起他家族老祖说过的一句话‘连续冲击的好处是你想象不到的,最重要的一点是,你会拥有更长更完整的观想,冲击时的观想是本质’。

  胖子一向对自己的实力不报希望,但这他对唐凌的实力却很在意,因为他对自己的人生规划在从前一度是家族罩着,在外呢,则厉害的大哥唐凌罩着...

  所以有什么关于修炼的秘密,只要他想到了,就一定会告诉唐凌。

  “胖子...”唐凌此时已经走到了彼岸的房间门口,想起这些,忍不住自言自语的低喃了一声,他还是有些想念紫月时代的某些家伙了。

  但同时,他又开始生出许多牵挂和担心。

  唐凌是一个修炼狂人,而彼岸呢?她似乎对修炼从未上心,或许因为她那可怕的天赋能力?

  那彼岸能够完美突破吗?只要普通的完美突破,能够粉碎基因锁就行。

  唐凌没有办法不在乎彼岸的一切,越好的突破,对自身带来的好处是越多的啊,甚至包括生命力...

  所以,唐凌停住了脚步,又忍不住看向彼岸:“彼岸,如果能量不足以完全粉碎基因锁,那...”

  “我可以的哦。”彼岸此时已经盘膝坐下,面对挂心的唐凌,她倒是很轻松的样子。

  “可是...”唐凌兀自不放心,如果平常如此慵懒又不认真的彼岸,就这样完美突破了,估计很多人知道了,会觉得这世界简直太不公平了。

  只不过这样的想法,唐凌不敢告诉彼岸,他只是想说,如果这一次不能完美突破,可以暂停突破,等累计足够了,下一次再...反正彼岸的强大,不用和所有人抢时间。

  等阶对于她的意义,远不如对于别人的意义来得大。

  “我可以。”彼岸打断了唐凌,虽然语气依旧淡然,可其中的那一丝确定却是如此的明显。

  好吧,唐凌已经是了不得的天才,估计这样的天才也不能理解彼岸这个层次的天才吧...

  唐凌决定离开了,进阶的时候任何人不得打扰,因为进阶的观想是异常重要的,需要耗费大量的精神力,和平常的观想是不一样的,要进行本质观想。

  或许自己真的是多虑了,毕竟准备的那么周全,最顶级的进阶物资,加上现阶段他们能使用的最好能量液,还奢侈的配有精神力药剂,就算是...奥斯顿那样的家伙也能完美进阶吧。

  这倒不是看不起那个家伙,毕竟天才少年接触多了,要承认客观差距。

  想起了奥斯顿,唐凌还乱七八糟的想起了猛龙小队,十年的约定...他们会以为自己死了吧?不过如此久的时光,很多心情会被冲淡?还会不会如此执着?

  至少,自己是没有变的,那是最初的伙伴,在心灵上留下的一笔,何止是浓墨重彩。

  唐凌觉得自己今天想的未免有些太多了,他打住了这一丝微微的忧伤。

  在关上彼岸房门的时候,唐凌忽而停下了自己动作,他踌躇了一秒,看着彼岸,用尽量轻松的语气问了一句:“微小的生物,是细菌,还是病毒?”

  彼岸一脸平静的神色,也忽然有了一丝波动,她望着唐凌微笑,那笑容不知为何充满了某种自嘲的忧伤:“很不详,是不是?”

  “和你自身,有什么关系呢?”唐凌没有长篇大论的安慰,他只是说出了一句重点,用上了他全部的真诚。

  “病毒。”彼岸依旧保持着笑容,但眼见的轻松不少。

  “很好,任何事物都有两面。你的另一面其实蕴含着伟大,是我的话,我会骄傲。”唐凌没有关上房门,而是温柔的看着彼岸。

  “真是容易骄傲的家伙,可为什么要骄傲?”彼岸歪着头看着唐凌。

  “因为武器可以用来伤人,也可以用来拯救。”唐凌笑了,然后关上了房门。

  彼岸如此聪明,她应该能明白自己的言下之意吧。

  选择在这个时候说出来这些,不过是因为观想本质,容易被自己的心结所困。

  唐凌只是希望能够温柔的解开彼岸的心结,哪怕只是让它松动一些呢?

  他很憎恨,一直给彼岸灌输自己是不详的人!怜惜的是,彼岸从不曾说起自己的成长...

  会是压抑而充满了伤害的吗?唐凌微微皱眉。

  走出小屋,天光大亮,为什么是厄难基因链?为什么不能叫做温暖基因链?天使基因链?福运基因链?

  唐凌脑中再一次乱七八糟,回头看了看小屋...厄难基因链,彼岸到底是不是...妹妹?

  **

  “喝吧。”黄老板从怀中掏出了一个酒壶,递给了身边鼻青脸肿,还有着道道恐怖血痕的韩星。

  此时,已经入夜。

  即便星火大队在钢铁血城所处的地段,应该初夏的天气?但按照紫月时代的尿性,无论你是什么天气,夜晚总是寒凉的要命。

  坐在空旷无人的训练场边缘的阶梯上,韩星感觉自己的伤口也被这寒凉的夜浸润的有了丝丝的凉意,他抽了一口气,接过了黄老板递来的酒,喝了一口。

  真是奇妙啊,明明就是漫天的星光,看样子应该是温暖的夜晚?为什么偏偏会如此冷呢?

  听说前文明这样的夏夜,是热的。

  自己虽然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夏夜,但所谓的基因记忆是没有忘记这样的感觉吧?

  酒是好酒,有些辛辣的入喉,如同在咽喉,食道以及胃里带起了一条火线,让人立刻就温暖了起来。

  黄老板的酒是绝对不可能不‘加料’的,各种很奢侈的资源,嗔痴楼的餐桌上都有。

  所以下一秒韩星就感觉到了这酒中蕴含的温和能量,以及还有另外一股力量在帮助自己修复着伤口。

  “我的酒很贵的,一线喉,知道这样的好酒吗?”黄老板把玩着自己的手杖,有着得意的看着韩星。

  又不是残疾人,干嘛走路要用一根手杖?理解不了黄老板的乐趣,也不懂什么是一线喉,韩星只是很直接的问道:“在里面加了什么?”

  “陈酿!加的东西是秘密,如果你想要配方,一万正京币。”黄老板还是老风格。

  “只有傻子才买。”韩星又抓紧时间,喝了一大口,然后手中的酒壶就被黄老板不动声色的抢了过去。

  “细胞修复药剂也好,能量药剂也罢,这种合成的东西,好不过纯天然的东西,它们会留下暗伤,而我的酒不仅不会留下暗伤,还有长期温补的效果,你确定不要?”黄老板滔滔不绝。

  “我说了,只有傻子才会买。你那方子,我估计就算给我了,上面的东西以现在的我,怕也搞不到吧?”韩星太熟悉黄老板的套路了。

  “呀呀呀,你说唐凌是傻子吗?他可是买了我不少的东西啊。”黄老板从不避讳提起唐凌,而且提起的时候,没有丝毫的沉重,很是轻松的样子。

  韩星却沉默了,低头不知道在想一些什么?

  黄老板也不催促韩星,很干脆的翘起了二郎腿,喝着酒,悠悠的看着星空。

  “为什么要来帮我?”韩星转头看着黄老板,然后苦笑了一声:“我越发的像个废物了,不是吗?”

  “废物?如果你的目标是唐凌的话,倒可以这样说。”黄老板对于韩星,向来是直接戳心。

  可是唐凌在他身边的时候,唐凌不也是他口中的傻子,废物,笨蛋之类的吗?可怕的是,唐凌还相信了。

  “不,不是唐凌。我很幸运,他曾经那样存在过,然后我的心里就会永远有一个背影在前方,鞭策着我不会停下来。因为我会想,如果是唐凌....”

  “当然,这些是不会再发生的事情。但因为不会发生了,反而是无法反驳,也无法给自己找借口的。”韩星的眼中有一丝丝光芒,或许是星光映照在了他的眼中。

  黄老板微微有一丝动容,但并没被韩星发现,他很快就恢复了吊儿郎当的样子:“哟,你还是很清醒的啊。”

  “我以为我又会面对你的苦情大戏,听你说着你自己如何失败,怎么颓废呢。”

  韩星没有说话。

  黄老板则接着说道:“还有,我哪里有帮你?我是来看你笑话,顺便揍你一顿啊。”

  韩星的脸抽了抽,的确,黄老板说的不假。

  之前当着李烈的面,不就狠狠揍了自己一顿吗?而且专门打脸,就像自己现在脸上的伤,就是拜黄老板所赐。

  “你看他违规了,做为他的师父,我大公无私的教育了他。接下来,我还要对他进行心理疏导,就暂时将他交给我吧。”在毫不留情的揍了一顿韩星以后,黄老板是如是对李烈说的。

  “如果你再多教育他几次,我就彻底的将他交给你教育吧。”李烈没有反对,只是留下了这么一句话。

  可是黄老板毫不在意,反而是直接的说道:“那不好意思,我会和钢铁血城翻脸的。想想吧,钢铁血城愿意和我这样的有功之人翻脸吗?”

  李烈如此刚烈不屈的人,竟然被黄老板这样一句哽的无言以对,只能假装没有听见的,放了韩星。

  然后韩星就被黄老板带来了这里,只是想起这些细节的时候,韩星的心中还是泛着微微的温暖,他知道黄老板是来救自己的。

  “我来之前,听到一个消息。”在韩星沉默的时候,黄老板很快就转移了话题:“知道西奈安全城吗?”

  “嗯,知道。”一个不大的安全城,在全世界一百多个安全城中,它算是最末的安全城。

  但在钢铁血城,除了修行战斗以外,也会学习大量的文化课,这些常识韩星是知道的。

  “它属下的一个安全村,被屠村了。一千七百二十六个村民,没有一个逃脱。”黄老板的手杖重重的杵在了地面,发出了‘咚’的一声闷响。

  这声闷响好像敲在了韩星的心口,让他的心头一紧:“是,是凶兽潮吗?”

  “你是不是希望如此?”黄老板冷眼的看了一眼韩星:“是地下种族。”

  “援军赶到了,一切都已经来不及。能留给死去的村民最后的仁慈,就是让他们的尸体没有被地下种族带去当做食物。”黄老板平静的诉说着这一切。

  韩星陡然握紧了拳头。

  在钢铁血城,他和地下种族战斗已经数十次了,那种深沉的恨意早就铭刻在了心中,他忘记不了地下种族看人类的眼神。

  仇恨,冷漠,疯狂...还有那种如同看牲口,看食物一般的贪婪。

  “很愤怒吗?城内的世界开始不太平,但这只是一个开端。可你还在做什么呢?不停的被李斯特踩在脚下摩擦,是你的日常吗?”

  “要听听大家都在做什么吗?要听听接下来会发生的一些秘密大事吗?”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