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6、你得活着啊_第一序列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1256、你得活着啊


  倒计时第三天。

  凌晨。

  秋雨短暂的停歇了,空气中弥漫着雨后的土腥味。

  指挥营帐所在的第三梯队防线上,还能听到第二梯队防线那边的枪炮声。

  横贯在地上的深渊裂缝挡住了西北第二支敌军的去路,那些步行的人工智能士兵最少要行军一天时间,才能绕开那条长达几十公里的裂缝。

  颜六元以一己之力,为黎明防线挡下了眼前最大的危机。

  当颜六元带着牧民从北方赶到防线时,任小粟一眼就发现了颜六元宛如苦行僧般的一头短寸。

  他愣了一下,然后对颜六元问道:“你这头发是怎么回事?”

  “奥,没事,”颜六元笑了笑解释道:“还会再重新长出来的。哥,我这里有部族的两万多勇士,他们或许可以帮到你们。”

  结果这时候旁边的P5092摇摇头说道:“不用的,如今黎明防线正打算向后撤退,你这边如果有余力的话,就帮忙带一些伤员离开吧。”

  颜六元想了想说道:“行。”

  这条防线上,除了第三梯队防线的作战部队以外,能活着离开的就只有那些撤下来的伤员。

  倒不是P5092突然发扬什么人道主义精神,而是这些伤员就算留在阵地上也没法继续战斗了,还不如带回后方,留作人类的火种。

  此时,有一支专门的部队负责运送伤员,他们正在去各个阵地统计具体的伤员数量,然后带着一并撤退。

  141阵地上,战士们刚刚击退了一批敌军,得以短暂的休整。

  负责这个阵地的第二师铁2营营长,正由自己的勤务兵给自己包扎着伤口。

  昨天半夜的时候,一场突入起来的袭击中,不知道哪里来的一枪命中他胳膊,硬是给他的臂骨都给打断了。

  军营里有专门用来固定骨骼的夹板,倒是不用惨到拿木棍来固定。

  营长包扎伤口的时候,疼的脑门上直冒冷汗,嘴唇一片煞白。

  那种断骨后的钻心疼痛,西北硬汉也有些扛不住了。

  就在此时,阵地上的一名年轻士兵跑了过来,他一脸惊喜的对营长说道:“营长,后方要求所有伤员必须撤退呢,据说是撤到178要塞那边去。你快过去让他们看看伤势吧,现在只有伤员可以撤退了,嫂子还在家等着你呢。”

  事实上,第二梯队的西北军战士们都已经知道了,他们是不能撤退的,要给后面的战友们争取撤退时间。

  怎么争取时间?用命呗。

  大家一开始还挺难受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所有人都在一夜之间接受了这个现实。

  没有人来负责给他们做思想工作,也没人来忽悠他们什么家国情怀,大家只是觉得,既然是西北军的军人,那就别贪生怕死了。

  西北军三个字,像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当了西北军的军人好像也没有多少特殊待遇,反而在壁垒里生活的时候,要处处让着别人,坐在电车上都要给老人孩子让座,生怕污了自己肩膀上的肩章。

  就像这个年轻士兵一样,他不是178要塞的人,是西北统一之后征兵入伍的。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天看到征兵处的红色鲜艳横幅,就去报名了。

  144号壁垒贸易繁荣的时候,家里好多人都劝着说,别去西北军当军人了,跟着舅舅去做生意,赚的比当兵多啊。

  但每一次都他笑笑没有说话,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但他就是想在西北军呆着。

  现在也一样,虽然知道留下来会死,但他就是想在阵地上跟战友一起呆着。

  也没什么理由,他就觉得这是他应该做的。

  可如今不一样了,伤员是有正当理由离开的,年轻士兵知道营长有两个孩子,老婆还没有工作,一家人不能没有他。

  所以,他就在想,营长可以趁着这次机会离开第二梯队防线,跟着大部队一起撤退。

  这不是贪生怕死,而是营长现在这胳膊,确实不合适继续在阵地上战斗了。

  这时候,营帐外面传来脚步声。

  年轻士兵竟然看到营长扯掉了自己胳膊上的夹板,然后用军装遮住了胳膊上的伤口。

  外面有人走了进来,是一个陌生面孔对着大家说道:“听说这里有伤员,我们这边要把伤员带走一起撤离。”

  结果,还没等其他人说话,营长竟然开口说道:“应该是误会吧,我们这里没有伤员。”

  那负责撤离伤员的士兵愣了一下:“是吗?”

  他将信将疑的看了营长一眼,其实营长就算撤掉夹板,那面色也不可能是正常人的面色,所以他已经看出营长受过伤了。

  营长迟疑了一下说道:“兄弟,我想和我的兄弟们在一起,我不能自己回去。”

  那负责撤离伤员的士兵沉默了几秒钟,然后站直了给营长敬了个礼,转身离去。

  彼此都没有多说什么,大家都是西北军的军人,如果换了自己来当这个营长,或许自己也会这么选。

  待到撤离伤员的士兵走了以后,那年轻士兵看着自己的营长怔怔道:“营长,你不想回去吗?你是真的受伤了,不是装作受伤,这不是畏战行为。”

  营长骂骂咧咧的说道:“草,疼死老子了,赶紧把夹板给老子重新固定上,对了,给外面的那些兔崽子说,都给我打起精神来,最后一仗必须打的漂漂亮亮的。”

  营长没有回答年轻士兵的问题。

  例如这样的事情,在整个第二梯队防线上发生了很多次,以至于负责撤退的士兵都一个个红着眼眶。

  此时天还未亮,第三梯队防线上的集团军,开始趁着夜晚卫星可见度低的时候向178要塞撤离。

  所有人离开之前,都朝着第二梯队防线方向敬了礼。

  就在第一集团军撤离黎明防线的时候,任小粟与杨小槿、颜六元、小玉姐站在阵地的边缘,望着外面的夜空。

  颜六元看向任小粟笑道:“哥,你在犹豫吗?”

  任小粟叹息道:“你知道我在想什么了?”

  “嗯,”颜六元点头:“人工智能似乎已经无法抵挡了,我至今都没能想到另一个方法来化解这个危局,所以,出路似乎是唯一的。”

  颜六元所说的出路,就是任小粟化身世界意志,以此来从根源上斩断零的未来。

  不论零多么厉害,总归还在这个世界之中,无法与世界本身抗衡。

  所以,当灾难降临的时候,问题似乎总在牺牲别人还是牺牲自己之间徘徊着。

  任小粟低声说道:“有时候我会想,既然选择就只有这一个,那我干脆果断一些,这样西北军的军人也会少死一些。我越犹豫,就会有越多人因为这场灾难死亡。可是六元你知道的,我一直都是一个很自私的人,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为谁牺牲自己,除非是为了小槿、你、小玉姐。”

  “嗯,我知道的,”颜六元低声说道:“所以,我这次赶紧过来,其实就像是想要拦住你。哥,咱们离开这里吧。这个世界很大的,就算零再厉害,也不至于没有我们的容身之所。好吧,我知道这样说可能有点自欺欺人了,但是哥,我真的不想看你为了整个世界牺牲自己,明明它对你那么不公平。”

  任小粟说道:“能让我和小槿单独聊聊吗?”

  颜六元与小玉姐相视一眼,默默的离开了。

  任小粟从空间里拿出一块防水布来铺在战壕的边缘高台上,他与杨小槿并肩坐在上面,看着漆黑的夜空。

  “你也不想我走到那一步对不对?”任小粟问道。

  “嗯,”杨小槿笃定的说道:“小粟你知道吗,没有谁是应该为这个世界付出什么的。”

  “六元总觉得这个世界对我有点不好,但我感觉自己其实还挺幸运的啊,有了这么漂亮的女朋友,还有了这么强的实力,以前我以为父母把我抛弃了,可去了一趟巫师国度我才知道,他们曾为了让我活下来,付出了多少。所以我现在一点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好悲惨的,听说我父亲就是在上一次灾变中,为了救大家而陨落,现在想想,其实有点佩服他的魄力。事实上,从骑士那里听了他的故事以后,我发现他才是更合格的领袖,我只是一个没什么太大指向的小孩而已。”

  杨小槿摇摇头:“他做的事情,你未必要去做啊。”

  “可是,没有别的办法了啊,小槿,你得活着啊,”任小粟低头说道。

  杨小槿转头看去,她忽然发现任小粟的表情就藏在阴影里,看不清究竟。

  任小粟继续低声说道:“如果我再犹豫下去,可能连你也会死去的。我昨天想了一整天,忽然发现自己接受不了这种结果。我可以不救全世界,可我要救你啊。我们都必须承认一点,零的力量壮大到这种程度,我们早晚有一天都要去面对它,或许我们能暂时逃到巫师国度去,或者是更遥远的地方独自生活。但每逃避一段时间,它便更加不可战胜一分。”

  杨小槿愣愣的看着任小粟,在这残酷的战场之中,苍穹之下,对方突然用简单的逻辑说着最刻骨铭心的情话,这让她有点招架不住。

  “那也不能牺牲你自己,”杨小槿说道。

  任小粟苦笑起来:“我也不想的,真要能活着,谁又想死呢?”

  “答应我,既然庆缜说等他9天,那我们就等到第9天看看,”杨小槿说道:“如果第9天的时候他没能成功,到时候不管去哪,我都陪着你。”

  ……

  西北第一集团军已经从黎明防线上撤离大半,在P5092的计划中,第二梯队防线将阻挡人工智能将近一天的时间。

  这里距离178要塞还有131公里左右,按照人工智能部队的速度,他们将在最后一天于178要塞决战。

  是生是死,都在那一天揭晓。

  撤下阵地的路上,数万人之中王蕴突然问道:“咦,P5092人呢?刚刚他还看着我们一起撤离呢?”

  说话间,大忽悠等人也四下寻找P5092的身影。

  这时候,最了解P5092的任小粟二话不说返身往阵地上跑,他一路冲进总指挥营帐的时候,正好看到P5092拿着枪口对准了自己的下颚。

  任小粟的手掌穿过暗影之门一把将枪口拍到一边,嘭的一声枪响,但凡任小粟再慢一点,恐怕P5092就已经死透了。

  “你干什么?!”任小粟惊疑不定的说道:“为什么要自杀?”

  P5092说道:“黎明防线最后的任务已经完成,所以我的任务也就完成了。再往后的战争,有我没我的意义都不会太大,178要塞决战那一日,靠的不是计谋,而是勇气。”

  “所以你就要去死?”任小粟皱眉问道:“为什么?”

  “就因为我亲手送黑狐他们去执行最危险的任务,就因为我拒绝黎明防线的前线士兵撤退,”P5092眼中尽是疲惫。

  为了战争的胜利,P5092做了一切最冷酷的决定,下达了一个又一个冷血的决定。

  然而,那是为了胜利,却不是为了他自己。

  如果他没有背负火种的信念,或许他会做出其他选择。

  P5092轻声说道:“在与黑狐分别的那一天,我一直想像其他部队的长官一样,与士兵同生共死、并肩作战,然而我知道黎明防线需要我,所以我不能死。可是,作为长官,我愧对他们。”

  任小粟沉默了,他不知道该如何安慰面前这位军事天才。

  明明对方为战争而生,可偏偏却怀着一副仁慈的心。

  可对方的心地越善良,做出每一个决定的时候都会越痛苦。

  这种痛苦不停的积累着,最终让P5092产生了轻生的念头,对方要去陪伴自己的士兵,因为是他亲手将这些士兵送上绝路的。

  即便他有非常正当的理由。

  任小粟把P5092的配枪收进了自己宫殿空间里,然后冷声说道:“这场战争胜利之后我自然会想办法用英灵神殿将黑狐他们唤醒,可到时候如果你已经自杀了,那你们就只能阴阳两隔,因为英灵神殿是不能召唤自杀之人的。”

  P5092愣了一下,这时候他忽然想起了任小粟的这个能力:“可黑狐带领的火种作战部队,有一万多人!罗岚的英灵神殿只能召唤12人而已。”

  任小粟语重心长的说道:“那是罗岚不行,不是这个能力不行。”

  就在这一刻,人工智能似乎也意识到黎明防线上的西北军正在撤离了。

  一时间第二梯队防线的所有守军都感觉压力倍增,犹如磅礴的海啸扑面而来一样。

  连同着被颜六元用深渊挡住的那支部队,开始以小跑速度前进起来。

  西南方向,那两支从庆氏北上的部队,竟是丢掉了之前携带的一些辎重,以此来达到再次提速的目的。

  那汹涌的海啸要直接淹过黎明防线,将178要塞也一并吞噬。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