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9、别无选择_第一序列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1239、别无选择


  人生里的大部分时间,都在面对一道道选择题。

  然而总有那么几刹那、几秒、几弹指的时间里,你的人生别无选择。

  就像庆氏此时此刻,庆缜深知这庞大的财团机构,正像是落日一般轰隆隆的沉入黑暗,但他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了。

  不过,当你眼前的路只剩下一条的时候,你反而不再犹豫,不再彷徨。

  因为你除了往前走以外,也没什么事情可做了。

  就在这银杏庄园里,周其问道:“既然你心中已经有了打算,那我们什么时候走?总归都要走的,还不如早点就走,你还在等什么?”

  “不是我在等什么,”庆缜突然笑了起来:“而是我们现在走不掉,零不会让我走的。”

  周其挑了挑眉毛:“它还没有打到这里呢,我们想要撤去西北,它凭什么拦我们?”

  “我说过,与人工智能为敌不能心存侥幸,”庆缜说道:“之前你们去中原的时候,境山里跑出一头怪物去北方阻拦任小粟,我认为任小粟应该没杀死它,可是你们回来后,那怪物却始终没有再出现过,谁也不知道它在哪里。”

  而且,这银杏庄园附近早就被不知道多少的鹰隼给监视了,庆缜的一举一动如今都逃不过对方的视线。

  庆缜也不打算管,因为没有意义。

  周其撇撇嘴:“现在不走,以后岂不是更走不掉了?反正我到时候不会管你们的,真要大难临头了我就往河里一钻。”

  庆缜说道:“不用担心,早在一年以前,我就和西北达成约定了。”

  罗岚愣了一下:“一年以前?那不是我和周其去西北的时候吗,当时你也没去啊,我俩代表庆氏只谈了通商的事情,并没有提及其他……等等,是那位姑娘代表你去跟张景林谈的?”

  庆缜不再说话。

  一年以前,为了庆氏与西北铁路接轨,罗岚与周其曾送了一位姑娘去西北做人质。

  当时罗岚对许显楚说,这是庆缜喜欢的姑娘,而周其则好奇,他怎么从来都不知道这回事。

  事实上,罗岚对这事也不是太清楚,他知道的信息,都是庆缜告诉他的。

  送那位姑娘去西北之前,罗岚也只见过那姑娘两面而已,他也从来都没怎么把这事放心上,以至于这一年里,他几乎忘记了有这么一个人存在。

  而现在看来,当时那位姑娘去西北,目的也并没有那么简单。

  这一年之期,似乎刚好与61号壁垒挖掘地底隧道的时间吻合,也就是说,那时候庆缜就在全面准备应对人工智能了。

  ……

  三山防线后方,庆毅站在庞大的沙盘旁边皱着眉头。

  这次的沙盘与以往他所见过的不太一样,红色旗子代表庆氏的兵力部署,蓝色旗子则代表的假想敌军。

  以往庆氏的沙盘上,向来是己方的红色旗子更多一些,看起来就很有压迫感。

  然而这一次,却是代表敌方的蓝色旗子几乎插满了三山防线以外的区域。

  这场仗打的庆毅有点疲惫,因为他们对敌人一无所知。

  打李氏、杨氏的时候,庆毅心里都很清楚该怎么去打,对方的弱点是什么、优势是什么,一清二楚。

  但打人工智能控制的人潮,竟让庆毅有种无力感,自己所做的一切努力,好像都只是为了输的不太难看。

  然而,每当庆毅查看各个作战序列的汇报时,却总是有种惊艳的感觉。

  人工智能在战场上所展现的强大微操,是人类根本无法企及的,对方没有用过什么奇谋,甚至也没用过什么下三滥的手段,完全以光明正大的精细操作手段,将庆氏部队一点点蚕食。

  原本庆毅以为,对方会控制着老人和小孩冲阵,甚至控制着他们哭喊,以此来击穿庆氏士兵的心理防线。

  试问,普通士兵就算再怎么铁石心肠,看到老人孩子哭喊着救命冲过来,也会心软吧。

  可是对方并没有用这种手段,就是以强大的计算能力,一天时间夺取了三山防线的四十多个阵地。

  这种指挥能力,让庆毅在审视沙盘的时候,竟觉得对方的战斗方式有种奇异的美感。

  152毫米榴弹炮在战场上的威力是恐怖的,可对方竟是连火力覆盖都不怕。

  庆毅忽然想起庆缜说过的话:人类与人工智能对弈,对方展现出来的能力是你以前根本都不敢想象的,当你复盘的时候,你会惊叹于,原来围棋竟然能这么下。

  换到现在,便是庆毅惊叹于,原来战争可以这样打。

  庆毅从小就跟着舅舅住在军营里,他喜欢军队,也喜欢学习军事。

  以前庆缜问过他有什么梦想,庆毅就说,他想当一个天下名将。

  庆缜那时候就笑着说,帮他实现这个愿望。

  后来,庆缜成为庆氏之主后,果然兑现了承诺。

  庆毅的指挥天赋出众,哪怕是三支集团军在他手里,也能管理的井井有条。

  当初收割李氏与杨氏的时候,庆缜没有再出手,全由庆毅一人操盘,最终也一样将西南战争完美收官了。

  但是庆毅知道自己的缺陷,他的能力可能更多的体现在军务的细节管理,而不是战场中的博弈。

  他没有张景林的人心所向,没有庆缜的未雨绸缪、决算千里,也没有王圣知的经韬纬略。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慢慢明白自己可能这辈子都无法成为天下名将了。

  这个时代的舞台,他注定只能成为配角。

  就像是人生一样,少年在春夏秋冬的成长之后总要明白,青春、汗水、热血,其实未必能换来自己最企盼的梦。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庆毅笑了笑,他对身边的机要秘书说道:“喊参谋长过来,我要重新制定作战计划,这一次,我们直接放弃171阵地。”

  虽然总归会输,但输掉这场战争之前,庆毅要把自己的所见所学,都用到极致才行。

  ……

  西北的撤退计划是相对顺利的,王越息将撤退平民分为六批陆续离开,这样一来补给站的压力就不会那么大了,撤离的人群也能情绪更加稳定。

  密钥之门方向,王蕴统计了一下大概每2.7秒通过一个人,这种有序的速度符合他们的计划。

  如果没有其他意外的话,那么144号壁垒大概能在三天之内撤离完毕。

  原本通过密钥之门的时间需要更久一些,但很多人放弃了密钥之门的方式,而是跟随家人一起踏上了徒步撤退的道路。

  还有人要将家里的车辆捐出来,因为他们听说第六野战师还要留下来和敌人打仗,车辆有些不够。

  对此,张小满全都拒绝了,毕竟轿车对于战争的帮助并不算大,而且数量也有点少。

  这年头能拥有轿车的人,并不多。

  此时此刻王富贵正在一家小小的酒馆里,宴请西南商会的大行商们。

  这还是当初王富贵请大家为兴修水利帮忙的小馆子,只不过如今这小馆子的老板与伙计全都在第二批离开了144号壁垒。

  王富贵穿着一身朴素的打扮,亲手切着羊肉与羊排,然后连同葱、姜、蒜等调料一起丢入锅中,等待着锅里的羊肉慢慢炖烂。

  他将剔骨刀放到案板上,然后笑眯眯的擦了擦手上的血水:“诸位,这顿饭吃完咱们就要随第三批撤离了,再见面应该是在178要塞里。我与少帅聊过,请诸位放心,哪怕在战争当中诸位的财产也会得以保证,黑市那边我也打过招呼了。”

  大行商们面色和缓了一些,乱世里,有钱人当然最担心自己的财产了。

  虽说178要塞从来没做过无缘无故抄家充公的事情,可其他财团做过啊,所以这时候大家都很担心。

  不过现在有了王富贵的保证,他们愿意相信那位少帅一次。

  当然,不相信也没办法。

  自从上次王富贵敲打过他们之后,这些商界的大佬们一个个老实的不行,少帅去视察河堤与水利的时候,他们恨不得亲自去河堤上扛沙袋来表忠心。

  事实上,等忠心到位了以后,王富贵这边分配给他们的利益自然也就到位了。

  这一次,王富贵又是杀羊又是剔骨的,但大家并没有上一次的忐忑感了,反而有人主动问道:“王会长,您想要什么就直说吧,我们这边但凡手上有的,绝不吝惜。”

  王富贵擦干净手以后坐在自己的主位上,紧接着便愁眉苦脸的叹气:“各位也知道,我与少帅的关系不是一般人可比,我是他的掌柜,他是我的东家。东家心里有苦,我这个做掌柜的自然要替他分忧。”

  小馆子里一片寂静,只余下王富贵的说话声:“诸位这次要撤退了,但你们可知道第六野战师还要留下来打仗?大家能够顺顺利利的撤退,绝对少不了西北军的保护,咱就拍着良心的说一句,西北军可曾亏待过谁?西北军可曾剥削过谁?西北军可曾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

  大商人们面面相觑,其中一位较为年长的说道:“王兄,你说的这些我们都能明白,这两年能过上好日子,确实是多亏了西北军。”

  “嗯,”王富贵说道:“大家明白这个道理就好。”

  “王兄到底需要我们做什么支持?”

  “车,”王富贵眯起眼睛说道:“如今打仗了,我们原本往来于中原的货车自然是用不上了,但车辆闲着也没什么用,不如各位将这些车暂且捐出来,让西北军用用可好?”

  大行商们震惊了,对于他们这种跑货的生意来说,货车就是命根子啊。

  有车才有货,甚至可以说,你手里有车才能拉到帮你干活的人。

  如今王富贵太狠了,竟是一开口就要把这些货车全都拿走。

  王富贵见大家有些犹豫,便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说道:“这次我也没什么利益能让给大家了,只是这战争爆发起来,诸位还有什么生意可言?总不能一天天光享受着西北的好政策,到头来什么事情也不想为西北做吧,哪有那么好的事情。如今是我来跟各位好好商量,战争之后我王富贵自然会把这些事情告诉少帅,少帅不是薄情的人,不会亏待各位的。”

  有人迟疑道:“可……”

  王富贵将茶杯顿在桌子上,面色渐渐平静下来:“没什么可是的,早先你们压榨劳工,是我帮你们出面解决的,你们想要拿地拿审批,西北军也痛快的支持了。如今这点小事还各位多多帮忙,西北军会给各位支付费用。”

  “我们要求以黄金支付,”一名商人说道。

  王富贵摇摇头:“你们是信不过西北军啊,没有黄金,只有178要塞银行发行的西北币。”

  说话间,小馆子窗户外面人影攒动着,大家分明看到了一队一队的士兵将小馆子围了起来。

  王富贵说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各位说呢?”

  那位年长的商人赶忙笑道:“我们当然愿意鼎力支持西北军了,王会长您来定章程就好。”

  王富贵点点头朝外面走去:“那我就不客气了,羊肉在锅里自己捞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如今所有人都在争分夺秒,王富贵没有时间跟这些大商人们墨迹下去,车辆是必须拿走的,因为第六野战师急需。

  王富贵也知道,今天威胁大家的事情一出,自己名声怕是就要坏了,但有些事情,总得有人出面做。

  坏自己名声,总比坏小粟名声强。

  这些大商人手里的运输货车加起来能有数百辆,足够第六野战师解燃眉之急了。

  门外已经有车子等着,王富贵对张小满手下的一名军官说道:“拿到所有车辆之前不要让他们离开这里,他们屯的柴油、汽油也一并交出来。羊肉是好东西,让他们多吃点。”

  “嗯,您放心,”军官回答。

  西北商会的王会长是少帅的嫡系心腹,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虽然王富贵从来没有插手过军队事情,从来都没越过线,但这并不代表他在军中说话不好使。

  载着王富贵的车子走了,只余下小馆子里的十多名大商人面面相觑,不远处灶台上,熬着羊肉羊汤的大铁锅里,汤汁正咕嘟咕嘟的翻滚着。

  144号壁垒内,正有数支车队驶向壁垒西闸门,其中还包括任小粟。

  数十人在西闸门集合后便安静的等着,直到西北方向的地平线出现另一队来自178要塞的车队。

  大忽悠在任小粟身旁说道:“昨天司令还夸咱们安排撤退时井然有序来着,等会儿他见了你,一准夸你。”

  任小粟说道:“今天张先生来144号壁垒是什么事情。”

  “不清楚,连王封元都不知道,”大忽悠摇摇头。

  任小粟有些疑惑,这边撤退只需要按部就班,按道理说张景林并不用过来的。

  几分钟后,车队快速抵达闸门,张景林下车以后直接对任小粟说道:“你跟我来,我有事情与你商量。”

  说着,张景林竟往一旁走去,除了任小粟以外,谁也没跟去。

  待到二人走到偏僻处,张景林说道:“我就不进壁垒了,来这里只是要给你说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必须当面说?”任小粟纳闷:“西北通讯现在还保持畅通呢。”

  张景林笑了笑:“自然有当面说的必要,你知不知道罗岚和周其曾送过一个女孩来西北?”

  任小粟点头:“我后来听大忽悠提起过,她是庆氏送来的人质,你们把她保护起来了。”

  “当人质是假,想要秘密达成协议是真,”张景林说道:“一年前我与庆缜做了一个约定,如果有一天王氏的人工智能成为灾难,西北要接纳庆氏的人,还要帮助庆缜等人撤离西南。”

  任小粟愣住了,他没想到竟然是这种事情。

  大忽悠等人从未提及过,看样子连大忽悠也一样不知情。

  张景林自顾自说道:“从那时候开始,178要塞便与庆氏联手开展了一项计划,然后一年时间里,陆续有三百多名庆氏的涉密科研人员来到西北,为这项计划努力着。如今事情已经在庆缜预料之内,所以我希望你可以去一趟西南,接应他撤退到西北来。”

  “接应庆缜来西北?”任小粟心中大概盘算了一下,然后摇头说道:“不行,接应庆缜一来一回少说都要3天时间,而且这还不算路上遇到危险的情况。他既然和张先生你做出这样的约定,一定是预判到了危险。这个时候我去了西南,那第六野战师该怎么办?我不能去,虽然我拿庆缜、罗岚当朋友,但他们现在也并没有陷入千钧一发的危险之中,这种时候,我需要和我的士兵在一起。”

  虽然另一边是朋友,可这边第六野战师所有人的责任都扛在任小粟肩上,罗岚是朋友,张小满他们也一样是朋友啊。

  大家信任着任小粟,信任少帅能够带领大家走出一条活路,结果任小粟现在却要抛下他们去救别人?

  虽然P5092说,任小粟这一次不能跟第六野战师去打游击,可救急总可以吧。

  实在打不过了,拉凌晨这种庞然大物出来总能救下一些战士的吧?

  而且,任小粟答应过赵万昆这些开启密钥之门的士兵,他会在144号壁垒守到最后一刻,带大家一起离开。

  也许他们做了一切努力之后西北还是会输,但这些承诺不能落空。

  然而就在此时,城门处的张小满忽然跑了出来:“少帅!少帅!之前开在雪山上的那个密钥之门,跑出几个人来,现在说要见你呢!”

  任小粟纳闷了,他隔得远远的问道:“谁啊,我认识吗?”

  “你认识,”张小满吼道:“是青禾集团以前的那几个骑士。”

  这下真把任小粟给说蒙了,之前骑士们不是说去攀登世界第一高峰吗……

  难道赵万昆的那扇密钥之门,是开在那座雪山上了?!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