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男儿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_影视世界旅行家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8章:男儿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


        中国功夫、跆拳道、空手道、泰拳、散打、自由搏击......江浩挑的眼花缭乱,也不知道应该学啥。

        找了一个散打自由搏击俱乐部,教练问他想要达到什么效果,江浩就一句话:“我要学最实用的,能打人的。”

        散打和自由搏击算是最实用的技击术。

        散打是两人按照一定的规则,运用武术中的踢、打、摔和防守等技法,进行徒手对抗的现代竞技体育项目,是中国武术的重要组成部分。

        而自由搏击不拘泥于任何固定的套路招式,提倡在实战中根据战况自由发挥,灵活施展拳、脚、肘、膝和摔跌等各种立体技术,长短兼备,全面施展,以最终击倒或战胜对手为目的。

        “就学自由搏击。”江浩道。

        学习的过程是痛苦的,江浩虽然不是那种柔弱型的,但也绝不是什么力量型的,之前总觉得自己身高体健,可训练起来才知道,原来自己的身体素质只能说是一般。

        他之前也没有做过大运动量的运动,一天下来全身肌肉酸痛,躺在那里连饭都不想吃。

        跑步,每天坚持,直到跑的肺管子不够用了,以此锻炼耐力和腿部力量。

        跳绳,每天最少一千下,可以锻炼步法的灵活性,教练说跳绳很重要。

        柔韧性锻炼,压腿拉韧带,第一次开筋的时候,江浩痛的嗷嗷叫,眼泪都挤出来了,二十好几的男人,骨头筋脉硬的像棍子,扯到蛋的感觉应该就是这样了。

        练习深蹲、俯卧撑、然后是拳法,腿法,一晃一个月过去,江浩这才刚刚跟上进度,不是练好,而是刚刚入门,从现在开始,可以一步步循序渐进了。

        刚刚适应了练拳的节奏,江浩就又给自己加码,报了一家射击俱乐部。

        滨海市没有实弹射击俱乐部,只有猎枪,这让他有些可惜,从这天开始,江浩就改成白天练枪,晚上练拳。

        “啪、啪啪......”

        靶场上,江浩单膝跪在地上,拖着一把猎枪在不断瞄准射击,一个一身迷彩五大三粗的教练蹲在他旁边。

        “集中精神,把精力控制到准星与缺口的平正关系上,注意呼吸节奏,注意调整肌肉......”

        单独训练是要加钱的。

        这段时间江浩过的很充实,比上班的时候还要累,不过他渐渐的有些享受这个过程了,这是一个不断锤炼自己,完善自己,跨跃自己的过程。

        刻苦训练,收效也是巨大的,两个月后,自由搏击的攻击基本动作学完,江浩已经可以和学员对打,教练说,现在他对付两三个普通人问题不大。

        在射击上,江浩很有天赋,只用一个月,用猎枪打个八九环小意思,不过转为真枪实弹,江浩就不敢保证了,毕竟两种枪的差距太大。

        为此,江浩专门跑了一趟魔都,那里有一家实弹射击俱乐部,他狠狠地玩了三天,把俱乐部里所有的枪都玩了一遍,打了上千发子弹,代价就是花了2万多。

        在学枪的同时,江浩还找了很多枪械资料学习,他穿越的是抗日时期,肯定是各种老枪械,知识是不会贬值的,以后他会穿越到其他电影,肯定也能用得到。

        再此期间,江浩又把红高粱看了八遍,电影里的每个情节都已经熟记于心。

        学自由搏击,学打枪,背诵电影细节,前前后后花了五万多块钱,准备了两个月时间,他觉得差不多了。

        不过在穿越之前,他又给家里打去2万块钱。

        “爸,这个月我又做了一个大单子,现在我做的越来越好了,以后收入肯定会越来越多,您安心养病,别舍不得用好药,弟弟妹妹那边多给点钱,他们也大了,花钱的地方多。”

        “爸,我能养得起家。”

        放下电话,江浩深吸一口气,打开系统面板。

        “任务:进入‘红高粱’电影世界,收集一百坛最好的红高粱酒,请问收集员是否接单。”

        江浩点下接单按钮。

        刷的一下,江浩人影消失。

        “站住!”

        “不许动!!!”

        “老子是神枪三炮,谁动打死谁。”

        江浩瞬间接收了原主人的记忆,他这次竟然穿越成了主角余占鳌,也知道了现在的情况,他们抬着女主角的花轿路过青纱帐高粱地,一个土匪窜拦住了他们。

        一群汉子吓得变了脸色,全都不知所措,愣愣的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掏钱,快掏钱,不然老子就开枪了。”

        “把钱和裤腰带都丢到前面。”

        土匪再次喝道。

        伙计们对视几眼,然后有人开始掏钱,解开裤腰带,丢到前面一个笸箩里。

        江浩左右瞅了一眼,也同样跟着做了。

        “退回去,给我老老实实在旁边蹲着,谁敢回头看就打死谁。”土匪威胁道。

        一众伙计提着裤子蹲到旁边,江浩回头瞅了一眼发出声音的高粱地方向,立马传来一声喝骂:“敢回头,信不信老子打死你。”

        江浩立马回过头去。

        一个脑袋上套着麻袋片的家伙从高粱地里走出来,手里拿着一把黑乎乎的家伙,走到笸箩旁,把里面的钱拿起来,在手心里掂了掂,塞到自己兜里。

        端着枪,一步步走到轿子前,用枪管挑开轿门帘,就看到一个挺标志的大姑娘,穿着一身红袄。

        那劫匪看新娘子挺标致,起了色心,拿枪指着女子喝到:“下轿,走,高粱地里走。”

        九儿走下轿子,一步步慢慢往高粱地里挪,在走进高粱地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蹲着的众人,江浩抬眼看过去,那是祈盼的眼神,祈盼有人可以救她。

        “走,快走。”劫匪再次喊了一声。

        蹲着的众人没有一个敢动的。

        九儿期盼的眼神慢慢变成鄙夷,她鄙视一群大男人,在一个劫匪面前竟然动都不敢动,眼睁睁看着一个女人被拉去糟蹋。

        就连江浩这熟悉剧情的人,也被九儿眼中的那种不屑与鄙夷看的难受,不同于看电影,这种感觉更真切。

        “去你妈的!”

        见那劫匪转身,想要跟着九儿进青纱帐,江浩大吼一声就扑了过去,一个锁喉勒住劫匪的咽喉,把土匪按倒在地。

        这种事情需要有人带头,只要有带头的,其他人的胆怯就会减去九成,其他伙计一看,也嗷嗷叫着全都扑了上去。

        “打死他,打死他!”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