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0 暴雨终至!_他出自地府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1480 暴雨终至!


        “轰隆!”

        曹宅。

        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的曹锦瑟被一道惊雷所惊起。

        “轰隆!轰隆隆……”

        她在床上坐了会,听雷声不绝于耳叫连绵不断,掀开被子下床,走到窗前推开窗,顿时,一股大风猛然灌了进来。

        这显然,是一场暴风雨来临前的征兆。

        曹锦瑟拢了拢睡衣,正打算关上窗户,可是视线转过院内,眼神随即一凝,然后不顾天上的电闪雷鸣,推门走了出去。

        “小兔子,马上就要下雨了,你在这里干什么?怎么不回房休息?”

        正高高的坐在院墙上望着北边像是发呆的卯兔惊了一下,赶在及时控制住平衡,没有摔下来。

        “小姐,你醒了?”

        根本就没睡着的曹锦瑟大声道:“这么大的雷,谁睡得着,快下来,你怎么每次都喜欢爬到那么高的地方,也不怕危险。”

        卯兔吐了吐舌头,从院墙上一跃而下,很轻盈飘逸的稳稳落在曹锦瑟的面前。

        “去睡觉吧,放心吧,这么晚了,而且马上还要下大雨,我跑的到哪去。”

        曹锦瑟话中有话道。

        她明白,自从那份资料被她抢过来之后,卯兔跟在她的身边,恐怕又被赋予了另外一层使命。

        卯兔似乎并没有听出她的言外之意,可怜兮兮的道:“小姐,这么大的雷,我很害怕,要不今晚我跟你一起睡呗?”

        曹锦瑟不假思索,立即回绝。

        虽然她从来没有将卯兔当成一个下人,可是却也不喜欢和别人挤一张床的感觉。

        “不行。你还会怕打雷?当我是三岁小孩啊。你要是真的不敢一个人睡,那出门右转,去找子鼠姐姐吧。”

        曹锦瑟不近人情,但也算提了个可行之法,但是卯兔却道:“可是子鼠姐姐出去了。”

        说者无意,听着有心。

        曹锦瑟眼神动了动,继而不动声色的问道:“这么晚了,她去哪了?”

        卯兔下意识打算开口,可是旋即便反应过来,顿时紧紧的抿住了嘴,立马眨巴着眼,装出一副无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朝夕相处的曹锦瑟自然不会被她的伪装所蒙蔽,盯着她继续问道:“我哥呢?也一起出去了吗?”

        “我不知道啊小姐。”

        曹锦瑟置若罔闻。

        “他们去哪了?”

        “小姐,我真的不知道。”

        卯兔摆明了装傻到底,一问三不知。

        雷声阵阵,犹如惊涛,这雨虽然一时半会还没有倾泻的迹象,可是夜幕却很是低沉压抑。

        电闪雷鸣之下,曹锦瑟心中逐渐激荡起莫名的不详预感。

        “小兔子,我知道你一定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带我过去。”

        “小姐,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卯兔仿佛都快哭了出来,让曹锦瑟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欺压下人的万恶地主。

        “卯兔,这么多年,我一直都没有求过你什么,这一次,算我求你。”

        曹锦瑟神色庄肃,并且生平头一次如此正式的称呼卯兔的名字。

        卯兔咬了咬下唇,看着一反常态的小姐,终于开始松动。

        “可是……少爷吩咐过,让我看着小姐……”

        “我只是去看一眼,不会被我哥发现,就算被我哥知道,我也会撑到下来,说是我逼你的。”

        曹锦瑟意志很坚决。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气的原因,这个雷电交加的夜晚,她心里产生了一股前所未有的不详预感,并且随着时间的流逝,越加强烈!

        留守的卯兔最终还是没能抗拒小姐的意志,一辆车在雷声轰鸣中离开了曹府。

        ……

        燕郊。

        研究基地的转移工程并没有受到天气的影响,依旧在紧锣密鼓的进行,这一幕如果曝光在阳光之下,曹家显然就会赴李家的后尘,坠入深渊,落个万劫不复的下场。

        “洛神,我想你应该可以理解我,也或许只有你能够理解我,只要你能够帮我保守这个秘密,我们之间的关系依然可以维持不变,我之前对你的承诺依然有效。”

        “你能够相信我吗?”

        宋洛神轻声开口。

        曹修戈不假思索,果断而干脆。

        “当然。”

        宋洛神看着他,笑着摇头。

        有些事情心照不宣倒还好,可如果一旦摊到明面上,那就断然没有斡旋的余地了。

        哪怕她今晚点头答应,继续和曹修戈合作,可是两人之间的关系,肯定再也无法回到以前,曹修戈肯定会心怀芥蒂,她也不可能没有提防。

        “我无法评论你是对是错,也没有资格。但是明明有那么多条路,你却选择了一条看似最短却最愚蠢的道路。始皇帝修建长城,这么一桩利在千秋的旷世伟业,可最后不仅仅让他丢掉了江山,甚至还为此背上了万世骂名,谁能说他有错?”

        “你熟读青史,这样的道理,你应该明白。”

        “不不不,洛神,你太高看我了。我可比不上始皇帝,他是倾尽举国之力,可是我只不过是牺牲一小部分,不,应该说是极少数人,保障大多数人的利益,不可一概而论。”

        “可你有没有想过,你想做救世主,可是在世人眼里,你扮演的角色,很可能只会是恶魔?”

        “不重要了。是与非,大可以留给岁月去进行评断。”

        看着一意孤行的曹修戈,引蛇出洞却被反将一军的宋洛神问道:“你杀骆闻舟,杀宫徵羽,现在,还想杀我?”

        曹修戈的脸上是一种让人心悸的平静。

        “我没有选择。”

        听出平淡话语里所蕴含的森冷杀机,宋寿眼神异常凝重,锁定对方一伙人的一举一动,低声道。

        “小姐,你上车离开,我来断后。”

        宋洛神不置可否。

        曹修戈的目光也落在了守卫在宋洛神身边的老管家身上。

        “洛神,你就让你亲眼见识一下,什么叫照亮未来的光芒。”

        随着话音,一道黑影猛然从曹修戈身后蹿出,迅疾,狂猛,眨眼就出现在宋洛神面前!

        早已戒备的宋寿及时踏出一步,推出一掌,刹那拦截!

        “砰!”

        “轰隆隆!”

        交击之下,雷电再度蔓延激荡,006号浑身一颤,可是却没有任何表情,双眼一片漆黑,仿佛不知疲惫的战斗机器,对宋寿展开了狂风暴雨的攻势。

        偏执,偏激,无所畏惧,不计后果,蕴藉着一往无前的惨烈,完全是以伤换伤,以命搏命的打法,全然没有任何防守。

        宋寿作为宋府四大管家之一,身手自然非凡,可是终究还是从未见识过如此极端的打法,短促而激烈的近身搏斗之下,短短一分钟,便浑身染血,最后双指撕裂对方皮肤的同时,也被对手一脚踢中肩胛,不可抑制的向后栽倒,摔在泥土中。

        “寿伯!”

        宋洛神脸色一变。

        “滴答、滴答……”

        蕴量已久的雨水终于开始落下,雨势逐渐变大,犹如洪水决堤,天地一片浓稠。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