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从天堂跌入地狱_神墓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八章 从天堂跌入地狱





        辰南险险的躲过那棵倒下的大树,而后身子急转,向旁闪去。巨人没收住脚步,向前迈去,等他再回身时辰南已经抱着小公主跑出去了二十几米。
        小公主叫道:「笨死了,赶快跑到前方藏起来,哎,笨蛋你怎么停下来了,快跑啊。」
        辰南突然停身站住,将小公主一下子扔在了地上。
        「啊」小公主的丰臀在第一时间和地面亲密接触,「败类你嗷,疼死我了你这个大混蛋,嗷」
        辰南没有理她,伸手将后羿弓从肩上摘了下来,他左脚弓步上前,右手将一根枯枝搭在了弓弦上,在这一刻辰南神情专注无比,眼中只剩下了前方的巨人。
        他右手用力拉紧弓弦,黝黑的后羿弓泛起淡淡的金芒,天地元气疯狂向后羿弓涌去。辰南和后羿弓仿佛血肉相连一般结合在了一起,一片金光自他和后羿弓散发而出,一股强大的力量波动以他为中心向四外扩散而去。
        巨人感觉到了空中强大的力量波动,他露出一丝惧意,止住了脚步。
        此时浩瀚无匹的天地元气如波涛一般向辰南和后羿弓汹涌而去,辰南浑身上下散发出耀眼的金芒,璀璨的光芒令天上的太阳都黯然失色。
        巨人不由自主向后退后了一步,脸上的惧意更深了。
        小公主心中震撼无比,她怎么也无法将眼前的男子和那个败类辰南联系到一起,二者之间天壤之别。眼前的男子如山似岳,强大的气势如神魔临世一般,让人有一股顶礼膜拜的冲动。在如此迫人的气势下,远古巨人仿佛都已不再高大,眼前的男子到像是一个俯仰天地的巨人。
        「这真的是那个败类辰南吗,这真的是那个臭贼」
        天地间忽然风起云涌,乌雷阵阵,后羿弓上光雾氤氲,金光如流水一般向弓弦上的枯木涌去。仅仅片刻间,枯木就已变的金光璀璨,散发出令人惊悸的强大气息。
        金光所向,巨人忍不住一阵颤栗。辰南轻轻地松开了弓弦,不过在最后关头他将后羿弓快速调转了方向,狂风大作,乌雷滚滚,一道金光如闪电一般自巨人身旁划空而过,眨眼之间没入了这片森林最高大的树王根部。
        高达三十几米的树王瞬间化为粉碎,木屑漫天飞扬,远古巨人怪叫了一声,转身就逃,成片的林木被他踩倒在地,山林一阵阵颤动。
        远古巨人高大的身影终于消失了,疯狂涌动的天地元气也慢慢归于平静,山林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辰南身上耀眼的金光渐渐暗淡,最后消失,但他身上的强大气势依然存在,他的身影仍给人一种山岳般的感觉。
        小公主颤声道:「败类辰南你的箭术怎么那么差啊那么大一个目标都没有射到。」
        辰南身上那股强大的气势渐渐敛去,整个人看起来又变的普普通通,小公主长出了一口气,她实在有些害怕刚才如神魔一般高大的辰南。
        辰南叹了一口气,道:「不知道今生还有没有机会再次领略到真武境界的感觉。」
        「你少臭美了,连我师傅都只能在传说中的真武境界边缘徘徊,就凭你哼,真是痴心妄想」小公主不放过任何打击辰南的机会。
        辰南望着树王在空中漫漫飘散的粉屑,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小公主说话:「用心射出的一箭啊在那一刻我的心已经攀升到了真武之境,如果那时我有足够的功力,我可以射下天上的神」
        「呸,真是无耻,连巨人那么大的目标都没有射到,还想射下天上的神,你以为你是谁啊」
        此时辰南彻底恢复了原来的样子,笑道:「我是你丈夫啊。」
        「哼,无耻」
        辰南不理她,接着道:「神箭出弓后不饮目标鲜血不停,你还真以为我刚才那一箭失去了准头我只是没有把握一举将他射杀而已,万一再如你对付巨蛇时那样狼狈,岂不惹来杀身之祸所以我只能用神箭之力来威慑他。如果我有足够的功力,哪怕再能将弓弦拉开一点点,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将那一箭射向他。」
        「我发现了,你这个败类不仅超级无耻,而且还是个超级恶心的自恋狂」小公主嘴上虽然无情的打击辰南,但一想到刚才的情景,她就忍不住一阵失神,刚才那一箭之威给她的印象太深刻了,她心中不得不承认在那一刻辰南的心绝对和神弓契合了。
        小公主心中愤愤不平,暗道:这样一个普通的家伙居然得到了神弓的认可,可恶
        「走喽,老婆,我们回家去拜堂」辰南将小公主抱了起来。
        「该死的败类的放下我,快放下我」小公主不停的咒骂着。
        辰南刚要将她扛上肩头,小公主逮到了机会,张开嘴狠狠的向他肩头咬了下去。
        「啊」辰南痛的大叫:「啊,你这个小恶魔,别咬了」
        他伸开一只手,捏住了小公主的下巴,费了很大力气才将她的嘴掰开。
        「扑通」
        辰南再次将小公主扔在了地上,小公主的屁股第二次与地面亲密接触,痛的她脸色惨白。
        「啊你个混蛋,嗷痛死我了该死的败类嗷」
        辰南解开上衣一看,肩头印着一排整齐的牙印,颜色青紫。
        「小恶魔你还真狠啊」
        此刻小公主痛的泪眼汪汪。
        「活该,痛死你嗷」
        「哈哈」辰南忍不住大笑起来,道:「怎么样,滋味好受吧,再摔一次,你的美臀就可以去和三皇子一争高下了。」
        小公主恨恨的瞪着辰南,恶狠狠的道:「你这个该死的家伙竟敢这样对我,我早晚要杀了你,嗷痛死了」
        「老婆其实我知道这也不能怪你,我知道你饿了,不过下次要记住,丈夫的肩膀是不能吃的。好吧,我们去找个舒服的地方,然后吃些东西。」辰南一脸笑意。这次他「小心翼翼」的将小公主抱了起来,而后在小公主的咒骂声中将她放在了肩头上。
        「辰南你这个该死的家伙怎么能够这样对待我呢,怎么说我也是一国的公主啊,你怎么
        能够把我像猎物一样扛在肩头呢你封住我全身的功力,让我自己走路还不行吗」
        「不行,那样太慢了。」
        翻过两座山峰后,一条淡蓝色的玉带出现在山脚下,由山中清泉汇合而成的一条小河在山脉中蜿蜒而流,隔很远就能够听见哗啦啦的流水声,在炎炎烈日之下,这种声音无疑是最美妙的音符。
        小公主双眼放光,面露喜色,对辰南道:「败类前面有条河,赶快过去,我快渴死了。」
        「好吧,我们到那里去休息一下,吃些东西。」
        小河清澈无比,河底是五颜六色的鹅卵石,鱼儿遇人不惊,在水中欢快的游来游去。辰南洗完脸后脱去鞋袜,将双脚泡在了清凉的河水中,酷热的感觉一扫而去。
        小公主被放了岸边,她看着辰南脸上露出了舒爽的神色后,不满的叫道:「臭贼你怎么能够把我放在烈日下,一个人去清凉呢你太自私了」
        「舒服啊」辰南夸张的伸展了一下双臂,道:「恶魔老婆不要急,你先在这里等一会儿,等我打猎回来就会给你片刻的自由。」
        辰南穿好鞋袜后起身向不远处的树林走去。
        小公主不停的咒骂:「喂,败类、臭贼你给我回来,你怎么能够将我一个人丢在这里呢,万一来了一只野兽怎么办你这个该死的混蛋」
        一会儿工夫,辰南从树林中转了出来,他手中拎着两只肥硕的雪鸡冲着小公主叫道:「恶魔老婆,这下你有口服了,看,这可是美味中的极品啊」
        小公主看了看通体雪白,羽翼光亮的两只雪鸡后,冲着辰南斥道:「你怎么这么残忍啊,多么可爱的两只大鸟啊,就这样被你残害了,你这个屠夫」
        辰南:「」
        小公主:「你这个刽子手」
        辰南:「」
        小公主:「你这个魔鬼」
        辰南:「」
        小公主:「你这个没有人性的家伙」
        辰南:「够了,拜托,这只不过是两只充饥的雪鸡而已,你不要把它们的生命上升到人类的高度好不好你如果真有爱心的话,早先也不会那样对待我了,我看你自己才是和魔鬼亲如一家的人。」
        辰南伸手在小公主身上拍了几下,道:「给你片刻自由时间,不过你不要妄想逃跑,在全身功力被封住的情况下,你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如果到处乱走的话,一不小心就可能成为某只野兽的点心。」
        小公主恨的牙根都痒痒,气的又咒骂了几句。辰南不理她,拔出腰间的长剑开始清理雪鸡的羽毛。
        小公主看了看远处的山林,又看了看辰南后,脸上露出无奈之色,她转身向河边走去。可是在她转过身的瞬间,她的嘴角便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如果辰南看到后一定会不寒而栗,这是小公主的招牌恶魔的微笑。
        小公主踩着鹅卵石向小河中走去,清凉的河水浸透了她的衣衫,她双手捧起一些水露润了润双唇,而后将发夹取了下来,黑亮的长发如瀑布一般披散开来。河水打湿了她的长发,她像一条欢快的鱼儿一般在水中忘情的游来游去。
        辰南将洗净的雪鸡插在两根削尖的木棍上开始烧烤,不一会儿工夫便传来阵阵香气,雪鸡逐渐由红艳变的色泽金黄油亮,油滴落在火堆上发出哧哧的响声,河边芳香四溢,辰南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这时小公主整个人忽然沉进了水中,过了约有半分钟时间才浮出水面,湿漉漉的长发沾满了水滴,绝色的容颜清丽脱俗,灼若芙蕖出渌波。
        辰南回头恰好看到这幅芙蓉出水的画面,他一阵失神,喃喃道:「洛神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瑰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
        他看着水中的小公主久久出神,不禁想起了前几天第一次见到小公主时的情景,那时小公主身无寸缕,纯的像天使,美的像精灵,宛若小仙子一般。辰南将烧烤雪鸡的两跟木棍插在地上,慢慢向小河走去,坐在岸边他失神的望着小公主。
        慢慢地,这个如精灵似仙子般的女孩勾起了他记忆深处最温馨的回忆,一道美丽的倩影渐渐浮上他的心间,此情此景让他想起了心中的那个她雨馨。
        辰南的双眼渐渐模糊,遥远的记忆被慢慢打开,他感觉仿佛回到了万年前,雨馨似乎正在轻轻地向他走来,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耳畔好象又听到了佳人的欢声笑语
        梦醒了,心碎了,他明白雨馨不可能再出现了。万年前,初登仙武境界的邪道绝代高手东方啸天和他父亲辰战大战惨败后夜袭辰府,雨馨为了救他,承受邪道无上绝学裂天十击,百脉寸断,最后自封百花谷闭死关。
        「到最后一刻你还在安慰我,要我好好的活下去」辰南闭上眼睛,温热的泪水已经无法抑制,顺着脸侧流淌了下来。
        「你真的能够悟通生死,破关而出吗你真的还能够和我再相见吗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那一别是我们的永别雨馨啊」雨馨是辰南心中永远的痛,是他一生的遗憾
        过了好久,辰南的心情才渐渐平静下来,用河水洗去了脸上的泪水,他轻轻的道:「我以为已经把万年前的事全放下了唉有些事情永远也无法让人忘怀,刻骨铭心的真情永远也不可能磨灭。雨馨,万年前我负你所愿,在你走后不久我自暴自弃,瞒着父亲赴了一场必死的决斗想不到万年后我又重生了,人生如梦啊,今世我一定会好好的活下去。」
        「我知道我永远忘不了你,但我还是要说:让往事飞」
        突然小河中蒸腾起阵阵白雾,小公主周围的河水似乎沸腾了一般,不断有气泡上涌破裂,水花翻滚,热浪阵阵,水雾缭绕在河面之上。水中的鱼儿四处游动,惊慌逃窜。
        小公主站在水中一动不动,身上的肌肤鲜红欲滴,隐隐有光彩流动,白色的雾气将她衬托的更加清丽脱俗。
        辰南大吃一惊,他知道此刻小公主的血液在沸腾,全身的真气正在按平常百倍的速度流转。他咒骂了一句:「糊涂,我怎么把烈火仙莲忘了。」
        他快速的向河中跑去,来到小公主身前之后他伸出双掌不断的拍打她全身的大穴。渐渐的辰南的脸上出现了汗水,不是沸腾的河水所致,而是急的。他已经拍出了几十掌,但掌力在距小公主身体半寸之处便被一股气劲阻挡在外,根本不能够封住小公主半个穴道。
        小公主原先被封住的穴道不仅全部被冲开,而且体内真气正生生不息在百脉内循环,在体表形成了一层护体真气,将辰南所有掌力全部消卸于无形。
        蓦地,一股大力自小公主身上涌出,辰南被震的跌了出去,仰躺在了水中。以小公主为中心激起一片巨大的水浪,烈火仙莲的药力终于全部发挥完毕。
        辰南从水中站起,急忙向岸边跑去。
        小公主喝道:「想跑,没那么容易」
        一股巨大的水浪从河心激发而出,打在了辰南的背上,他一个踉跄险些栽倒。
        小公主如凌波仙子一般跃出水面,瞬间来到了辰南的身后,咬牙切齿的冷笑道:「嘿嘿,败类、臭贼,我忍你这么久了,终于可以报仇了。」说完一掌向他打去。
        辰南急忙转身相迎,和小公主激战在了一起,两人在水中翻转腾挪,拳踪脚影,劲风激荡。小河中水浪翻滚,汹涌澎湃的真气激的浪花四处飞溅,不时有鱼虾被浪花卷到岸边,在岸上活蹦乱跳。辰南虽然拼尽了全力,但他和小公主的修为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两人交手十几招后他被小公主一脚蹬在了左肋上,扑通一声载倒在了水中。
        小公主飞身过去快速点住了他的穴道,而后揪住他的衣领将他提到了岸上。上岸后她先运功将自己湿漉漉的衣服弄干,而后冲着辰南冷笑道:「你这个混蛋想不到这一刻会这么快降临到你头上吧」想起之前辰南对她所做的种种,小公主直欲发狂,再也忍不住,一边尖叫,一边对他拳打脚踢。
        「臭贼、败类竟敢那样对我,我打,我踢,我抓」此刻小公主早已没有了公主形象,这时她只是一个正在生气的小女孩。
        辰南惨叫连连,不一会儿工夫他的头就肿的像个猪头了。
        「小恶魔你之前我对你可谓仁至义尽,你哎呦」
        不听辰南说话还好,一听他提起之前的事,小公主两道弯眉一下子立了起来,绝美的容颜上布满了寒霜。
        「你还敢提以前的事你你这个该死的混蛋竟然对我那样无理,我要杀了你」想起眼前这个可恶的家伙先前竟然亵渎过她这个高高在上的一国公主,她羞愤不已。她捡起不远处的长剑,杀气腾腾的向辰南走来。
        辰南脸色惨变,刚刚还在心里对着雨馨发誓要好好的活下去,转瞬间便要面对死亡,形势逆转之快令人惊叹。
        小公主忽然笑了,一笑倾城百媚生,不过看在辰南眼里,那无疑是恶魔的微笑,在他的眼中,她的笑容充满了邪恶。
        小公主本来想一剑将他结果了事,但忽然间发现了辰南身上的后羿弓,想起了在树林厮杀之际,这个最没用的家伙三箭扭转了乾坤,成了最后的大赢家。很明显这个看起来平凡而又普通的家伙不像外表那样简单,要不然不可能拉开封印的神弓。再一想到面对远古巨人时,他发出的那令天地失色的一箭,以及他和神弓连为一体时散发而出的万丈光芒,小公主到现在还忍不住神驰意动。
        她心中不断盘算,如果将这个家伙杀死泄愤的话,再也没有人会知道楚国的小公主曾经遭受过一个坏蛋的亵渎。但如果将他带回皇宫,令他掌管后羿弓,那么楚国无疑多了一名绝世高手。
        权衡利弊,理智战胜了冲动,小公主决定留下辰南的性命,让他为楚国效力。不过她内心十分不甘,暗暗恼恨这个家伙之前对她所做出的种种无礼举动。她恶狠狠的盯着辰南,咬牙切齿的道:「败类你想不想活命」
        「想,当然想。」
        「好,我给你一个机会,你发誓不将你和我之间的事情对任何人提起,永远留在心中,你能做得到吗」
        转瞬间辰南已然明白了小公主的想法,她一定是看上了他能够拉开后羿弓的能力,想留为己用,但同时又担心之前他对她的种种无礼举动被传扬开去,令她颜面尽失。想通了其中的关键所在,辰南痛痛快快答应了。
        「好,我保证不对任何人提起之前发生过的事。哦,我们之间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我从何说起呢」
        显然,小公主非常满意辰南的说法,冷笑道:「算你聪明,希望你一直聪明下去。」
        「我肯定不会令公主殿下失望的。」
        「希望你能够言行一致。」
        小公主用长剑挑起了辰南的衣襟,抖手削落一块一尺多长的衣襟,而后长剑向他的手指落去。
        「啊,你要干什么你难道要反悔了吗」
        小公主讥讽道:「哼,胆小如鼠。」
        辰南此刻真是百感交集,他万万也没有想到仅仅半天工夫,他再次落在小恶魔手里,这次如果想逃出「魔掌」真是势比登天。
        小公主看到辰南脸上露出惧色,开心的笑了起来,她用长剑划破辰南的右手中指,最后伸手在他的身上连拍了几下,道:「臭贼赶紧写卖身字据。」
        「啊,卖身字据」
        「对,今天你要卖身为奴来换取你的性命,从今以后你将是我的私有财产。」
        「什么这我不是已经发过誓了吗,绝不会乱说什么,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不用做的这么绝吧」
        「哼,你这个无耻败类有什么信用可言,只有傻瓜才会相信你的誓言,快写吧。」
        辰南真是郁闷的要死,刚才小公主还是他的阶下囚,眨眼间他却成为对方的奴隶,如果他有能力的话,真想一把将这个小恶魔掐死。他暗暗后悔先前为何没有对她实施一些卑鄙龌龊的行动,真是悔不当初啊
        小恶魔公主嘿嘿冷笑道:「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你这个无耻的笨蛋活该」
        辰南简直要吐血了,真想反抽自己两个嘴巴。
        「臭贼你快写啊。」
        小公主的话语将辰南拉回了现实,他皱着眉头道:「我不会写。」
        「什么,你敢不写。」小公主气愤不已。
        「不是,我不识字。」辰南在悔恨与懊恼的同时也有一丝尴尬,再世为人后的这一年,他只学会了天元大陆的通用语言,至于大陆的文字他还没有来得及去学习。
        「你不识字哈哈」小公主放肆的大笑起来,「一看你就不像一个好人,居然连字都懒得学习,果真是一个败类。」
        辰南现在是有苦难言。
        小公主提起长剑在地上划刻起来,不一会工夫,一行娟秀的字体出现在了地面。
        「照着地上的字去写。」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辰南被逼着立下了卖身契,而后又按下了自己的指印,他心中叹气:从天堂跌入了地狱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