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回归_神墓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九章 回归





        小公主手里拿着辰南的卖身契,皱着眉头道:「难看死了,什么破字啊,还不如蛛蛛爬的好看。你这个不学好的家伙,竟然连写字都没有学会,真是唉,我们楚国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呢,真是国家的耻辱,民族的败类。」
        晕辰南敢怒不敢言,面无表情的坐在地上。
        「你这个臭贼不是很厉害吗,当初竟敢打我的」说到这里小公主羞愤的脸色潮红无比。她转身跑进树林,不一会儿抱着一截碗口粗细的枯木跑了回来,对辰南喝道:「趴下」
        望着与小公主那娇美身躯不成比例的粗长枯木,辰南都快吓昏了。
        「公主殿下你」
        小公主蛮横的将辰南按倒在地,抱着那截粗长的枯木对着他的屁股就是三下。
        「啊」辰南忍不住一声惨叫:「公主殿下你把我打坏了,怎么将我带出大山啊」
        小公主一听也觉得有理,她不可能把这个家伙杠在肩头背出去,她又用力打了两下,刚想将枯木扔下,这时辰南由于吃痛再次惨叫:「小恶魔,我只轻轻拍了你两下,你不至于」
        听到辰南此话,小公主快抓狂了,恨声道:「你个该死的家伙还敢提,我打打打打打打」
        辰南一阵惨叫过后,小公主将粗大的枯木扔在了一旁。
        「哼,暂时就算扯平了,等有机会我再好好的收拾你这个臭贼。」
        忽然小公主闻到了烤雪鸡的香气,忍不住叹道:「好香啊。」说着向火堆走去,她从地上拔起插着烧烤雪鸡的木棍,看着色泽金黄的雪鸡,她轻轻的咬了一口。
        滑润芳香的雪鸡肉入口之后,她忍不住赞叹道:「肉质纤细,味道醇厚,肥而不腻,果然是美味。」
        可能是饿了许久,小公主再也不顾公主形象,将木棍又插在地上,一手扯下一根鸡腿,另一只手扯下一根鸡翅,毫不淑女的大嚼特嚼起来。
        辰南龇牙咧嘴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小公主的吃相,他吞了一口口水,向前挪了过去。
        「你干吗离我远一点,看见你这个臭贼,我就生气。」小公主不满的冲着辰南叫道。
        「我只是拿我的那只雪鸡而已。」他的手向另一只雪鸡伸去。
        「不许动那只雪鸡。」
        「为什么」
        「你这坏家伙先前那样对我,做了那么多坏事,哼,罚你禁食三天。」
        「如果那样的话,我没有气力走路,在这茫茫大山中,岂不成了公主殿下的拖累。」
        小公主眼睛转了转,露出一丝戏谑的笑容:「喏,这个给你,还有这个。」
        鸡头和鸡屁股被一双沾满了油迹的雪白小手递到了辰南的眼前,看着小公主那可恶的笑容,辰南真想不顾一切的冲上去掐住她的小脸蛋,狠狠的捏一顿。
        「吃还是不吃如果不吃的话,我立刻扔了它,不过你这顿饭也就免了。」小公主坏坏的笑道。
        「我吃」辰南用力嚼着鸡头、凤尾,似乎在狠狠的撕咬着小公主一般。
        「臭贼慢点吃,没人跟你抢,喏,这里还有。」小公主笑嘻嘻的将另一只雪鸡的鸡头凤尾也撕了下来递了过去。
        「喔,好香啊,味道真是太棒了,败类你真不斯文,就是好吃,也不用那么用力嚼吧。」小公主一边吃,一边说着气人的话。
        辰南小声道:「恶魔,还是一国的公主呢,瞧你那副样子,左手鸡腿,右手鸡翅,小脸通红,嘴巴流油,真是」
        「臭贼你嘀咕什么呢」
        「哦,没什么。」辰南不想与她纠缠不清,闭口不再言语。
        最终小公主还是将剩余的雪鸡递给了辰南,道:「本公主就大发慈悲,记住要好好的报答我,认真的执行我的每一个命令。」
        辰南郁闷,但也只能在心中发泄布满:可恶明明是我打的雪鸡,老天你难道在和我开玩笑吗为什么又让我落在了这个小恶魔的手上」
        小公主跑到河边洗了洗手,而后又跑回来在辰南的身上擦了擦。
        「哇,臭贼你可真邋遢,衣服怎么这么脏呢,恶心死了。」说完她又跑到河边去洗手了。
        辰南哭笑不得。
        「臭贼转过身去。」小公主蛮横的命令道,而后脱下鞋袜露出两只光洁如玉的小脚丫开始在河边趟水,打水漂。最后玩得累了,她坐在了岸边,但刚刚坐下,她又惊叫了起来:「嗷,痛死了。」
        她快速从岸边站了起来,两只小手不断的揉着臀部。她曾经两次被辰南扔在地上,当时她全身的功力都被封住了,所以臀部两次和地面亲密接触时都被摔的结结实实,到现在还异常疼痛。小公主既是尴尬,又是恼怒,她恶狠狠的望着辰南,眼睛都快喷出火来了。
        「你这个该死的家伙还在吃,真是好胃口啊」
        小公主凶巴巴的向他走来时,辰南正快速的将最后一口鸡肉放进口中。小公主气为了发泄心中的怒火,上去不容分说将辰南按倒在地。
        辰南刚刚被大木蹂躏过的屁股立刻与地面零距离接触,树林内顿时响起一阵令人不寒而栗的惨叫。
        「你这个败类先前竟敢那样对我,活该」
        天使与恶魔共体,美丽与邪恶并存,小公主有着天使的外表,却有着恶魔的本质。任谁看到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都不会想到她会是一个令人头痛的小魔女。
        辰南再次落在小恶魔手里后,一路上苦难连连,小公主对他之前的所作所为进行了疯狂的报复。
        两日后,小公主和辰南终于走出了大山。
        进山之时小公主一行人身上还带着一些衣物,但经过巨蛇之战和林间打斗之后,几乎所有的物品都丢失了。出来之时,两人衣衫褴褛,身上的衣服都已被山中的荆棘划破了,此时没有任何衣服可换。
        「臭贼看什么看转过头去。」
        小公主衣不蔽体,身上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走在前面的辰南如果不小心歪下头或侧下身子都会招来一顿斥责。
        望着远处不知名的小镇,二人恍若隔世一般,终于离开了不见人烟的群山,进入了人类的聚居地。走进小镇望着来来往往的行人,两人不由自主涌起一股亲切感,觉得每个人都是哪么的可亲,当然他们两人之间是绝对不会觉得对方可亲的。
        街上的行人奇怪的看着这对衣衫褴褛的年轻人,辰南外貌平平,只吸引了少数人的目光,但小公主天生丽质,即使衣服破损不堪,也难掩其绝色容颜,吸引了绝大多数人的目光。
        被众人这样观看,两人极不习惯,匆匆忙忙逃进了一家客栈。小公主从头上取下一朵珠花,交给客栈的老板让他去当铺换钱,而后又吩咐他买回一些合适的衣物。
        皇家小公主的珠花当然非一般的宝物,无论珍珠的色泽还是大小都是极品中的极品。看着客栈老板眼中那贪婪的目光,辰南知道这个奸商肯定要从中牟取暴利,不过东西既然是小恶魔的,他也没有必要提醒。
        正如辰南预料那样,价值不菲的珠花被客栈老板以超低的价格当了出去,不过买回来的衣物却昂贵的吓人,但衣物总体来说还算光艳得体,让这两个衣衫褴褛的年轻人面貌焕然一新。
        小公主天生高贵的气质自然流露而出,举手投足间尽显皇家威仪。不过每当她面对辰南时,皇家天女的气质就会荡然无存。这时在外人看来她是一个调皮的小仙子,而在辰南眼里她则是一个张牙舞爪的小恶魔。
        丰盛的晚宴摆上来后,两人狼吞虎咽,似乎忘了彼此的身份,只是一心消灭眼前的的美食。山中虽然有无数野味,但毕竟没有调料辅用,野味再怎么新鲜也及不上眼前的精致烹饪。
        享用完美味之后,小公主狠狠的瞪了辰南一眼,想要发作惩治他一顿,但无尽的倦意向她涌来,山中的惊险经历令她疲惫不堪,她只得作罢。最后她一连点了辰南身上二十几处大穴,才放心的把他丢进了另一个房间。
        小公主身困体乏,躺在床上之后便甜甜的睡着了,红扑扑的小脸挂着满足的笑容。柔和的月光洒在房中,令她身上散发出圣洁的气息,她如谪落凡尘的小天使一般恬静异常,可爱无比。
        辰南直挺挺的躺在床上,身子僵硬无比,他不停的用家传玄功冲击二十几处被封闭的大穴,但穴道仅仅松动了分毫。照这这个速度,即使到了第二天天明他也难以自行解穴,他的家传玄功并非不玄妙,只是他身上被封的穴道实在太多了,最后他不得不放弃。
        如水的月光照进屋中,辰南想了很多很多,万年前他家世显赫,身份荣耀,万年后他却莫名其妙的成了别人的阶下囚。他嘴角泛起一丝苦笑,从前他身世显赫,但生活却苍白,他暗想:如今也许会大不相同了吧但那个小公主也实在太恐怖了点
        想到小公主的同时,他感觉头部冰冷异常,难受无比,直到这时他才发现睡姿的异常,辰南在心中大叫:「这个该死的小恶魔,居然居然让我的头枕在了床头的铁栏杆上,我」他真有一股骂街的冲动。
        清晨的小镇喧嚣无比,大批的军队向这里涌来,镇上的居民惶惶不安,怀疑战争将起。毕竟大陆已平静多年,如果没有战事发生,这样一个边陲小镇决不会有军队前来。
        尘烟滚滚,三百铁骑率先冲进了镇里,随后是两千步兵,人喊马嘶,镇上居民纷纷躲避。军队封锁了小镇上所有的道口,一名军官向镇上的居民问明小镇的当铺后,三百骑兵如虎狼一般冲了过去,将当铺团团包围。
        当铺的掌柜和两个伙计慌忙跑了出来,看到四外数百铁骑那冰冷的铁甲和冷气森森的刀剑后,三人体若筛糠,跪倒在地。
        一名将军和十几名骑兵飞身下马,向跪在地上的几人走去。
        那名将军大声问道:「谁是这里的掌柜」
        当铺掌柜慌忙叩头道:「小人小人是。」
        将军道:「不必害怕,我等并没有恶意,站起来回话。」
        「是是是。」
        掌柜和两个伙计慌慌张张站了起来。
        「我来问你,昨日你这里可有人前来当了一朵极品珠花」
        「有有有,确实有人当了一朵极品珠花,不过已经被我连夜派人上交给总铺了。」
        「嗯,是何人所当」
        「是我们镇上隆兴客栈的老板所当,不过不过看起来像是受人所托,代别人当的。」
        将军眼中一亮,道:「哦,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他让我作价后,却让我开了一个低价的假收据。」
        「好,你马上带我去隆兴客栈。」
        三百铁骑浩浩荡荡奔赴隆兴客栈,步兵也一起向那里涌去,隆兴客栈里里外外被围了个水泄不通。客栈的老板被吓坏了,连滚带爬跑了出来,慌忙上前道:「军军爷有何差差遣」
        坐在马上的那名将军面沉似水,冷冷的道:「昨天你可当了一朵极品珠花」
        「是是,小人昨天确实替人当了一朵极品珠花。」
        「替何人所当」
        「是是一对年轻人。」
        「他们什么样子」
        「是一对青年男女,男子约二十岁左右,相貌普通,那个小女孩约十六、七岁,艳丽无双。」
        将军双眼猛的一亮,从手下的手里取过一幅画卷,展开后,道:「那个女孩是否是这个样子」
        「对,就是这个女孩。」
        将军急声道:「他们在哪里,可否离去」
        看到这名将军如此急切的样子,客栈的老板吓了一大跳,颤声道:「并并没有离去,在后院歇息,可可能还没有起床。」
        一听此言,那名将军立刻飞身下马,大步向客栈里走去,在他身后紧紧的跟着几十名士兵,客栈老板战战兢兢跟在这群人的身后。
        开始时客栈内不时有房客探头观看,但一看到这样一群身披重甲的兵将,立刻吓的闭紧了门窗,再不敢观看。
        客栈老板用手一指,道:「男子住在那个房间,女孩住在他旁边的那个房间。」
        那名将军听后,径直向女孩的房间走去,在门前三米开外停身站住,而后双膝跪倒,大声道:「风宁城城主赵胜恭迎钰公主殿下归朝。」
        赵胜身后的那些士兵也全部跪倒在地。
        隆兴客栈的老板当时就傻了眼,吓的立刻坐在了地上,他万万也没有想到那个美丽的女孩竟然是当朝公主,他慌忙跪了下去。
        连日来风餐露宿,令小公主疲惫不堪,好不容易睡到了柔软的床上,她到现在还没有起,正睡的香甜。直到赵胜在门外喊了三遍,她才迷迷糊糊睁开了双眼,到此时她才听见街上的人喊马嘶,待到她听清赵胜的声音时赵胜已经第四遍叩头喊话了。
        小公主穿好衣服,气呼呼的打开了房门大声道:「知道了,哼,真是吵死了。」
        看着睡眼惺忪的小公主满脸不高兴之色,赵胜不用想也知道扰醒了这位天之骄女的美梦,当时吓的冷汗就流了下来。
        「臣赵胜奉月公主殿下之命前来恭迎殿下归朝。」
        「姐姐我姐姐也来了吗」
        赵胜不敢抬头,依旧跪着道:「是的,月公主殿下在镇外。」
        「啊,真的」小公主像做错了事的小孩子一般快速关上了房门,自言自语道:「坏了,坏了,父皇和母后一定急死了,要不然不会派姐姐亲自来找我。」
        赵胜等人不敢再言声,静静的在门外等待。
        过了好一会儿,小公主才慢慢的打开房门,此时她已恢复了皇家公主的威仪,她语气平淡的道:「众位请起。」
        众人谢恩站起身之后,小公主又道:「你们先出去吧,集合所有人马,准备出发,我回屋准备一下。」
        看着众人离开了院子,小公主又变的活泼起来,一溜烟跑进了辰南的房间,在他身上一通乱拍解开了他的穴道,而后揪住他的耳朵道:「败类、懒猪起床了。」
        「啊」辰南一阵惨叫,一下子从床上蹦了起来,不停的用手揉着通红的左耳。
        「呵呵」
        看着小公主那可恶的笑容,辰南郁闷无比,枕了一晚上的铁栏杆,刚刚进入梦乡,又被小公主扰醒。
        洗漱完毕后,在客栈老板殷勤而又惶恐的招待下,二人多少吃了一点东西。
        来到客栈之外辰南吓了一大跳,虽然他已听见了外边的声音,知道来了一支军队接小公主回宫,但怎么也没有想到有这样大的阵势。街道的两旁站满了士兵,明亮的甲胄一直延伸到道路的尽头,而道中央空旷无一人,整条大路都已经被戒严,静等小公主起驾。
        赵胜本来为小公主准备了一顶小轿,但小公主挥了挥玉手道:「不要,我要骑马。」
        辰南暗道:像这样一个「恐怖」的小恶魔怎么会安安稳稳的坐在轿子中呢。
        赵胜亲手为小公主牵过来一匹战马,而后一名士兵也为辰南牵过来一匹。
        小公主飞身上马,率先扬尘而去,辰南和风宁城城主赵胜紧紧相随,再后是三百铁骑,最后是步兵,这队人马浩浩荡荡离开了小镇。
        小镇的居民终于长出了一口气,但隆兴客栈的老板却叫苦不已,赵胜在临去之时狠狠的罚了他一大笔钱,要他三日之内交到城主府,惩戒他的贪婪。
        小镇之外是一片原野,那里有二百铁骑在保卫公主楚月的安全,小公主等人来到近前后,二百骑兵纷纷抱手向小公主致礼。
        远处一条修长的身影独自一人静静的立在朝霞之中,一身白衣胜雪,在旭日的照射之下,整个人如同染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光彩,仿佛九天降下红尘的仙子,衣袂飘动中,仿若随时会乘风而去。
        小公主大叫了一声:「姐姐。」而后她便甩下众人飞快向前跑去,来到楚月的身前一下子扑进了她的怀里。
        小公主搂住楚月的腰,娇声道:「姐姐,我想死你了。」
        楚月溺爱的拍了拍她的头,道:「你呀,真是调皮,竟然偷偷溜出皇宫这么久,父皇和母后都快担心死了。」
        小公主紧张的道:「母后的身体好些了吗」
        「为什么会这样问母后的身体一直很好啊。」
        「哼,这个臭老头竟敢骗我。」小公主不满的叫了起来。
        「呵呵,谁啊竟然把我们的小调皮给骗了。」楚月笑着问道。
        小公主气呼呼的道:「除了我师傅那个臭老头,还有谁敢骗我啊。哼,臭老头把我骗了回来,自己一个人跑去看麒麟,真是气死我了,回来以后我一定要拔光他的胡须。」
        楚月笑道:「不得对诸葛前辈无礼,他是我们父皇和母后都尊敬的人。」
        「嗯,那就少拔他几根胡须吧,哎,对了,姐姐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你忘了,昨日你当了一朵珠花,被那个当铺的掌柜当成了宝贝,连夜派人送到了风宁城的总铺。总铺的老板看出了珠花上的皇家标记,当时就吓坏了,他赶忙禀报了风宁城城主赵胜。赵胜这几日正听我调遣,所以我很快就知道了这件事,顺藤摸瓜就找到了你这个小调皮。」
        楚月捧起小公主的小脸柔声道:「在外面吃了不少苦头吧,让姐姐仔细看看。嗯,皮肤晒黑了一点点,也比以前瘦了。下次千万不要到处乱跑了,听见没有。」
        「嗯,姐姐下次我再也不到处乱跑了,我的我的那些侍卫都」说到这里,小公主有些哽咽。
        「乖,不要伤心」
        「讨厌,人家都已经十六了,还把人家当成小孩子。」小公主转瞬间又笑了起来。
        「姐姐,我给你看一样好东西。」说着,小公主从怀里取出一个玉盒,小心翼翼的打开,顿时一阵馨香飘散开来,一片晶莹剔透的火红莲瓣出现在玉盒之中。
        「啊,这是」楚月吃了一惊。
        小公主得意的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烈火仙莲,是我为父皇的六十岁寿辰特意准备的。」
        楚月激动的捧着玉盒道:「不愧称之为仙莲,光这样闻着它的气味,就已经让人神清气爽,身轻体舒。」
        晶莹的莲瓣经旭日的照射显得更加璀璨夺目,沁人心脾的芳香远远的传到了辰南等人的那里,那些士兵、军官纷纷称奇。
        「啊,莲瓣上怎么好象被人咬了一小口啊」楚月笑了起来,捏住小公主的的琼鼻,道:「一定是你这个小馋猫忍不住,自己先咬了一口,对吧呵呵。」
        「姐姐」小公主一边扭动着身躯,一边撒娇道:「不要捏我的鼻子,要不然就不和姐姐一样漂亮了。」
        「你这张小嘴啊,就像抹了蜜一样甜。」
        小公主看着烈火仙莲气呼呼的道:「本来是完整的一瓣仙莲的,都怪那个败类辰南,那个卑鄙、无耻、下流、龌龊的臭贼用诡计抓住了我,点住了我的穴道,我为了冲开穴道逃跑,才不得已吃下一小口仙莲。」
        「什么」楚月惊叫了起来。
        「就是那个臭贼,我已经把他抓住了。」小公主用手指了指远处的辰南。
        「败类辰南过来。」
        听到小公主喊他,辰南一阵头大,不情愿的走了过去。
        待走到楚月和小公主的近前,辰南一阵失神,在远处他只依稀看到楚月的绝代芳华,如今近在咫尺,那美丽无双的容颜让他感到一阵阵窒息。
        楚月一身白衣飘飘,身材修长,曲线曼妙,婀娜的娇躯让人挑不出一丝瑕疵。玉容不施任何脂粉,凤眼、琼鼻、樱唇完美的组合在一起,勾勒出佳人的绝世容颜。秋水为神玉为骨,楚月的风姿当的上「完美」二字。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