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澹台仙子_神墓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章 澹台仙子





        小公主不可谓不美丽,当得上人间绝色,但毕竟年龄尚幼,和芳华正茂的楚月比起来还是略显青涩。她像是一只活泼的小精灵,身上充满了灵气,她紧紧的贴在楚月的身边,亲昵的神态中流露出对楚月的依赖。
        如此绝色双姝,着实艳惊天下。
        「哼,你这个无耻败类的胆子可真不小啊,居然敢这样盯着我姐姐。」
        辰南赶忙行礼,道:「见过公主殿下。」
        楚月淡淡的道:「免礼。」
        「姐姐你看到了吧,就是这个家伙,别看他外表看起来傻呵呵的,但是内心却坏到了极点,是最无耻的败类、臭贼。」
        晕辰南郁闷无比。
        「这个家伙从头到脚已经坏透了,他」小公主突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扭捏道:「要不是这个家伙还有点用处,我早就杀了他了。」
        楚月对着她笑道:「他怎么了」
        「姐姐」小公主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不停的摇晃着楚月的手臂。
        辰南从开始到现在一直观察着这姐妹二人,他从来没有想到小公主会有这样纯真乖巧的一面,居然在拉着楚月的胳膊撒娇。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还是那个和三皇子仁剑斗智斗勇,深沉老练、足智多谋的小公主吗这还是那个将他折磨的死去活来,万恶无比的小恶魔吗
        「姐姐你看,他在色眯眯地偷看你。」
        小公主举起小拳头对着辰南就是一顿乱捶。
        楚月将小公主拉了过去,满脸笑意,溺爱的摸了摸她的头,道:「好了,告诉姐姐,这些天都发生了些什么,你是怎么过的。」
        小公主顿时眉飞色舞,像一只欢快的的小麻雀一般唧唧喳喳开始说起山中的惊险奇遇。
        从山中的奇花异草、珍禽异兽到会飞的巨龙,被她描述的活灵活现,当她不小心说到在水潭沐浴碰见辰南时,她一下子惊醒了过来,立刻打住了话语。
        楚月从小公主的片言只语立刻将事情的经过猜了个大概,她的双眼不禁射出两道寒光,令辰南冷汗直流。
        辰南心中惊叹:高手,气息内敛,高深莫测,且有一股出尘的气质,难道是修道者
        楚月身上流露出一股飘渺的道家气息,让辰南更加认定她是一个修道者。看着那两道宛若实质般的寒光,他内心一惊,不知楚月是否会为了妹妹的清誉而杀人灭口。
        楚月将小公主拉到远处,低声道:「告诉姐姐,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公主忸怩道:「没没什么啦。」
        楚月柔声道:「跟姐姐还有什么不好意思呢,姐姐又不会害你,快说出来,让姐姐听听到底该怎样处置那个败类嗯辰南。」
        「是这样的」小公主红着脸扭扭捏捏将水潭边的事情说了一遍。
        楚月气的脸色铁青无比,差一点立刻拔出剑去斩了站在不远处的辰南。
        「你你怎么没有杀了他啊」
        小公主恶狠狠的瞪了不远处的辰南一眼,才回过头来道:「本来我想先折磨折磨他的,可是后来」
        当听到小公主、诸葛乘风等人力斗巨蛇之时,楚月仿佛身临其境一般,暗暗捏了一把冷汗,直到最后听到巨蛇化金龙失败时更是吃惊的睁大了双眼,不住的称奇。
        小公主娓娓道来:「后来就只得到了一瓣烈火仙莲,那个臭贼辰南也跑了我们遇到了拜月国的三皇子仁剑,那个该死的败类居然倒霉的被他们抓住了后来」
        楚月越听越心惊,最后脸色冰冷无比,冷声道:「这个仁剑真是嚣张啊,竟然敢打我们楚国传国之宝后羿弓的主意,竟然敢欺负我妹妹,真是该杀」
        小公主很不服气的道:「要不是我的手下都已经身负重伤,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即使那样,他还是中了我的埋伏,手下几乎伤亡殆尽。」
        楚月笑道:「呵呵,就知道我们的小调皮最厉害,后来呢」
        「后来」说到这里,小公主一下子愤愤不平起来,「姐姐你知道吗那个没用的败类辰南居然居然拉开了封印的后羿弓」
        楚月越听神色越凝重,最后道:「你说的是真的吗他真的连续三次拉开了后羿弓」
        「当然是真的,我亲眼所见,最可气的是这个家伙第四次已经没有力气了,居然耍诡计把我们都给骗了。三皇子主仆二人如丧家之犬一般逃跑了,我我被他捉住了。」说到后来小公主无比泄气,最后又气愤的叫道:「这个家伙真是太坏了,我我竟然被他骗了,这个没用的家伙反到成了最后的大赢家。」
        楚月笑了起来:「呵呵,能让我们的小调皮上当也算有两下子。」接着,她面色一凝,道:「后来呢」
        「后来后来」小公主又忸怩了起来。
        「说吧,姐姐不会笑话你的。」
        小公主稳定了一下心神,一口气将后来所有事情都说了出来。
        楚月秀眉微皱,沉声道:「钰儿你没有在那样羞恼的情况下杀死他,可见你已经成熟了。这件事你做的很对,如果将他收服,我们楚国无疑凭空多了一名绝世高手。不过你不应该再继续折辱他,既然你留下了他的性命,应该让他感恩戴德才对,不应让他心生怨愤。」
        「难道让我对那个臭贼欢声笑语不成看到他我就恨的牙根都痒痒,他先前竟然那样对我哼,没有杀死他就是对他的最大的仁慈了。」小公主满脸不高兴之色。
        楚月道:「你平时不是挺机灵的吗要他感恩戴德,不一定要对他欢声笑语,你可以恩威并施啊,只有这样他才会忠心不二。」
        小公主苦着脸道:「真后悔没有将他杀了,一想到今后要经常看到这个坏家伙,我就有一股抓狂的感觉,真是让人气愤」
        楚月笑了起来,道:「呵呵,你大可避开他。」
        「唉,这样一个没用的家伙居然要威风起来了,想想就气人。」
        「到现在了你还说他没用吗一个平凡的人能够拉开封印的后羿弓吗强如诸葛前辈武学修为超凡入圣,也难撼动神弓分毫,而他武功平平,却能够拉开神弓,这是平凡之举吗这件事如果被传扬出去,必然会惊动所有修炼有成之人。」
        小公主若有所思,想到辰南面对远古巨人时身上外放的璀璨金芒,便认可了楚月的话。
        「好吧,下次我不再敲他的头,不再掐他的胳膊,也不再拧他的耳朵了。」
        楚月哭笑不得,没想到精灵古怪的妹妹居然会这样报复辰南。
        辰南在不远处心虚不已,不知道楚月会怎样对付他这个亵渎了公主清誉的「恶徒」。不一会儿,楚月拉着小公主的手向他走来,莲步款款,袅袅娜娜,端的是仪态万千,风华绝世。
        「辰公子。」
        「草民在。」
        楚月笑道:「辰公子不必多礼,凡我楚国有杰出才能者,即使面对君王也不必行大礼,皆以国士相待。辰公子能够拉开我楚国传国之宝后羿弓,可列国士之流,无论人前背后都会受人尊敬。」
        辰南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想象中的厄运并没有到来,似乎有时来运转之象。
        楚月又道:「不过辰公子能够拉开后羿弓的事情不能够公开,毕竟这件事太惊人了,为了避免那些不必要的麻烦,只好委屈辰公子了,你只能够做一名无名的国士。」
        辰南忙装作感恩的样子,道:「一切听从公主安排,不过」
        「不过什么」
        「拜月国的三皇子已经知道了我能够拉开后羿弓的事实,他会不会」
        楚月道:「他不会也不敢说出去,我们不去找他的麻烦,他就已企求多福了。」
        其实辰南最想说的是:他会不会派人来刺杀我。但听到楚月如此说,他也不好多说什么了。
        小公主站在一旁,不高兴的嘟着嘴,辰南看了她一眼,小公主立刻恶狠狠的瞪了过来,为避免小恶魔找麻烦,他赶紧扭头望向别处。
        楚月道:「好了,我们上路吧。」
        骑兵上马,步兵归队,大队人马浩浩荡荡向风宁城进发。
        楚月和小公主二人的马匹并头缓行,走在最前,辰南和风宁城城主赵胜紧随其后。
        骑在马上,小公主的眼睛转了转,道:「姐姐,是父皇和母后要你来找我的吗」
        楚月伸出玉手点了点她的额头,笑道:「害怕了吧这次我们楚国西境惊现麒麟,惹来天元大陆众多修炼者前来探询。父皇不放心,要我带五百精锐铁甲骑士前来巡视,当然如果要发现你的话,一定要把你捉回去,呵呵。」
        小公主长出了一口气,道:「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专为我而来呢。」
        「知道害怕了自己一个人一声不响就溜了出去,你不知道我们为你有多担心,幸好诸葛前辈已算准你要到哪里去,一路跟了下去。」
        「好了,我知道错了。」
        楚月注视着小公主,道:「钰儿,这两天你有没有觉得身体有何不适之处」
        「没有啊,就是觉得有点热而已。」
        楚月道:「我在一本古籍上看过,天地灵气孕育而成的药草对于普通人来说是可遇不可求的宝物,服之便可令自身修为倍增,但却是追求力量极至的人的大忌。服食过仙芝灵草的人很难真正化解它的药力,虽然一部分药力发挥作用后自身修为会上一个台阶,但以后的修炼过程将会举步维艰,尤其是修为到了极至境界以后,受其影响程度更甚。」
        「啊,为什么」
        「仙草的灵力会与你自身的力量相冲,桎梏着你自身力量的发展,是你永远无法冲破的枷锁。」
        「啊,怎么会这样,怪不得这两天我觉得浑身发热,原来还没有完全化开药力呀,那怎么办啊」
        楚月道:「好在你仅仅服用了少量的烈火仙莲,加之烈火仙莲并不能帮人提升很高的功力,它的主要功用是帮人延年益寿。现在你的体内还是你自身的功力为主导,回去之后我帮你将那股药力炼化成你自身的功力就可以了。」
        小公主立刻欢呼了起来:「太好了,这样一来,我的功力又可以上一个台阶了。」接着她又道:「姐姐,要不你也咬一小口仙莲吧,等我师傅回来之后,让他帮你炼化。」
        楚月笑道:「你这个小懒猫,就知道投机取巧,你要记住,只有亲身去修炼,才会得到最精纯的力量。」
        辰南在她们身后听的暗暗点头,楚月从古籍上看到的内容和他父亲辰战的观点不谋而合。他心中不由得感叹:「看来这万年来,也有像父亲那样功力通天的人物存在,不知道他们是否已步入仙境,永生于这天地之间。」
        两个时辰之后小公主他们这队人马来到了风宁这座地处边陲的小城,楚月对小公主道:「钰儿你先在风宁城呆上两天,两日之后我和你一起回返都城。」
        「姐姐你要去那里」
        「这两天我还要在附近巡视一下,你在这里耐心等我。」楚月将小公主安顿在城主府后,便匆匆离去。
        辰南虽然能够行动自如,但一身功力被封住了,外加城主府内守卫森严,想逃出去势比登天。
        小公主感觉无聊至极,在城主府内到处乱闯,闹的鸡犬不宁。最后她想起了楚月的话,如果不将她体内烈火仙莲的灵力完全炼化成她自身的功力的话,她以后的修炼过程将举步维艰。无聊之际,她开始试着自行炼化。
        小公主在床上盘膝而坐,柔和的白光充盈在她的体表,房中飘着一股淡淡的馨香,小恶魔此时看起来庄严而又圣洁,再没有一丝顽劣之色。
        不久后,一滴一滴的汗水自她脸上滑落,她的肌肤鲜红欲滴,烈火仙莲的灵力正在被她强行化解,但火属性的灵力令她身体如焚,汗水不断的涌出。
        又过了一会儿,她身上的淡淡白光慢慢扩散开来,在她的周围形成了一层薄薄的光雾,小公主整个娇躯变的朦胧起来。屋中的温度越来越高,她的周围隐隐有一股烈焰在闪跳,终于,小公主再也忍受不住,大叫一声,冲出了屋子。
        院中的侍卫只看见一条人影向花园跑去,小公主进入花园后,扑通一声跳进了园内的小湖中。在花园漫步的城主女儿率先发现了落水的小公主,忍不住大叫起来:「不好了,公主落水了,来人啊公主溺水了」
        大批的侍卫向那里涌去,辰南也听到了喊声,他在第一时间来到了现场,正看到小公主狼狈的从湖中爬上来。
        小公主浑身湿漉漉,尴尬异常,对闻讯而来的侍卫怒道:「看什么看,本公主热了,洗个澡还不行吗还不快快散去。」
        看着小公主那尴尬的表情,辰南简直想大笑,看着那衣服下的玲珑娇躯,他眼中尽是戏谑之色。辰南刚想随众人一起离去,但小公主那宛若实质般的寒光一下子对上了他那满是嘲弄与戏谑的目光。
        「败类辰南你给我回来。」小公主气坏了,一边运功将衣服上的水迹蒸发掉,一边怒斥道:「臭贼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嘲笑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辰南大叹倒霉,心中懊悔不已,慢吞吞的走了过去。
        小公主气的真想狠狠的痛扁他一顿,但最后她双眼转了转,忽然又改变了主意。
        「你跟我来。」
        辰南摆出一副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架势,随着小公主走进了她的房间。
        「嘿嘿」小公主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
        辰南一阵发寒。
        小公主在他身上一阵拍打,封住了他十几处大穴,最后将他拉到了床前。
        辰南心中暗想:不会吧,难道要
        「你这个臭贼满脑子龌龊的思想,目光竟然那样恶心,真是太可恶了」
        小公主将辰南按坐在床上,自己盘膝坐在了他的背后,而后伸出双掌抵在了他的后背上。她的一双小手渐渐变的如白玉一般晶莹起来,最后开始泛出淡淡的光华。
        辰南一阵惊恐,他感觉体内的力量正在快速的流失,百脉内的真气如流水一般涌向了小公主的恶魔之手。小公主越来越兴奋,这是她头一次施展化天融地功法,借助辰南的力量不断的炼化着烈火仙莲的灵力。
        化天融地功如其名,练至最高境界可以消融万物,端的是威力无匹,奇诡莫测。这一功法的另一玄妙之处便是能够化解他人的功力借为己用,当然只是短暂的瞬间而已,片刻过后,那些化来的功力便会永远的消失。
        小公主金枝玉叶,自小便不曾受过一丝委屈,之前辰南捉住她后对她百般调笑,被她视为奇耻大辱,所以一路上她不停的折磨着辰南。这次,看到辰南那别样的嘲弄之色,一下子让她想起了前几天的事,当下羞恼不已。
        一个令她感到兴奋的报复计划在脑中形成,她决定用从未尝试过的化天融地化解辰南一部分功力助她炼化烈火仙莲的灵力,想象着辰南失去一部分功力后的苦瓜脸,她就忍不住笑意。
        开始时小公主确实兴奋不已,源源不断的功力自辰南身上涌来,令她体内真气汹涌澎湃,体内由烈火仙莲灵力带来的燥热逐渐消失,随之而起的是一股酣畅淋漓的感觉。但后来小公主逐渐感觉有些不妥,当她想停下来时,化天融地功法似乎失去了控制一般,再也无法停息下来,一遍又一遍的运转着。
        小公主修炼的化天融地功法是她无意中在皇家典籍收藏中发现的,但只是一本残谱而已,加之她修炼时间尚短,所以还不能够熟练的控制这套功法的运转。她暗暗焦急不已,照这样下去,辰南的一身功力非被她化的干干净净不可,虽然她非常恼恨这个「臭贼」,但却没有想过废去他的一身功力。
        此刻辰南如万蚁噬身一般难受,全身的功力正在被生生的抽离体外,多年的苦修毁于一旦,他心如槁木,万念俱灰,感觉灵魂仿佛也随着如水的真气飘出了体外。
        然而就在他心如死灰,百念俱灭之际,一股久违了的感觉慢慢浮上了他的心头,他的六识越来越敏锐,十六岁之后失去的灵觉仿佛复归本位一般,再次回到了他的身上,辰南激动的想大叫。
        曾经被人誉为武学天才,也曾经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一切根源皆因十六岁那年他失去了与生俱来的灵觉。十六岁到二十岁这四年是他永生难忘的噩梦,无论他如何努力,武学修为再难寸进,冷嘲热讽从背后铺天盖地而来,天之骄子被人从鲜花芬芳的天堂打进了无尽黑暗的地狱。
        辰南的双眼渐渐模糊,泪水滑落而下,微笑着流着泪,心中的不甘,曾经的梦想,从这一刻起都将改变
        随着灵觉复归,辰南内视到了自己经脉内真气的流转,看着那如水的真气不断涌向体外,他没有一丝懊恼之色。他隐隐觉得小公主恶意之举,于巧合之中成就了他灵觉的复苏。
        「些许功力算什么,只要我六识复锐,灵觉复还,我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令修为超越原来数倍。迈入真武之境,和东方的修道者、西方的魔法师一争高下不再是空谈,踏入仙武之境不再是遥不可及的镜中花、水中月。」
        随着时间的推移,辰南体内向外流失的金黄色真气越来越稀薄,越来越暗淡。然而就在这时,辰南发现了自身真气的一丝异常现象,在金光璀璨的精纯真气中竟然夹杂着一丝无华的浅黄。
        「这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无华的浅黄色真气」辰南心中充满了疑惑,他家传的无名功法决不会产生如此莫名的真气。
        仔细观察之下,他发现浅黄色真气虽然微少,但却分布于百脉之内。如果不是此刻他体内真气越来越稀薄,决难发现这种浅黄无华的特异真气。
        「难道是她」辰南心中一阵发寒,身上出了一层冷汗。
        浅黄无华的特异真气勾起了他遥远的回忆,那曾经的、那消逝的、那永恒的万年前的点点滴滴在他脑中一一闪现。
        曾经有一个迷一样的女子,如划破长空的彗星一般,照亮了整个仙幻大陆。那是一个集美与智慧于一身的神秘女子,没有人知道她的师承,没有人知道她的过去,她游走于各大势力之间,当时大陆上许多重大的事件都曾经闪现过她的身影。神秘、美貌、智慧,令无数青年为之疯狂,她就是澹台璇。
        那一年辰南十六岁,家传玄功刚刚达到第二重天的大乘之境,一身修为在年龄相仿的年轻人中当得上第一,正是意气风发之际。在那一年十八岁的澹台璇找上了辰南,之前辰南早已闻其名,一见之下立时惊为天人。两人谈武论道,澹台璇所学博而精深,令辰南惊佩不已,后来二人又大战了一场,结果未分输赢。
        自此之后辰南无可救药的深陷到了感情的旋涡中,他内心深处对澹台璇迷恋不已,但从未表达出来过。
        澹台璇在辰南家客居那些天,辰南发现她每日都要修炼一种古怪的功法,那套功法修炼的出来的真气无华无光,颜色浅黄,而且威力甚小。辰南好奇之下,曾经问过她此种功法究竟有何用处。
        当时澹台璇笑而不语,被他再三追问之下,才意味深长的道:「此乃上古奇功,任你功力通天,不亲身体验,也难以明其妙处。」
        不久澹台璇便飘然而去,随后听人传言,她再次拜一位即将破空仙去的修道者为师,以习武之身开始修道。
        三个月过去之后,辰南的噩梦开始了,功力大退,他从云端跌落到了深渊。他感觉自己离澹台璇越来越远,自惭形秽之下,他心中再也没有一丝幻想,澹台璇在他心中成了高不可攀的女神,他只能在心中默默的为她祝福
        在寂寞中咀嚼煎熬,在绝望中品位苦涩
        直到两年后他在山中遇见了那个如精灵、似仙子般的快乐女孩雨馨,他阴霾的天空才有了一丝光彩
        蓦然回首往事,辰南的心冰凉无比,澹台璇的绝世丰姿顷刻间烟消云散,他心中的完美女神轰然倒塌
        当小公主将辰南体内最后一丝真气抽离时,他神智逐渐模糊,最后彻底失去了知觉。
        两日后辰南悠悠醒来,张开眼正看见小公主托着下颏无聊的望着窗外。
        辰南动了一下身子,一下子被小公主发觉了。
        「啊,臭贼你醒了。」
        小公主惊喜的跑到了床边,但紧接着又板起了脸,道:「败类,一会儿我姐姐问起时,你要和她说,是你先惹我的,听见没有」
        辰南一下子气乐了,这个小恶魔真是让人哭笑不得,她自己把人功力废了,还要别人替她说好话。不过辰南确实不怎么嫉恨小公主,毕竟是这个小恶魔让他消失已久的灵觉再次复苏。
        楚月轻轻的推开了房门,对辰南道:「辰公子你醒了。」
        「有劳公主挂心了。」
        「小妹不懂事,出手不知道轻重,望你见谅。回到帝都之后,我定会找人为你恢复功力。」
        小公主见楚月没有责怪她,又活泼了起来。
        「放心吧败类,回到都城后,我一定找人帮你恢复功力。」
        楚月白了她一眼,道:「就知道惹祸。」
        小公主俏皮的皱了皱鼻子。
        次日,楚月一行人离开了风宁这座边陲小城,在五百铁甲骑士的护卫下开始回返楚国都城。
        辰南由常人眼中的「高手」又变回了普通人,但他心中没有一丝失落,他相信不久的将来他的名字必定会震撼整个天元大陆。
        一路上楚月对他关怀备至,将队伍中唯一的一名魔法师留在了他的身旁,每隔一段时间就对他施展一次恢复术,避免他旅途劳累。
        小公主对此皱了好几次琼鼻,想说些什么,但看到楚月那犀利的眼神,最后又将话咽了回去。
        几日后小公主一行人来到一座古城,当辰南听到这座古城名为澹台之时,他心中一阵悸动。
        古老的城墙雕刻着岁月的沧桑,刀痕、箭孔记述了它饱经战火的风霜。澹台城规模不是很大,人口不足十万,城内的居民如同古城一般质朴,在街道上以各种杂艺欢迎两位公主的到来。
        路经澹台城广场时,辰南一下子窒息了,一座白玉雕像矗立在广场的高台之上,无双的容颜,绝代的风华,赫然是澹台璇。
        「怎么可能怎么会是她」辰南一阵失神,几日前那个曾经让他魂牵梦绕的女神刚刚破灭,几日后他居然见到了她的雕像。世事难料,冥冥之中似乎有一双手在牵引着他向着既定的方向前进。
        这时小公主的欢声笑语惊醒了他。
        「哇,澹台仙子好美啊,不过我们和澹台仙子一样漂亮,嘻嘻。」
        楚月玉容上挂着一丝淡淡的微笑,明眸波光流转,玉颊旁的笑涡儿令人心醉。
        「真不知羞,竟然把自己和仙子做比较。」
        小公主娇声道:「我把姐姐也和她做比较了,再说,我们本来就和她一样漂亮嘛。」
        辰南突然拉住旁边魔法师的手,激动的道:「她是澹台璇吗」
        小公主闻声嘲笑道:「臭贼你怎么这么孤陋寡闻啊,连澹台仙子叫澹台璇都不知道吗哦,我想起来了,你连字都不会写,唉,你这个不学无术的家伙」说着,她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辰南语音颤抖,道:「她她不是万年前的人物吗人们怎么还记得她」
        小公主刚想再次耻笑他,但被楚月制止了,楚月看出辰南真的对澹台仙子「不是很了解」,耐心的为他解释道:「万载岁月过去之后,澹台仙子的确早已被人们遗忘了,但千年前她曾经降临过本城,这是我们楚国为数不多的仙迹之一,人们从那时开始从新记住了澹台仙子,澹台城也由此得名。」
        「她成仙了」辰南喃喃自语,心绪复杂无比。
        这时众人都已向前走去,但他还站在原地。
        「我以为我已摆脱了过去,但为何那曾经的点点滴滴总在我眼前浮现澹台璇、雨馨」
        「往事如烟,为何总是缭绕于我心间往事成风,为何风向不定,总在我心中飘动」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