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2章 我绑了凶神的儿子_我有一座冒险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152章 我绑了凶神的儿子


    陈歌猜到诅咒医院可能会来,所以他让老吴开车绕到了距离诅咒医院最远的城市另一端,专门挑了一条人少的路出城。

  夜路走多了会遇见鬼不假,但是鬼在夜路上埋伏的人多了,也可能会遇到陈歌。

  周围人烟稀少,就算和凶神交手也不会伤及无辜,另外这里距离被诅咒医院很远,陈歌有充足的时间击杀掉对方,然后迅速逃离。

  陈歌看似粗心大意,实际上每一步他都提前想到了。

  无边的血色从他脚下涌出,遮住了水泥地面,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将路段封锁。

  眼前的红衣只是玩具,真正危险的是操控血丝的人,陈歌非常清楚这一点,所以直接让所有红衣同时出手,封锁整片区域。

  “找到你了!”

  血色在扩散过程中很快遇到了抵抗,陈歌扭头朝那里看去。

  路边的一栋废弃建筑门口坐着一个小孩,那孩子低垂着头,手里还拿着一个类似棒棒糖的东西。

  从陈歌脚下冒出的血色经过小孩时,自动避开,根本无法靠近这孩子的身体。

  “是凶神吗?”陈歌也非常紧张,他使用阴瞳,清楚看到男孩手中拿着的根本不是棒棒糖,而是一枚被穿透的眼珠。

  更恐怖的是小孩脚下还堆放着一些玩具,那些玩具全都是用五官改造成的。

  马路中间的红衣在小孩操控下扑向陈歌,它在距离陈歌一米多远的时候,再也无法靠近陈歌一步,恶臭化为浓浓的臭味护在陈歌身边。

  红衣拼命嘶吼,它的身体在血丝勒拽之下变形,那个小孩根本不在乎它的感受,只是把它当成了一件随时可以舍弃的工具。

  “怪不得敢逃走,原来是有人为你出头。”阴冷、尖锐的声音从小孩身体里发出,坐在建筑门口的男孩抬起了头,他脸色苍白如纸,整张脸上只有一张嘴!

  “明明是家人,为什么要逃走?我最恨的就是那些抛弃家庭的人!”小男孩的声音直接传入在场每一个人耳中,似乎要刺穿耳膜一般。

  看见小男孩情绪逐渐失控,陈歌不仅没有害怕,嘴角还轻微上扬:“居然不逃?看来它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处境。”

  陈歌曾听吃仁说过,他最开始在太平间梦见的就是这个小孩,后来他还梦见了一个脸上只有一张嘴的中年人。

  以现在的情况来推测,那个脸上只有一张嘴的中年人才是真正的吃姓凶神,而这个脸上只有一张嘴的小孩可能凶神的分身,也可能是他的儿子。

  不管哪种情况,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对方的实力很强,强到自认为可以应对所有麻烦。

  就算被血丝包裹,那小孩依旧是一点要逃跑的意思都没有。

  他明知道被埋伏,第一时间想的却是要把陈歌也一起干掉。

  其实这也是正常思维,新海市本就是诅咒医院的地盘,他没什么好害怕的。

  再说他就是来追一个叛逃的家人,谁能想到对方会随身带着一位凶神、三位顶级红衣和众多天赋特殊的红衣来埋伏?

  是个正常人都不可能往这方面想。

  陈歌也是利用了对方的这种心理,反其道而行之,果断布下杀局。

  “这小孩拿红衣当玩具,和那个凶神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本身实力应该也非常恐怖。”陈歌最开始计划的是围杀对方,但他没想到那个小孩会主动冲进来和他正面搏杀。

  对方如果一看见陈歌就跑,演变成追击战的话那对陈歌非常不利,这也是他最担心的情况,万幸的是对方并没有这么做。

  看着主动走过来的小孩,陈歌脸上的笑容终于控制不住的露了出来。

  一位位红衣从血雾中走出,在那小孩注意力被数位红衣出手的时候,暗处的红色高跟鞋和小布已经同时动手。

  这不能算卑鄙无耻,这是战术。

  两位顶级红衣联手背后偷袭,那小孩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迟了,五根纹满诅咒的手指刺穿了他的胸口,无数黑红色的血丝扎根进了他的身体。

  惨叫声打破夜色的宁静,一大堆活人的五官从男孩身体里掉落出来,那些五官还保持着活性,眼睛在眨动,嘴巴在哀嚎,场面极为瘆人。

  “速战速决!”

  接触过后,陈歌也弄清楚了这小孩的真实实力,他是一位顶级红衣,但他又和正常的顶级红衣不同,他的身体里残留着大量不属于他的黑色纹路。

  这孩子给陈歌的感觉,像是那位凶神为自己制作的备用躯体。

  就和常雯雨分割自己的心一样,吃姓凶神也将自己身上带有某种特殊含义的纹路赋予了这个孩子。

  小孩无法发挥出那股力量,再加上被两位顶级红衣偷袭,其中还有红色高跟鞋这种极为擅长诅咒的特殊顶级红衣。

  战斗从一开始就是碾压的状态,这也是陈歌的风格,绝对不会为了保存实力留手,越快结束战斗越好。

  群魔乱舞,百鬼夜行,血液和诅咒铺满了无人的公路,连天边的云都被染红。

  诅咒医院的顶级红衣被十几位恐怖屋员工蚕食,他身形虚幻,惨遭重创,但就是杀不死。

  他身上那些黑色纹路总在最关键的时候护住他,最后他也知道无法抵抗,干脆将记忆和意识收缩到了黑色纹路当中,直接放弃了大部分身体。

  战斗仍在继续,陈歌心中慢慢产生了不好的预感:“再这么拖下去,被诅咒医院的人一定会过来!”

  那孩子身上的黑色纹路被疯狂攻击,吃姓凶神肯定已经感知到了,等那位凶神过来局势就会失控。

  陈歌原本的计划是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可现在诅咒医院已经知道有一股可以围杀顶级红衣的势力存在,它们绝对不会再大意。

  没办法占便宜,陈歌决定见好就收,数位红衣联手,将那个奄奄一息的小孩关进了隧道女鬼儿子的门后。

  “老吴!快开车!我们回含江!”

  陈歌这也算是干了一票大的,直接绑了凶神的“儿子”。

  没敢停留,陈歌让老吴赶紧开车逃离。

  等上了高速以后,陈歌回头朝新海看了一眼,新海远郊的夜空中有一片血红,仿佛一个越来越大的血口子。

  “诅咒医院内部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它们竟然没追过来?”

  摸了摸手指上的婚戒,陈歌不知道这一切是不是和孙小军有关。

  老吴也被吓惨了,直接把车子开回了含江,他这辈子都没有开过这么快的车。

  “陈歌,我们离开新海的时候,看到的那些东西到底是什么?”

  老吴声音在打颤,这个问题他憋了一路,最终还是问了出来。

  “等回到新世纪乐园我再告诉你,现在我们还没有摆脱危险。”

  “那还回什么乐园啊?我们直接去市分局吧!我现在就给颜队打电话!”

  “没必要,我会给你解释清楚的。”

  等老吴把车子开进新世纪乐园,陈歌唤出了张忆,让老吴美美的睡着了。

  “等你醒来,就会忘记所有痛苦和不安。”

  陈歌把老吴放在车里,自己背着吃仁走向恐怖屋。

  拉开防护栏,陈歌还没进去,门帘就被掀开,老白抱着小小,肩膀上卧着一只大白猫出现在门口。

  “老板,你回来了?”

  看着白秋林一副家庭妇男的样子,陈歌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顺手将白猫从老白肩膀上取下:“你是红衣,多少要让他们尊重你一下。”

  白猫很不满意的扭动身体,隔着老远挥动小爪子,但是它直接被陈歌无视了。

  “这几天鬼屋里没有发生什么意外吧?”陈歌对恐怖屋还是很放心的。

  “鬼屋经营方面完全没问题,大家也都很和谐,只不过……”老白朝恐怖屋的卫生间指了指:“那里发生了一点小小的变化,我和卫老爷子还准备想办法联系你,告诉你这件事的。”

  “卫生间?那里怎么了?”陈歌紧张了起来。

  “隔间的门在某天晚上突然打开了。”

  “什么?!”陈歌一下惊了,他快步冲进卫生间,眼前的场景让他再也无法淡定。

  封住隔间门的木板碎了一地,门板上的恶鬼图案狰狞恐怖,就好像在看着每一个进入卫生间的人。

  “那扇门是从里面打开的,我听到声响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变成这样了。”老白也走了进来:“为了维持原样到你回来,我没有整理这里,只是一直守在卫生间,寸步不离。”

  “门是什么时候被推开的?”

  “昨天深夜零点。”老白回忆了一下当时的场景:“我当时正在地下场景训练暮阳中学的学生,突然听到了一声巨响。”

  老白走到隔间门口,将隔板的门打开。

  那扇门外面刻着一个狰狞的恶鬼图案,里面有一个血手印。

  “手印是那天晚上留下的,是个小孩的手印,我印象中没有任何一个孩子的手和这个手印吻合。”老白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部告诉了陈歌。

  “一直平静的血门出现了变故,是里面的人跑了出来吗?”陈歌盯着门上的血手印:“他偏偏挑选我不在鬼屋的时候开门,这是个巧合?还是预谋好的?”

  自家鬼屋的门会被人从里面推开,这是陈歌之前完全没有想到的。

  他现在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诅咒医院上,没有精力再去探查自家鬼屋的这道门。

  血门是不能随便进入的,就比如冥胎的门和通灵鬼校的门,一旦进入就会完全陷入“推门人”的布局当中,所以陈歌在弄清楚这扇门到底是什么等级的门之前,并不是太想进去。

  自从获得黑色手机后,这还是陈歌第一次长时间离开恐怖屋。

  “我总觉得从门里出来的那个家伙好像是为了故意避开我,它没有伤害任何人,也没有破坏屋子里的任何东西,离开门后世界一刻也不停留,直接就走了。”陈歌默默的托住下巴:“感觉它就像是被什么东西追赶,终于找到机会逃走了一样。”

  门上的手印是一个孩子的小手,陈歌记住了手印形状之后,关上了厕所隔间的门。

  “感觉所有事情都挤在了一起。”陈歌让老白继续守在卫生间,他则进入了地下场景。

  和留守的员工们打过招呼之后,陈歌带领剩余的红衣,进入隧道女鬼儿子的门后世界。

  门后世界和现实隔绝,在这里就算是那位凶神也无法具体感知到男孩的位置。

  滴水不漏,陈歌早已计划好了一切。

  “那个顶级红衣的记忆你看了吗?”陈歌看向张忆。

  “我刚成为红衣,和它之间实力相差太大,还没办法翻看它的记忆。”张忆每次想要靠近那个小孩都会被诅咒灼伤,身上出现大面积黑色疮口,所有员工当中,只有红色高跟鞋丝毫不受影响。

  “实力相差太大?那你们就继续消磨它的实力,不管用什么手段,直到你可以读取它记忆为止。”陈歌用最正义凛然的语气,说出了最狠的话。

  听到自己老板的话,张忆满脸苦笑,但也不敢反驳,只是小心翼翼的说道:“那位擅长诅咒的顶级红衣现在正在剥离诅咒,等她将诅咒吞食掉以后,应该就没问题了。”

  小孩身上携带的诅咒是红色高跟鞋从未见过的,这种诅咒中包含了吃姓凶神的能力,它能够伤害到红色高跟鞋,但同时也能提升红色高跟鞋的实力。

  已经是顶级红衣的红色高跟鞋,想要提升自己能力非常困难,而现在她距离成为诅咒凶神又更近了一步。

  十几位红衣相互配合,利用他们各自的天赋能力,将诅咒医院的顶级红衣剥离成了几部分。

  最危险的诅咒被红色高跟鞋吸收,残存的记忆和意识交给了张忆,顶级红衣蕴含的仇恨和怨念让所有红衣分食,最后只剩下了来自凶神的黑色纹路。

  这诡异的花纹仿佛蕴含着生与死的真理,带着一种惊心动魄的完美,散发着极为危险的气息。

  “那个顶级红衣身上最有价值的就是这几道纹路,吞食掉它们便能获得恐怖的力量,但前提是要能够完全消化它们。”张忆把红色高跟鞋给他说的话,转述给了陈歌:“想要消化它们非常困难,之前那位顶级红衣在凶神的帮助下都无法做到。”

  “顶级红衣都做不到?”

  “想要依靠红衣的意志来承受凶神的怨念,几乎不可能。因为消化的过程会持续很久,在这整个过程当中,吞食者都需要忍受难以想象的痛苦,还必须时刻注意不被凶神的残念影响。”张忆摇了摇头:“太难了,除非那位凶神主动帮忙,否则基本上没人能够成功吞食。”

  最有价值的东西也最危险,大部分红衣都不愿意尝试,只有一位红衣默默的盯着那诡异的花纹。

  “许音?”

  陈歌和周围的所有红衣都看向了许音,那个面容忧郁的大男孩手指穿过了黑色纹路的缝隙,他缓缓抬起手臂。

  被纹路触碰到的皮肤正在飞速龟裂,对常人来说难以想象的痛苦,却只是让许音微微皱了下眉。

  恐怖屋所有员工当中,许音的意志最为坚强,而且陈歌对他也有信心,觉得就算凶神诱骗许音,许音也不会做任何对恐怖屋不好的事情。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